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九十七章洛月紫卡


     華夏書庫    到華夏書庫一起看書,看書無彈窗,牢記網址:

    嚴格說來眼前的這個男子還是她的師兄,叫許石。當年她離開‘天組’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地級初期了,沒想到經過了十幾年的時間,他看起來卻沒有什麼變化,皮膚甚至比當年還要好一些。由此可見,許石的修為肯定再上一層樓了。

    “宋師妹……”許石卻更是驚訝,宋映竹竟然比十幾年前更加的年輕漂亮了,看起來簡直猶如二十歲的少女一般。不但是肌膚如雪,秀發如雲,原來清冷的臉龐現在卻清秀動人,似乎她整個人都洋溢著幸福。

    別人不知道宋映竹,他可是再清楚不過了,宋映竹當年在天組的時候也不過二十出頭。但是因為表情清冷,從來沒有笑容,後來宋家變故,她看起來甚至比實際年齡還要大幾歲。

    但就算是那樣,也沒有影響到許石喜歡她。因為許石知道他要追求更高的層次,所以隻是將這喜歡放在心上而已。不過暗地對宋映竹的思慕卻沒有改變,本來他晉級地級後,對宋映竹的心思就更重了。

    但是因為當初在湘雲軍區宋映竹打算利用他,而他也懼怕葉默,知道宋映竹和葉默有仇。事後他竟然沒有再去尋找宋映竹,時間長了,就這樣淡了下來。今天在寧海,他居然又看見了更年輕的宋映竹,頓時喜出望外。

    “媽,他是誰?”憶墨看見許石,立即警惕的看著他問道。

    “啊,你都已經結婚了?”許石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憶墨,他想不到宋映竹不但結婚了,而且女兒竟然這麼大了。

    宋映竹微微一笑,沒有回答許石的話。對她來說,當年的宋映竹已經死了。在宋家滅亡後,師父潭角招呼都不打一個就消失了,她還是憑借自己的堅韌找到了隱門大比去參加。後來遇見了葉默,然後才有了和葉默一起的故事。

    對宋映竹的心思。百度搜索.華*夏*書*庫.許石也不是一點都不了解。不過他看見宋映竹和女兒的衣著,立即就知道宋映竹的生活過的並不是很好。也就是說她的丈夫並沒有多少實力,一個有實力的男人怎麼可能讓他的妻子和女兒過成這樣?而且憶墨的鞋子還有一個補丁在上麵。

    宋映竹雖然不在‘天組’了,可是自己還可以勸她再進去。至於宋映竹是否已經結婚,他完全忽略掉了。無論宋映竹的丈夫是誰,他也可以一個小指頭就按死。

    “映竹,你願意再回去嗎?欒師叔也回來了……”見宋映竹不說話,許石再次補充了一句。

    宋映竹淡然說道:“許隊長。我帶女兒買點東西,然後會和我丈夫一起走。至於再回到那個地方,我已經沒有了興趣。”

    聽到宋映竹叫他隊長,許石的臉上有些不好看。就算是以前,宋映竹也是叫他師兄的。至於這個隊長,那是指的他去特種兵軍營麵的時候。是那些教官的隊長。

    雖然臉色不好看,但是許石並沒有立即就離開。他現在已經是地級巔峰了,隻要有一步之遙,就可以登上半步先天達到和欒師叔一樣的地步。對他來說這是急不來的,需要慢慢的積累。這些年來他雖然也有些女人,但那都是逢場作戲。現在看見了宋映竹,他那顆心再次複燃起來。

    無論宋映竹的丈夫是誰,他都必須要得到宋映竹。

    “映竹,這次我受到‘九明書院’的邀請去樂青參加一個大會。如果你願意的話,倒是可以和我一起去……”許石毫不氣餒的說道。

    他知道宋映竹也清楚‘九明書院’的能量,就算是對‘天組’的組長,‘九明書院’也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存在。他邀請宋映竹去‘九明書院’,本來就是有幫助宋映竹的心思在麵,同時也顯露自己的本事。

    宋映竹微微一笑,已經帶著憶墨來到了手機櫃台,根本就沒有回答許石的話。不要說她現在的丈夫是葉默,就算是她沒有丈夫。手打書 還是孤寡一人。也不願意和許石多話。

    許石是個什麼樣的人,她早就看的清清楚楚。當年在田遊能的軍營麵。他明明要對葉默動手了,可是聽到葉默的身份後,立即就成了烏龜,甚至一句話都不敢說,這種人,她宋映竹從來都沒有看的起過。

    “就要這種手機。”憶墨已經和寧蘭來到了手機櫃台。

    “用我的卡吧。”看見憶墨和寧蘭已經挑好了手機,沒等宋映竹拿出自己的銀行卡,許石已經上來拿出了自己的金卡。

    “不用。”宋映竹已經拿出了自己的卡遞了過去。她拿出來的卡是葉默給的,而葉默的卡是離開洛月前葉菱辦理的。

    “咦,洛月的卡?”這服務員拿起宋映竹遞過來的卡愣了一下,洛月的卡有一個獨特的標誌,就是上麵有兩個看起來猶如懸浮的字‘洛月’,這個懸浮標誌是任何國家現在都沒有辦法仿照的,而且洛月的銀行卡周圍都有顏色。

