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百五十一章忍不住


    “我現在就開始煉化‘飛雲錐’,映竹還有葉菱,你們兩人現在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光燒了,最好是再洗把澡將頭發也洗洗。”葉默拿起‘飛雲錐’看了片刻後,竟然對宋映竹和葉菱兩人說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話。

    宋映竹愣了一下,倒也沒有多問什麼。隻是葉菱卻臉通紅的說道:“哥哥,你說什麼啊。”

    這個地方就一個小小的石洞,她宋映竹是葉默的老婆脫衣服當然沒有關係,自己怎麼可以?

    葉默聽了葉菱的話似乎也感覺自己的話有些問題,立即補充說道:“那個李百森能跟蹤到我們,肯定是在你們兩人身上下了神識標記。但是我剛才查看了一下,卻沒有看出來。不管他下的是什麼神識標記,應該隻是在你們的衣服之上,所以,你們洗澡換衣服後,應該就沒事了,這也是以防萬一。”

    宋映竹卻插口說道:“老公,我倒是可以在這換衣服,可是葉菱沒有地方換啊。”

    宋映竹第一次叫自己老公,葉默當然明白她的意思,他立即說道:“現在時間不多了,顧不得那麼多,你們趕緊換,換好了你和葉菱駕‘飛雲錐’逃走,我需要恢複。現在我背對著你們就好了,快點。”

    葉默說完不再理會倆人,趕緊煉化‘飛雲錐’。他知道李百森作為正元劍派的天才弟子,無論是什麼原因被殺了,正元劍派都不會善罷甘休的。現在他能做的就是走的越遠越好。

    宋映竹和葉菱似乎也知道了情況的危急,更是不敢有一點點的猶豫,趕緊在葉默身後將衣服全部脫下來,然後又用清水決洗了頭和洗了澡,再換了一套幹淨的衣服。

    這個時候葉默已經煉化了‘飛雲錐’,宋映竹和葉菱兩人將衣服燒了後,葉默已經連站起來都有些困難了。

    ‘暴元丹’雖然很厲害。但是後遺症確實很大。葉默將煉化的‘飛雲錐’交給葉菱控製,他隻能讓宋映竹背著了。

    宋映竹將葉默背上了‘飛雲錐’,葉菱趕緊控製‘飛雲錐’慢慢變大。然後衝上天空。

    葉默卻叮囑說道:“我們一直往南邊飛,不要害怕浪費靈石。‘飛雲錐’需要上品靈石才可以驅動,這有三千上品靈石。你們隻管用,用完後再說。”

    ‘飛雲錐’除了控製室,內部還有一個小房間,麵積將近八個平方。對於築基修士甚至普通的金丹修士來說,這都是一件不錯的飛行法寶了。

    葉默之所以敢讓葉菱控製‘飛雲錐’往南邊不停的飛行,就是因為‘飛雲錐’的速度根本不是普通築基修士能追上的。雖然下品靈器飛行不錯,可是一般的金丹修士還不至於為了一件下品靈器來打劫。如果實在運氣不好碰見了想打劫的金丹修士,他隻能自認倒黴。

    六個小時後,葉默將宋映竹叫進了房間,留著葉菱一個人在外麵控製‘飛雲錐’。

    正當葉菱想哥哥將映竹嫂子叫進去幹什麼的時候。卻聽見了宋映竹那種壓抑的呻吟傳了出來。葉菱雖然還沒有結婚,可是這種聲音她一聽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不由的臉一紅,她雖然不明白哥哥為什麼這麼急不可待,但是她卻知道哥哥不是那種色急的人,既然哥哥要這樣做。肯定有他的緣故。

    葉菱隻能裝著沒有聽到,可是過了一會,她再仔細聽的時候,真的發現沒有聲音了。葉菱想了一下,立即就明白了應該是哥哥布置了一個隔音陣法。

    葉默當然是為了清除‘暴元丹’的後遺症,如果沒有宋映竹在旁邊也就算了。既然宋映竹在這。而且又是他的女人,他沒有必要不利用。

    更何況他雖然和宋映竹一直在一起,但是距離上次兩人親熱已經是半年多了,夫妻兩人都有些思念。

    宋映竹是外表冷冰,但是內心火熱的女人。葉默甚至還沒有說出來因為‘暴元丹’他需要宋映竹的時候,宋映竹就已經忍不住內心的激情抱住了葉默。

    她早就想葉默了,怎奈一直沒有時間,當初在洛月的時候,葉默回來就幫助葉菱煉丹,第二天就離開了洛月,然後去了小世界,又從小世界來到了北望洲。

    再後來,她更是沒有機會和葉默親熱,現在她和葉默單獨在一起,哪還可以忍得住內心的火熱。

    兩人的衣衫一件件的被撕走,宋映竹根本就不堪挑逗,葉默甚至都沒有挑逗她,就已經泛濫不堪。

    隻是片刻時間,就完全忍受不住那種愉悅的感覺,呻吟出來。葉默聽見宋映竹的呻吟立即就想起了在外麵駕駛‘飛雲錐’的葉菱,倒是臉一紅,趕緊布置了一個隔音陣法。

    直到幾個小時後,葉菱才看見頭發有些許淩亂,臉上有些胭脂紅的宋映竹走了出來。她的臉上還帶著一些春情後的滿足,葉菱不由無語的白了宋映竹一眼,心說難道有了老公的女人都這麼膽大嗎?

