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一十九章隻有一招


    w葉默又看了看前麵淩亂不堪的山穀外圍,猜測這不久前肯定經曆過一場打鬥,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雙方又停止了打鬥。這對峙的雙方,按照葉默的估計,一方應該就是南安洲的修士了。

    葉默進來的時候就知道了‘沙原藥穀’不僅僅是北望洲的修士進來,現在看來果然是這樣。可是這和他得到的消息似乎又有些不同,之前他得到的消息是,或許等三個月的時間結束,他也不一定可以看見一名其餘洲的修士,可是現在顯然一個月都不到,他就看見了南安洲的修士。

    估計還真的和廣薇猜測的差不多,這些人應該是特意過來的。

    南安洲的修真水平遠遠要高於其餘地方,更不用說墊底存在的北望洲了。隻是因為‘沙原藥穀’隻能是金丹之下的修士進來,而且還有名額限製。加上這又是北望洲采藥的地盤,所以看起來雙方勢力卻是差不多。

    “是你?羅師弟和邢師弟在哪?”此時已經有一名金丹五層的修士認出來了廣薇,立即喝問出來。

    在他看來一個金丹四層修士和一個金丹三層修士去追殺一個金丹一層的修士,應該沒有任何懸念。可是最後這名金丹一層的修士安然無恙,而他們的兩名修士卻沒有回來。

    廣薇不屑的冷笑說道:“你的師弟不見了,關我什麼事情?難道我還有義務看管你的師弟?”

    廣薇的話,立即引起了北望洲這邊的修士大笑。

    琴慕心也看見了葉默,同樣有些疑惑的問廣薇道:“師姐,你怎麼和他在一起?你將他帶到這來,不是……”

    下麵的話琴慕心沒有完全說出來。不過廣薇已經聽出來了,將葉默帶到這個地方來。對葉默來說並不是好事。

    廣薇對葉默說道:“葉師弟,你來這邊。”

    說完她又對琴慕心說道:“本來我是想找葉師弟來幫你的,沒想到已經有幾位師兄過來幫忙了。”

    “哈哈……”一名修士聽到廣薇的話似乎有些憋不住,笑了出來。

    這名修士站在雙心穀那名金丹五層的修士折秋水身邊,顯然也是雙心穀的,他笑完後又說道:“居然找一個築基修士來幫忙?”

    “笑別人,你不也是築基修士。”廣薇冷冷的回了一句,如果不是折秋水救了她,以她的性格早就教訓他了。雖然她也認識這名修士是誰。是築基名人堂的,可是她一樣沒看在眼。

    雖然琴慕心也感覺廣薇這樣做有些無厘頭,可是這個大笑的聲音依然讓她很是不舒服。隻是剛才雙心穀的修士救了她,她隻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名大笑的修士。沒有說話。

    “海辛。不得無禮。廣薇師妹現在也算是你的前輩,你怎麼能如此無禮。”

    折秋水立即斥說道。

    那名大笑的修士卻是停住了笑,對廣薇微一躬身。倒是沒有再說話。

    折秋水同樣對廣薇抱了抱拳說道,“剛才那兩名金丹修士很不簡單,就是我也不能說穩贏其中一個。就算是海辛現在築基圓滿修為,而且還是築基名人堂的第二,在那名金丹修士麵前也沒有任何對話的資格。”

    折秋水的話廣薇當然明白,隻是委婉的告訴她。找一個築基修士來解圍根本就是亂來。不過廣薇也沒有辯解,她不需要去辯解。她敢肯定這個海辛就算是築基名人堂的第二。在葉默麵前也是被秒殺的份。

    不要說海辛了,就算是築基名人堂第一的李昭化甚至是折秋水本人對上葉默又怎麼樣?葉默的妖孽她是親眼看見的,幾乎不能用築基修士的修為來衡量他了。

    海辛看見廣薇雖然沒有反駁,但是眼睛當中的不屑卻清清楚楚。他有些不忿的走到葉默麵前說道:“聽說你狠厲害,我海辛來見識一下。放心,隻要三招就可以了。”

    葉默來這就發現兩幫人對峙住了,似乎都還在等待什麼人一樣。而且他也沒有看見‘落黃三葉草’,心本來就有些不爽,現在海辛居然上前來挑戰他,他心更是不爽。

    自己是否厲害關他什麼事情?築基名人堂第二很了不起嗎?他根本就沒有看在眼。

    見葉默根本就沒有打算拿出法器的樣子,海辛作為一個北望洲築基名人堂第二的修士當然也不會拿出法器,他舉起一隻手搖了搖說道:“我就用拳頭攻你三招,放心隻有三招。”

    葉默冷冷的看著他說道:“海彤是你什麼人?”

    海辛聽了葉默的話後,倒是愣了一下,不過他隨即就說道:“海彤是我妹妹,怎麼?”

