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二十四章沒葉默的份


    當葉默的傳送陣上已經有了三個人的時候,七個傳送陣已經滿了二十一個人。

    那名南安洲的金丹後期修士看了看周圍還沒有上傳送陣的二十多人,知道肯定不會再有人上前去挑戰葉默了,心雖然有些遺憾,也隻好說道:“既然人數都夠了,現在我們都控製自己的真元,激發傳送陣。”

    七個傳送陣同時被激發,每個傳送陣周圍都亮起了一陣的白光,猶如北鬥七星形狀一樣的白光轉瞬就連成了一線,‘轟’的一聲巨響,傳送陣被發動,白光消失的時候,傳送陣上的人已經消失不見。

    平台外邊的人都羨慕的看著傳送陣,知道他們已經沒有機會了。許多修士知道在這等也沒有任何用處,紛紛掃興而走,除了極個別的人還在等之外,大部分修士都很快離開了這。

    韓千葉卻滿臉陰沉的看了看空空傳送陣,眼閃過一絲冷笑,這才踏上飛行靈器離開。他們‘真玄派’一名修士都沒有進去,他絕對不會讓那些進去的人平白得到好處,他想讓這些進去的人出來後大吃一驚。可是如果他知道這個秘境的出口不是這個傳送陣的時候,或許他卻不會這麼做了。

    ……

    葉默猜想了很多秘境的情景,或者是一個大宮殿,或者是一處全是藥材的平原,甚至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靈藥園。

    可是當他和別的修士被傳送過來後,看見的卻同樣是一片山穀。山穀外麵霧氣繚繞,根本就看不清任何東西,神識也掃不出去。而山穀麵隻有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木屋,在這個木屋的前麵似乎隱約有七個陣法禁製。隻是可能因為年份久遠,這些帶有隱匿功能的陣法禁製已經隱約可現了。

    陣法麵的東西卻看不清楚,葉默發現周圍並沒有什麼靈草,也沒有什麼天材地寶。立即就猜想如果有好東西的話,肯定在陣法禁製之中,這很有可能是七個靈藥園。

    幾名金丹後期和金丹圓滿的修士進來的第一時間就是衝向了那個小木屋。因為除了小屋和那些隱約的陣法禁製外,這再無他物。

    一名金丹五層修士看見這隻是這麼簡單,頓時失望的說道:“這竟然什麼都沒有。看樣子這並不是什麼秘境。”

    旁邊的一名修士卻說道:“或許那些好東西在陣法禁製麵,我來試試看,打破這個陣法禁製……”

    “所有的人都不要亂動。”此時進入小屋的幾名金丹圓滿修士都出來了,臉色並不好看,顯然他們在小屋麵並沒有到得什麼東西。

    因為沒有得到什麼東西,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盯向了小屋外麵的七個陣法禁製。大家都猜想,如果這麵有好東西,肯定在這些陣法禁製麵。

    葉默卻皺著眉頭沒有過去,他想的是,這麵竟然沒有傳送陣。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最後他怎麼出去?

    “這麵竟然沒有傳送陣……”發現這個問題的不是葉默一個人,雙心穀的折秋水一樣發現了這個問題。

    瞬間,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這個問題。沒有傳送陣,怎麼出去?

    南安洲一名金丹三層的修士忽然指著山穀外麵煙霧繚繞的地方說道:“或許這也是‘沙原藥穀’麵的一個方位。我們最後隻要穿過那些霧氣,說不定就可以了,我先去試試看。”

    “小心霧氣有毒啊。”看見這名修士要去試試煙霧,立即有人提醒了一句。

    那名金丹修士笑著說道:“這我當然知道。”

    說完他運起一道真元護罩,又查看了一下身上的靈甲,這才小心的靠近那霧氣繚繞的地方。

    他並沒有擔心那些霧氣。在他想來,他隻是靠近霧氣看一下,一旦有問題,馬上就退回來,這麼短的時間,是不可能有什麼危險的。

    此時所有的人都盯著那名金丹修士,當那名金丹修士靠近霧氣的時候,似乎並沒有事情,所有的人都放下了心。看樣子,這些隻是普通的霧氣,到時候,說不定隻要穿過這霧氣,就可以出去了。

    可是下一刻,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的看著那名金丹修士站立的地方,因為那名金丹修士竟然憑空消失了。又過了幾個呼吸後,霧氣中忽然傳來了一聲慘叫,然後再次恢複了原來的寂靜。

