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已經是公敵


    w‘爆陰珠’的厲害葉默是絕對知道,可是他也想不到計致元竟然有‘爆陰珠’。他想過類似於‘赤紅雷’一樣的東西,如果是這種東西,他還可以抵擋一二。但是‘爆陰珠’要想撕破他的防禦陣法,計致元說一個呼吸倒也沒有多誇張。

    雖然不至於一個呼吸小屋的防禦陣法就被‘爆陰珠’撕破,可是葉默也知道,如果任由‘爆陰珠’炸他的防禦陣法,他的陣法也堅持不過三個呼吸。三個呼吸按照理論,他甚至還沒有被傳送走,很有可能會落入別人的手。

    如果計致元一開始就拿出‘爆陰珠’,葉默雖然不至於落在別人手,可是他也知道他不可能繼續收集藥材了,他必須要在第一時間傳送走,否則他隻有死路一條。

    可是計致元卻貪心,想要葉默手的靈藥,留在了最後走,所以雖然他有‘爆陰珠’葉默倒也不懼,他不可能等著看‘爆陰珠’撕裂他的陣法。

    計致元手的‘爆陰珠’剛剛被丟出來,葉默手早已準備好的陣旗就全部丟了出去。同時冷笑一聲說道:“如果你一開始就丟出‘爆陰珠’,我還真的隻能逃走了。所以我送你的那兩個字,根本就沒有說錯。”

    這些陣旗有規則的在空中排列著,幾乎是在葉默丟出去的瞬間,就將‘爆陰珠’包裹起來。

    “轟隆隆”的爆炸聲音再次在小屋的前麵響起,因為山穀的映襯。這聲音愈發的響亮。

    那些陣旗被葉默丟出去後,很快就自動形成了一個簡單的防禦陣法。可是這個防禦陣法卻因為‘爆陰珠’的巨大威力,不斷的爆炸開來,變成了粉碎。幾乎是眨眼間,葉默丟出去的陣旗就被‘爆陰珠’炸的精光。

    可是葉默卻不等‘爆陰珠’的威力落在他布置的防禦陣法上,再次丟出數十支陣旗,這些陣旗又一次將‘爆陰珠’包圍起來。

    如此反複。葉默不斷的丟出陣旗,就好像他身上的陣旗多不勝數一般。

    隨著最後“砰砰”數聲響之後,‘爆陰珠’的威力已經被葉默無數的陣旗消耗一空。而葉默小屋外麵的防禦陣法隻是稍微有些殘缺而已,葉默隨手又丟了幾個陣旗上去,這幾個稍微有些殘缺的地方。也瞬間就被補好。

    計致元呆呆的看著他的‘爆陰珠’從威力巨大,到被葉默無數的陣旗以無賴的方式消耗殆盡,一時間竟然半天都說不出話來。他說一個呼吸就破了葉默的防禦陣法,可是眼下豈止一個呼吸,數十個呼吸也有了。而數十個呼吸之後,他的‘爆陰珠’沒了,可是葉默的防禦陣法卻依然還在。

    此時他總算是明白了葉默剛才說的那話的意思,就是如果一開始他就拿出‘爆陰珠’的話,其餘的人同時攻擊葉默的防禦陣法。葉默肯定沒有精力對付他的‘爆陰珠’。

    一旦葉默沒有精力對付‘爆陰珠’,那麼他除了丟出陣旗臨時擋住‘爆陰珠’然後逃走外。隻有接受少收點靈藥的要求了。但無論怎麼樣,由此計致元就可以看出,這個金丹一層的修士狡詐無比,似乎早就有準備,他甚至已經煉製了無數的陣旗。

    而且他的陣旗在空中就可以組成臨時的防禦陣法。顯然他早就在這下麵布置了一些陣基。一直以來計致元都以為自己的心思夠慎密的了,可是他發現眼前這個區區金丹一層的修士,心思竟然慎密到這種滴水不漏的地步。

    葉默卻背後暗自出一身的冷汗,果然是小心無大錯。因為‘赤紅雷’讓他想到了一次性的爆炸性法寶,這才讓他在小屋的防禦陣法之外又布置了數個空中的防禦陣基,這些陣基卻是通過空中的防禦陣旗激發。目的就是為了防止這種東西。讓他有時間傳送逃走。

    而他沒有想到,這無意中想到的東西,竟然真的建功了,還救了他一命。否則,他能否逃走,還真是兩說。這個計致元還真的是一個心機深沉之輩。

    葉默可想不到,在別人眼,他一樣是一個心機深沉的狡詐之輩。

    潘異和丘玄羽呆滯的看著葉默用陣旗和‘爆陰珠’大戰的一幕,半晌都說不出來話。潘異更是嘴角苦澀,他知道自己的結局肯定不會太好,這個金丹一層修士簡直太逆天了,連金丹圓滿的計致元人他都玩弄鼓掌之中,更何況他一個金丹八層的修士?

    葉默看著依然還不敢相信的計致元,再次拿出一把陣旗淡聲說道:“姓計的,你手還有一顆‘爆陰珠’,怎麼不丟出來?”

