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百零六章釋疑


    Gundong();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GetFont();

    最強棄少 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 釋疑

    葉默聽了鬱妙彤的話豁然驚醒,現在的洛月不是十幾年前的洛月了,十幾年前,洛月是他剛剛建立起來。 很多人才剛剛移民到洛月,他們對洛月沒有什麼歸屬感,同樣洛月對他們也沒有什麼歸屬感。

    那個時候,他可以毫不顧忌的想打就打。可是現在他不能說鬱妙彤錯了,如果斯甸的侵略屬實,洛月可以宣戰並且發動戰爭,這樣在國際大義上就立住了腳跟。但是沒有任何理由的開戰,顯然不合洛月的利益。鬱妙彤或者和黃億年等人都準備開戰了,但是他們還在等一個時機,這個時機不是說來就來的。

    作為洛月的領導人,鬱妙彤等人必須要為洛月的前途負責。

    葉默沉默下來,他感覺自己有些性情,他可以意恩仇,卻不喜歡那種陰謀之中磨來磨去。這可能也是他將洛月的管理交給別人,而洛月發生叛亂的時候,他可以迅速平定的緣故。

    他這種性格需要一些改變,無論在什麼世界,都不會少了暗算和陰謀。如東方旺這種人絕對不會少,殺了東方旺還有西方旺。

    良久之後,葉默才黯然說道:“你是對的,斯甸的事情我們就看他們怎麼說吧。至於‘北沙’的事情,就不用洛月出麵了,我自己會去解決。”

    雖然洛月不適合出麵,但是葉默絕對沒有放過‘北沙’的意思,他已經決定單槍匹馬去將‘北沙’一窩端掉。他有實力,沒有必要和‘北沙’玩什麼唧唧歪歪的事情。

    如果說以前他對‘北沙’還沒有辦法,但是現在,‘北沙’已經有了固定的根據地,這對葉默來說,恰好是一個滅掉‘北沙’的機會。

    聽見葉默公然說要滅掉‘北沙’,那個倭人更是打了個冷戰。

    葉默雖然沒有從東方效口中得知東方旺的所在,不過他卻得知了西唐的所在,那是華夏南方的一個小部族。

    ……

    兩個小時後,葉默離開了這個村莊。再次回到了樂青。那個倭人和東方效都被他殺掉了,那些古武功法雖然對葉默沒有什麼用處,但是他卻全部另外錄了一份,誰知道會不會什麼時候就用上了?

    錄完後,葉默將那些古武功法全部收到了一個大布袋當中,卻拎在了手。

    雖然那個倭人並不知道‘北沙’的多少事情,但是控製斯甸的是‘北沙’組織那是無疑的。

    “葉兄,是你來了?”葉默也沒有想到。他再次回到‘九明酒店’第一個遇見的竟然是曾震俠。曾震俠正站在酒店門口。看見葉默立即就驚喜的迎了上來,顯然他的傷勢已經完全好了。

    “你沒事吧?”葉默神識掃了一下曾震俠,確認他的傷勢確實是已經好了。

    ‘葉兄。多謝你的丹藥,否則我到現在還躺在床上。”曾震俠雖然沒有突破先天,但卻是半步先天巔峰了。可見這十幾年來,他並沒有放鬆一點點。

    隻是葉默在他的眼看見了一些滄桑和傷感,葉默知道那是因為他的門派出事情造成的。連曾震俠這種高手都不能擋住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項痕的親自出手。

    葉默拍了拍曾震俠的肩膀說道:“曾兄,是誰帶頭去你的‘三十六江’?”

    曾震俠眼露出憤恨,一字一句的說道:“他叫項痕,如果不是他偷襲,我絕對不會先受傷,他的身法有些古怪。但我不會這麼放棄的。我在這等你過來,和你說一下,我要去殺了那個項痕,無論他是什麼人。”

    “曾兄,至於去殺項痕那就不必了,我剛才已經幫你斬殺了他……”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果然是項痕,不過這個項痕還算是磊落。竟然報了自己的名字。

    “什麼?你殺了項痕?”這句話卻不是曾震俠說的,而是另外一名古武修者,他剛剛從酒店出來,正好聽見葉默這句話。

    葉默早就發現了來人,幾個人他都認識。為首的男子叫封武,好像是‘九明書院’的副門主。他身後的兩人。一男一女,應該是他的師弟鄭潮和師妹采機。剛才發出疑問的就是封武。

    鄭潮依然是地級中期的修為,而采機卻已經是地級後期的修為了。那個封武更是和曾震俠的修為不相上下,而且內氣的凝練甚至比曾震俠還要深厚一些。

    難怪‘九明書院’可以成為外隱門第一門派,這底蘊確實是不一樣。曾震俠應該是‘三十六江’的第一人,而封武據說在‘九明書院’最多隻是排名在第三而已。

    後麵的幾人,雖然葉默叫不出來名字,卻在上次斷頂山交流大會上麵見過,都是地級以上的武者。

    “葉兄,你真的殺了項痕?”曾震俠激動的抓住了葉默的手問道,雖然他有信心打敗項痕,可是對於殺了項痕卻沒有絲毫的把握。但項痕帶領人幾乎將他的‘三十六江’全部滅亡,這個仇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不但殺了項痕,還殺了另外幾名暗殺隱門高手,搶奪隱門功法的人。”

    封武等人聽了葉默的話後,更全部都是一愣。鄭潮更是馬上就現出喜色的問道:“葉城主,你真的已經查到了這事情是誰做的?和你沒有關係?”

