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四十三章釘殺


    穆小韻毫不抵擋,而元重的刀已經下來,每一個關注比賽的人都知道,穆小韻的命運已經被這一刀定格了。

    如此一個美若朝霞的女子被一刀殺死,有些人都不忍心再看,而閉上眼睛。

    元重刀要劈中穆小韻的時候,卻發現對方並沒有要躲的意思,頓時大驚。他根本就不想殺穆小韻,此時收招已經來不及,他隻能暗歎自己的運氣不好。好不容易遇見一個傾心的女子,卻被自己親手殺了。

    可是他的念頭還沒有轉完,就再次聽到‘叮’的一聲,他似乎感覺到手一輕。他下意識的看了看手上的刀,卻發現自己的手隻是抓住一個刀把而已。

    “葉郎,相公,是你嗎?”穆小韻的眼神迷離起來,她修煉‘鴻蒙造化決’後,神識同樣的驚人,雖然隻是練氣三層,但是神識已經接近一千多米。雖然她沒有刻意用神識去掃,但是卻感應到了葉默到來的氣息。

    日思夜盼的相公來了,她完全忘了自己還在擂台之上,忘了對方的刀已經下來了,她的心思已經全部放在了這個迅速而來的人身上。

    她的話音剛落,一個在她夢出現過無數次的熟悉身影就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同時一隻有力的胳膊已經將她擁在了懷。

    穆小韻顫抖起來,她緊緊的摟住了葉默,完全不記得剛才她差點死去的事情。

    “葉郎,我在做夢嗎?”穆小韻的聲音顫抖著。毫不在乎眾多的人看著她,她怕自己一鬆手,懷的葉郎就消失不見了。

    葉默撫摸了一下穆小韻的頭發,愛憐的說道:“小韻,你不是做夢,對不起,我來的晚了。”

    “葉郎。真的不是做夢?”穆小韻忽地抬起頭來,似乎為了證實她的想法。

    她看著葉默已經恢複正常的相貌,沒有絲毫的意外。她根本就不用看相貌。隻要依偎在葉默懷感受到那種氣息,隻要看看相公的眼睛,就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她的相公。她完全不會和別人一般的去認錯。

    “我相貌恢複了。”葉默安慰了一句穆小韻。

    “嗯。”穆小韻隻是嗯了一聲。再也不想動彈。

    葉默拍了拍穆小韻的肩膀,然後說道:“小韻,你先起來,我要收拾這個家夥,竟然敢殺你。”

    穆小韻聽了葉默的話,從他懷起來,可是卻依然站在葉默的身後,她依然害怕一不小心相公又不見了。

    元重目光從自己手的刀柄上驚醒過來,他的這把刀是‘鍛器堂’出來的精品法器,可以說質地堅硬。鋒利無比。可是現在竟然斷了,而且還隻有一個刀柄存在,這讓他幾乎不敢相信。

    剛才他好像看見一道白光閃過,自己手的刀就斷了。

    不過經過這一段時間,他已經反應過來。他抬頭盯著葉默冷冷的問道:“你又是什麼人?竟然敢破壞擂台的挑戰賽?”

    葉默彈了一下手的飛劍,淡淡的說道:“你耳朵聾了嗎?沒聽到小韻叫我相公。”

    穆小韻是元重內定的人,現在她竟然突然出現了一個相公,讓元重的怒火立即就湧起,敢和他搶女人,活的不耐煩了。

    “你他媽的找死。敢和老子搶女人,今天老子不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元重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他已經連續挨了幾個耳光。滿口的血跡和牙齒被打的飛濺出來。

    葉默忽然停住了自己的手,他看見了元重腰上帶著的一個盾形玉佩,立即就將那玉佩抓在了手。

    葉默拿起玉佩看了一下,玉佩上麵赫然有‘太乙’兩個字。

    “原來是你。”葉默的聲音突然變得冰冷無比。

    短短的時間,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等兩名擂台守護的長老發現葉默的時候,他已經將元重的玉佩拿在手了。

    “住手。”隨著兩聲喝叫,兩名半步先天的武者已經同時落在了擂台之上。

    葉默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依然冰冷的看著元重問道:“幾年前,你是不是去過外麵,然後在一個叫寧海的地方打了一名女孩?”

