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百零九章巫神決


    “你說那個龐諱就是因為你家的那本功法才晉級到真正的先天?”葉默心倒是真的有些吃驚,如果說在小世界麵晉級先天,那還情有可原。因為小世界麵還有一些遺跡,甚至還有許多的靈草之類,就算是傳承也比外麵好好出太多了。

    可是這個龐諱竟然在外麵資源如此貧乏的情況下晉級先天,這可不能用資質出眾來形容了。唯一的解釋,那就是龐諱得到的那本功法確實是不同一般,是一本很高級的古武修煉功法。

    “真正的先天?什麼是真正的先天?”采機疑惑的問了一句。

    葉默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他隻好說道,“這個,也許你以後會明白,你就姑且認為龐諱的先天比你們門主王綺劍更厲害就行了。”

    雖然采機沒有繼續問下去,但是心卻有了一些疑惑,但是她沒有懷疑葉默的話,因為王綺劍的晉級先天這麼久了,按照她的看法,王門主確實不是龐諱的對手。

    但是她也有自己的看法,直接對葉默說道:“我卻認為,他之所以能比王門主厲害,並不是他的資質多強,那是因為他搶我家的那本功法的緣故。”

    “你父親是從什麼地方得到那部功法的?那部功法叫什麼名字?”葉默聽了采機的話,同時也對那部功法感興趣起來。

    在他看來古武修煉的內氣和到後麵的真元並不會比練氣者低,甚至還要高出一籌。那個離成之所以真氣不如他深厚。葉默估計那是因為‘三生決’功法的緣故。離成修煉可能隻是的一部非常普通的功法,而他的‘三生訣’,根據葉默的估計,已經是修真界最頂端的修真法決了。

    在這葉默知道古武功法和古武的修煉等級一樣,都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級,但是其中的詳細劃分卻沒有,隻是勉強用上中下來區分。【-< 書 海 閣 >-*悠】

    但葉默來自修真界。同樣知道修真法決也分數個檔次,而且劃分比古武功法要詳細了數倍都不止。

    修真法決的劃分和丹藥的劃分一模一樣,分為凡、靈、天、仙、神、聖六個等級。每個等級又分為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同樣葉默知道。其實在洛月大陸,他所知道的最高等級的修煉功法就是天級二品,還是一本殘缺的功法。

    不要說仙級還有什麼聖級和神級了,就連天級三品的功法都沒有,確切的說就是天級一品的功法都是鳳毛麟角,大部分的門派有一本靈級功法就已經很不錯了。

    葉默當初在門派麵修煉的就是凡級六品的功法,相對來說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至於蒙鏨的‘鴻蒙造化決’,葉默估計已經超越了仙級了,至於具體是什麼等級,他不敢肯定。‘三生訣’在葉默看來。甚至是比‘鴻蒙造化決’還要高一個等級。

    葉默遺憾的是他得到‘三生訣’和‘鴻蒙造化決’的時間有些靠後,否則以洛影等人的資質,修煉‘鴻蒙造化決’說不定已經築基了。

    采機不知道葉默在極短的時間竟然轉過這麼多的念頭,她脫口就回答道:“當初我父親和朋友一起去尋找不周山遺跡。他們考察過很久,《大荒西經》麵說的。‘西北海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他們認為不周山就在帕米爾高原或者是赫爾蒙山還有就是賀蘭山這幾個地方的一處。

    當時我父親回來的時候,身上有傷,他隻是告訴我們幾個朋友都失散了。他得到了一部‘巫神決’。我姐妹三人,我是老大,母親讓我去超市幫父親買點吃的,順便幫父親買點藥回來。可是當我回來的時候,卻看見龐諱那個惡賊渾身鮮血的離開我家。我急忙跑回去,卻看見父母親和兩個妹妹都在血泊當中,而且,而且……”

    采機顯然對著一段記憶深刻,甚至已經刻畫到腦海麵了,她現在說起來依然無法麵對,她擦了擦眼睛繼續說道:“父親當時還沒有斷氣,他斷續的告訴我來殺他的人就是‘九明書院’的龐諱……可恨我在‘九明書院’二十多年,竟然沒有機會對他下手,我好恨……”

    葉默心也為這個采機的遭遇感到同情,龐諱確實不是個東西,葉默倒不是說他不應該搶奪‘巫神決’。這種上古法決任何一個修煉古武的人都無法忽視,就好像修真者看見了一部仙級功法一樣,同樣的是沒有辦法不生出搶奪之心。可是葉默不恥的是這家夥搶了‘巫神決’後,還殺人滅口,甚至還奸殺。

    見葉默沒有說話,采機見機的站在一邊,沒有主動說話。

    葉默沉吟片刻這才說道:“采機道友,就算是我讓你晉級到了先天,你也不是他的對手。你知道龐諱現在是什麼修為嗎?剛才我說真正的先天,你有些疑惑,現在我就來和你解釋一下。”