    葉默皺了皺眉頭,這東方旺還沒有開始實施嫁禍,這些人就已經開始在懷疑他了,一旦嫁禍開始,他哪可以說的清楚。

    不等葉默說話,曾震俠立即就冷哼了一聲說道:“鄭兄,我都拿自己的性命擔保了,葉兄絕對不是這種人,你竟然還問這句話。”

    葉默聽了心一暖,他知道曾震俠肯定幫他說了很多的話。否則這個嫁禍不等開始,他已經是凶手了。雖然他不怕,但是洛月現在卻不能背上這個名聲。

    不過葉默也知道,他以往的戰績太過彪炳,因為連葫蘆穀都是被他滅掉的。但是他也沒有怪封武等人,卻是點了點頭說道:“這件事確實不是我洛月做的,但是這事情和我洛月也不能說一點關係也沒有。”

    看著眾人疑惑的眼光,葉默歎了口氣繼續說道:“因為我洛月有一個死對頭叫東方旺,他想要將殺滅隱門的禍引到我洛月去。讓我背這個黑鍋。我還是今天來這的時候,發現有人殺到這酒店門口,然後一直跟蹤來人才知道這件事的。”

    聽了葉默的話,封武等人都是汗顏。他們也是因為有人殺到了‘九明酒店’的門口,才被吸引來的,而葉默卻已經跟蹤來人去將事情查清楚了。

    “葉城主,請進去敘話。”封武立即就非常客氣起來,他知道葉默的本事。十幾年前就可以滅掉葫蘆穀。這十幾年過去了,要說他的修為一點都沒有提高那是不可能的。

    可以說他封武雖然也有進步,但絕對不會是葉默的對手。這和境界無關。甚至他感覺自己的境界比葉默還要高,可是葉默的戰鬥力似乎有些驚人。

    一行人來到會議室,葉默將事情的來源去脈都說了一遍。並且將將手拎著的布包丟了下來,麵全是各個門派的修煉功法。

    這麵不乏頂級古武功法,而因為很多的門派都被滅,所以這些功法葉默都留在了‘九明書院’。因為那些門派雖然被滅,但大都數人並沒有被殺光,既然是嫁禍,東方旺不會這點腦子都沒有,殺光了,還有誰去找洛月的麻煩?

    最後眾人協商。由‘九明書院’發出對東方家的通緝令,並且將東方家定位隱門的第一仇家。而那些被滅門派的殘留門人,可以來‘九明書院’領取自己門派的功法。

    因為葉默的地位和修為,幾乎所有的隱門代表都會上前來和葉默打個招呼,對於想去洛月開門設派的,隻要不是歹毒功法,葉默一般都不會拒絕。但是到了洛月後。卻和在華夏不同,華夏的法律很少能管到隱門,但是在洛月,無論你是任何人,都必須要遵守洛月法規。

    雖然很多隱門因為這個而退縮了。但是曾震俠卻已經決定搬去洛月。

    會議結束後,通緝東方家的事情自有封武等人去辦。而葉默卻帶著曾震俠來到了酒店的樓頂。

    曾震俠知道葉默找他有事情,但卻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要帶他到樓頂來。但是他對葉默是百分之百的信任,這沒有理由。他了解葉默是什麼樣的人,就好像葉默也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一般。

    兩人坐下後,葉默問道:“曾兄,我很想知道你的追求是什麼?”

    曾震俠愣了一下,不過他立即就說道:“當然是先天,先天後力量數倍增長,而且壽命還會增加一個甲子。我現在看起來雖然隻有四十多歲,但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我已經將近六十了,再不突破的話,已經沒有機會了。所以我現在的追求就是先天。”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其實古武的極致並不是先天,更何況你說的先天……”

    “什麼?”曾震俠隻是吃驚的說了兩個字,就停住了沒有再說,他知道葉默必定還有話說,但是他臉上的驚色卻再也掩藏不住。

    葉默卻沉聲說道:“原來我對古武的了解還不如你多,但是現在我卻可以明確的告訴你,第一,地級巔峰後麵不是半步先天,也不是先天,而是天級。隻有逾越了天級後,才是先天。而先天之後,還有更高的層次,因為我隻是遇見過真正的先天高手,卻並沒有遇見過真正更高的層次,才無法說出那些層次的定位。”

    曾震俠一臉震撼的盯著葉默,嘴巴張得老大,半晌都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

Snap Time:2018-08-15 08:55:17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