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二十六章留下買路財


    那名打破禁製的金丹圓滿修士看見周圍人的貪婪目光,冷冷的說道:“這有七個藥園,我隻是打破了一個而已,我想各位還是關注一下自己的藥園吧。”

    果然被這名金丹圓滿修士提醒,許多眼紅的人都清醒過來,更是不要命的攻擊己方控製的藥園禁製。既然第一個藥園麵有這名多的靈草,那就說明他們的藥園靈草不會比這第一個藥園少。

    就是葉默也對這些靈藥火熱起來,這些東西都是他想要的,可是現在都不是他的。

    沒有人去關注葉默了,所有的人都在關注自己這邊的藥園。

    琴慕心卻一直在觀察葉默,她看見葉默炙熱的眼神,立即就知道葉默也對這些靈藥有了渴望。可是她心卻擔心起來,一旦他和那些金丹圓滿修士打起來,葉默金丹一層的修為絕對不夠看。

    可是她卻發現葉默並沒有走出小木屋,而是拿出數枚陣旗,竟然在小屋周圍布置陣法。他好像不是想要出來,而是在打算讓別人不能進入他的小木屋了。

    “轟、轟”的巨響不斷的響起,一個又一個的陣法禁製被打破。大片的高級靈草隨著陣法禁製被打破,顯露了出來。葉默坐在小木屋的門口,神識越掃眼神卻是越炙熱。

    赤光果、紫背青蘿、塑丹草、青蘊草、凝翠藤、虎血芝……葉默發現這些藥園麵的靈草不是五級就是六級,甚至還有七級的靈藥。無一不是他想要。可是目前還沒有得到的。

    這些人打破了自己麵前的陣法禁製後,隻是片刻時間就瓜分了藥園麵的藥材。

    可是讓葉默失望的是,七個藥園全部被打破後,最高等級的就是七級靈草,最珍貴的是‘五彩蓮’。他最想要的八級靈草‘還魂果’卻沒有看見,顯然這麵沒有‘還魂果’了。

    七個藥園是原先就瓜分好了的,所以也沒有人起爭端。至於出去後會不會有人動手搶奪,至少現在還沒有人知道。

    “對不起,葉默。我這有兩株六級的‘紫背青蘿’就送給你吧。”廣薇走到小木屋門口。看著什麼都沒有得到的葉默,心有些難過。葉默拚勁全力進來,不就是為了想要得到一些靈草嗎。可是現在他什麼都沒有得到。

    ‘紫背青蘿’是六級靈草,煉製‘青蘿丹’的藥材,‘青蘿丹’是元嬰修士衝破小瓶頸需要的丹藥,珍貴無比。所以廣薇拿出兩株‘紫背青蘿’已經是非常豐厚了。

    “咦,你在門口布置了防禦陣法?”廣薇立即就發現了她根本就沒有辦法進入小木屋。

    葉默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不過我不要你的藥材,兩株藥材對我來說根本沒有多大的用處。”

    “可是我隻有兩株六級……”

    廣薇還要說話的時候,葉默擺手打斷了她的話,忽然朗聲說道:“各位,我想大家進來後又得到了大量的珍貴藥材。現在一定是迫切需要出去吧。”

    葉默的話立即就吸引了所有的修士,顯然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怎麼出去的事情了。

    “你有辦法出去?”南安洲的一名金丹圓滿修士忽然冷聲的問了葉默一句。

    葉默見他的態度不好,根本就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看著其餘的修士,等待有人發問。

    那名金丹圓滿修士見葉默區區一個金丹一層的修士也敢不理他。頓時就要發怒,不過他旁邊的另外一名同樣金丹圓滿修士拉住了他,“先看看他怎麼說,如果他說不出個理由,我們再動手不遲。”

    此時他們的藥材已經到手,哪還會繼續忌憚葉默區區一名金丹一層修士。

    鬼仙派的計致元卻緩緩的說道:“葉道友。如果你真的有辦法讓我離開,我倒是可以送幾株藥材給你。”

    葉默微微一笑,他要的就是這句話。

    他看了看圍在木屋外麵的眾多修士,淡聲說道:“這個木屋是一個傳送陣,隻不過這不是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必須要精通陣法的高手將這個陣法補充完整。而在下不才,剛好就是那個陣法高手。在你們發財的時候,我卻嘔心瀝血,經曆了五天五夜的拚搏,總算是將這個傳送陣布置完整了。”

    葉默的話還沒有說完,外麵就哄鬧起來,幾名急切的修士立即就要擠進木屋。可是他們剛擠到門口,就被葉默布置的防禦陣法擋了出去。

    看見數名急切的修士要擠進來,葉默臉色一沉,冷聲說道:“這個陣法我嘔心瀝血完善了,你們就這樣要得現成的好處不成?現在傳送陣是我修複完善的,所以要通過這個傳送陣,就必須拿出讓我滿意的東西來。”

    葉默這是公開要買路財了,就差一句‘此陣是我埋’了。

    南安洲的那名金丹圓滿修士因為葉默原先沒有理睬他,臉色有些難看。現在聽了葉默的話,臉上也顯露出喜色。不過當他聽到葉默後麵的話,臉色同樣的一沉說道:“你區區一名金丹一層修士,難道還要我們所有的人都拿出東西給你不成?難道你以為我們一起攻擊的話,你的防禦陣法可以擋住多久?”