    宋映竹看了葉菱白過來的一眼,她的臉頓時就更加紅了起來,如果葉菱裝著什麼事情都沒有的話,她或許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隻是葉菱這樣一眼,頓時讓她有些不自在,有些尷尬的解釋了一句,“你哥哥他吃了‘暴元丹’後有些後遺症,我們就,就……”

    葉菱‘噗嗤’的一笑,“嫂子,現在你來駕駛了,我要進去休息了,順便準備點吃的。就別說我哥吃了‘暴元丹’,難道我哥沒有吃‘暴元丹’,你就忍得住?”

    宋映竹聽了葉菱的話,反而沒有了原先的害羞,她忽然笑了笑,幹脆說道:“忍不住。”

    葉菱本來是要打趣一下宋映竹,可是沒有想到宋映竹竟然這麼說,她立即就被打敗,“我以後絕對不會和結了婚的少婦討論這種事情,我敗退。”

    原本尷尬和害羞的宋映竹聽了葉菱的話,心情竟然愉悅起來。

    ……

    正元劍派,柳真月剛剛回到自己的住處,她有些擔心葉默再次來找她。因為一旦葉默表現的和她過分熱切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李百森的人看見。

    她有心去領取一個任務,可是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要突破練氣九層了,也就沒有心思出去。

    就在她心猶豫之間,黃娉卻突然前來拜訪。柳真月看見黃娉過來,心頓時就是一跳。

    黃娉看見了柳真月擔心的表情,連忙說道:“真月姐,葉默回來了你知道嗎?”

    柳真月點了點頭,心說葉默回來了我不但知道,而且還給了一株‘暴靈草’給他。那株‘暴靈草’可是自己花了好大的心力才得到的,但是為了報答葉默的救命之恩,也就給他了。

    黃娉見柳真月點頭,立即又說道:“真月姐,你知道葉默現在是什麼修為了嗎?”

    “他不是練氣八層嗎?難道已經是九層了?”柳真月剛剛見到葉默的時候,心有些混亂,而且憂心忡忡,倒是沒有注意葉默的修為。

    黃娉卻低聲的說道:“葉默已經是築基修士了,我們門派有一名剛剛晉級築基的前輩攔在葉默的門口,被葉默直接廢了丹田。”

    “什麼?這才幾個月,葉默就已經從練氣八層到築基一層了?”柳真月心大驚,這進步也太快了吧。三個多月,從練氣八層後期晉級築基一層,這硬生生的上升兩個等級啊,還有一個是很多人一生都跨不過去的築基。

    她還不知道葉默已經是築基三層了,否則她還不知道應該如何驚訝。

    黃娉卻再次說道:“聽說葉默幾個小時前就已經離開正元劍派了,他還帶走了他的妻子和妹妹。”

    “什麼?”柳真月第二次驚訝出聲,她知道葉默要走,但是她沒有想到葉默竟然敢帶著自己的妻子和妹妹離開,難道李百森能放他走?

    隻是柳真月還沒有問出來,黃娉卻主動的說道,“奇怪的是李百森沒有派人攔住葉默,反而讓葉默離開了正元劍派,甚至都沒有派人跟蹤。”

    柳真月冷靜下來,她看了看黃娉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李百林的哥哥會親自在路上攔截葉默,唉……”

    雖然知道事情是這樣,但是她卻隻能歎口氣。

    “我和蔣異準備再出去接一個任務,你要去嗎?”黃娉的意思柳真月當然明白,她怕李百森殺了葉默後,回來再找她們的麻煩。

    柳真月搖了搖頭,她太累了,她需要休息。她相信就算是在門派麵,自己隻要不犯錯誤,李百森也不會和她這樣一個名不經轉的外門弟子算賬。

    看著黃娉離開的背影,柳真月忽然想起了葉默給她的那顆丹藥來,當時葉默說丹藥很珍貴,讓她一定要在沒有人的地方打開看的。葉默一個築基修士,應該不會給一個普通的丹藥吧。

    不過隨即她又想起了葉默剛剛築基,雖然相信葉默沒有什麼好東西,但她還是拿出了那個瓶子,打開看了看。

    “築基丹?”柳真月看見丹藥後驚叫出聲,她的手隨即一抖,差點將丹藥落在地上。

    這對練氣修士來說,根本就是無價之寶,不要說一株‘暴靈草’,就算是一百株也換不到一顆‘築基丹’啊。

    

Snap Time:2018-01-18 18:08:15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