    “你怎麼知道?”元重驚駭的盯著葉默,下意識的問道。

    “哈哈……果然是得來全不費工夫。”葉默忽然大笑,輕雪被人打的失去記憶,如果不是自己給了她一根項鏈,估計都香消玉損了。而今天這個垃圾又要對小韻下殺手,葉默哪還會饒了元重。

    他雖然哈哈大笑,可是哪有半分的笑意,臉上是一片殺機。

    “無知狂徒,找死……”兩名先天武者看見葉默打的元重滿地找牙,而且還在擂台之上仰天狂笑,哪還能忍得住。

    兩道拳影,夾著呼嘯的拳風直接砸向了葉默。

    區區兩個半步先天也敢在自己麵前猖狂,葉默看都沒有看,隨手就是兩拳擊出。葉默同時擊出兩拳,和這兩名半步先天武者的內氣拳風撞擊在一起。

    剛才還在擂台上呼嘯的拳風已經消失不見,而葉默的拳風擊碎了這兩名半步先天武者的拳風後,竟然沒有絲毫遲緩的擊在兩名半步先天高手的胸口。這兩人頓時後退出數步,同時噴出一口鮮血,然後倒飛著跌落擂台。

    兩人落下擂台後,這才用手捂住胸口,一臉驚駭的盯著台上的葉默。這人剛才明顯的沒有用全力,要是全力的話,他們兩人或許早就死了。他們肯定,就算是先天高手,也不能如此輕而易舉的將他們擊傷,而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卻辦到了。

    無論他是怎麼辦到的,他的修為絕對不會比先天高手低。

    坐在太乙門主席位置的齊副門主再次冷哼了一聲,然後看了看一邊的金長老說道:“你去將元重帶回來。”

    “是。”這金長老答應了一聲,立即就飛身而來。雖然他剛才也看見了葉默厲害,但是以他先天中期的修為,對付這樣一個年輕人,還不手到擒來。

    葉默不等這金長老來到麵前,就伸手將擂台旁邊的一根數丈長的旗幟拔起,然後看著元重冷聲說道:“我就是當年你打的那名女孩的丈夫,今天你又要對小韻動手,我就一並讓你死個明白。”

    “什麼?”元重雖然臉上被打的不成樣子,可是聽了葉默的話,他依然呆滯住了。剛才他還和師父說,那事情已經過去幾年了,可是轉眼人家就找上門來了。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這是隱門最大的比賽場地,自己的師父就在眼前看著,師父不可能讓他吃虧的,所以他隨即大聲笑道:“你死到臨頭還要廢話,如果識趣的,就將你的女人送上來,老子或許還會求師父饒了你一條狗命……”

    “是嗎?”葉默冷眼看了一下已經要跨上擂台的金長老,忽然一腳踢在元重的前胸。

    嘴還在哈哈大笑的元重,忽然感覺自己飛了起來。確切的說他是被眼前的那個年輕人踢的飛了起來。

    擂台外二十米的地方卻是一處鍾樓,這個鍾樓其實就是一個數丈高的巨大岩石,在岩石的頂上有一口大呂鍾。這口鍾就是為了比賽用的,每次比賽開始就是敲響這口大鍾。

    而此時葉默卻直接將元重踢向了鍾樓,同時他手的旗杆已經變成了五截,五截旗杆帶著五道風聲跟著元重而去。

    “嗡、嗡、嗡……”在場所有的人幾乎都可以聽見鍾樓頂上大鍾的震動響聲。

    而隨著響聲之後,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鍾樓下麵的岩石上。此時的岩石上,赫然釘著一個人,就是剛剛被擂台上那個年輕人踢出去的元重。

    隻不過此時的元重呈現出一個‘大’字,被人釘在了鍾樓的岩石上麵。數丈長的旗杆被葉默折成了五段,其中短的四段釘住了元重的手腳,而最長的那一段卻釘住了他的咽喉。

    釘住咽喉的那一段有一丈多長,釘在石壁上後兀自還在晃動。任何人都看的出來,這個元重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此時金長老才剛剛來到擂台之上。

    現場寂靜下來,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快的幾乎沒有任何人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反應過來。從穆小韻出刀,到太乙門的元重擋住,然後回了一刀,可是冰湖的穆小韻卻傻瓜一般的忘了抵擋。

    恰恰在這個時候,元重的刀被一道白光給齊柄切斷,一個年輕人出現在擂台上,甚至和那個絕美的女子摟在一起。

    相比之下,那兩名半步先天武者被年輕人一拳擊退,那時間就更短了。

    現場之所以寂靜,是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出大事了。太乙門的元重竟然被殺了,而且還是當著太乙門齊副門主的麵,以示眾的方式釘殺的。這件事如果太乙門可以罷休,那太陽也不會出山了。

    知道內情的人都明白,剛才被殺的那個元重雖然是太乙門齊副門主的弟子,但實際上卻是他在世俗界的一個私生子。加上元重的資質出眾,所以在太乙門的地位可以說幾人之下,無數人之上。

    這樣一個人被這種恥辱的方式釘殺,太乙門怎麼可能罷休?

    “完了……”肥胖的金長老看著已經被釘住的元重,手腳冰冷,他承擔的責任大了。

    “你找死……”一個無比憤怒的聲音響起,一名精瘦的老道猶如一隻大鳥一般,從太乙門的主席台飛向了擂台。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書海閣()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1-19 17:52:43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