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百七十一章交易


    葉默感覺到他的修為在緩緩的提升,他修煉‘三生訣’後,本身就是心思剔透。他因為是八係靈根,原來修煉的時候吸收天地靈氣,而靈氣中五行俱全,甚至風係的靈源也有,唯獨沒有冰係和雷係的靈源補充。可是因為那兩個奇怪巨卵,讓他可以修煉冰係的法決。

    這樣一來,他缺乏的恰恰就是雷係的靈源能量。現在他可以吸收‘雷電符’中的雷電力量,讓他的雷係可以修煉,漸漸的產生了平衡。所以在短暫的時間內,他的修為是直線上升,直到他的雷係修為可以和其餘幾樣平衡後,這種提升才會結束。

    葉默恍然大悟,他明白了‘三生訣’的修煉其實速度可以更快。天地靈氣中雖然也含有了風係和冰係還有雷係靈源,可是相對於金木水火土來說,實在太少了,幾乎都可以忽略掉。

    以後他隻要找到風、雷、冰這三種異係靈源的地方修煉,他的進度將再上一個檔次。

    葉默剛想到這,他感覺到體內的真元再次‘轟’的一些,達到了一個飽和。一道微不可查的薄膜束縛被衝破,真元和經脈再次提升和擴展開來。

    築基五層了,葉默心大喜,他想不到在戰鬥中,他也可以提升到築基五層。但是最大的收獲卻不在這,而是他明白了自己以後修煉需要的東西。

    當葉默準備繼續接受雷電轟擊的時候,卻發現周圍已經安靜了下來。‘雷電符’的能量早就被他吸收完了。而那高大的修士猶如一個傻子一般愣愣的盯著葉默,似乎看見了最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葉默卻沒有管他的吃驚,直接祭出‘冬至’,那高大修士還沉浸在葉默在雷電中可以提升修為的震撼當中,哪還想到被偷襲的事情。

    ‘冬至’散發出恐怖的嚴寒,在瞬間就束縛住了那假丹修士。假丹修士被‘冬至’的漫天嚴寒卷住,頓時打了個冷戰。他回過神來,立即就知道不好,可是他掙脫‘冬至’的束縛比李百森慢的太多了。

    葉默哪會給時間讓他去掙脫卷住他的‘冬至’。飛劍再次帶起無數的劍芒,瞬間就將這假丹修士擊成了千瘡百孔。

    無比的嚴寒在四周彌漫開來,就算是還在動手的那名女修和兩名圍攻她的築基修士。也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他們幾乎在同一時刻停止了下來。但是映入他們眼前的是,葉默的飛劍將那高大的假丹修士撕成碎片。

    現場頓時寂靜起來,所有的人都以為葉默要被殺的時候,他卻逆天反轉。以築基四層的修為擊殺了一名假丹修士,他們還沒有看出來葉默此時已經築基五層了。

    葉默慢悠悠的拿出一套新的衣服穿在身上,這才收了‘冬至’。然後不慌不忙的走到那假丹修士麵前,收了他的儲物袋。

    就算是‘冬至’被葉默收起來了,四周依然還是一片寒冷,似乎這的冬天已經提前到來了。

    “前輩。晚輩告辭。”那名矮胖的眯縫眼修士再也沒有之前的那種從容和鎮定,神色慌張的對葉默抱了抱拳,然後躬身一禮。做完這些後,他想都不想轉身就走,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名女修臉色立即一變。她有樣學樣,同時也對葉默施禮後,踏上飛劍就走。似乎他們來這隻是為了和葉默施禮一下,和‘塑丹草’沒有任何關係。

    葉默沒有追殺這兩名逃走的築基修士,雖然他可以殺了這兩人,但是他的主要目的不是這兩人。而是那名有‘塑丹草’的女修。

    那女修見葉默沒有去追逃走的兩名修士,反而將目光盯向了自己,臉色有些難看起來,她已經知道葉默的目的。

    以葉默的修為,和她打起來,她隻有死路一條。不要說剛才因為那兩名築基修士的圍攻,她又受了重傷,現在是傷上加傷。就算是她不受傷,她也遠遠不是葉默的對手。

    想想自己為了這株‘塑丹草’吃了多少苦頭,而且數年的積累都堆積在了這株‘塑丹草’上麵了,沒想到到頭來還是要便宜別人。

    她長長的歎了口氣,從葉默剛才的殺伐她就知道,如果她不拿出這‘塑丹草’,等她的一樣是死路一條。或許她這一輩子隻能築基,無法成就金丹了。

    這女修隻是猶豫了片刻,就拿出了‘塑丹草’遞給葉默說道:“‘塑丹草’在這,給你吧。”

    葉默微微一笑,他搶奪別人的東西也是要看對象的。如果別人敢打他的注意,他幾乎想都不想就會反搶,甚至滅口。但是無緣無故的就搶奪別人的東西,這種事情以葉默的秉性還真的幹不出來。他有他的道德底線,這種底線他沒有辦法去打破。

