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百五十六章你到底是幾品煉丹師


    張乘風麵帶微笑,似乎絲毫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的坐著不動。在葉默動手的瞬間,他就知道了葉默心所想。雖然他完全可以阻止,但是他卻沒有阻止。雖然他現在不想和‘萬丹閣’鬧矛盾,但是也沒有必要去幫助‘萬丹閣’。對他來說,免費得到一顆‘駐顏丹’當麵這點小忙也無所謂,不過也就這樣而已了。

    葉默當然知道張乘風有機會阻止,如果這他真的阻止了,他就沒有必要繼續巴結張乘風了。他立即就會借口缺錢,讓張乘風拿出靈石。他收到靈石後,馬上就離開河州城,好在張乘風倒也沒有幫這個少閣主。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偷襲暗算我‘萬丹閣’的少閣主。張城主,這葉默竟然敢公然在我河州城出手傷人……”彭時平卻沒有張乘風的本事,他看見少閣主被暗算的時候,卻沒有能力出手相救。

    他很想立即出手對付葉默,可是他知道張乘風剛收了葉默的賄賂。他隻能先安穩下來張乘風,隻要張乘風不出手,那他想怎麼捏葉默,就怎麼捏葉默。

    葉默卻淡淡說道:“彭管事,剛剛的事情張城主也看見了,我相信張城主會明鑒秋毫。我葉默不才,卻也是和張城主一般,是一個重夫妻感情之人。你‘萬丹閣’區區一個垃圾,竟然敢調戲我妻子,我沒有殺他已經是萬幸了。”

    張乘風卻點了點頭說道:“剛才的事情,我也看的清清楚楚,確實是‘萬丹閣’河州分閣的少閣主不對,我倒也支持葉兄弟的做法。

    “張城主,這葉默也不過是區區一個外來的築基小修士而已,難道張城主竟然要維護一個外來之人?”彭時平雖然明知道張乘風收了賄賂,但是依然不甘心的說道。

    葉默卻哈哈一笑說道:“我倒是有個辦法解決彭管事的心情,你們的那個少閣主不是喜歡調戲嗎,你可以將那個少閣主領回去。讓他調戲你老婆就好了。”

    “大膽……”彭時平立即就要發飆。

    張乘風冷哼了一聲,卻沒有說話,顯然是心有些不滿意了。明知道自己收了葉默的‘駐顏丹’,至少這件事不會坐視,這個彭時平還敢動手,那也太囂張了。

    彭時平聽到張乘風的話,哪還不知道他已經不滿意了。雖然很想馬上就教訓葉默,可也知道這不現實。想了想隻好站起來對張乘風和顏錚抱了抱拳。轉身出去帶著那個少閣主迅速離開。

    “哈哈。”顏錚看見彭時平離開,忽然哈哈一笑,然後對葉默豎起拇指說道:“葉兄果然是豪氣幹雲,連‘萬丹閣’少閣主都是想揍就揍,爽快。隻是這少閣主的父親魯九城卻是‘萬丹閣’河州分閣的閣主,金丹大圓滿修為。聽說已經閉關衝擊元嬰期了,以‘萬丹閣’的豐富資源,相信他晉級元嬰期隻是時間問題……”

    葉默聽說魯九城竟然已經是金丹圓滿,隨時可以晉級元嬰修為的家夥,頓時心‘咯’一下。他以為一個分閣的閣主最多也不過是金丹中期而已,卻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即將元嬰的存在,說實在的,這確實是出乎他的預料之外。

    如果說一個金丹修士他還可以從中周旋一二的話,那麼麵對一個元嬰修士。他恐怕連話都沒有辦法說一句。

    似乎看出來了葉默的憂慮,張乘風卻同樣哈哈一笑說道,“葉兄弟不需要太擔心,隻管在我河州城發展‘華夏藥業’,我相信那‘萬丹閣’在河州城也不敢亂來。”

    葉默拋棄顧忌,抱拳感謝道:“那就多謝張兄了,在下就留在這河州城了。這枚‘駐顏丹’還請張兄不要推辭。”

    完葉默將‘駐顏丹’送到了張乘風手,一副心甘情願的樣子。

    話是這樣說,但是葉默心卻是暗罵。這些家夥沒有一個善類。這張乘風得了他一枚‘駐顏丹’。隻是送出去幾句不輕不癢的話而已,甚至用他來當槍。壓製‘萬丹閣’。

    張乘風得到了好處,立即站起來離開了葉默的小店,似乎剛剛和葉默說稱兄道弟的話根本就不是他說的。葉默有些無語的看著張乘風離開,他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看走眼了。

    本來葉默拿出‘駐顏丹’就是要送一個人的,他見張乘風英俊瀟灑,為了幫助夫人購買一顆‘駐顏丹’還以一城之主的身份特意跑來,這才讓他生出好感。可是現在葉默完全明白,張乘風對他是有了一些好感,但是這些好感卻還不足以讓他為了結交他葉默,付出什麼實質性的東西。

