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五十一章冤家路窄

  
  葉默看著這兩人離開後,又等了一天時間,這才謹慎的收起自己的東西,然後帶走了那塊玉牌,小心快速的離開了這。
  直到此時他心才微微鬆了口氣,他已經將‘鬼仙派’的人引到峽汕城去了。相對來說,虞雨芊等人少了最大的一股敵人。
  雖然對葉默來說,此時他最迫切的就是前往斐海城,可是他也知道,他必須要盡自己的一切力量去提升實力。
  雖說已經是金丹二層,要說真正的戰鬥起來,就算是金丹八層他也不一定懼怕了。可是葉默同樣知道,現在他的敵人很多,而且幾乎每一個敵人都比他的實力強悍的太多了。
  所以他沒有立即去斐海城,而是選擇了前往‘萬藥山脈’。
  ……
  ‘萬藥山脈’廣闊無邊,也是北望洲的十大山脈之一,一直以來都是眾多門派低級弟子的曆練場所。葉默當初就是在這得到了‘彩金蓮花’籽,然後在這築基成功的,也是在這他斬殺了李百林,和李百森結下仇恨。
  如今葉默是第二次來到‘萬藥山脈’,而他這次來的時候已經是金丹二層的修為了。
  沒有了‘飛雲錐’,對葉默來說很是不方便。雖然踏著‘紫銊’速度也很快,可是葉默感覺還是坐著‘飛雲錐’省時省力。他下定決心,等到了大城市。必定要求購一個上好的飛行法寶。
  數天後,葉默再次進入‘萬藥山脈’。
  盡管‘萬藥山脈’曆練的弟子一直很多,可是有史以來,從來都沒有低級弟子能將整個‘萬藥山脈’全部搜尋一遍。這大部分的地方,到現在為止依然沒有被搜尋過。
  葉默得到的地圖就是‘萬藥山脈’的深處,進入‘萬藥山脈’後,葉默用了三天時間。一路上避過了數隻五級妖獸,這才找到地圖所在的位置。
  雖然葉默認為現在就算是一般的五級妖獸,他也不會懼怕。可是一旦打起來的話,那動靜太大。他來‘萬藥山脈’不是曆練的,而是來尋寶的。當初那兩個築基修士能找到這來。確實是已經很不錯了。
  ‘萬藥山脈’的靈氣本身就很豐厚,在葉默看來,既然是遺跡,那麼周圍的靈氣應該更是濃鬱才對。
  可是事實上葉默發現地圖所在地是一片類似於戈壁灘的地方,到處都是石筍和一些光禿禿的石峰。
  地圖的入口處顯示的是一處巨大石筍的邊緣地方,葉默正想仔細的查看一下,忽然感覺到神識中一陣的真元波動。
  有人來了,葉默第一時間就查覺來了四名修真者,而且修為都比他高。
  葉默想都沒有想,立即就隱匿起來。四名修真者都是金丹修士,很快就來到了這一處戈壁灘,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也在尋找什麼。
  這四名修士一女三男,女子三十歲上下,表情很冰冷。但是卻很是俏麗。長發在頭上被圈起來做成了一個漂亮的盤桓髻,給人一種冰美人卻又帶了一些的高雅氣質。而她的修為卻也不低,至少是金丹七層的修為。
  在這女子身前的兩名男子其中一人英俊無比,葉默驚訝的發現他竟然認識此人,這家夥就是河州城城主張乘風。
  對張乘風此人,葉默沒有任何的好感。當初收了他的‘駐顏丹’卻不辦事的家夥。極其的勢利,想讓人幫忙的時候很是虛偽,甚至一臉的謙虛。可是一旦目的達到,此人馬上翻臉都是有可能的,典型的寡義之徒。不過看他的樣子最近修為上漲的很快,當初葉默剛見到他的時候,也不過金丹六層而已。現在竟然已經是金丹後期,達到了金丹七層修為。
  走在最前麵的那名男子一臉的忠厚老實,金丹八層修為,但是葉默竟然在他身上看不出來任何的特點。可是葉默卻感覺他似乎很是傲氣,好像在他的眼,這一群人,他才是主事的一般。雖然這種感覺很怪異,可是葉默還是沒有在意,因為他感覺這個家夥還沒有最後的那個老頭危險。
  最後麵的那人看起來已經有六七十歲了,佝僂著腰,雖然同樣的是金丹八層修為,可是葉默卻感覺這個家夥才是最可怕的。
  這四個人都是金丹後期,他們的修為接近,而且沒有金丹圓滿,也沒有金丹中期,顯然這種修為是他們故意造成的。
  而且這四人在這尋覓著什麼,似乎真的在找什麼東西。
  正在葉默疑惑間,張乘風卻忽然說道:“費兄,我們已經找了四五天了,戈壁灘也找了七八頭十個了,會不會是你記錯了?”
