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二十一章生死決鬥


    為了維持運營成本,落秋加入一些彈出窗口廣告,注冊用戶登陸後不受廣告影響,注冊是完全免費的,感謝廣大書友支持 :)

    會員登陸

    還沒注冊?

    看見穆小韻的眼神有了一絲異樣,紀依蘭總算是鬆了口氣,好歹打動了穆小韻對古武的興趣。

    想到這紀依蘭更是不敢遲疑,乘熱打鐵的說道:“小韻,以你的資質,在冰湖的功法下,還有姥姥的教導,你進入先天是肯定的,就算是超越前人也不是不可能。”

    “謝謝依蘭師姐。”穆小韻雖然不知道紀依蘭的意思,不過她也不是傻瓜,想來應該和自己的相公有關係。

    紀依蘭點了點頭說道:“小韻,我知道你和你相公的感情很好,我也不想多說什麼。隻是今天我聽見一件事,我想和你說一下。你家相公好像和上清山的一個外門女弟子於雨燕有些關係,他們似乎還曾經在一起,而且他們還,還……”

    穆小韻臉色平靜的看著紀依蘭,她當然知道紀依蘭的心思,依然還是想勸說她離開自己的相公,然後努力去修煉罷了。

    一個女孩子說打胎這種事情,讓紀依蘭感覺到有些害羞,不過穆小韻已經知道了紀依蘭的意思。她站起來對紀依蘭說道:“謝謝你的關心,依蘭師姐。妻不言夫過,相公的為人我當然知道。就算是你說的那些都是真的,那也是別人不守婦道,和我相公無關。我穆家自古就是行醫出身,我家相公我知道……”

    遲疑了一會,穆小韻再次說道:“依蘭師姐,對小韻來說,這輩子我最大的幸運就是遇見了我的相公。隻要相公一切安好,就是小韻的幸福,依蘭師姐,我要走了。”

    看著穆小韻離開房間,紀依蘭還在迷糊當中。還有這種女子。那個莫影前世敲碎了多少木魚啊?原本她想通過這件事。然後慢慢的轉移穆小韻對葉默的注意力,再緩緩的向她輸入修煉的意義。可是她沒有想到,她還沒有開始。就已經失敗了。

    “瀾姨,我說的話有什麼地方不對嗎?可是我感覺我說的很委婉啊,而且也沒有什麼地方不對的。”紀依蘭皺眉說道。

    在屏風後麵轉出一個中年婦女。她看了看紀依蘭然後歎了口氣說道:“這個穆小韻真是一個賢惠的女子,不但堅貞,而且如斯聰明,她的丈夫娶了她真的是前世的福分……”

    “瀾姨,你這話是?”紀依蘭依然疑惑的問道。

    “依蘭,你還是沒有聽出來啊。那個穆小韻說她穆家世代學醫,那就是說她早就看出來了她相公和於雨燕沒有任何關係。於雨燕還是姑娘之身,她已經看出來了,所以她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苗瀾搖頭說道。

    紀依蘭驚訝的看著瀾姨問道:“這麼說如果這件事要是真的話。那麼今天我說的話就已經是起效果了?”

    苗瀾仍然搖了搖頭說道:“你還是不理解那個穆小韻,就算這件事是真的,她依然會幫她相公說話。說句到底的。她根本就沒有覺得這件事她相公有任何錯誤。

    她之所以說她學醫,表明她看出來了她相公和於雨燕的事情是假的。卻不是因為這個而相信她相公。而是想告訴你,他相公根本就不是那種人,自始至終她就沒有懷疑過她相公。所以她這句話不是為了她自己尋找相信相公的理由,而是為了他相公尋找一個潔身自愛的理由。”

    “啊,竟然是這樣?”紀依蘭愣了好一會,才說道:“可是既然是假的,為什麼那個莫影偏偏要這樣說呢?難道他喜歡自汙?”

    苗瀾沉默了一會,然後說道:“我也不懂這到底是因為什麼,但是那個莫影,也就是穆小韻的相公很有可能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今天我遠遠的看見那柄劍都要刺入他的脖子了,可是他卻毫不動容。很難相信,這是一個普通人的膽量。”

    “可是瀾姨,那個莫影根本就沒有任何資質,要知道沒有資質就沒有辦法修煉啊。一個不能修煉的普通人,又有什麼不簡單了?”紀依蘭依然有些不理解。

    苗瀾微微一笑說道:“雖然我知道那個莫影不可能,但並不是所有沒有資質的人就沒有辦法修煉的。都天派的老祖杜都天傳說也是沒有資質的,可是他最後幾乎修煉到突破了先天的桎梏,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論,修煉也是一樣。穆小韻的資質一流,而且她對她的夫君很是在意,以後你盡量不要當她的麵去說她的夫君了。有的時候用時間去淡化,比你現在說的天花亂墜還要有效。”

