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六十一章識趣點


    進來的手下有些戰戰兢兢的說道:“幫主大人,無敗長老帶著少主和無常長老回來了。”

    馮能聽說是兒子回來了,肯定是檀城的事情辦完了。兒子這麼就將事情辦完,他還是比較欣慰的。他還沒有聽出來這手下話的意思,隻是點了點頭,將那名婢女又拉在一邊說道:“既然蠟坪回來了,就讓他們三人進來吧……”

    說到這,馮能似乎想起來了什麼,他一拍桌子盯著那名手下冷聲說道:“下次說話的時候如果再亂說,立即亂棍打死。”

    他已經想起來了剛才的那句話,不是少主帶著無常和無敗回來了,而是無敗帶著少主和無常回來了。

    “啊,不是,我沒亂說,是無敗長老帶著……”這名進來稟報的手下有些愚鈍,到現在還沒有弄明白幫主生氣的意思。

    馮能冷哼一聲,心情愈發不爽,他根本就懶得聽下去,抬手抓起一個杯子就砸了下去。這杯子正好砸在這名手下的額頭,杯子竟然沒有碎裂,而是嵌進了頭骨麵,鮮血立即沿著他的額頭流了下來。

    這名手下瞪大眼睛盯著馮能,似乎臨死也不知道幫主為什麼要殺他。難道就因為他進來打攪了幫主的好事情嗎?可是他要報告的事情一樣很重要啊。

    馮能還沒有來的及說拖下去,又一名馬臉男子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馮能皺了皺眉,他知道這是他手下的第一幹將,是他的管家,叫方寬,他的地位還在無常無敗兄弟之上。也是先天修為,雖然同樣是先天初期,但是一手暗器卻連先天中期的高手都防不勝防。而且他還有一個絕技,就是氣針傷人。

    一般可以聚氣成針傷人的,就是先天巔峰也不一定可以做到。但是方寬卻可以做到。

    方寬是馮能最大的心腹,跟隨馮能的時間也最長。當年方寬還是地級修為的時候,卻膽大包天的去強奸一個城主的女兒,結果被這城主追殺。關鍵時刻馮能救了他,並且一直讓他跟在身邊。後來方寬晉級先天後,將那城主一家全部殺光,這才罷休。

    方寬在‘海商派’地位很高,而且馮能對他也不錯。所以他對馮能這位老大也是忠心耿耿。

    雖然方寬在這個時候闖進來。馮能有些不大歡喜,可是他卻沒有說什麼。對待方寬當然不能和對待一個小嘍囉一般。

    方寬進來後,根本就沒有看地上死去的那名下人。而是急匆匆的說道:“大哥,少主蠟坪在檀城被殺,無常被斬斷四肢現在已經失血過多而死。隻有無敗一個人回來。可是無敗也被人廢去了丹田,現在成了一個廢人。”

    整個‘海商派’隻有方寬一個人能叫馮能大哥,這也可以看出來方寬在馮能心中的地位如何。

    “什麼?”馮能聽完方寬的話臉色大變,立即站了起來。額頭青筋直冒,如果怒火可以化成火焰的話,現在他的房間麵已經全部是火焰。

    他隻有馮蠟坪這一個兒子,真是捧在手怕落下,含在嘴怕化去。就算是馮蠟坪偷偷的搶去了他的小妾,他也可以當成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可是現在兒子竟然被人殺了。他能不怒火?而且他手下最得力的無常無敗兄弟,也被人毀了,這種仇已經是不共戴天了。

    “是誰?,到底是誰,啊……”馮能差不多已經瘋狂了,他麵前的茶幾已經被他一巴掌拍成了碎片。他身邊的兩名婢女嚇得趕緊躲在了一邊,生怕一不小心。就被這個可怕的主人殺了。

    “幫主,無敗無能,請幫主責罰……”無敗剛剛進來,就看見幫主怒火衝天,立即跪下來請罪。

    他的身後四名‘海商派’的人抬著兩個擔架。上麵躺著他的兒子馮蠟坪和無常兩人。

    馮能臉色變得青白灰敗,他走到馮蠟坪的身邊。掀起他臉上的白布。卻看見一張驚恐害怕,白的猶如一張紙的臉,赫然是他的兒子馮蠟坪。另外一個擔架他不用去看了,也知道是無常無疑。

    馮能手捏緊了拳頭,拳頭上青筋直冒,此時他想的不是原先錯殺的那個手下,而是怎麼將仇人煎皮拆骨。

    屋子麵的人都不敢大聲呼吸,他們此時也不敢說話。馮能暴躁之下,可以殺了任何一個人。

    良久,馮能才慢慢的平靜下來,他緩緩的回過頭再次坐回了上麵的座位,籲了一口氣,這才冰冷的說道:“無敗,是怎麼回事,你仔細說來。”

