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百八十九章波折


    “他們也要來參加煉丹名人堂大賽?”葉默驚訝的問了出來,心卻是驚訝,如果這些老東西都來參加大比,一般的人想要取得好的名次還真是有些困難。

    顏錚卻搖頭說道:“童前輩來碎葉當然不是來參加煉丹名人堂比賽的,他是丹會的人,應該是來做評委的。參加煉丹名人堂大比的修士年齡必須要低於三百歲,童前輩都是八百多歲了,當然不可能參加名人堂大比。所以你不用擔心,一般隻要能達到七品靈丹師就差不多了,如果達不到七品靈丹師,成丹率高一些也有希望。”

    七品靈丹師和六品靈丹師是一個巨大的溝壑,在顏錚心葉默是六品靈丹師,葉默的師父應該是七品靈丹師了。葉默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當初顏錚要詢問他師父的年齡了。

    “對了,你師父已經到了碎葉城了嗎?如果方便的話,我想和你一起去拜訪一下他老人家。”葉默一直不提自己的師父,而他又保證能拿到名次,在顏錚心,葉默的師父肯定早就來到碎葉城了。

    葉默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其實顏兄,我目前還沒有聯係到我師父,我說參加大比,那是我自己參加。”

    “什麼?”顏錚吃驚的看著葉默,好一會才有些吞吐的說道:“葉兄,那個,雖然我說六品靈丹師有希望,可是,可是……”

    顏錚心說,那話是安慰葉默的。六品靈丹師要是成丹率高一些,進入煉丹名人堂還是有可能的。但是要搶奪前十名,那種希望根本就不存在。如果真的如葉默所說,他的師父沒有過來,隻是他自己來代表‘仙寶樓’參加比賽,那就完了。

    葉默當然明白顏錚的意思,雖然原先他一直沒有說師父會參加。而且顏錚也一直沒問。但是兩人心都明白,比賽的是葉默的師父,不是葉默。可是現在葉默突然說比賽的是他自己。這讓顏錚一下無法接受。在顏錚看來,六品靈丹師雖然不多,但是‘仙寶樓’要找個十來個六品靈丹師還是可以的。

    葉默拍拍顏錚的肩膀說道:“顏兄。你不要擔心,我已經可以煉製七品靈丹了,放心吧。”

    聽了葉默的話,顏錚沒有絲毫的驚喜和意外。六品靈丹師僥幸之下一樣可以煉製出來七品靈丹,但是那隻是碰運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成丹率可言。

    顏錚歎了口氣,剛想說話,就忽然伸手拿出一個通訊珠看了看,看完後,他立即匆匆的對葉默說道:“葉兄。你先去找一家客棧住下來,我一會來找你。”

    完他塞給葉默一個通訊珠,急急忙忙的轉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當中。碎葉城有神識禁製,神識根本就沒有辦法掃出去。所以在城聯係大家都用通訊珠。但是這種通訊珠是有距離限製的,達到一定的距離後,就會直接失效。

    葉默搖了搖頭,看了看手的通訊珠,隨手收了起來,不過他心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他在和顏錚來碎葉城的路上就感受到了顏錚的憂慮。而剛剛他說了來比賽的不是自己的師父而是自己的時候,顏錚的憂慮似乎更重了。再加上兩人進了碎葉城後,顏錚也沒有帶他去‘仙寶樓’的驛館,反而讓他自己找一個地方休息,可見事情似乎並沒有葉默想的那麼簡單。

    碎葉城的繁華和物品豐富遠遠不是河州城能比的,葉默相信這肯定有自己需要的東西,說不定他可以在這買到自己需要的刀器。他雖然煉丹厲害,而且陣法水平也不錯,但是煉器水平卻不行。

    但是葉默立即就想到自己身上的靈石很少,加起來也不過十來萬中品靈石而已,這還不算,他還欠了顏錚五萬上品靈石。再加上剛剛在大街上看見了童武生這個狠人,葉默頓時沒有了任何心思去逛街。

    雖然碎葉城是丹會大比期間,但好在碎葉城足夠大,客棧住處倒是很多。葉默在一個很偏僻的角落,找了一個便宜的客棧。

    之所以找一個便宜偏僻的地方住下,倒不是葉默沒有靈石,而是葉默怕那個童黑臉。在葉默看來,那個姓童的既有身份又有地位,住的地方絕對是碎葉城最中心,最豪華的地方了,他住在偏僻的地方,離他是越遠越好。

