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百零二章你是萬蠱門的人


    葉默微微一笑,他感覺這個女人自我感覺太好了點。他不知道她是從什麼地方看出來自己盯著她的屁股看的,竟然說出這話來。天地良心,他隻是掃了一眼對方的臀部而已,前後甚至連一秒鍾都沒有。

    不過葉默也沒有去譏諷這女人自我良好的感覺,而是淡聲的問道:“說說聶雙雙去什麼地方了吧。”

    這女人見葉默岔開話題,不屑的看了葉默一眼,這才同樣平淡的說道:“你應該就是那個叫葉默的吧,雖然我從未見過你,不過雙雙姐認識的男的好像就隻有你一個。”

    “不錯,我就是葉默。現在你說說聶雙雙去什麼地方了?”葉默依然平靜的問道。

    這女人不屑的看了葉默一眼,她知道任何一個男人走在她的後麵都會盯著她的屁股看。但是眼前這個男人看就看了,自己問他,他還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這讓她很是鄙視,她不明白雙雙姐為什麼要看中這種男人。

    但她還是回答道:“雙雙姐去找你了。”

    “什麼,你說聶雙雙去找我了?”葉默驚訝的盯著眼前這個女人問道。他想不到這女人得知他就是葉默的時候,竟然說聶雙雙去找他了。

    這女人見葉默如此驚訝,心不由的更是鄙視。麵對喜歡他的一個女人,竟然狠下心來數年都不見麵,這還不算,自己喜歡的女人失蹤了五年了,他居然還不知道。

    她越發不明白雙雙姐為什麼要喜歡這樣一個無情無義的人。以雙雙姐的絕色,她要找什麼男人找不到?最後為了這個男人,竟然連自己都搭進去了。對於五年沒有雙雙姐的消息,她知道如果雙雙姐真的去了苗疆,那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你知道她去什麼地方找我了?”葉默冷靜下來,他知道聶雙雙沒有去過洛月找過他,或者就是去了。也沒有驚動葉菱。否則葉菱不會不提起來的。

    “幾年前,雙雙姐得知你失蹤的消息,她就離開了燕京。說要去找你。將這家酒吧留給了我,因為雙雙姐開酒吧不是為了賺錢,所以我也按照雙雙姐的意思。從未做過什麼改變。其實雙雙姐到底去了什麼地方,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聽她曾經說起過苗疆,不知道會不會去那。”這女人雖然和聶雙雙的關係很好,但看來她對聶雙雙並不是多了解,葉默估計她根本就不知道聶雙雙修真的事情。

    ……

    葉默剛剛離開‘醉眼酒吧’,這女人就將監控錄像調出來了,她很想見到葉默盯著她屁股的那種豬哥樣子。

    可是片刻之後,她的臉色就變成了豬肝色,感情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了。清晰的錄像表明。人家隻是在她的臀部掃過去,甚至連一秒鍾都不到,哪有那種盯著她屁股看的豬哥摸樣?

    想到自己對葉默說的話,她頓時無地自容,這是第一次。她發現自己的第六感覺不對,竟然感覺到的和事實不同。難怪他的表情連變都麼有變,甚至不屑和她辯解這件事。

    葉默當然不知道這個女人會無聊的調出錄像看自己,此時他已經走出了‘醉眼酒吧’。

    葉默走出‘醉眼酒吧’,心情卻不怎麼好。雖然他對聶雙雙沒有意思,可是聶雙雙為了他失蹤了。他心總是有些不舒服。而且華夏這麼大,他的神識隻有二十多,想要找到聶雙雙一樣是大海撈針,更何況聶雙雙還不一定在華夏。至於雲紫衣的父親雲東俠,他倒是可以通過電視台發一個廣告。

    對於那個豐臀女人說的苗疆,葉默是要去一趟的,為了憶墨的事情,他就必須要過去,如果能找到聶雙雙那是最好了。

    葉默決定還是先去看看曾震俠再說,他剛走出酒吧沒多遠,就有一名衣著很暴露的女人走上來對他拋了一個媚眼,然後嬌滴滴的說道:“大哥,可以陪我進去喝一杯嗎?”

    葉默哪有興趣和這種女人去喝一杯,他立即擺了擺手說道:“對不起,我還有事。”

