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九十九章寧家


    請牢記本站域名  ,或者在百度搜索: -< 書 海 閣 >-

    在洛月陪了宋映竹和憶墨兩天後,葉默再次離開了洛月,他沒有急著去‘九明書院’。

    曾震俠雖然受傷了,但是有他帶去的‘蓮生丹’應該很快就可以療好傷,而且曾震俠知道自己要去‘九明書院’肯定會等他。

    所以葉默首先去的地方是燕京,他想去找一下寧府真,同時也去看看韓在辛。當年他沒有救下張掘和李狐,在葉默心也很是愧疚,不過他已經盡力了。當初他在北極的那個島上,差點送命。

    雖然葉默娶了寧輕雪,但是對他來說,燕京寧家他還是第一次過來。葉默這次是來問寧府真要東西的,所以他直接來到寧家大院要求見寧府真。

    兩名門衛正攔住葉默要詢問葉默是誰,一陣嘈雜聲音從院麵傳來。

    “寧楊,你不是要去洛月了嗎?為什麼還要來燕京,哦,人家不要你進去吧。寧家也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一個中年男子將另外一人推到了院子麵,並且指著他冷聲說道。

    “你有什麼權力推我爸爸,我爸爸隻是來看看太爺爺,和你有什麼關係。你以為我們稀罕來這個鬼地方……”一個女孩憤怒的聲音響起,並且就要去拉那名被人推出來的男子。

    “敢說我寧家大院是鬼地方,你找死……”隨著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一名少女抬起巴掌就打向了剛才那說話的女孩。

    那女孩的爸爸想要攔住打人的少女,隻是他同樣被人拉住。所以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要被打。

    葉默冷哼了一聲,一步上前,伸手捏住了這名少女的手腕,稍微一帶,那名少女就被葉默帶出多遠。好在葉默並沒有用力,那名少女隻是跌撞了幾下,就勉強站住了。

    葉默已經認出來了這個女孩就是憶墨的同學寧蘭。他當然不會讓憶墨的朋友被打,所以毫不猶豫的伸手攔住了那打人的少女。

    “叔叔,是你。你怎麼在這?憶墨也來了嗎?”寧蘭立即就認出來了葉默,並且驚喜的叫了出來。

    “你是誰,竟然敢在我寧家撒野?”那名少女勉強站住後。立即過來指著葉默大怒。她罵完後,不等葉默回答,又指著兩名門衛怒聲罵道:“你們是死人嗎?什麼東西都往麵放?還不將他抓起來。”

    “等等……”剛才還攔住寧蘭爸爸的男子突然插口攔住了幾名要上前的門衛,他放開了寧楊走到葉默的麵前忽然很客氣的問道:“請問你是不是葉默?”

    葉默冷聲回答道:“不錯,我就是葉默。”

    “您,您真的是葉默,是葉城主……”這中年人的聲音都變得有些顫抖了。他的表情和語氣一下就變得恭謹和敬畏起來,似乎眼前站著的是一個神,而不是一個普通人。

    “你是葉默?輕雪還好嗎?我是寧楊……”寧蘭的爸爸更是激動的走上來說道。

    寧楊?葉默似乎聽說過這個名字,他聽到寧楊問起輕雪。還是點了點頭說道:“輕雪出去旅遊了,她還好,你是……”

    “我是輕雪的堂哥……”寧楊說到這,葉默立即就想起來了,當初寧輕雪被寧家的人出賣。準備將她說給宋家。後來就是寧楊去給她報信,讓寧輕雪逃離燕京,去了寧海。

    換句話說寧楊是寧家唯一幫助寧輕雪說話的人,葉默想起寧楊是誰後,立即伸出手和寧楊握了一下說道:“你好,當年的事情謝謝你了。”

    寧楊聽葉默說起當年的事情。立即就有了一種舒心感。葉默這種人能記起當年的那些小事,對他來說那是一種激動了。

    剛才還在推寧楊,並且惡言相向的中年男子此時的表情已經變得躬謙無比,他再次小心的走到葉默的麵前說道:“我是寧楊的堂哥寧希,也是輕雪的大堂哥,葉城主您能來我寧家,是我寧家的榮幸……”

    話雖然是這樣說,可是他卻沒有敢和寧楊一般伸出手。他隻要看看葉默的態度,就知道葉默對他不怎麼想搭理。

    早就跑出來看熱鬧的寧真武更是一臉震驚的看著葉默,他想不到這個人連自己的大伯也這麼低眉下氣。他可是知道大爺爺可是寧家的家主,而且大伯很有可能以後就接任大爺爺的位置。他竟然還打算拿寧家的威風壓住這人,現在看來他的想法有些可笑。

    可是更讓他震驚的卻是他竟然看見太爺爺出來了,臉色竟然很是激動的樣子。

    葉默一看見寧府真立即就認出來了,寧府真雖然年紀不小了,但是可以看出來他和寧中飛還是有幾分相似之處。

    “可是葉城主大駕光臨。”寧府真還沒有走出來,遠遠的就激動的叫道。

    雖然葉默不大喜歡寧輕雪的這個爺爺,可畢竟還是寧輕雪的爺爺,而且今天他還是來尋求幫助的,所以聽見寧府真的話後,葉默也走上前幾步抱了抱拳說道:“葉默見過寧前輩。”

