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百二十五章葉默的傳說


     ion (){

    document.body.focus();

    }

    為了維持運營成本,落秋加入一些彈出窗口廣告,注冊用戶登陸後不受廣告影響,注冊是完全免費的,感謝廣大書友支持 :)

    會員登陸

    還沒注冊?

    最強棄少第八百二十五章 葉默的傳說-

    “李長清,你居然如此陰險,竟然用別的蠱蟲冒充本命蠱……”溫姑指著李長清氣的發抖,可是卻沒有辦法從計厲身上爬起來。這兩個冤家,竟然在臨死的時候依偎到一起去了。

    李長清卻躬身抱拳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說道:“溫師姐,你要是這樣說我可真是冤枉我了。小弟用的還真是本命蠱,隻是小弟已經研究出如何在自己身體麵種兩個本命蠱而已。”

    雖然李長清語氣謙和,可是神情當中的自傲和得意再也無法遏製住。

    “好,好……我一直以為我能逼出同心情蠱,已經是‘萬蠱門’第一養蠱高手了。沒有想到真正的高手竟然是你,你竟然養出兩隻本命蠱,好,好……”計厲顫抖的指著李長清不斷的說好,不知道是真的認為李長青做的好,還是氣的這麼說。

    李長清卻再次抱拳感謝的說道:“多謝師兄的誇獎,小弟在幾位師兄師姐仙化後,一定帶走‘黃金神蠱’將‘萬蠱門’發揚光大。”他的表情誠懇,似乎真的在感謝計厲的誇獎。

    “噗”的又是一口血吐出,計厲不知道是受到了李長清的刺激,還是因為自己受傷本來就已經很重了。吐血後,卻無力將坐在他身上的溫姑推走。

    李長清就好像沒有看見計厲吐血一般,撿起地上的彎刀卻一點也不耽擱的走到已經昏迷的任希強身邊,一刀就將任希強的腦袋砍了下來。

    葉默暗讚。這個李師兄真是好心機,知道任希強雖然昏迷了,但是隻要他醒來,說不定是戰鬥力最強的,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先殺了任希強。雖然葉默和‘萬蠱門’沒有什麼太深的接觸,可通過短短的時間,也知道了‘萬蠱門’這剩下來的幾個弟子沒有一個好相與的。一個比一個奸猾。

    隻是就算是再奸猾,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也是浮雲。

    殺了任希強的李長清卻沒有去殺計厲和溫姑。而是走向了葉默,他第二個要殺的對象竟然是葉默。

    不要說葉默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就算是其餘三人也不懂為什麼李長清第二個要殺葉默。

    按理說葉默才是最麼有威脅的人啊。這個李師兄也太謹慎了點吧。

    “莫影,是我害了你,我不應該將你帶到這來,對不起了。”出乎葉默預料的是,風煙琪竟然對葉默說了一句道歉的話。

    隻是她胸口的血已經變成了暗紅的病渣,眼看也活不久了。

    她對葉默說完這句話後,又轉向李長清說道:“李師兄,你先殺我吧,我早就不想活了。”

    李長清謙卑的笑了笑說道:“風師妹,別急。等會我還要和你做點事情,你才能死去,你身上那麼好的精血,我怎麼能讓給別人?”

    此時眾人才明白,這隻有葉默可以動彈。他要和風煙琪做事,當然必須要殺了葉默。

    說完,李長清又回頭看了看溫姑說道:“溫師姐,你也不用著急,如果我可以晉級的話,我也會和你溫存一番的。我很想知道你脫光衣服後。身上是不是也和你的臉一樣,不過就算是一樣,我也不介意的。”

    葉默心一陣陣的惡心,這個李長清長的黑也就算了,竟然口味還如此重。看中了風煙琪,葉默倒是不奇怪,風煙琪本來就漂亮無比,可是他連溫姑這樣的樹皮女人也喜歡,這實在讓葉默一陣的惡寒。‘萬蠱門’的弟子,果然不能以常理視之。

    不過葉默奇怪的是風煙琪的那番話,他站了出來,身上卻再也沒有那種受不住寒冷的樣子。

    葉默竟然連看李不清一下都沒有看,而是奇怪的看著風煙琪問道:“我想你不應該是這麼善良的人吧,你那天晚上在巨石上麵吸幹陳銀柱晉級地級,然後將他丟到懸崖下,一點也沒有心軟啊。第二天你又在一個山洞麵吸幹葛良中,也是殺伐果斷啊,怎麼今天說起對不起了,這不是你的性格。”

    說完葉默還搖了搖頭,實在想不通風煙琪說話的目的。

    在葉默說完話的同時,現場頓時呆滯住了,不要說還沒有死去的計厲和溫姑,就連風煙琪和李長清也呆呆的看著侃侃而談,沒有絲毫懼色的葉默。

    好一會時間,風煙琪才駭然說道:“你果然不是尋常人,那天晚上,我竟然絲毫都不知道你在一邊看著。而且你竟然知道我是吃了陳銀柱的精血後,才晉級地級的,你究竟是誰?”

