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五十三章用困陣對付葉默


    那女子通過“八級遁空符”逃走後,羅由平頓時噴出一口鮮血,而張乘風也從‘四象破位陣’逃逸了出來,隻是他已經沒有力氣和羅由平拚鬥了。而費賜江更是癱瘓在地,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

    羅由平看著還沒有被打開的那個刀形狀凹槽,眼露出一絲懊惱。

    他拿出一把巨型長劍,看了看張乘風直接走了過去。

    張乘風看見羅由平走過來,臉上露出懼色,他顫聲的說道:“羅兄,不要動手啊,我願意退出去,我戒指麵的東西,羅兄看中了請盡管拿。”

    羅由平搖了搖頭說道:“你這個蠢豬,如果不是你一開始就保留什麼實力,不願意全力注入真元,這個大廳我早就破了。你這種垃圾留著也是禍害,給我去死吧。”

    “不要,周語霜已經走了,你要是殺了我,我張家肯定知道……”張乘風此時已經顧不得別的,隻是一心求命。

    “是誰?”羅由平沒有理睬張乘風的話,直接看向走出來的葉默。

    當他看見葉默隻有金丹二層的時候,頓時臉露驚色,不由自主的說道:“你區區一個金丹二層的修士,怎麼可能躲過我的神識?”

    羅由平看見走出來的修士雖然隻有金丹二層,可是對方的臉上沒有絲毫的緊張,竟然沒有敢上前動手。他不是沒有見識的人,葉默可以躲過四人的神識,跟到這麵來。說明他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修士。更何況,他的真元同樣消耗很大。

    葉默還沒有說話,張乘風卻驚喜的叫了出來,“葉兄,沒有想到你也來了,你竟然晉級金丹了,葉兄。我是張乘風,還請出手相救啊……”

    葉默看了張乘風一眼,淡淡的說道:“原來是張城主。真是幸會啊。”

    “是啊,是啊,葉兄。看在我們都是河州城的,請救我一命。”張乘風露出討好的笑容,急切的說道。他現在精血虧損過大,實力甚至比不過一名練氣圓滿的修士。

    羅由平忽然眼珠一轉說道:“原來是葉道友,如果葉道友是張兄的朋友,我倒也可以不動手。”

    “對對對,我和葉默是朋友,很好的朋友,當初葉兄在河州開店閣的時候,我還去過……”張乘風迫不及待的叫道。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你真是虧了一副好皮囊啊。隻是臉皮太厚了點。當初我店剛開,你就平白拿走了我的‘駐顏丹’。嘿嘿,不要說回報了,沒有對我動手我應該很感謝你了吧。再後的時間,虞姐結嬰。問你借點靈石你也不願意。最後,有人滅我‘華夏藥業’,我怎麼沒有看見你出來幫忙?張城主,我很想幫你啊,可是我實在找不到理由來幫你。”

    張乘風聽了葉默的話,臉色蒼白。忽然他大聲罵道:“姓葉的,就算是我死了,我河州張家也不會放過你的。一定會殺了你,一定要滅掉你滿門……”

    葉默搖了搖頭,實在是無語,這個張乘風不去威脅要殺他的羅由平,卻要將仇恨記在他的頭上,他實在是想不通這是什麼理論。再說了,他會怕區區一個河州張家?

    “聒噪。”羅由平手的巨劍一帶,張乘風的腦袋就被削掉。

    葉默卻伸手憑空將一枚儲物戒指拿了過來。

    羅由平看見自己殺人,而這個區區金丹二層的修士竟然敢搶奪戰利品,頓時臉色就難看起來。

    不過他卻並沒有對葉默動手,甚至問都沒有問,卻再次看向了費賜江。

    費賜江看見張乘風被羅由平一劍斬殺,心頓時冰寒起來。就算是他再後悔帶來了羅由平,此時也不是他可以做主的了。

    他不由的看向葉默說道:“葉兄,我是隱劍門的費賜江,求葉兄救我一命,我必定以命相報。”

    葉默帶著冷笑看著費賜江說道:“這熟人可真多啊,說實在的,本來我想以後去找你的,沒想到現在你竟然送到我麵前來了。當初我在南山坊市拍賣會上看中了一個石墩,結果被你這個財大氣粗的費大公子買走了。嘿嘿,還威脅了我一通,不然我怎麼可能知道你是費賜江呢?費公子,你說呢?”

    “你……是你……”費賜江指著葉默手開始顫抖起來,半晌後,忽然說道:“那個九叉刀的鑰匙在你的身上……”

    葉默忽然伸手拿出一把鏽跡斑斑的厚背大刀說道:“你答對了,可惜沒獎。對了,我借你的戒指用一下。”

    說完葉默手一劃,一截手指從費賜江的手上脫落下來,然後葉默憑空拿到了一個戒指。不過葉默看都沒有看,就將費賜江的戒指和張乘風的戒指都收入到金頁世界麵去了。

    羅由平呆呆的看著眼前戲劇性的一幕,愣愣的看著葉默,半晌才驚喜的說道:“原來你就是拿到鑰匙的人,這麼說來,我們現在就可以進入古跡了?”

