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百零一章聶雙雙的酒吧

  
  離開寧家大院後,葉默已經知道東西被一個倭人拿走了。雖然他從未聽說過什麼‘項隱館’,但是這兩個魚尾碎片他還是要去看看的。
  葉默找了個地方買了一個大箱子,裝了一箱子美元。戒指媊悛漪元實在是太多了,他打算將這一箱子送給寧楊。對他來說是廢紙一樣的東西,但是對寧楊來說,很有可能憑借這一箱子美元發展自己的生意。
  他是介紹了寧楊去‘洛月藥業’,但如果寧楊不願意的話,也有點本錢不是。
  葉默的神識掃了出去,他現在的修為已經接近練氣八層後期,神識已經將近二十二三埵a,他立即就掃到了寧楊的住處。
  他想不到寧楊作為寧家出來的人,在燕京竟然連住的地方都沒有,還是住旅館。
  葉默下一刻就來到了寧楊的住處,隻是他剛到房間的門口,就聽見媊悁酗H在吵鬧。
  “我真是瞎了眼,竟然看上了你這樣一個人,為什麼我們不能在燕京?你難道不是寧家的種?你一個大男人還讓我們娘倆住賓館,連一個家都沒有,你出去,給我出去……”一個有些傷心的女聲傳了出來。
  “琦琦,你聽我說啊,我們馬上離開燕京去洛月,以後就定居洛月,比燕京難道不好嗎?”寧楊的聲音有些弱,似乎感覺自己真的沒有什麼用處。
  叫琦琦的女人似乎停止了推搡寧楊,抽泣著說道:“去洛月。你就知道去洛月,幾年前你將我們燕京的房子都不要了,要去洛月。結果呢?洛月沒有去成,還讓我們一家沒有地方住,隻能住到寧海我娘家。現在還要去洛月……”
  “媽,你不要和爸爸吵,我還有好幾萬塊錢的零花錢。爸爸說的去洛月是真的。叔叔說我們可以去……”寧楊弱弱的聲音傳來。她的生活一直無憂,而且零花錢充足,但是沒有想到。家堻熊M困境到了這個地步。
  叫琦琦的女人似乎沒有了力氣,隻能坐在床邊低聲的抽泣。
  寧楊歎了口氣說道:“琦琦,這次是真的。絕對不會騙你的。雖然我們現在沒有多少積蓄,可是隻要到了洛月……”
  葉默知道寧楊在寧家混的不咋地,但是沒有想到被排擠的這麼邊緣來了,他敲了敲門。
  寧楊打開門看見葉默拎著一個大箱子站在門口,立即驚喜的說道:“葉城主……你怎麼過來了?”
  葉默擺了擺手微微一笑說道:“寧兄,就直接叫我名字好了,現在的城主不是我,輕雪讓我順便來看看你們。”
  那名還在哭泣的女子看見葉默後,立即擦了擦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來。
  “叔叔。”寧楊立即叫了一句。對媽媽說道:“媽媽,他就是邀請我們去洛月的叔叔。”
  葉默隻好笑笑說道:“輕雪讓我幫忙送點東西過來,寧兄,就給你吧,到時候你去兌換一下。還有這串手鏈。送給寧蘭好了。我要走了,到了洛月,我再去看你們。”
  葉默說完將箱子放在一邊,又拿出一串防禦手鏈遞給寧蘭,這才退出房間。說實在的,對於夫妻吵架這種事情。他實在是不知道應該如何勸解。
  直到葉默離開房間後,寧楊才反應過來,他有些不滿意的對那名女子說道,“葉默城主過來,你連一杯茶都沒有倒,真是一點禮貌都沒有。”
  “你說葉城主?葉默?就是你說的輕雪妹妹的丈夫?”此時那名女子也反應過來,張大嘴巴吃驚的問道。
  寧楊沒好氣的說道:“當然是他,不然,你以為還有誰能寫個信就可以讓我們定居洛月的嗎?”
