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一十章遭遇金丹


    這頭藍色的巨蟒葉默估計都已經接近五級了,就算是不到五級,也是四級巔峰妖獸,這可是相當於半步金丹,超越了假丹境界的妖獸。

    雖然葉默不認識這是什麼妖獸,不過從這妖獸渾身都有一種淡藍色就知道,這應該是因為長期食用‘檠苓藍果’造成的。

    此時‘檠苓藍果’的香味愈發濃鬱,同時藍蟒也看見了葉默,頓時立起身體,張開大口發出一聲嘶嘶的嗚叫,顯然是在警告葉默。

    葉默哪會放過‘檠苓藍果’,根本就不理會藍蟒的警告,祭出‘紫銊’同時真元注入。‘紫銊’帶起一道淡到極點的紫色刀芒,這刀芒剛被劈出,似乎就從‘紫銊’上脫離開來,然後又分裂出兩道。

    眨眼間,刀芒就分裂成了四道……

    藍蟒似乎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紫色刀芒,但它似乎也知道這刀芒的厲害,立即卷起巨大的尾部,對著葉默‘紫銊’發出來的刀芒就掃了過去。

    葉默拿到‘紫銊’後,這還是第一次施展‘幻雲刀法’,而且一出來就是幻雲刀法中的第二刀‘幻雲分裂刀’。

    “、、……”

    ‘紫銊’激發出來的刀芒瞬間就和藍蟒的巨尾撞擊在一起,葉默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無比的力量撞擊在他的胸口,讓他幾乎喘氣都喘不過來。似乎下一刻他就要被擊飛出數千米遠。

    葉默心一驚,趕緊運轉真元想要穩住身形。然後將那股壓抑胸口的力量卸了下去。

    可就算是這樣,他依然被擊飛,好在他真元比普通築基修士凝練太多了,隻是被擊飛出幾十米遠。就穩住了身形,落在了地上。

    葉默心駭然,他一上來就是殺招‘幻雲分裂刀’,可就是這樣,竟然還是被擊飛了出去,可見這條藍蟒的力量實在是太驚人了。

    他再也不敢保留,‘紫銊’立即被他注入真元,第三刀‘幻雲飛旋刀’就要祭出。

    可是當他在注意到藍蟒的時候。卻發現一道藍影從他眼前閃過。那條藍蟒竟然逃了,葉默頓時呆立在原地,他想不通藍蟒為什麼要逃。剛才的打鬥當中,他甚至還稍稍處於下風啊。

    不過當他看見地上幾滴血跡的時候。似乎有些明了。這條藍蟒怕了他的‘幻雲分裂刀’,自己第一刀就傷害了它,所以它選擇了逃走。或許在它的眼‘檠苓藍果’的珍貴程度,還不足讓它去拚命。

    想來也是,‘檠苓藍果’它吃的太多了。說不定都已經沒有多大的效果了,所以這才沒有為三顆‘檠苓藍果’和葉默拚命。

    葉默收起‘紫銊’暗自鬆了口氣,要是真的和這個藍蟒廝殺一番最後就算是他贏了,肯定也要花費很大的力氣。藍蟒主動撤離。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不過葉默也明白了他的‘幻雲分裂刀’不是不厲害,之所以第一刀沒有傷害到藍蟒。那是因為他的‘幻雲分裂刀’還不到家。如果他能做到第二刀一出來,那種分裂的刀芒就成千上萬。無窮無盡,藍蟒想走也走不掉。

    葉默搖了搖頭,要想做到這一步,不是簡單的練習就可以的,還需要神識和真元一樣的強悍才行。到了那一步,根本就是在拚修為。

    就算是這樣,葉默心也是暗喜,他感覺‘紫銊’施展出結合了‘三生劍芒’的‘幻雲刀法’,威力比起以前是大增了。可以肯定,如果他這一招是在他金丹的時候發出來,那藍蟒早就被殺的千瘡百孔了,不要說逃了,就是動估計都動不了一下。

    聞著香味愈濃鬱的‘檠苓藍果’,葉默知道‘檠苓藍果’要成熟了。他取出三個玉盒,坐在樹下等候。

    沒有過多久,‘啪嗒’一聲,一枚成熟的‘檠苓藍果’落了下來,被葉默裝進玉盒。緊跟著又是一枚‘檠苓藍果’落下,同樣被葉默裝進了玉盒。

    第三枚‘檠苓藍果’眼看就要落下的時候,兩道呼嘯的劍風傳了過來,葉默的神識已經發現過來了兩名修士。

    原本葉默還不大在意,可是發現這兩名修士雖然有一個還是築基後期,但是另外一人竟然是金丹修為了,頓時心一驚。他原本還打算將‘檠苓藍果’帶走的,可是麵對金丹修士,他根本連半點機會都沒有。

    葉默想都沒有想,立即祭出‘飛雲錐’,轉身就要離開。

    可是不等葉默離開,那名金丹修士已經站在了葉默的麵前,葉默收起‘飛雲錐’,停了下來。他知道麵對金丹修士,就算是他要逃,也逃不了。更何況眼前的這個金丹修士還不是金丹初期,而是金丹四層了,也就是說這名金丹修士已經是進入了金丹中期。