    說完他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大好看起來,這個修士問自己的妹妹是什麼意思?難道妹妹在他手吃過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不是三拳的問題了。

    葉默點了點頭,淡聲說道:“要動手就快點,我沒時間陪你玩。你同樣放心,隻有一招。”

    海辛立即臉色漲的青紅起來,他登上築基名人堂第二,就算是第一的李昭化和他說話也不敢這麼囂張,眼前的這個築基修士實在是太囂張了。

    想到這海辛更是不和葉默多廢話,聚集起真元,全力對葉默就是一拳擊出,他要給葉默一點教訓。在他想來,這一拳甚至要將葉默的胸骨打斷數根再說。

    琴慕心看見海辛這聚集全力的一拳,頓時眉頭大皺,她當然知道海辛的厲害。就在幾個月前,她都不是海辛的對手。

    折秋水歎了口氣,他拿出一顆療傷丹藥,準備等葉默受傷後給葉默的,不然會和廣薇交惡。畢竟這個築基修士是廣薇帶來的,自己這邊將他打賞,於廣薇的麵子上葉不好看。

    可是讓琴慕心和折秋水奇怪的是,廣薇卻低垂著頭似乎根本都不在意。

    葉默感受到了鋪天蓋地的拳風激蕩而來,那真元將他周圍完全凝固住了。他知道這個海辛是想讓他重傷,頓時眼神一寒,同樣的一拳擊出。

    周圍的人當然可以看出來海辛這一拳的精華所在,是先用強悍的真元束縛住對手的周圍空間,然後一拳建功。可以說以海辛的深厚真元修為,這一拳一般的築基修士根本就沒有辦法掙脫。

    而現在葉默不但掙脫了,竟然敢同樣的一拳擊出,顯然葉默也不簡單。

    可是周圍人的眼神再厲害,也沒有身在局在的海辛震驚。他感覺自己的這一拳雖然是全力擊出,可是對手竟然就好像沒有感覺一般的就掙脫了他的真元束縛,可見葉默絕對不簡單。

    事實已經不讓他再想下去,葉默的拳頭和海辛的拳頭已經憑空撞擊在一起,一陣刺耳的‘哢嚓’聲後,海辛倒飛了出去。

    折秋水連忙衝上去將海辛接住,當他發現海辛的手臂全斷的時候,立即將手的丹藥放入了海辛的口中。

    此時周圍的所有人都震撼的看著葉默,不要說一個築基修士,就算是一個普通的金丹一層修士,在不動用法寶的情況下,僅憑拳頭就將築基名人堂的海辛擊飛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而現在的事實是,海辛在和別人比拳的時候,隻是一招就被擊飛,然後受傷。

    葉默拍了拍手淡淡的說道:“你和你妹妹果然是一路貨色,不過今天我看在餘如玉的麵子上,我就斷你一條胳膊。”

    沒有人知道葉默這話是什麼意思,可是卻聽得出來,葉默說這個話的意思就是如果不是看著那個餘如玉的麵子上,海辛就不是斷一條胳膊的事情了。

    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的海辛當然明白葉默的意思,顯然這個打傷他的修士認識餘如玉,而且關係還不錯。餘如玉是誰,他當然知道,就是準備和妹妹海彤聯姻的那名神劍宗的弟子。

    良久,周圍的人才徹底的明白過來,眼前這個築基修士簡直太逆天了。隻是一拳就將築基名人堂第二的修士給擊飛了,而且這築基修士還說沒有用全力,如果不是親眼看見,沒有任何人敢相信。

    “他這麼厲害?”琴慕心有些不敢相信的重複了一句。

    廣薇點了點頭說道:“他不但厲害,而且氣量還很小。你知道這家夥救了我後,第一句話是什麼嗎?他竟然將我們對他說的話重複回來了。什麼如果我是你們,我寧可回家煉丹。”

    “你是他的得?”琴慕心更是驚訝的問道。

    可是不等廣薇說話,那名原先攔截琴慕心的金丹修士忽然走了出來,冷冷的看著葉默說道:“羅師弟沒有回來,是不是和你有關係?”

    葉默的表現已經不比一名金丹初期的修士差了,而且葉默和廣薇一起回來,這才讓他動了疑心。

    葉默不屑的看了一眼這名金丹修士,根本就沒有回答,他最想問的是廣薇,為什麼沒有看見‘落黃三葉草’。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數道劍光飛了過來,轉眼雙方又各自增加了數名金丹修士。

    “好了,人數已經夠了,我們現在就開始動手。”南安洲那邊一名金丹圓滿修士看見這些金丹修士來了後站出來說道。

    (感謝大家的支持,還有我的ipa啊萬幣砸票,謝謝了!老五馬上要出去一趟,回來無論多晚,都會再碼一更出來,回報大家。有月票,別忘了老五哦!)

    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m

    

Snap Time:2018-08-20 16:54:33  ExecTime: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