  “那你怎麼不早說?”此時這女子已經反應過來,立即埋怨著說道。
  “我一直在說,但是你要聽啊,你一進來就不停的在鬧,哪媮棶|聽我的解釋?”寧楊總算是鬆了口氣。
  寧蘭的媽媽似乎知道自己理虧,隻好尷尬的說道:“輕雪讓他帶了一個箱子來,不知道是什麼。”
  她已經後悔死了,輕雪的丈夫來了,還是那個傳奇的洛月城主葉默,她竟然在哭鼻子,還被人家看見了。可惜她都沒有仔細的看看那個葉默長的如何,帥不帥氣的。
  寧蘭早就跑到箱子旁邊,打開了箱子。
  “啊……”一家人頓時呆住了,寧蘭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寧楊夫妻卻是知道,竟然是一箱子美元。這要有多少啊,估計幾百萬都有。
  ……
  燕京的熟人漸少,連卓愛國也搬去了洛月,葉默隻是去看了看韓在辛,和他聊了一會,就離開了韓家。他準備去‘九明書院’一趟,然後再去倭國找一下那個項津。
  他從韓在辛口中得知當年譚角離開燕京後,就一直沒有再回來,倒是欒清風現在一直在‘天組’。欒清風的修為已經到了半步先天的巔峰看,但是那臨門一腳始終不能突破。
  對欒清風葉默雖然沒有惡感,但也談不上什麼交情。當年他沒有殺譚角,就是因為欒清風承諾在燕京照顧葉菱和葉子峰。但事實是,後來這兩個人都失蹤了。葉默沒有責問的打算,同時也沒有了要幫助欒清風晉級先天的想法。
  燕京的街頭比起十幾年前更加的繁華熱鬧,這堛漱H比洛月還要多,可是葉默總感覺缺少了些什麼。
  ‘醉眼酒吧’幾個字出現在葉默的眼前的時候,他倒是有些感懷,葉默沒有想到這個酒吧十幾年了還在這堙C
  一看到這個酒吧,葉默就想起了聶雙雙。他和聶雙雙的第一次約會就在這堙A當初他來當然不是約會的,他是來這媊筆i聶雙雙的。
  聶雙雙所在的九月觀可以說間接的被葉默滅個精光,九月觀的男男女女除了聶雙雙外,隻要被葉默遇見的,統統被葉默殺了。
  當葉默再次看的‘醉眼酒吧’幾個字的時候,竟然下意識的走了進去,他驚異的發現這個酒吧媊悛爾佴◣M十幾年前一模一樣。
  一個十幾年都不變的酒吧,這能賺到錢嗎?
  葉默下意識的走到了當初和聶雙雙約會的那張桌子邊,他還沒有來得及坐下來,就有一名待應生攔住了葉默。
  “對不起,先生,這張桌子不對外開放,您請換一張桌子。”這待應生一看葉默要坐這張桌子,立即就知道葉默是第一次來這個酒吧,這酒吧的這個規矩都已經定了將近十年了,沒有人不知道。
  “為什麼?”葉默奇怪的問道。
  待應生很是禮貌的說道:“這是我們董事長的規定,這張座位是我們董事長的專座,不對外開放。”
  自己開酒吧,還給自己弄一個專座,葉默有些無語,這不是和自己的生意過不去嗎?
  “你們董事長是誰?”葉默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他已經沒有繼續想坐在這堛熒N思了,別人的酒吧要怎麼規定那是別人的自由。
  “我們董事長姓聶。”這待應生笑著說道。
  姓聶?葉默忽然想到了聶雙雙,難道是她?這不可能吧,她會來燕京開一家酒吧?
  不過葉默想到聶雙雙和他在一起的種種事情,倒是感覺這種事情還真的有可能,因為上次他在燕京遇見聶雙雙的時候,她也坐在這個酒吧,而且還是這張桌子。
  想到這堙A他立即問道:“你們董事長是不是叫聶雙雙?”
  這待應生奇怪的看了一眼葉默,這才很禮貌的說道:“是的,我們的董事長是叫聶雙雙。”
  還真的是她?葉默想到了那封信,還有九月觀的一些事情。按理說她現在應該修煉有成了吧,怎麼會在這媔}酒館?不過看來,她那封信寫的倒是真的,她看樣子不但喜歡這個位置,還將酒吧買下來了。
  “對了,我和你們聶董是熟人,她去了什麼地方了?我想見見她。”葉默的神識沒有掃到聶雙雙,他倒是真的很想問問聶雙雙是怎麼修煉‘九月長青決’的,可千萬不要和以前九月觀的人一樣,修煉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這待應生聽見葉默的話倒是有些奇怪的看了葉默一眼,然後說道:“我們董事長已經好久沒有來店堣F,如果您要找董事長的話,可以和我們店長聯係。”
  “是你要找雙雙姐?你認識雙雙姐?”一個看起來很是豐滿的,大約三十多歲的女子剛好聽見葉默和這待應生的對話,立即走過來問道。在她的印象媊恁A雙雙姐很少有朋友,更不要說是異性朋友了。
  “是我認識她,她現在人在哪堙H”葉默點了點頭說道。
  這女子打量了葉默一下,這才說道:“雙雙姐已經離開燕京有五年了,如果您真的認識雙雙姐,請跟我來。”
  這個女人雖然相貌隻能算是中上,可確實很性感,真不知道聶雙雙怎麼找到的。她走起路來,渾圓的臀部有節奏的抖動著,換成一個人都想用手去摸摸看了。可惜的是葉默身邊的幾個女人,每一個都比她要強的太多了。所以葉默隻是掃了一眼,就將目光移開。
  這女人將葉默帶到辦公室,然後盯著葉默看了好一會才說道:“如果你隻會盯著我的屁股看,我真的不希望你就是雙雙姐說的那個男人。”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10-23 02:57:48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