    當初雖然他殺過金丹圓滿的李長生,可那是什麼情況?當時李長生已經被虞雨芊的‘離火之羽’困住了,而且還身受重傷,他才有機會,如今讓他單獨和一個金丹中期對幹,除非他想找死。

    “留下你的儲物戒指,還有你手的那把菜刀,然後滾。”這金丹修士攔住葉默後,冷聲說道。

    如果這金丹修士隻是讓他留下兩枚‘檠苓藍果’,葉默說不定也就同意了。可是這家夥竟然讓他留下儲物戒指,甚至連自己的刀也要留下來,這擺明了變相殺他。

    甚至他還在這金丹修士的眼看見了一縷殺機,顯然這金丹修士很謹慎,他一個金丹中期,竟然也要讓自己留下東西後再下殺手。

    葉默眼神一冷,他知道這事情根本沒有辦法善了了,他幹脆握緊‘紫銊’盡量冷靜的說道:“你是要殺人劫財了?”

    葉默的話讓旁邊的那名築基修士笑了出來,他看了看那金丹修士說道:“師父,這家夥簡直是個傻瓜,竟然還問出來了。”

    那金丹修士倒是愣了一下,他想不到一名築基後期的修士麵對自己竟然還能如此平靜,甚至還責問自己。不過他轉瞬就知道了,葉默這是在故作鎮靜,頓時哈哈大笑。幹脆直接說道:“不錯,我不但要劫財,還要殺人……”

    眼閃現出一道厲芒,話音剛落,就要出手。

    葉默知道免不了一戰,更是不再廢話,手的‘紫銊’席卷而出。

    ‘幻雲束元刀’劈出,紫芒帶著刀氣將這名金丹修士的周圍全部籠罩起來,形成了一個真元場。

    這金丹修士想不到葉默竟然敢主動出手,區區一個築基修士,居然敢主動對他一個金丹修士動手,頓時勃然大怒。一聲冷哼,強大的真元氣流隨著他的冷哼被散發出去。

    葉默感覺到自己的第一刀就是一滯,有一種發不出去的感覺。他不敢怠慢,更是拚命的運轉真元,他必須要將這第一刀完全發揮,才能擊出第二道‘幻雲分裂刀’。

    當葉默的真元全部激蕩開來,激發‘幻雲束元刀’的時候,這名金丹修士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真元稍稍有些不暢,似乎那種不暢還越來越嚴重。頓時眉頭一皺,‘咦’了一聲,同時一指點出。

    一道猶如實質一般的真元直接擊破葉默的刀幕,‘哢嚓’一聲,葉默的胸骨立即就斷了兩根。

    葉默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修為相差太大。他的第一刀‘幻雲束元刀’隻是稍微的束縛了一下那名金丹修士的真元,就被他擊破,同時自己受傷,根本沒有辦法再繼續下去。葉默咬緊嘴唇,根本一步不退,‘幻雲分裂刀’已經被劈出。

    葉默此時的真元運轉已經到了極致,‘紫銊’發出來的刀芒猶豫密密麻麻的電光一般,鋪天蓋地的卷向了對麵的金丹修士。幾乎是在瞬間就從一變成了數十,然後超越了一百道的刀芒。

    那金丹修士被無數的刀芒封住,甚至刀芒還有增加的趨勢,頓時眼神一凝,他想不到區區一個築基修士竟然會這種厲害的刀法,頓時眼冒出了炙熱。下一刻,他的戒指白芒一閃,一把細如柳條般的劍器已經落在他的手。

    金丹修士手微微一抖,同樣卷起漫天的劍光,那些劍光似乎將葉默的刀芒完全覆蓋住。

    ‘沙沙’的刺耳聲音想起,空中火星四濺,猶如煙花一般。而葉默手的刀芒再也無法衍生出去,生生的被那漫天的劍光遏製住。

    “”的一聲,葉默再次被擊飛出數十米遠,空中吐出一口鮮血。那名金丹修士同樣退後數步,身上多了幾道血口。

    隻是他真元一轉之下,身上那些許的傷勢就完全消失。他冷厲的盯著葉默,心殺機大盛,他想不到,區區一名築基七層的修士竟然可以讓他受傷,這簡直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哪怕他的傷勢根本就不足為奇,可是這也算是受傷了。

    葉默心一沉,他被擊飛的瞬間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回去再戰,他知道自己和那金丹修士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麵的。

    所以在被擊飛的同時,他已經踏上‘紫銊’轉身就逃。再打下去,他是必死無疑。

    ‘無影’雖然厲害,但是麵對這樣一個全盛的金丹修士,葉默也知道‘無影’沒有絲毫的機會。

    “想走?”那金丹修士冷哼一聲,踏上飛劍立即就追了上去。(第三更)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4-24 22:39:51  ExecTime: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