    “是,幫主。”無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知道少主死在了他的監護之下,無論多麼有理由,他也是沒有多少好下場。但是他必須要將這事情全部說出來。

    “我們進入檀城後,就已經和‘神商會’的幾名同意和我們合作的長老聯係好了……”

    無敗剛說到這就被馮能打斷,他冷冷的看了一眼無敗,寒聲說道:“直接說重點,無關緊要的東西就別廢話了。”

    “是。”無敗心湧起一種悲哀,就算是先天,在他馮能的眼也不過是他的一條狗吧。如今他修為盡廢,估計連一條狗都不如了。在這之前,馮能什麼時候對他們兄弟不是客客氣氣的,哪會這樣的態度?人走茶涼,這人還沒有走,這茶不要說涼了,根本就沒有了。

    無敗心黯然下來,馮能沒有讓他起來,可是他卻不想繼續跪下去了。他站了起來,語氣平靜了許多,“殺死少主的是‘神商會’的一名長老,他的修為是半步先天,叫儲異笙。”

    馮能沒有顧得上無敗自己起來的事情,他突然冰冷的哼了一聲,“儲異笙,區區一個半步先天,就敢殺我‘海商派’的少主。好大的狗膽,我不將他的肉一塊塊的割下來喂狗,誓不罷休。”

    無敗暗地一聲冷笑,嘴卻依然平靜的說道:“當時儲異笙一腳踢在少主身上,卻明顯的沒有殺意,可是少主卻死了。我懷疑真正下殺手的人不是儲異笙,而是葉默。”

    “葉默,誰是葉默?”馮能還沒有反應過來。

    無敗卻表情依然平靜的說道:“葉默就是幫助‘神商會’的人,他進來就殺了我哥哥無常,然後少主向他磕頭求饒。儲異笙原本是我們‘海商派’的內應,可是他看見葉默來了,為了討好葉默,竟然主動上前踢了少主一腳。”

    “葉默,無論他是誰,敢挑釁到老子頭上,老子要讓他知道死對他來說是多麼幸福的事情……”馮能已經氣得無法控製自己了,他恨不得立即將殺了他兒子的人抓來活吞了。

    “那個葉默說,他讓幫主你識趣點,因為他一不小心就會來‘海商派’轉轉。”無敗似乎沒有看見馮能氣急敗壞的樣子,依然平靜的加了一句。

    “哈哈……讓我識趣點……”馮能怒笑,可是卻沒有半分笑意。

    方寬奇怪的看了一眼無敗,他知道無敗不是一個多話的人,可是今天他的話似乎還真的有些多。

    葉默?方寬忽然想起了一個人,數天前在神洲山殺了無數高手,先天在他的手就是一隻不能反抗的小雞。後來他又單槍匹馬滅掉了數家隱門,這其中還包括了太乙門這個特等隱門。

    這還不是最讓別人害怕的,最讓別人害怕的是,他一天竟然滅掉十幾家隱門,而這些隱門相聚甚遠,有的就是坐車也要幾天時間,可是那個叫葉默的卻在一天之內滅掉了。沒有任何人知道,葉默是怎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去這麼多地方的。

    這些隱秘大家都知道,但是沒有一個人敢公開談論出來。葉默現在甚至都成了一個禁忌,成了一個隱門的禁忌。

    ‘海商派’雖然實力不小,可是在葉默麵前,似乎還太不夠看了。如果無敗說的葉默是這個葉默的話,那‘海商派’不要說報仇了,還是考慮一下怎麼生存下去吧。

    想到這方寬打了個冷戰,他幾乎可以肯定無敗說的葉默就是這個人,除了他還有誰能輕易殺了無常?還有誰能輕易毀了無敗的修為?還有誰不將‘海商派’看在眼?

    方寬想到了,可是馮能已經氣得發抖了,他哪還能想到誰是葉默。

    “方寬,你立即準備一下,和我去一趟檀城,老子倒是真的很想看看這個牛逼的人是誰?讓我識趣點?最好他還有種,不要離開檀城。還有那個紫花仙子……老子不操她一個死去活來,老子就不配做‘海商派’的幫主……”馮能神情猙獰,這句話幾乎是一字一句吐出來的。

    已經明白葉默是誰的方寬當然不會讓馮能去送死,他不等馮能將話說完,就走出來說道:“大哥,那個葉默應該就是數天前在神洲山殺了無數先天,又以神速滅掉太乙門等眾多門派的人……”

    馮能猶如被掐住脖子的憤怒公雞一般,聲音戛然而止,他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冷氣從頭頂鑽入。

    無敗看著馮能從極度憤怒到極度驚駭的表情,心忽然感覺到了一陣的舒爽和解氣。

    ......凡人修仙傳

Snap Time:2018-01-18 13:50:15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