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五十四章詭異六角大廳


    羅由平此時雖然同樣的焦急,但是卻沒有了當初的那種驚慌不已,因為他發現這個陣法並沒有他想象中的厲害。開始的時候,他發現葉默能反轉利用他布置的陣法,確實是驚駭無比。之所以驚駭,那是因為葉默如此年輕,陣法水平竟然如此厲害。

    他甚至一度以為今天難以幸免了,可是沒有想到在他一擊之下,這個陣法他竟然也可以窺視一二了,隻要給他一點時間,他就可以衝破這個陣法。

    一旦衝破這個困陣,他就不用擔心了。這名陣法厲害的修士修為畢竟隻有金丹二層,和他相差太遠。金丹二層還是初期,而他已經是金丹後期了,就算是真元有損耗,可是要對付區區一個金丹二層也應該足夠了。

    當那鋪天蓋地,越來越多的紫色刀芒席卷而來的時候,他這才感覺到葉默的刀技似乎也很不一般。這讓他再次的擔心起來,他催動手的黃色傘盾,想要擋住那些漫天而來的紫芒。

    可是那些紫芒完全撞擊在他手中黃傘法寶上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錯的有多麼厲害。不要說現在他已經損耗了一半的真元,就算是他沒有任何的損耗,也不一定是這名金丹二層修士的對手。

    還沒有等他說出話來,那紫色的刀芒就在困陣的黃光之下,將羅由平手黃傘的光彩完全遮起。

    “噗噗噗噗……”一陣淩亂的響聲之後,羅由平手的傘狀法寶已經被撕裂開。變的殘破起來。而他自己卻被紫色刀芒帶起來,撞擊在困陣上麵,吐出數口血,倒在地上,驚駭的看著葉默。

    他已經忘了向葉默求饒了,他能晉級到金丹修為,當然不是白癡。當然也見過世麵。可是這麼多年來,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有葉默這樣厲害的金丹二層。

    雖然有陣法的幫助和自己的真元損耗在先,但是一個金丹二層修士在一招之內就撕裂了他的黃盾傘。這也太離譜了。

    葉默沒有等羅由平求饒的話說出來,手的‘紫銊’已經再次劈出,羅由平臨死的時候都不敢相信。他死的這麼簡單,甚至連一點征兆都沒有。

    收取了羅由平的儲物戒指,葉默一團火將兩人完全燒掉,這才重新開始打量這個大廳起來。

    這個大廳確實是空蕩無比,沒有任何東西,除了六方看不出來什麼材質做的牆壁之外,就隻有一個進來的大門。

    葉默回過身,想要在進來的地方布置一個困陣,萬一有人進來也好發出警報。在他看來,無論做任何事情。小心點總是沒有錯的。當初如果不是他小心,提前在‘華夏藥業’布置了一個傳送陣法,那映竹和葉菱等人根本就沒有辦法逃出河州城。

    可是當葉默回過頭的時候,頓時呆住了,他發現進來的那個大門沒有了。而他所在的大廳隻有六麵牆壁。

    這六麵牆根本就看不出來那一麵是他剛才進來的地方。更讓葉默驚異的是,那個有厚背刀凹槽的大廳後壁似乎也換了一麵。

    怎麼回事?

    葉默頓時有些呆滯了。

    他一直就在大廳麵,如果有什麼變化,他肯定是第一時間就知道了。事實上是現在整個大廳隻有他一個人了,而之前那四人攻擊的那個厚背刀凹槽,已經從剛才的離位已經換成了坎位。

    葉默冷靜下來。無論是進來的大門沒有了,還是這個厚背刀的凹槽變了一方牆壁,都顯得有些詭異。

    他閉上眼睛,用神識感受了一下。在他看來,進來的入口消失,應該隻是一個機關激發了而已。而這個厚背刀凹槽換了一方牆壁,說不定是整個大廳在旋轉。

    可是讓葉默失望的是,當他仔細的觀察了數遍,卻沒有發現大廳有絲毫旋轉的痕跡。

    葉默皺了皺眉頭,他忽然有些不大喜歡這個地方了,這顯得過於詭異。想到這,他沒有繼續遲疑下去,而是拿出了厚背刀鑰匙直接走向了刀形的凹槽。

    這個沒有了退路,他除了利用這個凹槽外,想要打破這個六角形的石壁是絕不可能。更何況他想早點拿到東西,早點走路。

    當葉默要將那厚背刀鑰匙放入凹槽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有些不舒服,這種感覺讓他很是怪異。