  葉默還在想張乘風口中的這個費兄是誰,卻聽見那名忠厚老實的男子淡聲說道:“我決計不會弄錯,我能知道這也無心所得,怎麼可能弄錯?和我作對的那修士在坊市當中逃走後,還殺了一個叫古裕火的築基修士,從他們的手搶走了一把九叉刀和一張古跡的地圖。那張古跡地圖就是‘萬藥山脈’的遺跡,我估計那人現在還沒有來,我們必須要搶在他的前麵。”
  “可是我們已經找了五天了,會不會是那個告訴你的修士記錯了?”那名冰冷的女子忽然插口說道。
  “不會,他是古裕火的哥哥,隻有練氣修為,我問了一遍後,還搜過他的魂魄,確信他沒有說謊。就是‘萬藥山脈’的一處戈壁灘,應該就在這附近。”那姓費的沉聲說道。
  那忠厚老實的費姓男子隻是說了幾句話,葉默就已經聽出來此人是誰了。
  就是當初在‘南山坊市’和他搶奪那個石墩的家夥,是隱劍門的費賜江。明白此人是費賜江後,葉默大是啞然。如果不是聽到他的聲音,自己就算是猜一萬遍,也想不到此人就是費賜江。
  當初他在拍賣會上如此囂張,而且直接報出宗門的名字,就差沒有在額頭上寫著兩個字,“我爸是xxx了。”
  可是他看起來竟然是如此忠厚老實的一個家夥,這人可真是不敢貌相啊,實在是太古怪了。難怪自己剛看見此人的時候,總感覺他有些怪異。
  既然是費賜江,葉默也明白了為什麼他可以查到自己弄走了地圖和鑰匙了。看樣子幸虧當初自己戴了‘九變’否則的話,出了拍賣會,就可能被費賜江抓住了。這家夥記仇的心理還真強,竟然還調查到那兩個被他殺掉的築基修士身上去了。
  聽了費賜江肯定的話後,那女子沒有再說什麼,張乘風也沒有再說什麼,幾人繼續尋找,很快就從這走開,看樣子他們四人沒有發現那個石筍的邊緣。
  如果沒有費賜江,這四人走了也就算了,可是費賜江此人葉默卻非常想殺了。就是因為當初的那個石墩,而且葉默也知道費賜江想殺他的心情估計一樣迫切。
  ……
  正當葉默還在糾結當中的時候,走在最後的那名老者忽然回頭看了看葉默找到的那個巨大的石筍說道:“這個石筍的腳下有一個隱匿陣法,等我打開看看。”
  被發現了,葉默心一動,但是卻並沒有多少的緊張。雖然這四人找到了這,可是他們沒有那個鑰匙,最後還是進不去。
  葉默可不相信一個古跡,憑借四名金丹修士就可以打破。
  “哈哈,果然是一個隱匿陣法,看樣子找到羅兄是找對人了。肯定是這,不然誰會在這布置一個陣法的……”張乘風哈哈一笑,上前也不打大招呼,就是一劍劈出。
  這隱匿陣法當初就被兩名築基修士動過,現在張乘風一劍,整個隱匿陣法頓時就消散一空,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個石門。
  “空間陣門?”那老者看見這個石門的時候,心一激動,竟然克製不住叫了出來。
  “竟然是空間陣門,我們這次發財了,哈哈……”費賜江狂笑起來,和他老實無比的麵孔實在是一點都不協調。
  不要說老者和費賜江,就是那名女子和張乘風也激動的無法遏製。有空間陣門,顯然這就是上古遺跡。一個上古遺跡麵的東西,甚至不用看就可以想到。
  “我們現在怎麼辦?”張乘風倒是最先冷靜下來,看了看另外三人說道。
  費賜江也止住了自己的狂笑,他回頭對那名老者說道:“羅兄,你在空間陣門的外麵再布置一個隱匿陣法,將‘空間陣門’隱掉。我們四人先進去再說。”
  那羅姓老者點了點頭,開始不斷的灑出陣旗,一炷香後,一個新的隱匿陣法被布置起來,整個‘空間陣門’和四人一下就從葉默的眼前消失不見。
  葉默估計這四人已經進入了‘空間陣門’,這才站了出來。他也沒有想到這會有一個‘空間陣門’,‘空間陣門’的布置可是非常困難。為什麼這麼困難的一個陣門,卻被如此簡單的一個隱匿陣法覆蓋?甚至兩名築基修士都可以進來?
  雖然疑惑很多,可是葉默卻不想繼續耽擱,這個羅姓老者布置的隱匿陣法勉強已經達到了三級陣法,說起來是相當不錯了。可是這種陣法想要擋住葉默,卻差的太遠。
  葉默進入這個隱匿陣法後,再次拿出陣旗在這隱匿陣法外麵布置了一個困陣,這才跨入了‘空間陣門’。
  

Snap Time:2018-10-24 00:29:41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