    “是的,瀾姨,我知道了。”紀依蘭點了點頭,慎重的說道。

    接下來的日子,葉默感覺紀依蘭和苗瀾對他似乎比原先要好了很多。他也懶得去想這些事情,他加入冰湖並不是真的想加入這個門派,而是作為一個跳板而已。

    葉默感覺到了紀依蘭等人的善意,他當然要多問一些事情,對葉默來說,首先要打聽的就是隱門的靈草產地了。

    對於葉默無意中的打聽,紀依蘭倒是沒有在意,但是苗瀾卻注意了一點。她發現葉默問的東西很有方向性,不但打聽一些盛產藥材的地方,還打聽了星嘉山的位置。

    除此之外,苗瀾感覺到葉默還專門問了太乙門和慈航靜齋的位置。這讓苗瀾感覺到有些古怪,昆乾派同樣是三大門派之一,可是葉默卻沒有問。

    通過這些天的打聽,葉默知道了隱門地盤其實非常的大,盛產藥材的山林不計其數,當然最著名的就是五蘊山。

    因為五蘊山的藥材最好,而且檔次最高,所以一說到藥材,幾乎所有的人都會想到這。

    五蘊山卻常年毒霧繚繞,麵凶獸毒蛇縱橫,並不適合采藥。但是每過五年,五蘊山的毒霧都會消減,一般的是一個月的時間,這個時候就是采藥的最佳時期。

    所以隱門中的門派都約好了每過五年進山采藥一次,但就算是五年一期的毒霧消減,也還是有大量毒霧的,隻是相對於平常來說要少很多而已。這個時候進入五蘊山同樣要有各種防備,主要的就是防毒的藥丸,解毒的藥丸。至於那些防毒麵罩,完全沒有任何用處,因為無論任何防毒設備,毒霧最後都會侵入你的身體。

    每次進入五蘊山采藥的各家門派都是有名額限製的,一般的特等門派都有二十人左右,而三等門派隻有三個人的名額。至於不入流的門派,名額就更少了。

    葉默總算是明白了昆乾派上次對冰湖許諾的五個名額是怎麼回事了,原來這五個名額關係到大量的修煉資源啊,看樣子這個昆乾門還真是舍得付出。

    得知下一次五蘊山的開山采藥時間就在半年之後,葉默大是歡喜,他當然不可能等到半年後和別人一起進入五蘊山。他手的藥材很多,現在他完全可以煉製幾爐解毒丹,然後提前進入五蘊山。

    ……

    葉默試了幾天時間,完全不能突破到練氣六層,雖然隻是差了那麼一點點,可葉默知道,這是他潛意識麵不敢鬧出大的動靜的緣故。雖然從練氣五層突破到練氣六層動靜不大,但是這個船上有很多的高手,一旦有一點點的波動,說不定就會被人發現。

    因為有了顧忌,所以一直沒有辦法突破。明白了這個道理後,葉默幹脆不再修煉。他和穆小韻打了個招呼後,就直接去了蜀山劍派。

    “你是莫影,劉磊的朋友?”葉默一來到這,立即就有人認識他。

    葉默疑惑的摸了摸鼻子,心說劉磊隻是一個外門弟子,不會這麼有名吧?怎麼弄得好像他很有名似的?

    “是啊,劉磊呢?”雖然葉默已經用神識掃到了愁眉苦臉的劉磊,但是還是問了一句。

    先前說話的那名男子指了指劉磊的房間,然後就沒有再理睬葉默。葉默雖然心有些疑惑,卻也知道這些二等門派的弟子一般是看不起三等門派弟子的。

    “哼,劉磊交友不慎,竟然交到了這種朋友,也是他活該。”葉默聽見後麵有人對他冷哼,不過他隻是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什麼。

    “莫兄,你怎麼來了?”一臉鬱悶的劉磊打開房門,卻看見葉默站在門口,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劉兄,你不是說讓我有空來坐坐嗎?看你好像不大高興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劉磊歎了口氣說道:“莫兄,你既然來了我也不瞞你了。我估計隻有一天好活了,那些狗日的欺人太甚。”

    “到底是怎麼回事?”葉默愈發奇怪的問道。

    劉磊緩和了一下,這才說道:“那天你走後,上清山的人說我多管閑事,然後他們有一個叫司馬平的人來找我挑戰。我衝動之下,就同意了。可是我後來才知道,這種挑戰是不死不休的,就是兩個人上台後,必須要死一個,另外一個才能下來,這根本就是生死決鬥。”

    見葉默皺眉,劉磊低下頭說道:“本來我的家族為了讓我加入蜀山劍派,付出了太多的財力和物力。一旦我戰死,我瀾化城劉家的下場可以想象。”

    “那你為什麼要接受挑戰呢?”葉默疑惑的問道,就算是劉磊不知道挑戰會不死不休,他剛剛加入隱門,也不會這樣隨便接受別人的挑戰吧。

    劉磊鬱悶的坐了下來說道:“因為我上當了。”

Snap Time:2018-01-17 05:39:19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