    隻是數個呼吸,一名金丹修士就完蛋了,在場的修士臉色都陰沉起來。看樣子他們進入的不是一個秘境,而是一個催命的地方。

    “或許我們可以飛出去。”一名金丹後期的修士打破了死寂般的沉默說道。

    葉默不屑的冷笑一聲,沒有回答,他一進來的時候,就知道這已經有了禁空禁製,根本沒有辦法飛起來。

    “你飛飛看。”已經試過的一名修士立即譏諷的回答了一句,顯然他飛過後知道,這是不能飛出去的。

    “我們先將這的七個陣法禁製破了再說吧,畢竟這還有這麼一大片沒有被霧氣籠罩。就算是我們出不去,三個月的時間到了後,也會將我們傳送出去的。”柳月棠出聲說道。

    “如果三個月以後,這傳送不出去呢?”柳月棠的話剛說完,立即就有修士站出來反問道。

    神劍宗的一名金丹八層修士顯然同意柳月棠的話,隨即就反駁道:“既然都是在‘沙原藥穀’麵,三個月的時間到了,就肯定會傳送出去。”

    南安洲那名金丹圓滿修士卻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三個月後‘沙原藥穀’麵的修士都會被傳送出去,可是這卻不行。”

    他沒有譏諷神劍宗的那名修士,此時他已經沒有了心情。

    “為什麼?”馬上就有修士詢問道。

    那金丹圓滿修士冷冷的說道:“因為我得到的秘境地圖就是這樣說的,在‘沙原藥穀’開放時間到了之前,必須要從這出去,否則……”

    這修士沒有說完,但是所有的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進來的修士當中,北望洲這邊‘仙藥穀’的人是最多的,包括柳月棠在內的有四個人。神劍宗兩人,一個是金丹八層的阮停,還有一個就是金丹五層的西門吉,折秋水卻是被阮停的傳送陣帶過來的。

    除了葉默這個傳送陣外,北望洲這邊還有一個傳送陣上麵的三個人葉默卻一個都不認識。但是卻知道其中有一名修士已經和柳月棠一樣,是金丹圓滿的修為了。

    見葉默盯著那名金丹圓滿的修士,廣薇小聲的在葉默耳邊說道:“那個人叫計致元,是鬼仙派的人,和他一起的也是鬼仙派的,叫葛霸和聞人天。”

    廣薇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計致元卻猶如聽見了一般,若有意味的看了看廣薇。廣薇連忙低下頭對葉默說道:“我去我師姐那邊了。”

    葉默點了點頭,沒有在意廣薇的離開,但是對鬼仙派的那個計致元卻有些上心,他感覺這個家夥給他的威脅才是最大的。鬼仙派他不久前也聽說過,有一個叫聞人府的丹師,和他一樣參加了煉丹名人堂大賽,最後還晉級了前十名。不知道計致元身邊的那個聞人天,和聞人府是什麼關係。

    “無論如何,我們先將這的七個陣法禁製破了再說吧。”計致元忽然再次將話題拉到了那七個陣法禁製。

    所有的人都反應過來,他們進來就是為了尋找靈藥的,這七個陣法麵說不定就是他們要找的靈藥園。

    南安洲的另外一名金丹圓滿修士也點頭附和說道:“我同意計兄的意見,無論怎麼出去,都必須要先將這的七個陣法破了。隻是這現在有二十個人,如果這七個陣法禁製麵是藥園的話,我們應該怎麼分?”

    南安洲最先領頭的那名金丹圓滿修士傲然走了出來,占據了一個陣法禁製說道:“我們兩人要一個。”他們這邊本來是三個人的,可是剛才死了一個,現在隻有兩個了。

    說著對剛才和他一起來的那名修士招了一下手,顯然讓他這邊雖然是兩人,可是事實上如果這陣法禁製麵真的是靈藥的話,他一個人肯定要占據大部分的靈藥。

    這名修士的做法立即就被其餘幾名實力最為強悍的修士看在眼,紛紛占據了其中一個陣法禁製。

    ‘仙藥穀’的大師姐柳月棠帶著三名‘仙藥穀’的人占據了一個陣法禁製,而計致元和阮停兩人也同時各占據了一個陣法禁製。

    本來進來的的時候是北望洲這邊占據了四個傳送陣,可是現在卻因為葉默的實力最低沒有主動占據陣法禁製,被南安洲的一名金丹八層修士占領了,結果南安洲的人隻有八個,卻占據了四個陣法禁製。

    占據七個陣法禁製的除了四名金丹圓滿的修士外,其餘的三人都是金丹八層。隻是片刻時間,沒有占據傳送陣的除了葉默就是那名和他一起過來的金丹七層的丘玄羽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0 05:45:37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