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四十三章師姐


    紫色刀芒席卷過來,這名金丹修士立即就知道葉默絕對不是築基七層,就算是再逆天的築基七層也施展不出這種厲害的刀芒。

    可是現在不是他思考這些的時候,這金丹修士噴出一口精血,通過燃燒精血的辦法將五彩幡給招了回來。五彩幡原本被葉默的攻擊陣法阻攔住了,可是因為這金丹修士的燃燒精血,幾乎是在瞬間就脫離了陣法的圍困。

    不等這五彩幡落在這金丹修士的手上,就再次幻化成巨大的五色巨幡攔住了葉默席卷而來的紫色刀芒。

    ‘紫銊’散發出來的紫色刀芒和五彩幡撞在一起,頓時發出刺耳的‘嗤嗤’響聲。這種響聲完全不同於腐蝕的聲音,甚至有些像磨牙一般,難聽之極。

    ‘紫銊’的刀芒被五彩幡擋住,葉默就感覺到真元一陣的激蕩,一口血差點噴了出來,心暗叫好厲害。

    可這遠遠不是五彩幡的最終效果,當刀芒和五彩幡卷在一起後,那‘嗤嗤’的聲音很快就變成了猶如來自地底的招魂之聲,葉默就感覺到頭腦一陣陣的昏沉。

    葉默神魂強大,隻是瞬間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或者這才是五彩幡的主要作用。但是要在他的陣法麵招他的魂,這金丹修士也太小看他的陣法了。

    幾乎在葉默明白這點的同時,數枚陣旗就再次被他丟出,然後手的‘紫銊’發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無數的黃光從陣法當中激發出來,又一次的席卷住了五彩幡。

    葉默的‘紫銊’竟然在這最關鍵的時候。施展了一招‘幻雲束元刀’。確切的說這一招是葉默幻雲刀法當中,最不能傷敵的一招了,這一招的作用隻是束縛住敵人的真元調動而已。

    以葉默的修為此時施展這一刀,能束縛住金丹圓滿修為的真元也隻是片刻時間。可是這片刻對葉默已經夠了,‘無影’已經在這片刻時間發動。

    ‘無影’與葉默已經配合過數次了,早就熟能生巧,這種事情對它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更何況葉默為它營造出了這麼好的機會?

    葉默肯定如果不是陣法圍困。僅憑自己的‘幻雲刀法’,這個時候不要說束縛住這名金丹修士了,就算是擋住他的五彩幡也不容易。可是有了陣法的幫忙。那就完全不同了,‘幻雲束元刀’是真的束縛住了這名金丹修士,哪怕隻有一兩個呼吸。

    從‘無影’出道以來。除了被那名六級妖獸逃脫之外,其餘的無一例外的都成了它的盤中餐。

    這金丹修士感覺到體內的真元一滯,立即就知道不好,他身經百戰,什麼事情都見識過。這是他第一次對葉默產生了懼意,這個修士似乎什麼手段都有,而且他的那些手段還都讓人防不勝防。

    產生了懼意,這金丹修士立即就想走了,他剛想收回五彩幡,就感覺到體內經脈一疼。似乎無盡的精血都被瞬間吞噬一般。

    這金丹圓滿修士心大駭,他已經知道葉默的殺手了,這個時候如果繼續堅持下去,就是死路一條。

    這金丹圓滿修士甚至不管五彩幡了,而是拚盡全身的真元裹住了‘無影’。然後快速的衝了出去。

    ‘無影’是第一次沒有完全吞噬敵人的精血就被真元裹住,如果對方要將它逼出去,它還有辦法,可是被真元裹住,這瞬間它竟然沒有辦法掙脫。

    這名金丹圓滿修士以最快的速度退走,可是他驚慌之下竟然忘了葉默早就布置了防禦陣法。

    “轟”的一聲巨響。這金丹修士撞擊在防禦陣法之上,陣法一陣陣的搖晃,似乎要堅持不住一般。

    此時這金丹修士已經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終於明白了葉默為什麼有這麼大的信心了。那名冒充築基的修士,不但真元渾厚比他不差多少,而且還有各種手段輔助。

    冷靜下來的金丹修士再也顧不得找葉默拚命,他知道隻有逃出這陣法才是最關鍵的一點。他從未想到,開始被他認為成不足一提的陣法,竟然真的成了他的索命閻王。

    這名金丹圓滿修士剛拿出飛劍,還沒有對陣法進行再次攻擊,就又看到無盡的紫色刀芒鋪天蓋地的向他席卷過來。

    這金丹修士憤恨之下,竟然不再去劈開陣法,而是回過頭來要擋住葉默卷來的紫色刀芒。

    隻是他的真元本來就因為要逃走,有些束縛不住‘無影’了,這樣再次分出一部分來對抗葉默的紫色刀芒,‘無影’瞬間就衝破了他的真元束縛,開始吞噬他的丹田。

    這名金丹圓滿修士手的飛劍隻是祭出在空中,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反擊葉默,就被葉默的紫色刀芒完全籠罩住了。他的眼除了驚駭之外,就是無盡的後悔。

