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二十五章三個錯誤和一招


    八一中文 › 都市小說 › 最強棄少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三個錯誤和一招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網】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認識那個女的,就是冰湖招收的那個天才弟子,聽說是最好的一級資質。”

    “原來是她啊,你說我就想起來了,那天好像三大隱門也想收她為弟子呢,隻是那個男的不願意。竟然不加入三大隱門,而加入一個三等門派,真是想不通。”

    “是啊,是啊,真是一朵鮮花插在……”

    “你說話小心點,冰湖雖然是三等門派,但是底蘊還是很深厚的。”

    ……

    葉默和穆小韻一來到比賽場地,邊上的人立即就議論起來。葉默若無其事,隻是穆小韻聽到別人說她相公,反而心有氣。

    原本還想上去貶低葉默幾句的於雨燕,聽到旁邊別人的話後,頓時止住了腳步。她總算是明白了葉默為什麼能上這個船了,原來是吃軟飯來了。她也沒有想到她上次聽說的那個一級資質的天才,竟然就是這個莫影的娘子,這家夥的運氣還真是好。

    於雨燕冷哼了一聲,和上清山的同門就要離開。不過她轉身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頓時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穆小韻出現在這,還是冰湖收的一級弟子,那麼廖威派去的人呢?難道廖威沒有抓到穆小韻就這樣算了?廖威對自己就這樣算了,是怕上清山,但是他怎麼可能怕住在黃坪村的莫影和穆小韻?

    當初她因為知道葉默和穆小韻會被廖家帶走,所以也沒有想去關注這件事,現在想來才知道,事情似乎不是那麼簡單了。

    “雨燕師妹,我們往前麵走點,看看今天司馬師兄是如何發威的。區區一個剛入外門的小弟子,竟然敢和我們司馬師兄鬥,真是不知死活。”於雨燕轉身後,她身邊立即就有上清山的師兄討好說道。

    “穆師姐,你也來了?”冰湖新招收的弟子費臻和另外幾名弟子也過來看熱鬧。他們看見穆小韻。連忙過來打招呼。就是在他們想來,葉默是配不上穆師姐的,不過他們也是剛加入冰湖的新弟子,這種事情隻是想想而已。

    穆小韻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哈哈,莫大哥,我剛才沒有看到你,原來你已經來了。”劉磊看見葉默。立即就開心的走了過來。因為他的年紀比葉默還小。加上對葉默的佩服,幹脆改稱呼了。隻有他親身體會過,才知道葉默給的丹藥是如何的了不起。如果這種丹藥放在拍賣會上麵。肯定是一個天價。

    不等葉默回答,旁邊就有人冷哼一聲說道:“都要死了,還這麼開心。倒是很佩服你的勇氣。”

    劉磊回頭看了看說話的人,就是那個和他有過衝突的上清山弟子藩承。立即就冷笑一聲說道:“好吧,那等我和司馬平決鬥後,我們就接著決鬥吧,有沒有卵答應。沒有卵蛋的話,就別唧唧歪歪。”

    “哈哈,你和我決鬥?我倒是很想親自殺了你,隻是你沒有機會走到我麵前了。”藩承哈哈一笑,感覺到劉磊實在太不自量力了一點。

    劉磊冷眼盯著藩承。“我隻問你有沒有卵蛋答應,如果沒有卵,就滾到一邊去。”

    藩承忽然再次大聲笑了出來,他舉手抱了抱拳四周看了一下說道:“各位,這人和司馬師兄決鬥後,竟然還說有命和我決鬥。好,我藩承就同意他了。不過我想司馬師兄不會給我這個機會的,哈哈。”

    劉磊不再理睬他,轉過頭對葉默說道:“莫大哥,聽說這次的盤口開我輸,你要不要發點小財?”

    葉默微微一笑。他對這些小錢實在是看不上眼。對他來說,金幣這東西實在是可有可無。他需要的不是金幣,而是靈草和靈石。

    忽然場上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還有一些喧鬧的聲音。葉默抬頭看了看,一名男子正飛上擂台,動作很是流暢,甚至他還在空中來了一個翻空,然後穩穩的落在了擂台之上。雖然長得實在是難看,但是氣勢卻做得很足。

    果然是黃級巔峰修為,而且看起來還不到三十歲。從他剛才上台的動作來說,他的輕身功夫還是很不錯的。

    “我先去了,這小子已經活的不耐煩了。”劉磊和葉默打了個招呼,不緊不慢的走上了擂台。那氣勢比起司馬平來說,卻是差了許多。

    葉默暗笑,他知道這個劉磊騷包的很,他之所以平淡上台,那是因為他的輕身功夫不咋地,或者說遠不如這個司馬平。

    ……

    雖然比賽現場熱鬧非凡,但是真正高層的人物很少來看的,都是一些弟子級別。更多的是一些商人和普通人來看,他們或者是為了在這個比賽中賺點錢,然後看個熱鬧而已。

    “聽說那個莫影和劉磊是朋友?”雲紫衣雖然沒有到甲板上,但是卻已經看見了甲板上的熱鬧非凡。

    “是的,小姐,昨天我就是在劉磊的門口找到莫影的。他們應該是在杭水城認識的,我們要去看看嗎?”小玲隨口問了一句。

    雲紫衣搖了搖頭,“區區兩個黃級武者的決鬥有何看頭,走吧,我們回去了……”

