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四十五章竟然敢真走


    葉默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布置了一個陣法,開始查看自己的戰利品。得到的幾枚金丹戒指麵都是大量的藥材,全部被葉默分類裝進了一個戒指,隻要是稍微珍貴一點的藥材,都被葉默栽進了金頁世界。

    大堆的靈石和丹藥,還有法寶靈器都被葉默集中起來堆成一堆。除了那個鱷魚頭剪刀還有那個五彩幡外,其餘的東西,葉默都放在一起準備出售。

    至於礦石,最珍貴的是得到了一塊炫陽真金和一塊上等的星辰沙。除此之外,收獲最大的就是最後斬殺的那名金丹圓滿修士。

    不說他的那個五彩幡很厲害,他的戒指麵上品靈石就有四十萬,這不是最主要的,最讓葉默震驚的是,他戒指麵各種靈草堆起來幾乎比自己還多,隻是珍貴的靈草相對較少而已。葉默知道,如果他不去那個霧氣山穀,他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珍貴靈草。

    當葉默看見一百七十多顆靈晶的時候,頓時就明白了為什麼這個家夥身上這麼富有了,他絕對是打劫了許多靈髓池麵的修士。本來葉默知道他身上大約一百塊靈晶左右,可是現在竟然有一百七十多,說明他殺的人還不是一個兩個。

    不過這對葉默來說沒有絲毫的壓力,此時他將這些東西全部分類起來,竟然有上品靈石一百五十萬,中品靈石兩百六十萬,下品靈石倒是最少了,隻有三百萬不到。

    葉默幾乎可以肯定。就算是在金丹修士麵,他絕對是一個有錢的人了。

    收拾好這些東西後,葉默隻是隨意的尋找了一些靈藥,他知道‘沙原藥穀’即將結束了。

    還有幾天時間,葉默特意煉製了數個二級陣盤,包括了防禦陣盤,和四個攻擊陣盤。雖然葉默很想煉製更高級的陣盤出來。可是一個他的材料有限,第二煉製高級陣盤,比布置陣法要困難多了。

    他知道對他來說。最危險的不是在‘沙原藥穀’,而是出去的時候才是最危險的。

    不說以‘鬼仙派’計致元為代表的那群被他收了過路費的修士了,就是那個苦瓜臉肯定也會等著他的。單獨那個苦瓜臉。葉默倒也不懼,隻是他怕的是那苦瓜臉還有別的後台。

    ……

    此時距離葉默數千外的地方,一名苦瓜臉金丹修士臉色陰沉無比,因為陰沉的臉色,愈發襯托出他的臉像一隻變形的苦瓜。

    他進來後除了要采集藥材外,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將葉默斬殺,然後將葉默身上的東西全部帶走,這是‘仙寶樓’風長老交代的事情。

    風長老的意思是,葉默能在如此年紀。如此修為的情況下奪得煉丹名人堂的第一,顯然身上藏有秘密。

    本來他以為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因為他已經在葉默身上做了神識記號。可是進入‘沙原藥穀’後,他不但沒有找到葉默,就連他的眼線。那個混混老大賀衝也消失不見了。

    十拿九穩的事情沒有完成,讓這苦瓜臉金丹修士臉色非常的難看,他知道自己這件事沒有完成,在風長老眼的價值絕對會大大的縮減。

    雖然他心有不甘,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時間已經到了。

    時間確實是已經到了,隨著各人身上的白光閃過。‘沙原藥穀’麵所有的修士都被傳送了出去。

    ……

    葉默從‘沙原藥穀’剛一出來,就看見了密密麻麻的人擠在山穀之外。此時林立在山穀之外的攤位比起之前來更多了,幾乎每一個攤位的前麵都掛著一個大牌子,收集靈草,收集各類材料……

    葉默不敢用‘九變’,相比起計致元來,他更加怕遇見那黑白兩個老頭,那可是虛神修士。

    看見眾多的人後,葉默根本就沒有打算停留,立即就要遠遁。隻是他剛剛出來,就被一群熱情無比的商販給包圍住了。

    “我是‘萬靈堂’的夥計……”

    “我是‘藥鼎門’的,你的靈草我們收購價格最高……”

    等葉默擠出去後,一名三十來歲的美麗女子卻出現在了他的麵前,“葉默,我就知道那些人奈何不了你,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啊。”

    葉默看著眼前的柳月棠,還有她身後的三個師妹,心暗自提防,嘴卻淡聲說道:“我隻是靠自己的辛苦賺錢而已,如果我說不是我,你們都已經死在那個霧氣彌漫的藥穀了,我想你肯定不會相信的。”

    葉默是真的有些鬱悶了,說心話,他是真的幫了那些家夥,結果那些家夥沒有一個相信他,都想殺了他,搶走他的東西。

    如果一開始葉默就知道是那樣的話,他寧可不要那個買路的靈藥。雖然是無意中做了好事,也沒有打算求回報,但是自己九死一生後,還要被人追殺,簡直鬱悶的不行。要知道他隻是要了一點靈草而已,和性命比較起來,那些靈草又算什麼?