    或許他在後悔不應該和葉默這樣的家夥對敵,或許他在後悔剛看到葉默的時候,就不應該讓他布置陣法。

    可是這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紫色刀芒卷起漫天的血霧,下一刻,這名金丹修士就幹癟起來。

    葉默收起五彩幡和金丹修士的戒指,緩緩的舒了口氣,他沒有去看這金丹修士的戒指,他知道外麵還有一個來曆不明的蒙麵女子。

    那蒙麵女子看見葉默陣法麵不斷的爆炸聲響起,到最後陣法被撞擊的搖搖晃晃,正當她想上前仔細的查看一下的時候,眼前的陣法忽然消失,那個築基七層的修士出現在她的麵前,而那名金丹圓滿的修士已經消失不見。

    這蒙麵女子一臉驚駭的看著獨自出來,還在收拾陣旗的葉默,半晌才猶豫的問了一句,“你殺了他?你居然殺了他。”

    兩句話,兩種不同的語氣,顯然這女子內心的驚駭完全不是這兩句話可以表達的。一個築基七層修士,能通過陣法來斬殺一名金丹圓滿修士,這無論誰說出來,她也很難相信。可是,這偏偏是她親眼看見的。

    “沒錯,我是殺了他。”葉默收拾完陣旗回頭看了看這名蒙麵女子,他似乎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名女子,可是這女子好像見過他一般。

    見這女子還在震撼當中,葉默隨意的問了一句,“你認識我?還是你見過我?”

    這蒙麵女子似乎反應過來,她長長的籲了口氣,這才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見過你一次,而且我還知道你是正元劍派的修士,當時你在野外斬殺了正元劍派的李百森。你確實很不一般,通過一顆‘暴元丹’竟然可以越級殺了正元劍派築基名人堂第一的李百森。”

    葉默心一驚,這件事現在他當然不在乎,他心驚的是當時他斬殺李百森之後已經是強弩之末。而這個蒙麵女修就在一邊看著,他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如果當時她要是起了異心的話,要斬殺自己簡直易如反掌。宋映竹和葉菱不要說和她對敵了,估計半招都堅持不了。

    這蒙麵女子似乎看出來了葉默的後怕,語氣開始平靜起來,淡聲說道:“當時如果我要殺你,也是易如反掌,可是我沒有殺你。”

    “你是誰?居然還認識李百森。”葉默冷冷的問道。

    這蒙麵女子語氣愈發淡然起來,“我認識李百森,因為我也是正元劍派的弟子。你說我作為一個正元劍派的弟子,麵對殺了正元劍派築基名人堂核心弟子的人,我會怎麼樣?”

    葉默忽然哈哈一笑說道:“你的消息還不怎麼靈通,我除了斬殺了李百森之外,還斬殺了季長生。”

    說完葉默一招手,‘紫銊’再次出現在他的手上,然後淡然說道:“要上就快點,我等你。”

    這蒙麵女子聽了葉默的話,竟然怔住了,卻絲毫沒有要和葉默動手的意思,半晌後才喃喃的說道,“你竟然可以斬殺金丹圓滿的李長生?也對,你剛剛就殺了一個金丹圓滿。”

    “你知道他姓李?”葉默奇怪的問了一句,按說季長生姓李的事情,除了他和虞雨芊之外已經沒有人知道了,他沒有想到這個女子竟然知道。”

    這女人沒有回答葉默的話,而是對葉默彎腰了一下,這才說道:“謝謝你幫我殺了李長生,我叫傅依霜,你應該聽說過我。”

    傅依霜?葉默還真的聽說過這個名字,他剛到正元劍派就聽說過這個名字了。他上下再次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傅依霜,這才疑惑的問道,“傅依霜這個名字我是聽說過的,可是你不是練氣名人堂的第一嗎?怎麼成了金丹修士了?而且還是金丹七層了?”

    傅依霜淡淡一笑說道:“兩年前我離開正元劍派外出曆練的時候就已經是築基七層了,已經有兩年時間我沒有回去過了。當我晉級金丹一層的時候,本來我是想尾隨李白森殺了他的,卻沒有想到,看見了你和他的一場戰鬥。”

    葉默已經明白過來,原來這個傅依霜也和李百森有仇,這才不敢回正元劍派。她估計是一晉級金丹就來找李百森的麻煩了,沒想到遇見了李百森要殺自己,最後反而被自己殺了。

    如此說來,這個女人嚴格意義上來說還算是他的師姐。

    ......。。)

    

Snap Time:2018-08-21 21:32:43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