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四十九章河州變故


    計致元知道就算是他的秘法再厲害,也沒有辦法從‘五彩噬魂幡’下逃命,隻是他剛想求饒,葉默的‘五彩噬魂幡’已經掃了過來,五色斑斕掃過,失去金丹的計致元再也沒有了一絲氣息,生魂都被五色幡帶走。

    葉默暗道好厲害的幡,原來這個幡叫‘五彩噬魂幡’。不過葉默對這個五彩斑斕的東西實在是不喜歡,他反感這種鬼氣森森的幡。雖然反感,但對付計致元這種人,卻是最好的手段了。

    葉默之所以不敢和計致元繼續囉嗦,是因為他知道此時的他已經處於極其危險的地步,他必須要立即就走,然後快速的回到河州,將宋映竹等人全部帶走。

    當葉默取了計致元的戒指後,才發現剛剛被他偷襲一死一傷的兩名金丹修士中,那名重傷的已經不見了。

    焦急之下,葉默根本再也顧不上什麼了,一團火燒了兩人,祭出‘紫銊’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

    一路上,葉默強行用真元壓製住了傷口,卻不敢有絲毫停留。他沒有時間療傷,這個時候,他越快趕到河州就是越好。

    如果是他一個人,他可以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進入金頁世界,然後慢慢的恢複。可是現在‘鬼仙派’要查到他的來曆實在是太簡單了,所以他必須要趕在‘鬼仙派’發出通緝令之前,前往河州城,帶走自己的人。

    葉默離開了大約兩柱香的時候,在他和計致元打鬥的地方。就出現了兩名修士。這兩人臉色都很是陰沉,一人身材很矮,另外一人身材卻非常高。矮的看起來似乎剛剛超出三尺,而另外一人身材卻足足有六尺開外。

    如果葉默知道,肯定會暗自慶幸自己離開的早,因為這兩人竟然都是元嬰修為,甚至有一人已經是元嬰後期修為。

    “是在這。沒錯,致元在這被人斬殺,生魂都被收走了。”高個的元嬰修士語氣平靜。但是眼已經冒出了怒火。

    那名矮個的元嬰修士桀桀的笑了一聲,“好歹毒的家夥,竟然有收取生魂的法寶。收取生魂,竟然敢收取到我‘鬼仙派’來了,好膽……”

    “此人應該不會走多遠,我鎖定一下他的氣息……”那矮個元嬰修士說完,拿出一個圓盤一樣的法寶,開始在周圍查探什麼東西。

    半晌之後,他的眉頭越皺越緊。

    “怎麼回事?”那高個修士見矮個修士半天不說話,問了出來。

    那矮個修士搖了搖頭,過了一會才沉聲說道:“這有布置陣法的痕跡,此人利用陣法才可以殺了致元三人。顯然不是元嬰修士。可是區區一個金丹修士隱匿功法竟然如此了得,我一點有用的信息都沒有找到。”

    如果葉默在這肯定會叫冤枉,他明明隻是殺了兩個人。

    ……

    葉默收拾完了所有的痕跡,當然是一心跑路。他甚至看都沒有看計致元的儲物戒指,直接就丟進了金頁世界。

    原本葉默是需要先到碎葉城。再坐傳送陣。但是葉默沒有敢直接去碎葉城,而是一路飛行了幾天時間,這才一路詢問之下到了漯山城。然後葉默一點時間都沒有耽擱,直接在漯山城坐傳送陣到了尖城。

    雖然葉默的速度比起當初來要快了數倍都不止,可是他到了河州城的時候已經是七天之後了,時間主要耽誤在了從‘沙原藥穀’出來的路上。否則的話。他甚至隻要兩天時間不到,就可以到達河州了。

    但是葉默知道,如果他回到碎葉城再轉道的話,估計他永遠也走不掉了。

    在河州城外,葉默反而冷靜了下來,他再次取出‘九變’戴在了臉上。黑白準丹王雖然厲害,可是‘鬼仙派’更是一個恐怖的存在,葉默知道他現在的實力和這些勢力對抗,簡直連砸石頭的雞蛋都不如。

    易容過後的葉默隨著人群走進了河州城,河州城似乎比原來要蕭條了不少,葉默的神識首先就掃到了‘華夏藥業’。

    當葉默發現‘華夏藥業’已經是一片廢墟的時候,頓時手腳冰冷,甚至他自己都可以感覺到身體的顫抖。那沒有愈合傷口中的陰寒氣息一下子突破了他的真元束縛,讓他不由自主的打了數個冷戰,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來。