    葉默冷冷一笑,拿出一個玉牌不緊不慢的說道:“要使用這個我修複的傳送陣,就必須要用我煉製的身份玉牌,如果沒有玉牌,沒有任何人可以通過傳送陣,除非你也和我一樣是一個陣法大師。就算是你們一起攻擊,我的防禦陣法至少可以堅持十幾個呼吸,這十幾個呼吸,我都可以利用玉牌離開這個傳送陣五六次了,你說我需要擋住你多久。”

    葉默之所以這樣有恃無恐,那是因為他知道這肯定沒有陣法大師。如果有陣法大師,早就看出這個小木屋是一個傳送陣了,根本就不用等他過來。

    這名修士聽了葉默的話,頓時勃然大怒,就要動手攻擊葉默的防禦陣法。葉默冷笑一聲,他拿出玉牌立即就站在了小屋中間的傳送陣上,淡聲說道:“既然你相信你可以出來。那我就先走了,各位再見了。”

    “等等…….”計致元攔住了要發怒的金丹圓滿修士,連忙叫葉默等等。葉默精通陣法。他們還真的不知道,如果真的如葉默所說,一旦他離開。那就沒有任何人可以走得掉了。

    南安洲的這名金丹圓滿修士也知道自己此時不能動手,雖然憤怒,也隻能忍住。

    葉默當然不是真的要走,要是真的要走,他就不會等到現在了。所以計致元一說,他也就從傳送陣上下來,淡聲問道:“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

    “我們怎麼知道你說的話是真是假?”計致元心已經相信葉默的話了,如果葉默說的是假話,很容易被戳穿,這對他自己也沒有任何的好處。

    葉默當然知道計致元的意思。應該不是不相信他的話,而是想討價還價。他冷笑一聲說道:“我吃了這麼大的苦,浪費了幾天時間,才將傳送陣修複好了。就是材料也浪費了無數,如果相信我的。就和我交易,不相信我的就別過來。”

    琴慕心聽了好笑,她這幾天一直在注意葉默,葉默隻是剛開始煉製了一些陣旗後,根本就沒有花多少的時間和材料。小木屋是傳送陣不錯,肯定是原來就有的。而且還是完整的,和他葉默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不過她沒有說出來,因為這話一說出來,葉默馬上就要引起公憤。

    琴慕心的想法不錯,其實這個小木屋的傳送陣本來就是完好的,隻是這個陣法和外麵的藥園陣法禁製一樣,都有一個隱匿禁製。別人看不出來,葉默卻可以看的出來。

    同樣的,葉默確實是改變了這個陣法。他改變的是傳送陣必須要通過他的玉牌才可以傳送出去,否則就沒有辦法傳送走。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葉默,最後這些人還是會發現小木屋的傳送陣,甚至不需要玉牌就可以傳送走。

    “小木屋又不是你一個人的,你憑什麼霸占?”南安洲一名金丹八層的修士不屑的對葉默吼叫了一句。

    不久前就是他占據了原本屬於葉默的藥園,可是葉默什麼話都不敢說,讓他有些看不起葉默,在他看來葉默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家夥。看見自己金丹八層,就不敢上來搶了,合該他發財。

    “那外麵的藥園也不是你的,你憑什麼搶走?”葉默同樣譏諷了他一句。

    說完他看向了廣薇說道:“廣薇師姐,如果你相信我,你就進來,我先讓你傳送走。”

    “好的。”廣薇想都不想就在葉默的控製下,進入了小木屋。

    看見廣薇又要拿靈草,葉默微微一笑,按住了廣薇的手說道:“不用了,對你的話,我免費開放。”

    廣薇臉一紅,接過葉默手的玉牌,站在了傳送陣上麵。

    所有的人都盯著廣薇,看見她接過葉默手的玉牌後,走上了傳送陣。那傳送陣似乎在葉默的控製下,轉眼閃過一道淡淡的白光。當白光閃現過後,廣薇已經不在木屋麵,顯然被傳送走了。

    雖然知道葉默不會說謊,可是看見這傳送陣是真的可以傳送走,所有的人都振奮起來。畢竟給一點靈藥給葉默,比關在這個山穀麵總要好很多。

    一些人知道這肯定可以走了以後,反而不急了,竟然四處查看,看看別的地方有沒有出路。(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6-24 15:31:40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