    說完後,羅由平強忍住內心的喜悅,手的巨劍隻是稍微的抖了一下,巨劍飛了出去,帶起了費賜江的腦袋,而他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這姓羅的果然幹慣了這種事情,殺自己的同夥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不過葉默卻看著羅由平平靜的說道:“你說錯了,是我可以進入古跡了,不是我們。”

    聽了葉默的話,羅由平一呆,隨即就反應過來,然後眼神變冷的看著葉默說道:“你想和我打一場?你區區金丹二層,就算是我消耗了一點真元,但是要殺了你一個金丹二層應該還是不費什麼力氣的。”

    說完,羅由平竟然取出一把陣旗,開始丟出去。他生性謹慎,就算是穩贏了葉默,也要萬無一失。他準備一邊和葉默打鬥的時候,一邊布置一個困陣。

    出乎他預料的是,葉默竟然站在一邊,看著他布置陣法,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他正在做什麼。他想不到葉默心在冷笑,這是他慣用的手段,竟然被這姓羅的拿去用了。

    羅由平心大喜,一邊不斷的丟出陣旗,一邊和葉默說道:“葉兄,其實這個古跡如果我們兩人合力的話,肯定比一個人要好很多。而且隻要葉兄同意,我願意讓葉兄先選擇三樣東西。”

    葉默心冷笑,羅由平此人腹黑心狠,如果不是他剛才消耗掉了一半的真元,他早就對自己動手了。

    雖然葉默有把握殺掉羅由平,但也不敢保證自己就不會受傷,當初受了計致元的劍傷,他過了好久才完全愈合,誰知道這個陰險的羅由平有沒有一樣的殺招?現在既然他開始布置陣法了,那就由的他去。

    隻是十幾分鍾的時間,羅由平臉上就露出了一絲喜悅,他拿出最後的控製陣旗丟了出去,然後說道:“小子,跟我鬥,你還太嫩了,感謝你送來了九叉刀……”

    隻是他的那枚陣旗還沒有落在陣法之上,就被葉默一隻手捏住。正當他奇怪對方是怎麼可以隨便進入他布置的陣法麵時,卻看見葉默同樣拿出數枚陣旗,丟入他剛才布置的陣法當中。

    隻是瞬間,他布置的困陣就變了,變成了一個反困的陣法。

    羅由平此時已經徹底的明白過來,眼前的這個金丹二層的修士陣法水平要遠遠的高於他,可是這怎麼可能?他的內心在狂叫,對方看起來如此年輕,怎麼可能有這種陣法修為?就算是一出生修煉陣法也沒有這種修為啊。

    他羅由平研究陣法兩百多年了,也不過是三級陣法師而已。可是對方這簡單的丟了幾個陣旗就將他的困陣改成了一個他不認識的困陣,反而困住了他自己,顯然是三級以上的陣法大師,很有可能是四級甚至五級的陣法大師了。

    羅由平很快就清醒來了過來,他這才明白為什麼對方在他布置陣法的時候根本就不動手了,原來對方根本就有恃無恐。

    他竟然在一個陣法大師麵前布置陣法要困住對方,羅由平的臉色蒼白起來,他知道今天估計很難幸免了。

    “放我走,我願意交出所有的東西。”羅由平雖然在殺別人的時候很不在意,可是輪到他自己了,卻想葉默放他一馬。

    雖然是這樣說,但是他的手上卻絲毫不慢,不但已經祭出了巨劍,而且還拿出了一把深黃色的傘狀法寶。

    葉默根本就沒有理會羅由平的求饒,隨著手的陣旗丟出去,立即發動了陣法。一道黃光閃動,直接將羅由平的傘狀法寶擋住。

    羅由平似乎知道自己這個時候求饒也是白求,更是不再答話,手的巨劍被他祭出,卷起一道數丈長的劍幕直接劈在了葉默的陣法之上。

    隻是這一劍,就讓葉默陣法的黃光即將潰散。

    葉默心暗驚,這羅由平對陣法果然精通,他的真元可以說已經消耗掉了一半,而這一劍的威力竟然比當初他在‘沙原藥穀’困住的那名金丹圓滿修士攻擊還要厲害。

    顯然這陣法要是讓他再攻擊幾下,肯定就要被破了。雖然這和這陣法本來就是羅由平布置的,葉默隻是拿來利用有關係,但是羅由平對陣法的理解顯然占據了主要的因素。

    想到這,葉默再不猶豫,‘紫銊’祭出,‘幻雲分裂刀’已經帶著漫天的紫色刀芒卷向了羅由平。

    

Snap Time:2018-01-23 18:11:33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