《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五十九章尋找


    說完他看向了站在門邊的兩名武者,顯然這兩人是‘珍飾閣’的護衛。那兩名護衛看見這夥計看了過來,立即就走過來對葉默說道:“不買東西就走吧……”

    隻是這兩名護衛還沒有來得及將話說完,就感覺他們已經被人抓住丟了起來,下一刻,兩人先後撞擊在‘珍飾閣’的門牌上麵,將一個豪華的門牌撞的四分五裂,然後落在了大街上,抱著自己的腿大聲的嚎叫。

    葉默丟出去兩名護衛後,這才更是冰冷的說道:“將你們的掌櫃叫出來,如果還有一句廢話,我就拆了‘珍飾閣’。”

    葉默此時心急如焚,哪有什麼溫和的手段,他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得知蘇靜雯的下落。不要說蘇靜雯是他第一個認識的女孩,就是憶墨也是和蘇靜雯在一起的,他豈能不著急?

    不用夥計去叫,一名肥胖無比的金錢服男子已經急匆匆的跑了下來,他人還沒有到,就抱著雙拳恭謹無比的說道:“不知仙師大人光臨,多有怠慢,仙師大人請上樓安坐。”

    顯然這掌櫃的早就知道了樓下發生的事情,而且一直都在關注著,當他發現葉默輕而易舉就將兩名身手厲害的武者給丟了出去,立即就知道來的這個年輕人可能是一個修真者。

    葉默沒有理睬這掌櫃的話,直接拿出一個手鏈說道:“這個手鏈是不是你這賣出去的?”

    掌櫃的一聽葉默的話,就知道人家根本就是為了手鏈而來。此時哪還敢廢話,急忙說道:“是,是,這手鏈是我店五天前賣出去的,前來購買的是秦府的小姐秦百荷。”

    “我沒有問你是誰購買的,我是問你這手鏈是從哪來的?”葉默見這掌櫃的很是配合,語氣稍微緩和了一點。

    這掌櫃的顯然是老江湖。他本來就知道這手鏈的來曆不是什麼正道,現在人家追查來了。如果是一般的人來追查的話,他肯定不會說實話。畢竟出售手鏈給他們‘珍飾閣’的也算是他們的顧客。但是眼前一個仙師問起來,他哪還敢隱瞞,得罪一個仙師。不要說名譽了,就是整個‘珍飾閣’也馬上就要灰飛煙滅。

    雖然‘珍飾閣’背後也有仙師撐腰,但是誰知道人家仙師會不會和仙師起齷齪?更何況為了一個普通的人去隱瞞更是不值得。

    根本就不用考慮,這名掌櫃就連忙說道:“是裴氏四兄弟,他們在江川城橫行霸道,每過一段時間,他們就會來出售一批東西,估計這手鏈也是來曆不明……”

    “他們現在在哪?”葉默那有心事管裴氏四兄弟的人品,不要說他們橫行霸道,就算他們是萬家生佛。手鏈來曆不正他也會殺了了事。

    掌櫃的明白葉默的意思,立即回答道,“裴氏四兄弟不在江川城,他們在江川城外的裴氏山莊,裴氏山莊在江川城東五十的地方……”

    掌櫃的似乎知道葉默要去尋找裴氏兄弟。不等葉默問起來,他已經將話說的很清楚了。當他看見葉默在他話沒有說完,就突然消失在眼前的時候,頓時心更是惶恐不已。他暗自慶幸沒有得罪這個仙師,看樣子他不但是仙師,還不是一個普通的仙師。

    臨近臘月。江川城外已經很少有人了,四處的荒野更是冷冷清清,大部分人這個時候都會聚集在城麵。畢竟城麵有城牆擋住,人也很多,就是街道也顯得不是那麼寒冷,甚至還很熱鬧。而當葉默到達裴氏山莊的時候,這卻是和江川城一般,熱鬧非凡。

    四名男子正在一處猶如開著空調的房間麵喝酒,幾名漂亮的侍女在一邊幫忙溫酒倒酒。

    “馬延溫那個家夥真是有福不會想,去搞什麼勞什子修真,吃飽了撐的。哪有我們這樣得意歡快,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坐在左邊的緋衣男子喝完一口酒後,帶著酒意說道。

    對麵的精瘦男子卻笑著接口說道:“老三,你該不會是因為我們四人都沒有靈根,所以這才吃不到葡萄說酸吧?”

