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九十六章老朋友出事

  
  幾個普通人死了,對裴昂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事情。哪怕他潘動賓再牛,在隱門人的眼堥拑M是一個螻蟻而已。他更擔心的是葉默會不會饒了他,雖然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做出讓這個葉前輩不喜歡的事情,可是這位前輩的心思,他又如何能夠猜測到。
  現在葉默問起隱門的事情,裴昂立即說道:“一直以來,隱門就很少問世,自從十幾年前有幾個不長眼的門派得罪了前輩後,隱門就更少出來了。就是隱門大比從十幾年前的那次後,也都轉移到了隱門地盤舉行。可是這些年來,許多的隱門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甚至一個人都沒有留下。”
  葉默皺了皺眉頭,隱門的實力他是知道的,錯非是他修真的話,想要和隱門對話,那是做夢。又有什麼人能讓隱門消失?而且還是很多的隱門。
  裴昂看見葉默皺眉,知道這事情和他沒有關係,頓時鬆了口氣,繼續說道:“當年的蓮航靜齋和廣寒門消失,還沒有人在意,後麵聽說他們搬到洛月去了。但是近幾年來,又有許多門派莫名其妙的消失,如玄都門、意劍門、蒙家等等都一夜直接被滅,而且門派被完全破壞,門內弟子死狀各異,就連‘三十六江’……”
  葉默聽到這堙A眼神一凝,冷聲說道:“三十六江怎麼了?”
  三十六江的門主曾震俠是葉默的朋友,而且曾震俠為人光明磊落,和葉默很談的來。當初在隱門大會的時候,葉默還為他療過傷。甚至在葉默和項名王起衝突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
  所以說如果曾震俠的‘三十六江’出問題了,他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
  裴昂知道葫蘆穀的滅亡可能和葉默有關係,所以他沒有敢提葫蘆穀,不過他也知道‘三十六江’的曾震俠和葉默是朋友。現在果然他提到‘三十六江’的時候,葉默的表情就不對了。正因為三十六江出事情,他才猜測這不是葉默做的。
  裴昂不敢怠慢。立即說道:“三十六江在不久前也同樣被暗算,而且‘三十六江’的老巢完全被毀去。如果不是曾門主已經是半步先天修為,帶領門下弟子奮力突圍,估計‘三十六江’已經全軍覆沒了……”
  葉默的臉色沉了下來,曾震俠帶門下弟子突圍,肯定是損失慘重。本來葉默想到的是當年宋映竹回到娥眉山的時候,娥眉庵被滅,會不會和滅那些門派的是同一個人。現在看來應該不是了。
  因為當年的那個黑衣人是個養蠱的人。而且還是一個,從裴昂的口中葉默可以判斷出,能讓一個如‘三十六江’這種門派都必須要突圍的。肯定不是一個人。那些人為什麼要和隱門過不去?而且還斬盡滅絕?
  此時外麵已經響起了警車的聲音,他沒有繼續問裴昂,而是一把抓起裴昂離開了會所。
  裴昂隻感覺到一陣的暈眩。然後一些風吹過,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來的,就已經來到了一處路邊的公園。
  竟然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帶他來到了路邊的公園,裴昂更是心驚。他甚至感覺自己像飛起來一般,可這已經是白天了,難道葉默真的是飛出來的?但因為這樣,他對葉默更是敬畏,卻不敢問出來。
  “曾門主現在在什麼地方?”葉默沉聲問道。
  裴昂不敢怠慢。馬上回答道:“曾前輩帶著‘三十六江’的弟子連夜逃走,輾轉去了‘九明書院’。因為他受傷厲害,現在還重傷不起,他到了‘九明書院’後,就派出弟子前往洛月。聽說是要尋求前輩您的庇護,想將‘三十六江’轉移到洛月去,可是他派出的弟子沒有任何消息。”
  葉默心堣@沉。他想到了東方旺,在曾震俠派人去洛月的時候,應該正是東方家的人在洛月橫行的時候,很有可能曾震俠的弟子連虛月華的麵都沒有見到。
  “‘九明書院’的副門主封前輩廣邀隱門地級高手聚集昆侖,應對此次事件。而且因為此次事關重大,‘天組’的地級高手也會參加。晚輩來寧海。是因為寧海有航班直達樂青市,在樂青市有‘九明書院’的弟子接送。”裴昂小心的說道。
  葉默點點頭,樂青市他去過,當初為了尋找洛影,他去過很多的地方。樂青市在距離昆侖很近,而且交通還算是便利。
  葉默拿出一個瓷瓶遞給裴昂說道:“這媊悁酗@顆丹藥,你到‘九明書院’後,幫我將丹藥送給曾震俠門主,告訴他我將事情處理完後,會來看他的。”