    說到這雲紫衣又看了看葉默旁邊的穆小韻,再次搖了搖頭說道:“真是可惜了。”

    ……

    “決鬥開始。”比賽的評判是船上的一名玄級修為的巡衛,一般的這種巡衛都是負責船上的治安和糾紛。當糾紛無法解決的時候,糾紛的雙方就上台決鬥,那麼這個時候巡衛就充當一個評判的角色。

    說是評判,其實也很簡單,隻是說一句開始就可以了,至於決鬥的過程,他們是一概不問的。無論你是用什麼辦法將對方殺死,都算你贏了。這上麵隻有生和死,沒有什麼犯規和不應該。

    司馬平聽到評判說決鬥開始,他笑了笑,拔出腰間的長劍。以他現在的修為,隨時都可以踏入玄級,對付一個黃級中期的家夥,哪還有什麼擔心的。

    “如果你現在叫我三聲爺爺,然後從我胯下鑽過,我就留你一手一腳……”司馬平嘿嘿的笑了一聲,說到這,甚至還停頓了一下,然後才接著說道:“當然,命還是要給我的。”

    “傻逼,有命活再給老子廢話吧……”劉磊不等自己的這句話說完,手的彎刀已經帶起一道刀芒直奔司馬平的眉心一刀劈下。

    竟然敢強攻?司馬平嘴角露出一絲獰笑,不過他的獰笑頓時凝固住了。劉磊的那一刀速度太了,那根本就不是一個黃級武者能夠達到的速度。似乎自己剛看見他劈刀的動作,刀已經來到額頭之上了。

    司馬平心肯定,沒有玄級的內氣,是不可能劈出這麼一刀的。這一刀就是他也沒有辦法劈的這麼,司馬平頓時魂飛魄散。

    如果他早知道劉磊是玄級修為,就不可能這麼大意,可是他竟然對一個修為比他還要高的人大意。

    幾乎在瞬間,司馬平就冒出了一身的冷汗,他隻得及揚起手的長劍倉促的擋了一下。

    “叮當……”劉磊手的彎刀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依然直劈而下。這不是什麼花俏的招式,也沒有任何的變化,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劈。

    但是這一劈卻帶著司馬平想都沒有想到的速度,連他的長劍都沒有辦法阻擋絲毫。

    當手的長劍一輕的時候,司馬平立即就知道他完了。決鬥之中無論任何一個錯誤都可能致他死地,而他竟然犯了三個致命的錯誤。

    第一個錯誤他竟然不了解對手的修為,甚至以為對手根本不如他。第二個錯誤他竟然輕敵了,而且還是對一個修為高於他的對手輕敵,讓他在自己的眼前劈下一刀。

    如果這兩個錯誤還不能致命的話,那麼第三個錯誤,他竟然沒有想到對手手的彎刀是一件相當於法器的極品武器,他的長劍甚至連一下都沒有擋住。

    司馬平感覺到眉心一涼,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從心底湧起。他竟然輸了,還是一招就輸了。如果是平時一招輸了就輸了,可是現在他輸了就是連命也輸掉了。

    無邊的黑暗卷來,司馬平最後的感覺是他的胸口被一股大力踢中,然後他整個人都飛了起來。此時他眉心的血跡才灑落下來,從甲板上一直落到海。

    從司馬平被劉磊一刀擊斃,到司馬平被劉磊一腳踢入海。這隻是片刻的時間而已,很多人甚至連歡呼司馬平的表情還沒有調整過來,這場決鬥就已經結束了。

    巨大的反差,讓現場頓時寂靜起來。

    熱熱烈烈的宣傳了幾天時間,可是最後隻是片刻的時間就結束了決鬥,這種反差也太大了點。如果說輸的是劉磊,那麼大家都認為這是應該的,可是輸得恰恰是上清山的司馬平。他不但輸了,還輸得難看,輸得慘。

    “這,怎麼可能……”藩承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語了一句,可是劉磊的一句大喝讓他再次打了個哆嗦。

    “藩承,現在輪到你了,你剛才已經當著大家的麵說要和我決鬥,我劉磊在這等著你上來。你可是上清山的弟子,別讓人看見你是個縮卵啊。”(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18 14:00:13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