    如果不是自己不敢現在傳送出去,還有留在這有些事情,葉默早就傳送走了,這三個人留在這是死是活關他什麼事情。

    在葉默看來,這個山穀麵的藥園陣法被打破後,麵的靈氣如此濃鬱,肯定是有古怪的。所以他必須將所有的人都送走後,再來查看一番。

    其實讓葉默不知道的是,不但是他想到了這個問題,有七八人都想到了這個問題。隻是他們比葉默想的更為深刻,因為別人想到了雖然沒有說,是因為那些人知道這為什麼靈氣這麼濃鬱。而且就算是他們不走,也得不到任何好處。

    計致元嘴角有些苦澀的看著葉默說道:“葉道友,剛才是我的不對,我願意再補充部分靈草,希望葉道友可以看在我們都是北望洲的修士份上,揭過這一過節。”

    葉默不置可否的說道:“我這人最好商量,而且還很大度,你隻要給我一半藥材就夠了,不過上品靈石卻需要加十萬。還有,你的‘爆陰珠’讓我受到了驚嚇,所以你餘下來的那顆‘爆陰珠’也要留給我作為補償。”

    聽了葉默的話計致元很是心疼,他想不到最後他不但什麼都沒有弄到,還搭上了十萬靈石,加上一顆‘爆陰珠’。

    可是因為剛才和葉默死磕,這些仍然在他的接受範圍之內。‘爆陰珠’雖然珍貴,可是也比不上小命,誰知道在這困個幾十年,他還有沒有命在?

    從某種程度來說,他真覺得葉默還算是好說話。十萬上品靈石相比起那些藥材來,簡直根本算不上什麼。唯一珍貴一些的就是那顆‘爆陰珠’而已。

    葉默不是沒有想過要將計致元的儲物戒指留下來,可是留下他的儲物戒指,那就是和計致元死磕了。可以肯定就算是計致元走不掉,也不可能留下儲物戒指的。而葉默就算是有陣法,也不敢肯定就能拿下有些古怪的計致元,所以他也給計致元留了一線。

    況且計致元是鬼仙派的,他可以殺了計致元,但是絕對不能讓鬼仙派知道是他幹的。能進入‘沙原藥穀’的肯定都是門派的精英,搶點靈藥還不至於將門派得罪到死,可是讓別人知道自己殺了別人門派的精英弟子,那可就不同了。就算是以後逃走,也逃的心驚膽戰。

    計致元第二次走進小屋,又拿出一個儲物袋裝了十萬靈石遞給葉默。葉默接過靈石,看了看,卻將儲物袋再次丟給計致元冷聲說道:“我怎麼沒有看見一半的藥材”

    計致元聽了葉默的話頓時呆住了,他已經明白了葉默說的一半藥材根本就不算已經給他的那一半,而是在自己身上再分走一半。這樣一來,自己就等於拿出了七成半藥材了。

    此時的計致元再也不會認為葉默好說話了,他感覺自己的嘴滿是黃連的味道。可是他知道現在他無論從什麼角度看,都被葉默看的死死的,他根本就沒有談判的權利。

    計致元沒有再和葉默辯解,他又拿出了一半的藥材遞給葉默,心卻下定決心,隻要葉默出去,無論天涯海角,他都要將葉默給抓住生吞了。

    看見計致元離開,丘玄羽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討價還價,直接拿出一半的藥材,通過傳送陣走入。他發誓以後寧可遇見元嬰高人,也不願意碰到葉默。

    元嬰高人可能自負身份還不會和他計較,可是遇見了葉默,簡直就是比要命還要厲害。

    當山穀麵隻剩下潘異的時候,葉默卻再沒有了任何的擔心,雖然他還不一定是潘異的對手,可是依據陣法,根本不懼怕這個姓潘的。

    潘異看著葉默看向了他,直接問道:“你想要多少藥材?”

    他知道葉默連計致元都搜刮走了七成半藥材,對於他肯定不會少要。他甚至打算好了,將自己身上所有的藥材都拿出來,然後出去後就一直等著葉默。

    “交出八成藥材,還有那顆靈晶,你可以走了。”葉默冷聲說道。

    潘異卻沒有想到,葉默竟然隻是要了八成的藥材,至於靈晶,他早就知道保不住的。

    葉默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將潘異身上的藥材全部拿走,那就斷了他的希望,還不如將他直接殺了,搶了儲物戒指。一個斷了希望的人,發起瘋來,是根本不顧後果的。

    現在葉默還沒有打算殺他,拿走八成藥材是最合適的了。

    葉默隻要八成的藥材,潘異沒有任何的推辭,他知道在這和葉默對著幹,那就是找死。他毫不猶豫的拿出了八成的藥材,然後又拿出了那顆靈晶。

    看著潘異被傳送走,葉默暗地舒了口氣。他不用想,現在他已經是公敵,傳送出去的那些人肯定都在等著他,可是他現在根本沒有要打算走的意思。

    (還是三更!)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m

    

Snap Time:2018-08-18 01:34:02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