    卡周圍的顏色雖然多,但是有一種顏色隻能是洛月城的第一城主使用,那就是紫色,而這服務員手的卡周圍的顏色恰好是紫色。

    作為洛月商業集團的一個員工,商業部長沈芊芊早就有過明文規定。洛月商業旗下的員工都必須要經過培訓後,才可以上崗。而認識各種身份人物的銀行卡,這是很主要的一條。

    現在這名員工手拿著的卡不但是洛月的卡,還是紫色的洛月卡,她頓時就緊張了起來。雖然圖片她見過,她也了解洛月的銀行卡,可是真正拿到這款卡的時候,卻根本不敢相信。

    因為培訓的時候,她們的主管就說過,這種卡她們必須認識,但是這種卡可能不會拿出來用的,而今天這卡不但拿出來用了,還在她的手。

    “哈哈……你爸爸不會弄了一張假卡吧……”寧真武看見這服務員拿著宋映竹的卡,遲疑著不說話,不由的譏諷起來。

    此時憶墨和寧蘭都有些疑惑起來,憶墨發現她們的卡似乎和別人的卡真的不同。除了大小一樣外,別的地方都不相同。

    但這售貨員就好像沒有聽到寧真武的話一般,而是很恭敬的對宋映竹鞠了個躬說道:“小姐,您好,您請稍坐。”

    雖然這售貨員肯定這卡是真的,但是她也不敢做主,她已經通知了商場的總經理。一個紫邊卡主來到商場,萬一出了什麼遺漏,她可吃不完兜著走。

    宋映竹稍微遲疑了一下,就反應過來,她立即問道:“這家商場是不是屬於洛月城的?”

    “是。”這售貨員很是恭謹的回答道:“這是洛月商業旗下的一家商場,我們總經理馬上就會下來親自接待您。”

    宋映竹點了點頭,她估計是葉默的卡讓這服務員認出來了自己的身份。

    許石也皺了一下眉頭,他卻見過洛月的卡,宋映竹竟然拿出了洛月的卡,而且那售貨員還很小心的樣子,難道宋映竹的丈夫竟然是洛月的人?如果真的是洛月的,她應該不會這麼窮才對啊。

    許石剛剛想到這,就有一名女子急匆匆的跑了過來,而且看她的樣子,就是遇見了最大的事情一般。

    這售貨員看見這女子跑過來,連忙走上前將卡遞給她說道:“崔總,卡是這位客人拿來的。”

    說完這售貨員指了指宋映竹。

    這女子看見宋映竹眼睛立即一亮,她隻是稍微看了一下手的卡就說道:“請問您貴姓?”

    宋映竹微微一笑說道:“我叫宋映竹,這是我女兒葉憶墨。”

    “葉憶墨?”這女子看了看憶墨,忽然臉色一變,立即說道:“您是董事長夫人?”

    許石聽了這女子的話,臉色立即就不大好看了,他沒有想到宋映竹的丈夫竟然是個董事長,而且還是洛月一家商場的董事長。

    他可不知道洛月的高層大部分都叫葉默董事長。

    宋映竹知道她說的董事長應該就是葉默了,不過她不是很肯定,但是有人幫她回答了這句話。

    “是的,她是董事長夫人。沈芊芊能力不錯啊,竟然將商場開的到處都是。”

    “爸爸,你來了。”憶墨一聽到這個聲音,立即就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來人。

    “董事長您好,我叫崔豔秀,是這家商場的總經理。”這總經理聽到葉默的話後,立即上前恭謹的打了個招呼,並且將卡還給了宋映竹,然後說道:“沈部長說過,董事長在任何洛月的商場購買東西,都不需要刷卡。”

    葉默哭笑不得,他不知道沈芊芊是知道他很少去商場買東西,還是怕他不喜歡帶錢,竟然弄出了這個規定來。

    他連忙擺擺手說道:“就用這張卡去刷,回頭告訴沈部長,以後洛月沒有任何人能不刷卡買東西,就說這是我說的。發現這種人,立即就讓沈芊芊重辦。”

    “是。”這總經理連忙點頭說道。她很清楚,雖然葉默是個董事長,可是比沈芊芊這個商業部長的位置高出太多了。

    許石臉色愈發難看起來,他想不到宋映竹的丈夫竟然是葉默。葉默怎麼可能成為宋映竹的丈夫,無論如何他也想不通。

    ......

    到華夏書庫一起看書,看書無彈窗,手機閱讀 最新更新來自華夏書庫http://

Snap Time:2018-01-20 13:32:36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