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四十七章詭異的劍影


    葉默之所以不去偷襲計致元,因為他非常清楚。以計致元金丹圓滿的修為,就算是他偷襲也隻可能讓他負傷而已。而且這隻是可能,因為如果隻有計致元一個人,他偷襲必定成功了。可是計致元身後還有兩個人,一旦他偷襲計致元,必定要被後麵兩名修士發現,成功率大降。

    但是他偷襲後麵的兩名修士就不同了,計致元在攻擊他的神識標記,這一瞬間顯然沒有辦法救後麵兩名金丹七層的修士,這是其一。其二是這兩名金丹七層的修士真元上最多也隻是和葉默差不多而已,加上葉默偷襲,成功率幾乎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所以葉默權衡之下,迅速就做出了反應。

    當他的長刀卷起漫天的紫芒刀氣的時候,計致元同樣也驚覺了。計致元金丹圓滿,心思同樣非常慎密,可是他卻沒有想到葉默區區一個金丹一層可以發現他的神識標記,並且還利用這個來暗算他們。

    雖然知道了這一點,可是他也來不及回救了。他同樣想不到,葉默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妖孽。竟然躲在這偷襲他們,而且還讓他這個金丹修士一點都覺察不出來,這要多橫的隱匿功法啊?正因為想不到葉默區區一名金丹一層修士可以躲過他的神識,這才被葉默偷襲個正著。

    “噗”的一聲,無數的紫色刀芒將計致元後麵的兩名金丹七層完全包裹住,‘紫銊’更是將一名金丹修士直接腰斬,另外一名金丹修士全身被紫色刀芒穿過,同樣帶起了無數的血雨。

    隻是一刀,兩名金丹七層在葉默的偷襲下。一死一重傷。

    計致元看見了眼前血淋淋的一幕頓時睚眥欲裂,他猛喝一聲。手的飛劍已經猶如倒卷的海水一般向葉默襲來。

    葉默此時當然不會和計致元硬拚,他在偷襲得手的同時,立即就後退到了他沒有布置完成的陣法麵,並且丟出了數個陣盤。

    計致元看見葉默退後,同時就跟了上來,他看了一下葉默丟出的幾個二級陣盤,剛才的憤怒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也徹底的恢複了平靜。然後隻是冷冷的說道:“你有種,你以為憑借區區幾個二級陣盤就可以擋住我殺你?很遺憾。本來我隻是殺你一個人的,可是你惹怒我了,我會殺光你葉家所有的男子,至於女人。我會將她們帶到碎葉城好好安慰。”

    頓了一下。更是猙獰的看著葉默,陰冷的說道,“你嘛。我倒是不打算殺你了,我恰好有一種灼燒生魂的功法,我會燒你百年,然後再讓你神魂俱滅……”

    此時葉默眼神冰冷,心殺機大盛,他已經決心。就算是破了一條命,今天也要將計致元殺了。

    葉默心殺機越盛。手就越平穩,眼神越發冷靜。他再次丟出去幾枚陣旗,一邊冷冷的盯著計致元,冷然說道:“很遺憾,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我發誓,如果‘鬼仙派’的人敢繼續追殺我,我必定要滅掉這個門派。”

    計致元被葉默冰冷的眼神看的發毛,他當然知道葉默對他也動了殺機。但是葉默的話卻讓他心越發想要盡快殺了葉默,他知道葉默的修為雖然隻是金丹一層,可是絕對不會比一般的金丹七層差多少。所以他並沒有看輕葉默。

    計致元手一招,那把在他頭頂環繞的飛劍再次的落在了他的手上。這飛劍一落在計致元的手上,他渾身頓時變得冰冷甚至有些滲人起來。

    葉默目不轉睛的盯著計致元手的飛劍,他感覺這把飛劍有些問題,他竟然看不出來飛劍的等級。而且這飛劍似乎有一尺來長,又似乎有五六次長,如果不注意,甚至隻能隱約感覺到計致元手握住的不是飛劍,而是一道虛無看不見的殺意。

    這飛劍實在是太薄了,薄的讓人看不見。可是在神識當中,這把飛劍卻有似乎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可是神識仔細的觀察,又沒有辦法看清楚。那種滲人,甚至都可以滲入葉默的骨髓當中,讓葉默感覺有些骨寒。