    柳月棠微微一笑,卻沒有直接回答葉默的話,顯然她認為葉默既然能夠出來,就算是他不修複傳送陣,她們一樣也可以出來。葉默說救了她,她當然不會相信。

    葉默麵無表情的說道:“靈草沒有了,要動手就快點,不動手我就要走了。”

    那叫琪琪的女孩聽了葉默的話,忽然插口說道:“葉師兄,我是相信你的話的。”

    “琪琪?你……”琴慕心有些驚異的看著琪琪師妹,她們都知道琪琪師妹有一種本事,就是別人說的話是真心的還是假的,她都感受的出來。難道葉默說的真的是真話?沒有他的話,自己這些人都出不來?

    琪琪卻繼續說道:“葉師兄,你誤會我師姐的意思了,隻要‘沙原藥穀’開穀後,任何人是不允許在這動手的。就算是要動手,也要等到出了這再說。我師姐隻是想邀請你去我們‘仙藥穀’做客而已,因為雖然我們不會動手,但是一旦你出去後,別人就會動手的。”

    葉默的神識早就看見了計致元,他冷冷的盯著自己,雖然沒有過來,顯然一旦自己離開的話,他絕對要追自己的。出了他之外,他身邊還有幾名修士對他虎視眈眈。

    葉默的神識再次掃了出去,沒有用多久的時間,他就看見了那苦瓜臉修士。隻是此時那苦瓜臉並沒有看自己,似乎在自己身上下神識記號的根本就不是他。

    可是葉默已經確認這家夥要對他不利,怎麼可能相信這家夥的表麵神態。更何況他不是一次的感受到,這家夥用神識掃他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被他搶了東西的修士在關注他,就是神劍宗那個金丹八層的阮停。

    出乎葉默預料的是,在葉默觀察別人的時候,雙心穀金丹五層的折秋水竟然特意走過來,對葉默抱拳問候道:“葉兄你好,我知道很快就可以見到葉兄,果然是這樣。如果葉兄以後有空的話,可以去雙心穀做客,折某對葉兄那是真心的欽佩,同時也感謝葉兄的救命之恩。”

    “你對我沒有意見?”葉默奇怪的看著折秋水問道,自己拿走了他一半的藥材,這家夥似乎一點意見都沒有啊。

    折秋水哈哈一笑說道:“不要說葉兄是為了救我一命,就算是葉兄如此驚才豔豔,也是我欽佩的對象,些許藥材又何足道?何談意見一說?”

    葉默確認折秋水說的是真心話,也點了點頭說道:“好,有空的話,葉某必定前往雙心穀一趟。”

    見折秋水離開,柳月棠再次上來說道:“葉師弟,你確實不凡,折秋水也是一個高傲的人。你拿了他的藥材,他竟然還對你如此推崇。”

    見葉默似乎有些不耐煩,柳月棠卻微微笑著繼續說道:“葉師弟,我‘仙藥穀’是真心邀請你去做客,絕無異意。況且,你現在走的話,那計致元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不過,我相信他還不敢找到我‘仙藥穀’去,就算是因為你得罪了‘鬼仙派’,我‘仙藥穀’也不會懼怕。”

    本來葉默還在考慮是不是和柳月棠一起去‘仙藥穀’走一趟,畢竟就算是他利用陣盤不懼怕計致元,可計致元畢竟是五星宗門的人。無論自己殺不殺他,對自己都是沒有任何的好處。更何況,一旦他追殺自己,就絕對不會是一個人。

    可是柳月棠的話顯然是要賣一個人情給他,那個意思幾乎肯定了葉默會和她一起走。如果葉默不去的話,那就是死路一條。而且言外之意,還有為了他葉默,‘仙藥穀’不惜得罪‘鬼仙派’。如果自己去了,就必須要承受了‘仙藥穀’這份人情。

    琴慕心聽了大師姐的話,心卻是在暗歎,相對來說,她還是比較了解葉默的。大師姐還沒有施恩,就打算挾恩圖報了。以葉默連師父都可以拒絕的性格,絕對不會就範的。

    果然,琴慕心就聽見葉默冷冷一笑說道:“那就多謝柳師姐的好意了,不過我還不需要一群女人來保護,告辭。”

    說完葉默祭出‘紫銊’,直接衝上天空,瞬間帶起一道紫芒遠去。

    葉默說那個話倒也沒有看不起‘仙藥穀’女人的意思,隻是柳月棠要挾恩也太明顯了點,就好像他根本不堪一擊,沒有她的保護,就活不下去一般。

    柳月棠看著葉默消失的背影,喃喃的自語了一句,“他竟然敢真走?”

    (又是三更送上,兄弟姐妹們,能不能幫老五再來一張月票。現在還是在21名,老五就不相信拚命努力,就死活上不去前20名!)

    ......。。)

    

Snap Time:2018-06-22 21:30:09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