    白了,就是除了葉默那顆‘駐顏丹’外,葉默的前途和他的煉丹師身份,根本就沒有被人家看中。

    這個張城主是一個非常實際之人,沒有回報的投資他是絕對不做的。他一個金丹身份的修士,也不會降低自己的身份去結交葉默區區一個築基修士。他白拿了葉默的‘駐顏丹’,甚至他以為剛才對彭時平的話已經足以報答葉默的‘駐顏丹’了。這個人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求人的時候很熱情,一旦達到了目的,剛求的人都不認識了。

    葉默暗歎一口氣,心卻在想著,是不是離開河州城了。

    可是當他這些念頭全部轉了一圈的時候,卻發現顏錚依然還坐在對麵,並沒有離開。

    顏錚見葉默臉色變幻了好久才想起他,卻不介意,反而再次抱拳說道:“現在那兩位走了,我們重新再認識一下,在下‘仙寶樓’河州分部的管事顏錚。”

    葉默有些疑惑顏錚的態度,但還是回道:“‘華夏藥業’葉默,不知道顏管事留下來,是否還有事情指教?”

    顏錚卻微微一笑說道:“葉兄請恕我交淺言深,我看的出來葉兄是一個敢作敢為之人,而且我也知道葉兄為什麼要拿出‘駐顏丹’送給張城主…….”

    到這顏錚語氣停頓了一下,轉而話鋒一變:“隻是,葉兄怕是不怎麼了解張城主,這番心意隻怕是難以成功。”

    葉默在張乘風得到‘駐顏丹’走後,就知道自己是竹籃打水了。現在顏錚說出來,他哪還不知道顏錚看出來了他的心思。但是‘駐顏丹’對你別人珍貴,對他來說也就是這樣罷了。

    見葉默沒有回答自己,顏錚卻毫不在意的接著說道:“葉兄知道張城主為什麼和葉兄要兄弟相稱呼?就如張城主絲毫沒有將我和彭時平看在眼一般,但是他卻依然對我很是客氣。無他,隻是我‘仙寶樓’背後站的不是我而已。再說了,葉兄可能不知道,張城主為人經常很是熱情的。而且葉兄的師父也非常人。”

    葉默心苦笑,他當然聽的出來顏錚話的意思,經常熱情,那換句話的意思就是人家張城主的熱情是有時間地點和人物限製的,根本就不是真的熱情。

    葉默不是傻瓜,他隻是當局者迷。隻是聽顏錚這區區幾句話。他就知道,人家張乘風固然是因為‘駐顏丹’的緣故和他稱兄道弟,但是更主要的是因為他身後那個子虛烏有的師父。

    好家夥,這姓張的看起來一表人才,竟然是如此勢利。顯然這一點除了當局者迷的他,彭時平也看出來了,張乘風並沒有將他葉默看在眼,才會如此。而他之所以沒有看出來,那主要還是因為隻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那個所謂的厲害師父。

    “,可惜了葉兄的‘駐顏丹’了。”顏錚一笑,淡然說道。

    葉默想通這個緣故,倒也沒有怎麼在意,他也是一笑,“顏兄果然真知灼見,莫非顏兄和我說這些,是想讓我問張乘主要回‘駐顏丹’不成?”

    “當然不是。”顏錚看著葉默說道:“我之所以留下來,是真心想和葉兄成為朋友。如果葉兄不介意。這次‘華夏藥業’和‘萬丹閣’的糾紛,我顏錚願意承擔下來。隻是不知道葉兄給不給這個麵子?”

    其實在得知張乘風的心思後。葉默已經有了離開河州的意思,但是現在顏錚的這話讓他有些不明白意思。顏錚和他也是第一次見麵,憑什麼就這麼看好他?而且還願意因為他的事情和‘萬丹閣’糾紛?

    似乎看出來了葉默的疑惑,顏錚再次笑道:“葉兄,其實我‘仙寶樓’和‘萬丹閣’一直有矛盾,就算不是因為葉兄的事情,也不會成為朋友。我之所以欣賞葉兄,除了葉兄是煉丹師外,還有一個就是葉兄一看就是可以成為朋友之人,我相信我眼睛不會看錯。”

    顏錚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葉默當然不會繼續裝著不知,況且結交‘仙寶樓’對他來說隻有好處,沒有壞處。他幹脆的說道:“多謝顏兄看的起葉某,那葉某以後就多多煩擾顏兄了。”

    “好。那既然這樣,我就不多廢話了。葉兄,其實你租的這個地方也是我‘仙寶樓’的產業,而且這間店閣周圍近萬平方米之內的地盤同樣是我‘仙寶樓’的地皮。如果葉兄不介意的話,我做主將這些地方送給葉兄,作為‘華夏藥業’的起步之地。”顏錚毫不猶豫的說道。

    “啊。”葉默倒是真的愣住了,河州城寸土寸金,這個顏錚作為一個管家,竟然有如此氣魄?

    “葉兄,我顏錚是真心前來和你結交,我想葉兄應該不是區區一名靈級一品煉丹師吧?我猜貴店的那‘益元丹’應該出自你的手吧?那簡直可以說是大師的手筆。我今天來主要的目的卻不是‘駐顏丹’,而是想知道,葉兄你到底是幾品煉丹師?”顏錚見葉默有些遲疑,立即再次說道。

    

Snap Time:2018-01-20 13:33:17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