    對自己的第六感覺,葉默一直非常相信。難道這麵還有什麼別的危險不成?葉默遲疑了。他下意識的就要將那把厚背刀拿走,無論怎麼樣,他不能在感覺不好的時候還去做這件事。

    可是葉默還沒有收回手的厚背刀,那個刀型的凹槽就傳來了一陣的吸力。那股吸力根本就不是向他來的,而是向他手的九叉厚背刀來的。

    “哢”的一聲,葉默手的九叉厚背刀直接脫手而去,嚴絲合縫的鑲嵌在了那個凹槽上。

    葉默心一驚,他立即就要後退,卻發現整個六角大廳都開始旋轉起來。最開始的時候,這六角大廳的旋轉速度很慢,但沒有過多久,那速度就越來越快,如果旋轉速度按照目前的情況增加下去的話,葉默甚至可以想象,最後他會被轉成碎渣。

    此時葉默已經知道這絕對不單純的是什麼遺跡,就算是遺跡,也有古怪。沒有人會將遺跡弄成這種摸樣,遺跡是讓人來發掘的,而不是讓人來送死的。

    不對,葉默研究陣法多年,對陣法精通程度甚至比一般的初級陣法大師更甚,他發現這個六角大廳甚至像一個陣法。

    是什麼陣法有這種形狀的,而且還不用陣旗,隻是用一個六角大廳?

    封印?葉默腦海中閃過一絲靈光,他猛然清醒,這根本就是一個封印。他來的時候,六角大廳沒有旋轉,他竟然沒有發現。這不是一個六角大廳,加上上下的兩麵,這根本就是一個八麵的大廳。

    如果是封印,那封印的是什麼?葉默沒有繼續想下去了,無論封印的是什麼,解開了封印,對他都沒有好處。

    既然知道這是一個封印了,葉默也明白了那把九叉厚背刀應該就是解開封印的鑰匙,這不是上古遺跡的鑰匙,而是一個解開封印的鑰匙。

    明白了這一點後,葉默差點破口大罵,這簡直太坑人了。

    葉默也知道現在不是罵人的時候,他幾乎想都沒有想,強忍著那種越來越快的暈眩,就衝到了厚背刀凹槽處,伸手就扣住了九叉厚背刀。

    這個封印現在還沒有完全解開,他隻要將這個解開封印的鑰匙拿走就行了。

    可是當葉默運轉真元在這凹槽上厚背刀時,卻發現這厚背刀猶如長在上麵一般,紋絲不動。任憑他運轉所有的真元,也沒有辦法撼動厚背刀分毫。

    葉默隱約當中似乎聽到一個‘桀桀’的譏笑聲,似乎譏笑他不自量力。可是此時他再也顧不得周圍別的東西了,對他來說就算是沒有辦法從這個六角大廳出去,他也必須要將這厚背刀取下來,絕對不能打開封印。

    當所有的真元都運轉上去,厚背刀依然紋絲不動的時候,葉默頭上的冷汗一下就猶如雨水一般,密密麻麻。

    他甚至都沒來的及多想,直接拿出那枚‘爆陰珠’。這顆‘爆陰珠’他是從計致元手搶來的,當時對付計致元的時候,他都沒有用,可是現在他卻不得不用了。

    ‘爆陰珠’被葉默直接丟到了厚背刀凹槽之上,在這同一時間,他進入了金頁世界,此時他什麼都顧不得了。

    “轟……”

    一聲巨響的爆炸,整個六角大廳頓時搖晃起來,那種恐怖的爆炸比最初羅由平幾人組成的‘四象破位陣’還要威勢幾分。‘爆陰珠’相當於元嬰初期修士的一擊,威力的確巨大。

    六角大廳在這爆炸聲中,似乎停滯了一下,但隻是停止一下而已,下一刻再次開始旋轉。

    在爆炸甚至還沒有結束的時候,葉默就從金頁世界麵出來。狂暴的氣流還沒有消失,將葉默的衣服撕裂的猶如破布一般,可是他根本就沒有在意。他隻有一顆‘爆陰珠’,絕對不能等這效果過去再出來。

    葉默出來後,第一時間就是噴出一口精血,他直接燃燒自己的精血,然後再次伸手到凹槽當中抓住了厚背刀,運轉十成的真元全力一拉。

    九叉厚背刀在‘爆陰珠’的爆炸下,本來就有了一些鬆動,還沒有等九叉厚背刀再次契合凹槽,葉默就燃燒精血抓住了厚背刀。

    又是一口精血被燃燒,厚背刀竟然被葉默抓了出來。強大的吸力再次吸來,葉默心來不及欣喜,他緊緊的抓住厚背刀,第一時間就將厚背刀送進了金頁世界,他知道,就算是他將這厚背刀鑰匙放入儲物戒指,最後都有可能被這六角大廳召喚出來。

    在葉默將厚背刀放入金頁世界後,整個六角大廳忽然一震,轉動竟然慢了下來,最後完全停止。

    葉默舒了口氣,一下坐在了地上,隻感覺渾身無力。

    ......。。)

    

Snap Time:2018-04-24 22:38:53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