    如果不是為了想去沙原藥穀,葉默說不定都已經偷偷溜走了。

    ……

    ‘仙寶樓’的總部並不在碎葉城,但是碎葉城的‘仙寶樓’卻並不小,至少比河州城的‘仙寶樓’分閣要大的太多了。

    碎葉城各種商家勢力林立,‘仙寶樓’雖然不小,不過在碎葉城卻並不顯眼。

    顏錚急匆匆的進入碎葉城‘仙寶樓’的時候,明顯的感覺到氣氛有些不一樣,似乎有些壓抑。

    “顏錚,你怎麼到現在才來?長老會正在召開,通知你立即進去。”顏錚剛進來,立即就有一名管事的男子走到他身邊急切的說道。

    顏錚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他猶豫了一下,還想問問自己的叔父在不在,但是那管事將話帶給顏錚後,立即轉身就走,似乎一秒鍾也不想多留。

    顏錚沒有敢追上去問,而是急急的走向最麵的會議大廳。

    他一走進‘仙寶樓’碎葉分閣的會議大廳,就感覺到那種壓抑愈發的明顯了。顏錚驚異的看著會議廳麵的八名長老和上手的中年男子,心愈發震撼,竟然連‘仙寶樓’的大管家也來了。

    ‘仙寶樓’的大管家權力之大,可以說是閣主之下的第一人。雖然他知道這次丹會‘仙寶樓’會來幾位長老,但是沒想到上麵這麼重視,竟然一下來了八位長老,甚至連大管家也來了。要知道,‘仙寶樓’總共也不過十二位長老。

    不過讓他放心的是他的叔父也來了,看著叔父讓他放鬆的眼神,顏錚總算是平穩了點。

    顏錚不敢怠慢,連忙彎腰說道:“‘仙寶樓’河州分閣顏錚見過大管家,見過八位長老。”

    完,顏錚小心的走到他叔父的身後站立。他的叔父顏郡是‘仙寶樓’的長老,顏錚之所以能進入‘仙寶樓’,並且在河州分閣做一名管事,主要還是得益於顏郡。

    不過顏郡雖然是顏錚的叔父,但是顏錚卻叫他父親,因為顏錚就是他父母過繼給顏郡的兒子。

    看著顏錚小心的站在了自己的身後,顏郡點了點頭,但同樣的沒有說話。

    “顏長老,現在顏錚已經來了,我想他說的那個煉丹高手應該也帶來了吧?怎麼人沒有帶進來?”顏錚剛剛站好,一個有些尖銳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顏郡沒有理睬那名煉丹高手,而是看著顏錚沒有說話。

    顏錚背後頓時出了一些冷汗,他甚至能感覺到這名長老的話是故意針對他叔父的。一時間,他竟然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小錚,既然風長老問了,你就告訴他。一個六品靈丹師的師父,稱之為煉丹高手也是正常。”顏郡語氣平靜,根本沒有將那名長老的話放在眼。

    “是啊,是很厲害,不過就算是再厲害也要讓我們看到吧。否則,我們怎麼知道這不是有人故弄唬頭呢?我還聽說,顏錚管事在河州做的事情可不少呢,河州城上萬平方的麵積,隨隨便便就送給別人了。雖然我‘仙寶樓’不會在意這點地方,可是總要有一個明堂吧。如果每個人都這樣做,我‘仙寶樓’的未來實在是堪憂。”那名長老絲毫不在意顏郡的話,依然譏諷的說道。

    “風積煜,你是什麼意思?在河州城那種地方,難道花一萬平方雇請一個六品靈丹師很吃虧嗎?”顏郡頓時臉色一沉。

    顏錚此時已經完全明白了,應該是‘仙寶樓’的這個長老要找他叔父的麻煩,所以將自己做的那種幾乎是雞毛蒜皮的事情拿出來說。河州城的上萬平方雖然不小,可是對‘仙寶樓’來說,甚至連雞毛蒜皮都算不上。

    叔父讓他將時間多花在修煉上,難道是和這事情有關係?

    “好了,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顏錚,你說說看,那個煉丹師的師父有幾分把握?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讓他來‘仙寶樓’煉製一顆七品靈丹試試看。”此時坐在最上手的大管家出聲打斷了還在爭吵的顏郡和風積煜。

    顏錚心一沉,立即就知道原本很正常,甚至很小的一件事被叔父的對手抓住了,要做文章。雖然聽葉默說他有十足的把握,顏錚也隻是認為葉默當時急切的要取得他的幫助才這樣說。在他看來,葉默隻要有三成把握他就滿意了。但是現在他師父沒有來,眼看半成把握也沒有了。

    而且更讓顏錚擔心的是,原本‘仙寶樓’煉丹名人堂大比的事情和參加名額都是叔父管的,現在怎麼連大管家也插手過問了?

    大管家問話,他不敢隱瞞,他連忙走出來對大管家彎腰施禮說道:“原本是約好的,可是那個葉丹師的師父臨時有事,能代表我們參賽的隻是葉丹師。”

    顏錚不敢說葉默已經是七品靈丹師,他根本就不相信葉默說的話。

    

Snap Time:2018-01-22 10:22:59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