    計致元的飛劍和他身上滲人的氣息,讓葉默謹慎起來,他知道計致元絕對不一般,修煉的功法也不同一般。

    計致元沒有動,但是葉默卻感覺到自己周圍的空氣似乎越來越陰沉了,而且還散發出一種死寂發黴的味道,猶如地獄一般。

    這是什麼功法?‘鬼仙派’修煉的東西,果然有些鬼氣。葉默想到這,再不願等下去,手的‘紫銊’一刀劈出。

    幻雲分裂刀,葉默的真元已經遠遠不是築基期可以比擬的了。這一刀劈出後,無數的刀芒幾乎在瞬間就被激發出來,正如他修煉的‘三生訣’一般,一生二、二生四、四生無數……

    那間,周圍數丈的地方,已經被葉默的紫色刀芒覆蓋席卷起來。而計致元更是被‘紫銊’帶起的刀芒完全包裹在其中,似乎那種滲人的陰冷氣息也被紫色的刀芒融化開來。

    一刀劈出後,葉默根本就沒有去看計致元的情況,他也知道憑借這一刀就想殺了計致元,那是妄想。所以他這一刀劈出後,直接拿出數十枚陣旗再次丟了出去。

    三級陣法的陣基他已經布置好了,現在他隻要完善這個陣法就好。所以他必須要利用一切的時間,來布置這個陣法。

    “啪啪啪啪”

    葉默就聽到空中一陣陣的啪啪響聲,他的紫色刀芒竟然在瞬間就被激蕩的四分五裂,然後消散在空中。

    這是什麼劍技?竟然有這種破去他‘幻雲分裂刀’的辦法。葉默剛想到這,就感覺到一股冷厲的殺意迎麵而來,幾乎要讓他窒息了。

    葉默心大駭,他竟然在劈出一刀後去布置陣法,這簡直就是找死。

    那種陰冷窒息的殺意讓葉默再也顧不得別的,同時激發了四個防禦陣盤,和兩個攻擊陣盤。

    “、、……”

    幾聲沉悶又短暫的響聲之後,葉默倒退出數米。六個陣盤幾乎在瞬間就被計致元擊破,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威脅。

    要說這六個陣盤起了一點什麼作用的話,那就是救了他一命。否則剛才計致元那一劍,就已經將他斬殺了。

    葉默沒有繼續丟出陣旗,雖然他知道如果不布置出來陣法的話,他今天肯定輸定了,可是他現在還沒有時間來布置陣法。

    計致元的劍技太厲害了,他的厲害在於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抓到他劍法的軌跡。此人絕對比他在‘沙原藥穀’麵斬殺的那名金丹圓滿要厲害許多。

    可讓葉默驚駭的事情發生了,此時就算是他沒有繼續去布置陣法,他竟然也沒有辦法感受到計致元的位置,更不要說對他的攻擊了。葉默心一驚,這是他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他的背後出了一些冷汗,同時神識掃了出去。

    讓葉默更為震撼的是,計致元竟然不在他的神識當中,他和計致元對了一招後,就徹底的失去了計致元的身影。

    “刷”的一下,冷汗就從葉默的背後凝聚了出來,這個姓計的實在是太厲害了。當初自己在小木屋麵和他對了一招,原來那根本就不是他的真正實力。

    忽然一陣微風吹過,葉默渾然清醒過來,一道冷厲的殺意已經滲入他的心魂。

    葉默打了個冷戰,他竟然在戰鬥中迷糊了,這計致元太可怕了點,竟然可以讓自己迷迷糊糊的失去戰意。

    殺意已經臨體,葉默根本就來不及多想,他直接倒退出數十米遠,差點就要出了他的陣基了。

    “噗”的一聲,葉默感覺到肋下一疼,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帶起漫天的血霧噴出。

    好厲害,葉默來不及多想,數顆療傷丹藥吞了下去,同時閉上了眼睛。剛才如果不是他第六感官感覺到了殺意,此時他已經被計致元腰斬了。

    他的眼睛看不見計致元,神識也找不到他,現在他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他強悍的第六感覺,那是他修煉‘三生訣’後的敏銳直覺。

    這是他破釜沉舟的一試,如果失敗那就是死。可是他別無選擇,這個計致元實在是太詭異了。

    “噗”的一聲,又是一道無聲無息的劍影從葉默的前胸劃過。就算是葉默吃了丹藥,那種傷口卻猶如鬼爪一般,始終無法愈合,還滲透出一種冷厲的陰寒。

    葉默的心愈發的冷靜起來,他感受到了未完成的陣法當中竟然已經滲透了無數的劍影,這種劍影他看不見,同時神識也隻能隱約掃到。隻是他閉上眼睛後,那種密密麻麻的劍影反而清晰起來。

    葉默不再去理會自己的傷口,他此刻平靜的猶如一陣風一般,不斷在無數的劍影當中穿過。開始他還有被劍影割傷的時候,,可是越到後麵他受傷的越少。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計致元的位置了,心更是平靜如水。他知道現在他隻是找到了躲避劍影攻擊的辦法,要想殺了計致元,必須還要用別的辦法。

    葉默不再一味的躲避劍影,他開始利用空隙開始繼續在自己的陣基麵布置陣旗,一道道陣旗被葉默丟了出去,葉默的陣法愈發完善起來。

    “咦。”計致元一聲輕咦傳來,他想不到葉默竟然可以躲避這麼長的時間,隻是受了幾劍而已。

    ......。。)

    

Snap Time:2018-01-18 19:52:45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