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九十章誘餌


    BAIDU_CLB_preloadSlots;

    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 誘餌

    ①BAIDU_CLB_fillSlot;

    “你說我們沒有找他之前,他還敢主動找到我‘寶蛇堂’來?”好久之後,潘動賓才再次確認的問了一句。

    潘彩鳳點了點頭說道:“不是敢,而是肯定會找來。他當時之所以沒有和我多廢話,應該是他剛剛找到他女兒的緣故,我在周圍問過。”

    潘動賓的臉色陰沉起來,同時他激動的神色也冷靜下來。侄女的本事,他很清楚,連自己的侄女都不敵的人,身手不用說也是絕對厲害。這種人要通過警方去抓捕,那就是一個笑話。

    “他多大年紀?連你也不是他的對手,難道已經是黃級後期修為?”潘動賓的話恢複了理智,那種憤怒雖然還在心,可是他必須要弄清楚對手的底細再說。

    潘彩鳳從潘動賓的話當中就已經知道,她的叔叔已經恢複了理智和冷靜。這才依然有點驚悸的說道:“看起來二十多歲三十不到的樣子,他在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削去了我的鞋底。我敢肯定,當時他要是砍我腳的話,我的腳肯定保不住。他的修為絕對不是黃級,應該已經到了玄級修為。”

    “這麼厲害?”潘動賓心已經開始在發寒了,得罪一個玄級高手可不是說著玩的。

    他的‘寶蛇堂’雖然不小,而且在這說一不二,可是任何一個玄級武者也有可能絞滅他們。而且那些修煉古武的人,眼的法律意識非常淡薄,比他這個混黑洗白的人還要淡薄。

    一旦這種人要來絞滅‘寶蛇堂’。就算是國家派人來也來不及。不過,如果他有了防備,就算對方是玄級武者,也不一定可以穩吃了他的‘寶蛇堂’。但同樣的,要主動滅了對方,他也沒有這個實力。

    潘動賓倒吸了一口冷氣,他想不到隨便就得罪了這樣一個狠人。難怪他今天總是有些心神不定。卻是這種事情。不說別人要來報複的事情,就說自己的兒子被打的殘廢了,難道這事情就這樣算了不成?

    “賓叔你也不用太過擔心。畢竟他的修為是我的猜測。要知道三十歲以下的玄級武者那是很少的。再說了,就是他是玄級武者,‘寶蛇堂’也不見得怕了。”潘彩鳳看得出來潘動賓的擔憂。主動說道。

    潘動賓點了點頭,“我倒不是害怕,雖然我‘寶蛇堂’沒有玄級高手,不過也不是擺設。現在我有了防備,如果他敢來‘寶蛇堂’,我肯定他有來無回,最多我損失幾個兄弟而已。我就怕他不來,我們要去抓他的話,反而困難了很多。”

    潘彩鳳沉吟了片刻卻說道:“我師父晚上會過來,而且我已經收到消息。師父已經衝入地級了……”

    “彩鳳,你師父真的是地級了?”潘動賓驚喜的站了起來,如果讓彩鳳的師父去對付這個囂張的年輕人,他‘寶蛇堂’哪還需要擔心什麼?

    潘彩鳳似乎知道叔叔的意思,有些擔心的說道:“師父雖然同意這次來將我收為正式弟子。可畢竟我還不是正式弟子。而且師父是隱門中人,就算我是他的正式弟子了,也不能一見師父的麵就讓師父出手,這樣的話……”

    潘動賓忽然陰陰的一笑,他打斷了侄女的話說道:“彩鳳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準備了一件大禮。等會就可以拿過來。我相信這件禮物肯定會讓你師父動心的,而且這件禮物比上次送給他的那幾種藥材還要好。”

    “是什麼東西?”見自己的叔叔說的很篤定,潘彩鳳下意識的問了出來。

    “夜明珠。”潘動賓一字一句的說道,他之所以這樣,那是因為他對那個將他兒子潘狄打傷的人已經恨之入骨了。

    “什麼?夜明珠?”就算是見過世麵的潘彩鳳也震撼的站了起來,重複的說了一句,如果真的是夜明珠,確實是夠分量了。當初巴黎的拍賣會上,一顆夜明珠賣出了五億美元的天價。現在的寧海,竟然也出現了一顆夜明珠?

    “我已經派立平去辦這件事了,咦,按理說他已經有消息過來了啊?”潘動賓說到這,才想起來魯立平離開已經有一兩個小時了,怎麼還沒有消息過來?

    潘動賓立即拿出電話給魯立平打了過去,可是他聽到的卻是忙音。下一刻,潘動賓立即就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大對勁,魯立平是他的得力手下,絕對不會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關機或者換手機。

    如果他的手機出現了問題,他第一時間就會來報告給他,更別說現在他去執行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怎麼回事?”潘彩鳳也感覺到了潘動賓臉色不對。

    “立平的電話沒有辦法打通,按說不可能啊,他隻是去一個普通人那拿一樣東西而已?”潘動賓皺著眉頭似乎在回答潘彩鳳的話,又似乎在自言自語。

    潘彩鳳也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她立即問道:“魯立平是從什麼地方得知夜明珠的?夜明珠何等的珍貴,他豈能隨隨便便就得到消息?”