  “是,前輩。”聽到葉默的話裴昂心堣@鬆,既然讓他送東西給曾震俠,那就是說葉前輩沒有要再對付他的意思了。
  等裴昂接過丹藥,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心塈颽O駭然,因為葉默早已消失不見。
  ……
  隱門的實力葉默是最清楚的了,哪怕是外隱門,一樣的強悍。就算是他沒有修煉‘三生訣’的時候,不到練氣五層也不會去輕易挑戰一個大隱門。當初在葫蘆穀的時候,他的修為已經是很不錯了。但是麵對任平川,他也是險勝。
  更何況當時的任平川還沒有回複全盛的時候,更是失去了雙腿。也就是說當初他對付的最多隻是半個任平川,也贏得那麼艱難。如果是任平川完好無缺,而且葫蘆穀別的弟子也可以從中幫忙的情況下,那麼鹿死誰手孰未可知。
  他去點蒼派的時候也是一樣,他遇見了‘點蒼七殺陣’,最後雖然是勝了,那也是他有飛劍可以飛的緣故,否則他在點蒼就已經栽了。
  任意一個隱門能生存到現在,都不是一個簡單的存在,都有自己的底蘊。
  這到底是誰,竟然這麼瘋狂,竟然敢挑釁到整個隱門。甚至還一個個的滅門,這也太狠了點。
  葉默神識掃到宋映竹帶著憶墨已經進入了一家商場,也沒有再想下去。他來寧海本來是看看蘇靜雯的,但沒有看見蘇靜雯,卻讓他找到了宋映竹和自己的女兒。他打算帶宋映竹和憶墨先回到洛月,然後再去一趟‘九明書院’看看曾震俠。
  ……
  “媽媽,爸爸給的卡怎麼那麼多的錢?爸爸做什麼生意嗎?”憶墨在取款機上看見卡媊挐釵h的零的時候,立即就問了出來。雖然她過的一直是很窮的生活,但是她們班上和學校媊悁鹵的人卻是眾多。
  一般在她看來,有錢的人大部分都是做生意的,而且生意越大的人,家奡N越有身份。
  “……”宋映竹有些卡殼,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和女兒解釋。這些年她隻是不斷的對憶墨說她爸爸很有本事,可是一旦女兒問起葉默是做什麼的,她都盡量避開,免得女兒要求去找她爸爸。
  “憶墨,你爸爸回來了嗎?”一個和憶墨差不多年紀的女孩看見了憶墨,立即驚喜的跑過來問道。
  憶墨回頭看見這名女孩,也馬上欣喜的應道:“寧蘭,你怎麼也來了?你今天沒有上課?”
  這女孩同樣高興的說道:“是啊,昨天下午你沒有去學校,我還擔心你呢。那個姓潘的沒敢對你怎麼樣吧?”
  憶墨立即搖了搖頭說道:“是啊,昨天我爸爸回來了,他可不敢對我怎麼樣。對哦,你怎麼也沒有上課?”
  “我爸爸今天也來寧海了,我可能要回燕京了。對了,我剛才聽說你爸爸給了你很多錢,這下你可以買那個手機了。”寧蘭熱切的說道,她和憶墨關係最好。憶墨喜歡的那款手機,她一樣很喜歡,隻是她知道憶墨沒有錢買,所以她也一直沒有買。
  現在因為要和爸爸回燕京了,所以準備自己買一個,同樣準備買一個來送給憶墨的,不過她聽到憶墨的話,知道憶墨可能要自己買了。
  “沒見過錢的土包子,還很多錢,我的零花錢都比你爸爸給的卡多。”一個不屑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憶墨皺了皺眉頭,卻沒有回話。她和媽媽一起生活的這些年,學會了容忍,隻要不挑釁到她的底線,她一般都不會主動出聲的。
  寧蘭卻忍不住的說道:“寧真武,這跟你有什麼關係?我自己買東西好了,不用你陪我,你先回去吧。憶墨,不用理他。”
  說話的寧真武看起來也不過比寧蘭大了兩三歲而已,不過個頭卻有一米七左右了。他聽了寧蘭的話後,更是不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葉憶墨,甚至搖了搖頭,但這次卻沒有說話,卻也沒有離開。在他看來,隻要看看憶墨身上穿的衣服,她爸爸就不可能多有錢。
  宋映竹當然更不可能和小孩一樣的見識,她拉著憶墨的手說道:“憶墨我們趕緊去買東西吧,爸爸說不定都已經回去了。”
  “我和你們一起去買。阿姨,你真漂亮,如果不是憶墨叫你媽媽,我還以為你是憶墨的姐姐……”寧蘭立即跑到憶墨的身邊說道,她是第一次看見憶墨的媽媽宋映竹。
  “映竹……”此時一個驚喜的聲音打斷了宋映竹和女兒的對話。
  宋映竹帶著女兒正在商場買衣服,她倒是不在意新衣服,可是這些年很少買女兒喜歡的東西,所以就是為了憶墨,她也會盡量滿足女兒的要求。
  女兒碰到了她的同學在說話,她倒是沒有插口。現在她要帶女兒去買東西的時候,卻聽見有人叫她。
  “是你?”宋映竹看著過來的男子也愣住了。

Snap Time:2018-10-16 12:43:15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