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二十章和於雨燕的衝突


    第七百二十章 和於雨燕的衝突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從心底來說,於雨燕對葉默可以出現在船上是非常吃驚的,甚至不敢相信。那天雲紫衣和她談話後,提起過莫影,本來於雨燕以為這個莫影可能和紫hu仙子有什麼關係,不過後來想想這也不可能。

    因為如果莫影和紫hu仙子有關係的話,他就不會落魄到被廖威欺負的地步。雖然不知道紫hu仙子和葉默有什麼關係,但是於雨燕此時也不敢對葉默怎麼樣。她怕自己萬一猜測有問題的話,那就慘了。

    “你竟然還能出現在這,我真是沒有想到。看來廖威倒是好心腸,得了你的娘子,竟然放過你了。”於雨燕的念頭轉到很,隨口說了這句話後,她就不想和葉默再說別的。

    “雨燕師妹,這醜八怪是誰啊?”此時跟在於雨燕身邊的幾名男子立即就圍了上來,當他們聽到於雨燕對葉默的話似乎並不是很客氣的時候,紛紛想要在這個師妹麵前露一手。

    於雨燕冷哼了一聲說道:“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夥,自己的女人被別人搶走了,還在這得意洋洋,要是我早就跳到海去了,活著就是丟人。”

    本來於雨燕根本就不想和件默多說話,而且她椰榆了葉默幾句後就想離開了。但是葉默譏諷的眼神讓她不爽,再加上很多上清山的師兄為她出頭,立即就刻薄起來。

    葉默冷冷一笑,淡聲說道:“人說一夜夫妻百日恩,就算是露水的,我也是睡過你也算是幫你打過胎,你怎麼說話這麼刻薄呢?”

    如果這個於雨燕不來招惹他,葉默是絕對不會說這種話的,甚至理都懶得理這種女人。可是這個於雨燕偏偏要來惹他,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葉默當然知道於雨燕的心思,就是要在上清山留下好名聲。在她心,最好是將上清山所有的男的都掌控起來,都圍著她團團轉。可是自己偏就不如她的意願,怎麼惡心他就怎麼說。

    “你,無恥我什麼時候和你有那個了……卑鄙小人……,…”於雨燕再次氣得發抖。

    葉默心愈發開心起來,他不緊不慢的說道:“那你說說那個廖威是怎麼認識我的?他是你的未婚夫吧,還不是看見了我們在一張床上,唉這種事情提起來真是傷腦筋呢我也是一個要麵子的人,你非要逼我說出來幹嘛……,…”

    “你……,你……。”於雨燕氣得臉色已經發紫了,她的手開始發抖,甚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雖然她算準了紫hu仙子不會將這件事說出去,隻要到了隱門,這種事情是不會有人去調查的,可是沒想到葉默自己說出來了。

    “你找呃……,…,雨燕師妹明明是雲英未嫁之身,你卻如此侮辱與她,今天我藩承就來教訓教訓你。”跟在於雨燕後麵的一名臉色發白的男子一下拔出了腰間的長劍,就要對葉默動手。

    葉默倒是奇怪的看了看這臉色發白的家夥一眼心卻有些明了,但依然不緊不慢的說道:“藩承,沒想到你對女人這麼有經驗,果然是萬hu叢中過啊。不過,我看你和你的雨燕師妹倒是可以切磋一下。”

    藩承當然可以看出於雨燕的情況,本來他就想將於雨燕弄到手的現在被葉默叫出他是一個hu叢老手,心更是不爽。甚至不顧這還是船上手的長劍就直接刺向葉默。

    劉磊一直站在葉默身邊,葉默鬥口處於上風,他也不說話,現在藩承要動手,他幾乎想都沒有想,就拔出彎刀“叮當,一聲,劉磊的彎刀和藩承的長劍在葉默的脖子旁邊撞擊在一起,頓時火hu四濺。

    因為刀劍幾乎都要貼著葉默的身體了,所以火hu濺的葉默身上都有。

    遠遠站在一邊觀看的雲紫衣更是皺了皺眉頭,這個莫影看起來似乎沒有絲毫的本事在身上,可是剛才藩承的劍,幾乎要刺破他的肌膚了,他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更不要說表情變換了。

    可以說如果不是他身後的那名男子用彎刀擋住藩承的長劍”那個莫影已經身受重傷了。他是真的來不及反應,還是根本就不怕?雲紫衣想到這,倒是有些怪劉磊多事了。

    “這位蜀山的朋友,這是我們上清山的事情,你要摻和什麼?”藩承臉色有些不大好看,雖然他是黃級修為,可是剛才交手後他知道對方的修為不會比他差,當然最主要的是蜀山劍派比上清山的排名要高。