    潘動賓的表情也有些凝重起來,他叫來了兩名手下,讓他們立即去尋找魯立平,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才回答潘彩鳳說道:“他是從一個出租車司機那得知的,那個出租車司機好像載了父女兩人……”

    “父女兩人?”潘彩鳳皺著眉頭問了一句。

    “是的。”潘動賓將魯立平的話全部對潘彩鳳又說了一遍。

    潘彩鳳聽完籲了口氣,語氣愈發慎重的說道:“賓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父女兩人就是我說的兩人。那司機也說他們是剛剛相逢的,而且車還是從海沙中學門口開出去的,再加上司機的描述,我幾乎可以肯定那個男的就是將狄子打傷的凶手。沒想到事情竟然這麼巧,夜明珠也是他們的。不過現在我已經肯定,夜明珠的事情是真的,那種人擁有夜明珠應該算是正常。”

    潘動賓倒吸了一口冷氣,他震駭的看著潘彩鳳,半晌才緩緩的說道:“如果按照你話的意思,那魯立平幾人已經……”

    潘彩鳳點了點頭,“如果真的是那個人的話,他們幾人確實凶多吉少了。至少也是被那人控製了,雖然那人現在還沒有找上門來,但是我肯定晚上他一定會上門的。”

    潘動賓忽然感覺有些發冷,他終於發現,事情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而且也並沒有真的掌控在他的手。

    沒有等潘彩鳳回答,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潘動賓再也沒有那種不喜歡突然手機響的心理了,幾乎是沒有遲疑的接通了電話。

    “什麼?”潘動賓已經不知道今天他是第幾次震驚的說出這兩個字了,但是手下的稟報確實讓他再次震驚了。

    “是怎麼回事?”潘彩鳳看了看表情有些難看的潘動賓問道。

    潘動賓頹廢的放下電話,“魯立平四人坐的麵包車在郊區的一個路邊被發現了,麵隻有四堆灰,還有幾把燒壞的槍支,沒有人影。”

    聽了潘動賓的話,潘彩鳳也皺起了眉頭,過了好久,她才歎了口氣說道:“賓叔,這件事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擺平的了。不過還有一點好處,就是那個夜明珠也在那個人身上。晚上我師父來了後,我會告訴他的。以夜明珠的珍貴程度,就算是師父用不上,也不會錯過。”

    潘動賓就好像一下蒼老了十歲一般,“隻能這樣了,如果你師父願意動手那是最好不過。哎,就怕……我先去看看狄兒的傷怎麼樣了。”

    雖然他和侄女都沒有明說,可是已經將夜明珠當初誘餌了,怕就怕潘彩鳳的師父看出來了他們的心思,不想動手。夜明珠在他的手送給別人,和別人主動去拿,這完全是兩回事。

    潘彩鳳知道她叔叔的意思,他就怕自己的師父不願意動手,或者說對方也是和隱門有瓜葛。

    不過她卻沒有擔心,因為她知道,如果真的是夜明珠,師父是肯定會動手的。不說夜明珠的珍貴之處,就衝著夜明珠值五億美元,那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就算是隱門中的人,五億美元也是一大筆的財富,甚至可以在隱門拍賣會上麵買到幾樣很好的東西。

    ……

    葉默雖然在寧海呆的時間不短,可是要讓他說出寧海那家飯店的飯菜不錯,他還真的說不上來。除了蘇靜雯帶他去的‘西湖人家’,就隻有寧海大學的‘聚味樓’了。

    不過‘聚味樓’的檔次似乎不高,而且距離葉默住的地方也比較遠。葉默卻將宋映竹和憶墨兩人帶到了‘輝煌美食’。

    ‘輝煌美食’靠近葉默住的地方,而且也也來過一次,上次還是多年前寧輕雪的同學來寧海,在‘輝煌美食’一下將葉默身上的錢全部吃完,這才導致了葉默生出離開寧海的想法。

    這的菜雖然貴,但是葉默來吃過,味道還算不錯。雖然葉默不怎麼喜歡,可是女兒憶墨聽說來飯店吃飯,她很高興,葉默當然要帶她吃點好的。

    已經踏足地上的宋映竹依然還在震驚當中,而憶墨卻完全忘了來是要吃飯的,更是嘰嘰喳喳的拉著葉默說個不停。如果不是知道飛這種事情不能隨便說,她早就在大街上叫出來了。

    宋映竹看著黏糊在一起的葉默和憶墨,心忽然有了一種滿足感,似乎這些年的苦都已經消失的不見蹤跡。

    ps:幾位兄弟一萬兩千字的更新票老五實在吃不下來,老五盡量爭取多更新點,謝謝大家的支持!

      更新超,請按“CRTL+D”將“UC電子書”加入收藏夾,方便您下次閱讀!

Snap Time:2018-01-17 03:46:12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