    說到後麵風煙琪明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死了,依然有些後怕。自己在男人身上奮力聳動的時候,竟然有另外一個人在邊上看著,而她絲毫不知道。那個看著的人,甚至還明白自己就是在吸光陳銀柱後晉級的。

    這還不算,連自己做事情的一些小細節,他都清清楚楚。難道他是鬼不成?雖然風煙琪一點都不怕鬼,可是心依然有些發寒。這樣一個人,又怎麼會怕她?難怪他到現在表現如此冷靜。

    “你究竟是誰?”就連李長清也停住了腳步,手提著彎刀,謹慎的盯著葉默,卻沒有再貿然上前。

    這個時候,如果他再想不到葉默不是普通人,他就是連豬都不如了。更何況他認為,這個世界要論算計,他李長清不會懼怕任何人。

    葉默淡然說道:“十幾年前我在香港殺了一個叫任殺的,又在海上殺過一個叫嚴無亮的。幾天前我在燕水河邊,再殺了一個叫洪廣平的人,聽說他們都是‘萬蠱門’的。為了避免以後經常遇見這種垃圾,所以我特意的來了一趟‘萬蠱門’,目的當然是殺光為止。可惜啊,竟然不用我動手,你們自己就解決問題了……”

    “你是葉默?”在葉默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計厲四人幾乎是同時叫出了葉默的名字。

    李長清叫出葉默這個名字後,手的彎刀更是顫抖不已,他知道,在葉默麵前,他甚至連一隻螻蟻都不如。

    “不錯,我就是葉默。”葉默的回答,讓幾人如入冰窟。風煙琪自認必死倒也罷了,可是還有後手的計厲和溫姑以及李長清三人幾乎都停止了思想。

    華夏,不,就是全世界,關於葉默的傳說實在是太多了。

    幾乎所有和他作對的勢力和個人都已經灰飛煙滅了,無論對方實力有多強,無論對方來曆有多可怕。隻要和葉默作對的,都是沒有好下場。葉默不但橫掃了整個古武世界,還組建了國家,幾次擊敗了最強大的敵人。

    在全世界所有的世家和勢力麵,在華夏所有的隱門之中,第一禁令就是不允許得罪葉默。因為葉默不但修為恐怖,而且還恩怨分明,有仇必報,可以說沒有一點仁愛風度。

    李長清和計厲還有溫姑幾人,不用在山修煉,他們更是清楚葉默最近做了什麼事情。

    葉默失蹤十幾年,回來的第一件事就將在洛月耀武揚威的東方家連根拔起。之後,立即就在‘九明書院’半招擊敗王綺劍,然後又斬殺修為極其恐怖的龐緯。再當著所有隱門的麵搶走了一部最厲害的古武修煉功法,而全世界沒有任何人敢對這功法起半點心思。能讓人在這種寶物麵前止步,甚至不敢提的,也隻有葉默。

    而就在前幾天,一直和洛月作對的‘北沙’,被人從斯甸連根拔起。‘北沙’所有的高層被斬殺一空,而‘北沙’建立的所有工業和軍工企業都陷入停滯。聽說斯甸政變已經結束,現在斯甸地方政府重新掌控了政權,接手了‘北沙’遺留下來的所有好處。

    可以說斯甸,現在已經再也沒有‘北沙’的事情了。斯甸新政府建立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派出外交官和洛月建立良好的合作關係。

    縱橫全世界數十年的‘北沙’一夜之間就被完全砍掉,聰明的人隻要稍微想想,就在知道那是因為‘北沙’得罪了洛月。可以說因為得罪了葉默,努力數十年的‘北沙’完全是為他人做嫁衣。

    不但如此,聽說北沙王都被葉默殺了,由此可見葉默的威勢。而現在葉默竟然來到了這,李長清等人不用想,也知道他們就算是絞盡腦汁,也沒有辦法逃出葉默的手心了。

    “噗通”一聲,李長清丟掉了手的彎刀,對葉默直接跪下,他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了。

    剛才李長清還在說最後的贏家應該是他,可是轉眼,他就要跪下求饒。場麵似乎有些滑稽可笑,可是計厲幾人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滑稽可笑,他們隻是為‘萬蠱門’被葉默盯上而感到悲哀。

    “葉前輩饒命,晚輩願意當前輩的一條狗,前輩讓我東,我絕對不往西……”李長清有滿肚子的計策,可是這一條都不適用。他終於感覺到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計策就是堆積在無邊沙漠麵的黃金,屁用都沒有。他現在唯一期望的是,葉默看中了他的聰明機靈,讓他跑腿辦事。

    葉默冷笑一聲,根本就不解釋,抬手就是一道風刃劈出。李長清的腦袋滾落下來,熱血噴出,很就又凍成了冰一般的紅色碎渣。

    對葉默來說,就算是李長清再會辦事,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這種人就是毒蛇,時刻都在想著咬人。

    原來他就是葉默,風煙琪自嘲的笑了笑,難怪自己看不出來他的修為。不過,如果他是葉默,自己能看出來他的修為,那才是真正的怪事了。

    .

Snap Time:2018-08-15 07:10:55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