    劉磊心舒服異常,如果現在不是蜀山的弟子,他哪敢和對方硬碰硬,想想也很是舒服。

    “船上不得喧鬧,如果再有喧鬧打鬥者,立即驅出樓船。”不等劉磊回答,一名執法者走了過來,嚴厲的說道。

    執法者過來,圍著的眾人紛紛散開,驅出樓船可不是開玩笑的,就是丟進大海啊。這一望無際的大海,就算是你再有本事,被丟入大海也是有死無生。

    “莫兄,不如去我的地方敘敘。”劉磊拉著葉默,就要去他們蜀山的區域看看。

    葉默抱了抱拳說道:“以後大家都在隱門,有的是機會,而且在這船上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今天我還有事情,等事情辦完了,我再過來一敘。”

    葉默是真的有事情,皆慍道姑現在不在,他現在雖然不敢煉製培元丹,可是卻想嚐試著衝擊練氣六層。對他來說在這實力高一點,就意味著成功的幾率大一點。

    走到門口的葉默卻發現紀依蘭也站在門口,他剛想問問紀依蘭來這幹什麼,穆小韻就打開了門。看見葉默回來,穆小韻立即欣喜的拉住了他,似乎葉默離開她不是一會時間,而是很久很久了。

    “相公你回來了。”穆小韻眼的欣喜是真真切切的,可是紀依蘭看著卻有些皺眉。

    不過紀依蘭很就恢複了正常,她對葉默很是客氣的說道:“莫兄,我想和小韻師妹談談,不知道會不會方便。”

    紀依蘭知道她要約穆小韻,首先要得到同意的人不是穆小韻,而是她的相公莫影。

    葉默淡淡一笑,他看了看紀依蘭,然後對穆小韻說道:“小韻,你去吧,我在房間等你。再說了,一天到晚和我在一起,也有些悶。”

    “嗯。不過和相公在一起,我一點都不會悶的。”雖然並不一定要學習冰湖的功法,可是穆小韻知道要和相公留在冰湖的話,紀依蘭是不能隨便得罪的。

    紀依蘭有些無語的看了看穆小韻,她想不通還有這樣的女子。她自己如此優秀,卻偏偏對那個其貌不揚的相公,如此百依百順。

    等穆小韻和紀依蘭離開,葉默關上房門,然後盤膝坐下,將自己的心神放入丹田之中的那個金色的圓點。

    可是任憑葉默如何努力,他的心神都被阻擋在外,始終不能滲入金色的圓點,而且也沒有任何辦法將金色的圓點弄出來。

    “應該是修為太低了點。”葉默喃喃自語子一聲,拿出一顆靈石開始修煉。

    雖然沒有‘培元丹”可是有靈石修煉的速度也還不錯,在這個時候,葉默可不會因為怕浪費,就要節約靈石,這東西本來就是找來修煉的。不大一會時間,葉默就完全撇開了雜念。

    “依蘭師姐,你叫我有事情?”穆小韻坐下後,對紀依蘭很是客氣的問道。

    紀依蘭遲疑了一會,這才說道:“小韻師妹,雖然我們冰湖隻是一個三等隱門,可是底蘊卻很是深厚,在幾十年前,我們冰湖也是三大隱門之一。之所以沒落下來,不是因為我冰湖的功法不好,而是沒有適合修煉的人而已。或者說沒有資質優秀的人才,小韻師妹你資質一流,我想在我們冰湖肯定可以一鳴驚人。”

    “多謝依蘭師姐。”穆小韻依然保持著平靜的表情對紀依蘭感謝道。

    紀依蘭看著平淡無比的穆小韻有些無語,按說一般修煉古武的人隻要知道有前途,都是不能自己,可是眼前的穆小韻,簡直是風輕雲淡,絲毫不以為意。

    “小韻,你知道先天之上嗎?到了先天後,古武修煉者就會擁有兩百多歲的壽命,而且可以空中滑行一段距離。聽說先天之後還有更高的層次,可是現在神洲還沒有修煉到先天之上的,就是先天巔峰也算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據說先天之上還能空中滑行更遠的距離,甚至可以借助一片鴻毛飛行出數之遠,川”紀依蘭為了讓穆小韻生起對修煉的興趣,不遺餘力的勸說著。

    穆小韻表情依然很是平靜,但是她的心卻不怎麼平靜了。原來修煉到先天之上才可以空中滑行,而在神洲竟然一個都沒有,可是我的相公卻可以帶我飛行數千地。空中飛行和空中滑行一段距離,這中間的差異完全不能比較。

    想到自己依偎著相公在空中飛翔,穆小韻的眼神終於有了一絲異樣。

    看見穆小韻的眼神有了一絲異樣,紀依蘭總算是鬆了口氣,好歹打動了穆小韻對古武的興趣。

Snap Time:2018-01-20 13:33:09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