    說完,他也不理這個女人,立即就走。葉默走到一個無人的地方,正想祭出飛劍前往昆侖的時候,神識卻又掃到了那名剛剛叫他喝酒的風塵女子。

    不過那名女子此時已經吊到了一個和她喝酒的人,那是一個看起來才五十不到的男子,禿頂,眼睛看起來就隻有一條線了。

    葉默搖了搖頭,他正想收回神識,對這種事情他早已習以為常。但隻是片刻後,他就改變了主意,並且跟在這兩人後麵離開了‘醉眼酒吧’。

    剛剛葉默用神識掃的時候,他居然發現那禿頂男子竟然是一名古武高手,而且還是地級後期的存在。這樣一個高手,竟然會和一個路邊的風塵女子弄在一起,這讓葉默很是不解。

    按理說,就算是這家夥長得醜,一個地級武者不說要什麼樣的女人都有,但也不應該來路邊獵豔吧。

    如果說這一點還不足讓葉默跟蹤上去的話,那麼這古武修者的內氣波動讓葉默有一些熟悉感,就足以讓葉默跟上去看看。

    葉默從這古武修者的身上感覺到這人的內氣波動帶著一些很土腥氣,他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所以有了一些熟悉感覺,但是葉默肯定他沒有和這人相遇過,如果真的是相遇過的,以他的記憶力,絕對不會忘記。

    這禿頂男子開著一輛很普通的麵包車,葉默一直跟著這麵包車的後麵,同時神識不斷的掃著這名禿頂男子。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就不怕區區一名地級武者發現。

    很快葉默就想起來了這熟悉感,那就是當初他幫助卓愛國的兒子卓化堂治病的時候,卓化堂大腦內有一絲內氣。那個內氣和眼前這名禿頭的內氣完全吻合,看樣子當初就是這家夥留下來的內氣。

    這禿頂男子的車竟然開到了燕水河附近的一處地方,這是窮人居住區,葉默曾經來過。

    “大哥,你可真有意思,居然住在這個地方。”那名女子嬌笑著依偎著那名禿頂男子,但是葉默卻可以聽出來她的聲音當中似乎帶著一絲害怕,估計這禿頂男子將她帶的太遠了點。

    嘿嘿,別擔心,這些是賞給你的。”這禿頂男子停下車,從口袋麵掏出幾張麵額最大的票子塞進了這女子的胸口。然後拉著這名女子進入了一個小院。

    葉默跟了上去,他的神識在這小院麵掃了一下,臉色立即就沉了下來。小院的麵房間下竟然有一個地下室,而且這地下室麵卻有數具屍體,確切的說是屍骨。葉默隻要一看這些屍體,就知道這些人肯定和這禿頭有關係。

    那女人雖然得了一些錢,可也不是傻瓜,她一來到這個小院就感覺這有些陰森。那個禿頭男人將她帶來似乎不是為了要嫖她,而是要做別的事情。

    “我叫洪廣平,你不要怨恨我,因為我也是迫不得已。你放心,在你死後,我會給你燒點紙的。”禿頭男子忽然從身上摸出一個血紅色的蟲子看著這女人說道,語氣竟然非常柔和,甚至還帶著一些歉疚。

    “你要幹什麼?你要錢我都給你,不要殺我……”這個女人就算是再傻,也知道這個叫洪廣平的男子是想要她的命。他手的那個蟲子看起來就很是恐怖,那樣子太惡心了點。

    洪廣平看見這女人驚慌失措的樣子,帶著同情的語氣說道:“真的對不起啊,我真的很想將你打暈,可是將你打暈後,我的寶貝提取出來的精血就少了一絲靈動了。”

    葉默已經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這家夥手的血紅蟲子就是一個蠱蟲,他說的提取精血就是用自己的蠱蟲將一個活人的精血完全剝離開來。

    葉默第一想到的就是,這個家夥也是‘萬蠱門’的。既然說精血少了一絲靈性,就是說他已經達到了可以將蠱蟲提取出來的精血分離出來,這比任殺的下蠱能力還要強一些了。

    任殺的蠱蟲也可以吞噬整個人的精血,但那隻是恢複蠱蟲的生命而已,他卻不能將蠱蟲提取出來的精血剝離開來自己用。他隻能用通過蠱蟲不斷的吞噬人的精血,最後去煉化蠱蟲。所以他有很多的蠱蟲,還有一個殺手組織。

    而這個禿頭,卻可以將蠱蟲養到能將精血完整的還給他的地步,確實是厲害多了,所以他隻有一個蠱蟲。隻是不知道憶墨身上的‘丹蠱’是不是他下的,不過看他的長相好像不是。

    洪廣平沒理這女人的驚慌,他將自己手的蠱蟲丟了出去,叫了一句,“寶貝,快點哦,我們的時間可不多了。”

    這女人看見飛起來的血紅色蠱蟲,尖叫一聲,頓時暈了過去。洪廣平哪能讓這女人暈過去,他剛想拍醒這個女人,忽然感應到自己的蠱蟲忽然不見了。他立即就轉過頭看了一下,同時驚駭的出聲問道:“你是誰?”

    葉默沒有理睬洪廣平,他用真元控製住蠱蟲懸浮在手心上麵,看著蠱蟲在真元麵掙紮了好一會,然後才拿起一個瓶子將蠱蟲裝了起來封住瓶蓋,將瓶子放入口袋。

    做完這些後,葉默才看著站在一邊驚駭不已的洪廣平問道:“你是‘萬蠱門’的人?”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4-23 06:02:15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