    果然這精瘦男子說完這話後,剛才那名說馬延溫不會享福的家夥又是一杯酒倒了下去,顯然他心確實有酸的意思。

    坐在最上首的那名男子卻說道:“老二你也不用說老三,我們雖然現在過的甚是快活,可是那有哪些仙師好,可以長命百歲。我聽說明年開春的時候,長河派會招收弟子,到時候我們兄弟四人也去看看。”

    其餘幾人正想附和老大的話,卻聽見一個聲音說道:“那也要有命去才行。”

    四人豁然驚起,卻發現一名年輕的男子突兀的出現在他們喝酒的房間麵,正冷冷的盯著他們。

    那目光和房間麵的溫暖恰好相反,卻和外麵的寒氣有些呼應。

    “你是誰?”剛才說話的老大阻止了要動手的另外幾人,沉聲問道,他心清楚,對方能在他們不知不覺間就來到了他們的房間,顯然不是普通人。甚至很有可能是一個仙師。

    葉默沒有理睬這老大的話,而是拿出一個手鏈說道:“這個手鏈你們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

    此時不要說老大,就是其餘兄弟三人也都看出來了葉默是來者不善,一直沒有說話的老四忽然說道:“這手鏈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根本不是我們得到的啊?”

    葉默雖然沒有看他,可是他的神識早就注意到了說話的這人眼神閃爍,明顯的是在說謊。

    葉默那有時間和他囉嗦,隨手就是一個風刃,剛才還說不知道的老四甚至連尖叫都沒有來得及,就被葉默給一風刃劈成了兩半。

    鮮血狂飆出來,濺了一地。

    幾名還在溫酒的侍女聽到幾人剛才還在對話,突然就看見了這種血腥的場麵,頓時暈了過去。

    四兄弟被殺了一人,其餘三人再也沒有辦法安定下來,根本就不管對方是不是仙師,拔出彎刀就對葉默衝了上去。

    葉默一看就知道,這兄弟四人情分很深,想要通過問話的手段知道結果,那是絕無可能。

    想到這,葉默再也沒有了心思繼續問話,瞬間再殺一人,然後通過控製神魂的辦法來詢問餘下的兩人。

    這兩人都沒有修過真,要讓他們精神陷入呆滯說真話,葉默當初就經常做。但是一旦對方修過真,形成了神識,這種方法就很難了。

    搜魂就更不現實,搜魂不但至少需要化真的修為,還需要一門搜魂的功法,這些葉默相差的太遠了。

    ……

    一炷香後,葉默殺了兩人離開了崔氏山莊。他已經明白了手鏈的來曆,兩個月前,和江川城相隔很近的蕪摩城發生了**。說是**,也不過是兩名高級的修真者在城中戰鬥而已。整個城的人死傷無數,活著的人都紛紛逃離蕪摩城,這其中不乏一些有錢的大戶人家。

    但是很多有錢的大戶人家雖然家破了,可是還有一些護衛,但是更多的是淩亂不堪。裴氏四兄弟就趁機打劫,搶奪這些難民的錢財,沒有錢財的就被殺。根據他們那得到的信息,這個手鏈也是從逃難的難民身上搶到的,似乎是一個奇醜無比的女人。

    雖然葉默反複的詢問,也隻是聽到那個女人身邊並沒有什麼別的熟悉女子,顯然無論那個女人是不是易容過的蘇靜雯,憶墨也不在她的身邊。

    得知那些難民,還有那名被搶了手鏈的女人都進了江川城後,葉默再次來到了江川城,並且根據裴氏兄弟口中描述用神識仔細的搜尋。為了不讓蘇靜雯見到他吃驚,他拿掉了臉上的‘九變’。葉默相信,隻要蘇靜雯在江川,他就可以找的到。

    天漸漸的陰沉起來,些許的雪花開始飄落,那些雪花越來越大,很快就在地上形成了一層薄薄的白沙。

    葉默站在江川城的上空,江川城牆雖然高大,可也隻能擋住一些寒風,那些紛揚而下的雪花是沒有辦法擋住的。

    如果蘇靜雯在城的話,不下雪還好點,一旦下雪,就等於無處可去了。葉默隻能希望她最好是找到了一個住的地方,安穩了下來。

    葉默心越急,就越是沒有辦法找到已經易容過的蘇靜雯。

    最後他漸漸的平靜下來,他知道從一百多萬人當中找到一個易容的人,這是一件需要冷靜的事。最後他幹脆站在了城中心的街道上,重新用神識一個一個的去判斷。他這次神識沒有從到外,而是從外到。在葉默看看來,下雪天寒城的人不會出去,他從外到一個不漏的查看,隻要蘇靜雯在江川,他就可以找出來。

    隨著雪越來越大,不久前還熱鬧非常的街道,行人漸漸的稀少起來,最後隻有偶爾的數人路過。

    慢慢的,整個街道竟然隻有了葉默一個人,葉默查探的很仔細,很用心,甚至身上結了一層積雪也完全沒有注意……(未完待續)

    列表

    

Snap Time:2018-07-19 14:07:07  ExecTime:0.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