    葉默將天級和先天跟采機又解釋了一下,半晌采機這才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問道:“葉大哥,你說我們門主王綺劍現在也隻是天級,並沒有真正的晉級先天,倒是那個龐諱已經晉級先天了?”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這樣。”他知道自己肯定沒有看錯,剛才他的神識同樣也掃到了王綺劍,那是真正的天級後期,但是要說修為,可能還不如太乙門的齊耽,更不要說天級巔峰的冷詮、淩無水相比了。

    要是讓王綺劍去和龐諱打,葉默肯定王綺劍堅持不了一時三刻就會被龐諱殺掉。

    采機的眼神漸漸的絕望起來,她的臉色也漸漸的變白,甚至沒有了什麼血色。不要說她現在還沒有晉級天級。就算是晉級天級後,要偷襲龐諱成功,也是機會渺茫。如果龐諱真的是葉默所說的真正的先天的話,那麼就算是葉默同意幫她報仇,那也不是龐諱的對手。

    更何況葉默還不願意出手,葉默能告訴她這些,已經是格外之恩了。

    葉默實在是不忍心看采機絕望的摸樣。歎了口氣主動說道:“我可以幫你晉級先天……”

    葉默知道采機能在這個年紀成就地級後期,雖然和她沒命的修煉有關係,但是和她的資質也分不開。所以他相信自己可以在一晚上時間讓采機晉級天級。

    如果說葉默這句話是采機剛進來的時候說的,她絕對是非常感激和激動,可是現在。她已經知道就算是她晉級天級,要對龐諱動手,也是癡人說夢。

    她歎了口氣,搖了搖頭,眼盡是灰敗,她對葉默彎腰拜了一下,再次轉身,這次她是真的想要離開了,沒有再施任何的心機。

    “我可以幫你殺了龐諱。”在采機走到門邊的時候,葉默忽然說了一句。

    采機渾身一顫。再次轉身眼露出了一些神采,不過她的眼神很快就暗淡下來。讓葉默去殺一個真正的先天高手,很有可能讓葉默陷進去。她很糾結,她不想害葉默,但是卻依然想讓葉默去幫她試一試。她知道。這可能是她唯一的一次機會。

    葉默看出來了采機的心思,他站起來微微一笑說道:“我不是冒險,我認為我可以殺了他,因為我曾經殺過和他同樣修為的人。”

    “在小世界?”采機的眼神立即又亮了起來,她剛才聽葉默說起過小世界。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是。我隻有一個要求。”

    采機忽然再次跪倒在地說道:“葉大哥,隻要你殺了龐諱,采機今生今世就是你的女婢,就算是你將采機賣給人販子,采機也感激你一輩子。”

    葉默手一拂,真元湧動之下,采機自動站了起來。他不理采機驚駭的樣子,直接說道:“我對女婢什麼的真的不感興趣,我殺了龐諱後,你還是你,我還是我,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我隻有一個要求,那本‘巫神決’我需要看一看。”

    葉默之所以這樣說,也是順便,就算是沒有采機的事情,他得知了‘巫神決’也必定要去找龐諱的晦氣。這種書他不去看看,他就算是睡覺也睡不著,所以既然都已經決定去做了,順便賣一個人情又有何妨?

    采機回過神來,心更是狂喜,以葉默這種輕而易舉的用內氣將她帶起來,那是絕頂的修為,她連聽都沒有聽過。葉默本事這麼大,要殺龐諱把握又大了許多。她現在唯一的擔心,就是龐諱可以淩空滑翔。

    她聽到葉默的話後,立即就說道:“‘巫神決’雖然是我家的,可是也是我父親意外得到,我不要這本法決,葉大哥盡管拿去。我隻要殺了那個惡魔。”

    葉默搖了搖頭,淡聲說道:“‘巫神決’我雖然沒有見過,但是我可以猜出來,這是一本頂尖的修煉功法。不過就算是再頂尖,我也沒有占有的**,我隻是看一遍,依然會還給你。”

    他有‘三生訣’又怎麼可能將區區一般古武修煉功法放在心上?之所以要看看這本功法,那是葉默很想知道這本‘巫神決’是否和別的古武修煉功法不同,記載的是真正上古遺留下來的功法。況且,他看一遍都記住了,要這本書也沒有吧用處。

    “現在我幫你晉級天級,你先吃了這丹藥。”葉默拿出一顆‘大培元丹’遞給采機說道。

    “啊……”采機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葉默這次是無償的幫助她了,他完全沒有必要幫她晉級天級的,但是他依然這樣做了。她知道葉默起了俠義心腸,對龐諱的做法同樣的看不慣了。

    “謝謝你……”采機哽咽著說了一句,家破人亡後,她第一次看到了一些希望……未完待續)rq

    

Snap Time:2018-06-23 06:23:48  ExecTime: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