    寧府真顯然更喜歡葉默的這種打招呼方式,唯一遺憾的是葉默沒有叫他一句爺爺。但是他也知道寧輕雪對他寧家的意見根本就沒有辦法挽回了,現在葉默能來這,那已經是寧家極大的機遇了。

    他甚至不需要葉默幫助寧家做什麼事情,隻要將葉默來過寧家大院這件事傳出去,那寧家在燕京的身份又要上升一個台階。更何況,他相信葉默不會無緣無故的來寧家大院。

    “葉城主,請進,請進……”寧府真立即很是客氣的對葉默伸手說道,顯然他打算將接待葉默的工作放在自己的身上了。

    “太爺爺,這就是洛月的葉城主嗎?真的好年輕啊。”那名要打寧蘭,但是卻被葉默拉到一邊的少女,此時竟然跑了上來扶住寧府真的胳膊,撒嬌的說道。

    雖然她話是這樣說,但是她的眼神卻看著葉默,竟然還帶著一些嬌媚的味道。

    葉默掃了一眼這個少女,從相貌上來說,確實是一個美女,甚至比當年的卓映晴還要漂亮一些。但是在葉默眼她的天真帶著一絲做作的味道,遠遠不如卓映晴的那種自然,這讓葉默一看就很是不喜。

    葉默卻沒有立即進去,而是看著寧楊問道:“寧楊兄,你怎麼會在這?”

    葉默之所以要問這句話,第一是看見剛才寧楊在這似乎大大受歡迎,第二他幾天前在商場聽過寧真武的話,似乎寧楊在燕京的處境並不是很好。

    寧楊歎了口氣說道:“幾年前,我本來要去洛月投奔輕雪的,可是輕雪好像出去了,而且洛月似乎也有些變故,我沒有去成。因為我在燕京的產業已經不多了,所以我就回到了寧海我妻子家,隻是總是呆在寧海也不是辦法,我……”

    葉默從寧楊的眼就可以看出,她妻子家的人肯定也對他有些看法了,所以他又回到了燕京,而燕京這邊他連寧府真的麵都見不到,更不要說尋求寧家的幫助了。

    至於說燕京的產業不多了,那完全是為了顧及寧府真的臉麵,葉默不用問,就知道寧楊在燕京根本就沒有產業了。

    寧府真的思維變化很快,寧楊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他很是惱火的瞪了一眼旁邊的寧希,然後馬上和顏說道:“寧楊啊,你來了大院怎麼不進去?來,來,和葉城主一起進去吧。那個是蘭蘭吧,都長的這麼大了,來,和你爸爸一起進去讓太爺爺看看。”

    寧楊卻很見機,他知道老爺子的這種態度那是因為葉默的關係,如果沒有葉默,他什麼都不是,最多看見了隻是問一句而已。

    他連忙拉著寧蘭上前打個招呼說道:“爺爺,我今天帶蘭蘭來是看看您的,隻要您身體健康就好了。”

    “好,好,以後就住在大院麵。回頭讓中守給你加加擔子,哎,我倒是老了啊。”寧府真嘴歎氣,心猶如明鏡一般,寧楊雖然他沒有見到,但是一看這個架勢,就知道寧楊在寧家什麼都沒有得到。

    葉默卻微微一笑說道:“寧楊兄,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倒是可以寫封信給二虎,你可以去‘洛月藥業’工作。至於蘭蘭,也可以去洛月讀書。”

    葉默說這個話,就是讓寧楊一家定居洛月了。二虎雖然沒有管事情了,但是‘洛月藥業’現在是二虎的老婆魯小珍和莫海負責。”

    聽了葉默的話,院子麵其餘的寧家人都羨慕的看著寧楊。現在去洛月可不比以前,現在去洛月定居簡直是難上加難,而寧楊卻可以拿著葉默的親筆信去定居洛月,給任何一個人都羨慕不已。

    “我當然願意。”寧楊連忙激動的回答道,他本來就想去洛月的,隻是因為輕雪不在洛月耽擱了而已,造成了連燕京都沒有辦法存身。

    因為葉默的關係,寧楊走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寧家人都在相送,這讓寧楊更是感慨。人就是這樣,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他來的時候知道想見到爺爺不容易,所以也沒有讓妻子一起來丟人。但是沒有想到,走的時候竟然有如此排場,連爺爺寧府真都在搖手相送。

    直到寧楊父女兩人走遠後,寧府真這才很客氣的對葉默說道:“葉城主,請進。”

    葉默先走了進去,寧府真對身後的人擺了擺手,一個都沒有讓進來,卻讓那名扶住他的少女一起陪著葉默進入寧家內院。

    ......未完待續)

    最新最快章節,請登陸-< 書 海 閣 >- ,閱讀是一種享受,建議您收藏。

    

Snap Time:2018-08-21 07:55:30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