    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華夏藥業’竟然被人滅掉了。

    葉菱還有映竹她們怎麼樣了?葉默心急如焚。

    這到底是誰幹的?‘鬼仙派’還是‘萬丹閣’?可是‘萬丹閣’在河州修為最高的也不到元嬰,怎麼有能力對‘華夏藥業’動手?更何況‘華夏藥業’還有虞雨芊。

    葉默沒有去‘華夏藥業’的廢墟,他的神識隻要掃一下,就知道當初這有過一場大戰,現在那已經被人用陣法圍了起來,隻要有人進去,就會觸動陣法。

    “這位朋友,你沒事吧?”葉默剛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就有人在他身邊問了一句。

    葉默沒有想到,在修真界還有這種熱心腸的人,他搖了搖頭說道:“沒事,隻是有些老傷。”

    葉默知道此時他的臉色肯定是非常蒼白,雖然他戴了‘九變’,但是臉色和冷汗依然會被顯露出來。不過此時他已經沒有心思去管計致元的那詭異的劍傷了,他最擔心的是映竹幾人是不是通過傳送陣逃走了。

    問葉默的人是一名三十上下的練氣修士,他見葉默說沒事,也就沒有繼續多問。

    可是葉默卻拉住了他問道:“這位道友,我聽說‘華夏藥業’丹藥很好,我是特意去那求購一些傷藥的,隻是我怎麼沒有看到‘華夏藥業’?”

    那名練氣修士顯然很是熱心,他聽見葉默的話後,立即緊張的四麵看了看,然後將葉默拉到了一邊小聲的說道:“朋友,你是外地來的吧,可千萬不要提‘華夏藥業’。”

    “為什麼?”葉默整個人都顫抖起來,他的手都捏的出血了,可是他依然還很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問道。

    “聽說‘華夏藥業’得罪了‘萬丹閣’,本來他們就靠‘仙寶樓’支持。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兩個月多月前,一直支持‘華夏藥業’的‘仙寶樓’突然來人找‘華夏藥業’的麻煩。而恰恰在這個時候,‘萬丹閣’河州分閣的閣主魯九城晉級元嬰成功,也和‘仙寶樓’聯手要滅掉‘華夏藥業’。”這練氣修士顯然對此事相當了解。

    “後來怎麼樣了?”葉默的語氣顫抖起來,他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

    好在這練氣修士沒有注意到葉默的緊張,依然小聲的說道:“但是‘華夏藥業’也有一名元嬰修士,還有另外一個金丹修士,不知道通過什麼辦法強行提升到了金丹圓滿,最後好一場大戰。‘仙寶樓’和‘萬丹閣’都死了不少的人。”

    葉默強忍住內心的焦躁和狂怒,急切的問道:“‘華夏藥業’的人走了嗎?”

    那練氣修士搖了搖頭說道:“這些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華夏藥業好像也死了好幾個人。咦……”

    這練氣修士要再問的時候,卻發現剛才和他說話的那名修士已經消失不見了。他心一驚,馬上知道自己遇見高人了,這人這麼緊張‘華夏藥業’,說不定就是‘華夏藥業’的人。想到這,他再不敢繼續留在這,匆匆離開。

    ……

    葉默出了河州城後,第一件事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往他布置傳送陣的所在地。當初葉默布置傳送陣的時候,他還是築基修為,現在已經是金丹修為,隻是幾個小時的時間,他就已經來到了布置傳送陣的地方。

    這處山穀很是荒涼,因為靈氣匱乏,所以平時也很少有人過來。當葉默一個進入他布置傳送陣的山穀腹部後,看到他的隱匿陣法完好無缺,傳送陣也完好無缺的時候,頓時心一沉。

    難道這個傳送陣她們沒有用過?

    葉默幾乎是衝著進入了傳送陣,當他看見已經被激發過的傳送陣,心總算是稍稍的鬆了口氣,看樣子映竹她們最後還是發動了傳送陣。

    隻要她們曾經發動過傳送陣,葉默就不會太擔心了,因為這個傳送陣距離河州十多萬,就算是虛神修士,也沒有辦法用神識掃到這麼遠的距離。

    傳送陣的上麵留著一枚玉牌片,上麵的字跡很潦草,葉默看的出來這是宋映竹寫的。

    “老公,我沒事,葉菱和甄姐受傷了還有師父也受了點傷,你不用擔心。蘇越和盛翼中也沒事,隻是孫誌柴和另外幾名‘華夏藥業’的人沒能一起跟出來。如果不是你的傳送陣,我們一個都走不掉。你留下的丹藥我們都拿走了,你不要擔心,師父說這不能久留,我們去了斐海城。你快點來和我們匯合,映竹。”

    葉默鬆了口氣,雖然他知道宋映竹說的葉菱和虞雨芊,還有甑小珊受了點傷,肯定不是小傷,但是隻要保住了性命就好。果然做任何事情,留下退路總是好事情。如果當初他沒有留下這個傳送陣,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斐海城葉默知道,他聽虞雨芊說過,是靠近無心海的一個大城。那因為靠近無心海,所以有眾多的修煉資源。無數的散修還有一些門派弟子也都會去那一邊曆練,一邊尋找資源。

    但同樣的,那也有更多的危險,一不小心,就可以喪命。

    ......。。)

    

Snap Time:2018-07-23 09:43:29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