    如果他真的是不擇手段的人,當年在喬家的時候,那株‘血色珊瑚’,他就不會從別人的手搶回了,而是直接搶了就走。

    更何況眼前的這個女修看起來滿臉疲憊,而且剛才打鬥的時候裝備也差的厲害,僅有一件上品法器,連極品法器都沒有,更不要說靈器了。可見她購買‘塑丹草’的那兩百萬靈石,根本就是多年節約下來的。他當初也是這樣過來的,無論是在洛月還是地球,都是從無到有,他可以體會其中的艱辛。

    葉默隻是笑了一下,卻沒有去接這女修手的‘塑丹草’,而是說道:“你想的沒錯,我是因為‘塑丹草’而來,但卻不是來搶的。我有一筆生意要和你做,如果你同意的話,我不會讓你吃虧的。”

    那女修聽了葉默的話有些奇怪的收回了手,‘塑丹草’無論給誰都是一筆不小的財富,這個人就算不為‘塑丹草’而來,也不會錯過這種機會吧?難道修士當中還有這種傻瓜,或者說這種行為古怪的人?

    她常年混跡在底層修士當中,當然知道人心險惡,她對葉默的話有些懷疑。如果她長的很漂亮,說不定她會以為葉默是為了她的姿色而來。但是她也知道,就算是她再漂亮,也比不過一株‘塑丹草’,更何況的是,她根本就不漂亮,甚至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葉默見這女修疑惑,直接說道:“我是一名煉丹師,確切的說我是一名九品靈丹師……”

    這次這名女修反應的很快,當她聽到葉默是九品靈丹師的時候,頓時反應了過來,立即驚喜的說道:“你可以煉製‘培真丹’?”

    葉默點頭說道:“不錯,我可以煉製‘培真丹’,而且把握還不小。”葉默沒有說有幾成把握,他相信這個女修會同意的。因為就算是自己不出現,這個女修想要找一個幫她煉製‘培真丹’的人,也是極其困難。

    葉默將話說到這個地步了,這女修已經完全明白過來。她已經看出來了葉默屬於那種不喜歡強取豪奪的極少數修士之一,她知道,葉默沒有理由騙她,她根本就沒有什麼值得眼前這個煉丹師去騙。要說‘塑丹草’,自己剛才已經送給他了,但是他卻沒有要,反而提出了交易。

    就算是葉默隻有一成的把握,她也必須要試一試。雖然她得到了‘塑丹草’,可是就是她自己,也沒有什麼信心找到一個靈丹師幫她煉製‘培真丹’。

    這女修幾乎想都不想,就將‘塑丹草’送到葉默的手,“真沒有想到你竟然是一個煉丹師,我叫甄小珊。你如果煉製出來了‘培真丹’,隻要給我一顆就好了。”

    葉默接過‘塑丹草’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我肯定會給你一顆‘培真丹’的。我叫葉默,是河州城‘華夏藥業’的老板,如果你沒有地方可去,可以先去我的‘華夏藥業’,等我煉製好了‘培真丹’後,你可以就在我的地方衝擊金丹。”

    “啊。”甄小珊被葉默的話驚喜的愣住了,在她想來,葉默拿了‘塑丹草’後,會跟她要一個聯係方式,讓後讓她等。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葉默竟然是一個丹藥閣的店主,難怪他可以煉丹。說心話,有一個安全可靠的地方衝擊金丹,對甄小珊來說比什麼都重要。她幾乎在反應過來的同時,立即對葉默彎腰說道:“多謝葉大哥了,我正好沒有地方可去。”

    葉默擺擺手說道:“我比你小,以後就叫我葉默好了。”

    說完葉默扯下臉上的九變說道:“這才是我的真實容貌……咦。”

    甄小珊還在驚訝葉默的年輕,卻聽見了葉默咦了一聲,連忙問道:“什麼事情?”

    葉默從手玉盒中的‘塑丹草’上取下了一顆種子說道:“這些人真是好大方啊,竟然連一顆‘塑丹草’的種子都沒有取下來。”

    甄小珊卻笑著搖頭說道:“‘塑丹草’的種子隻能在沒有挖起來之前采集,一旦挖起來之後,那顆種子就報廢了,根本就種不活。而且,就算是能栽活,除了一些大門派,也沒有人去花三五百年去培植一株‘塑丹草’。”

    葉默笑著沒有回答,不過他卻拿出一個玉盒,將那顆‘塑丹草’的種子放進了玉盒麵。他的金頁世界現在已經很大了,他很想看看,金頁世界麵能不能栽活‘塑丹草’。

    見葉默收起‘塑丹草’,甄小珊沒有說話,但是她對葉默煉丹師的身份卻有些疑惑了,按說一個煉丹師不會連‘塑丹草’的種子怎麼采集都不知道的啊。隻是這個念頭一轉就消失了,因為她隨便怎麼想,葉默也沒有騙她的必要。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7-20 13:04:04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