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一十四章殺而不滅

  
  “夏前輩,到時候那個家夥身上的金票我們平分,他的鐵精留給前輩,‘氣機石’也是一人一組。看書就來《破 風 文 學》 其餘的東西,如果前輩看不上眼就給我好了。當然,那個大胡子留給前輩。”期奇衝知道夏重炎對葉默恨之入骨,所以已經提前分配好了東西。
  夏重炎冷哼了一聲,“可以,我隻要親手殺了那個不知所謂的家夥就行。”
  “那當然,那個女人雖然很醜,不過嘿嘿……”期奇衝嘿嘿一笑,臉上露出一絲陰狠。就算是再醜的女人,得罪了他期奇衝,也有的她受的。
  葉默早就知道來的四人當中,隻有一個先天讓他有些顧忌,其餘的幾人對他來說還真的沒有什麼威脅。現在他隻要偷襲殺了那名先天,那麼今天來的四個家夥就是給他送金票來的。
  “小韻,你趕著馬車再往前走一段,然後等我就好了。”葉默看了看已經有些蒙蒙亮的天色,知道對方馬上就要動手了。
  “嗯。”穆小韻對葉默是非常的信任,在她眼埵菑v的相公都能夠飛,還有什麼人可以打得過相公的。相公讓她先走,那是擔心她會讓他束手束腳。以穆小韻的善解人意,當然不會做這種讓相公束手束腳的事情。
  葉默一個隱身術跳下了馬車,然後把隱藏在路邊動也不動。他知道以他現在的隱身術,除非不動,一旦動的話,真氣波動馬上就會被先天發現。
  “閔長老,夏前輩,我們動手吧。”期奇衝看了看身邊的那名中年男子,然後又看了看夏重炎說道。
  “好動手。”幾人點了點頭,速的衝向了馬車。
  一直跟在期奇衝身邊的中年男子是先天修為,所以他的速度最,第一個來到了葉默的身邊。葉默在他剛經過身邊的時候,立即暴起,手堛滬蜈C已經化成一道白芒,直接從這名先天高手的後心刺入他的心髒。
  葉默剛剛動作。這名先天高手就感覺到了真氣波動,並且有一直死亡的危險滲入他的感官。這中年男子立即就知道不好,這是有人暗算他。他驚怒交加,立即就要躲過這一劍的威脅。
  可是葉默本身的本事就可以殺死一名普通的先天高手了,再加上又是出其不意的偷襲。以葉默飛劍的這種偷襲速度,這名中年男子哪怕是先天的高手,也沒有辦法躲開。
  葉默的飛劍帶一道劍光直接刺入了著先天高手的心髒,劍氣迸發下。這中年男子就算是比先天修為更高。也沒有辦法保住性命,甚至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看見修為最高的家夥被自己偷襲成功,葉默心堣j喜。他的想法是讓這先天的家夥受重傷。然後下一劍殺了。可是沒有想到這先天的高手竟然如此大意,全身都不防備的就直接追自己的馬車,這簡直就是找死。
  這也給葉默一個經驗。就是哪怕麵對自己看不起的對手,也不能一點防備也沒有。
  這中年男子後背噴出一股血劍,然後撲倒在前方數步遠的地方。這中年男子一倒下,立即就讓其餘的三人驚醒。他們都停住了腳步,震撼的盯著這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突然冒出來的大胡子。
  “你找死……”最先反應過來的卻是夏重炎,他怒吼一聲,就朝葉默撲了過來。他隻是想到了同伴被這人暗算了,但是一時間竟然沒有想到自己的同伴是一個先天高手。先天高手都被暗算了,他能好的起來嗎?
  葉默冷冷一笑。反而收起了手堛滬蜈C,麵對半步先天的高手,他是沒有任何的壓力。
  收起飛劍的葉默,反而一腳踢起一把彎刀抓在手堙C這把彎刀就是剛才那名已經先天修為的中年男子用的,他死了後,葉默卻拿過來用了。
  “叮叮……”數聲互撞的響聲之後,夏重炎手堛瘍K鞭已經被彎刀削斷了數截。夏重炎魂飛魄散。此時如果他還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這個大胡子的對手,他就是傻瓜了。
  對方的身手比他不知道要高到什麼地方去了,這一番交鋒下來,他幾乎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難怪連一個先天高手都被他殺了,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偷襲可以辦到的。
  夏重炎哪媮棸U得上自己的麵子和怒火。他已經萌發了要逃走的念頭了。隻是這個念頭剛剛出來,他就感覺到左臂一涼。他的整個左邊的胳膊竟然被對方齊肩削斷。
  夏重炎心魂俱裂,想都不想,轉身就走。葉默卻並未追趕,反而飛躍而起,一腳踹在和夏重炎一起的那名地級武者的胸口,那名正想逃走的地級武者,頓時被葉默一腳踹暈。但隻是這一會時間,夏重炎已經逃的無影無蹤了。
  期奇衝臉色蒼白起來,這才數個呼吸的時間,跟在他身邊的先天高手就被別人殺了。而‘鍛器堂’的夏重炎竟然被砍斷了一條胳膊逃走了,‘鍛器堂’另外一名地級巔峰的高手現在還在地上暈了過去。
  沒有任何一刻,這個一流門派的少主感覺到死亡離他這麼近。他看著葉默慢慢走過來的身影,臉色頓時蒼白起來。他想說一句求饒的話,可是牙齒都開始打顫。
  雖然期奇衝已經是玄級巔峰修為,可是他的修為都是丹藥和門派資源堆積起來的,根本就沒有多少打鬥經驗,這個時候哪媟|知道怎麼做?如果他知道這個大胡子是如此恐怖的一個家夥,他寧可將自己身上所有的錢財都給人家,也不願意追到這堥荂C
  “你不能殺,殺我……我是雙子劍宗的少主……我……你饒了我,我不追究你殺了閔長老的事情……”期奇衝的話還沒有說完,已經被葉默一腳踹暈倒了過去。
  葉默收起期奇衝和那名先天高手身上所有的金票,又撿起那名已經暈倒的‘鍛器堂’武者身邊的彎刀,先一刀刺入那名先天武者的傷口之上,然後再一刀將期奇衝釘在了地上。
  做完這些後,葉默再來到那名先天高手的旁邊,用他的指甲在地上劃了一個‘鍛’字,這才罷休。
  當葉默做好這些的時候,穆小韻已經過來了。
  “小韻,這些人想要殺我們,所以我先殺了。”葉默怕穆小韻害怕,所以主動解釋了一句。
  穆小韻卻抓緊了葉默的手臂搖了搖頭,“葉郎,我不怕。”
  葉默心媢嚙p小韻的膽量暗自佩服,要知道沒有見過殺人的,遇見了這種血腥場麵,特別是女孩子,肯定有些抵觸甚至害怕的,而穆小韻卻不害怕。
  穆小韻卻再次說道:“當年我家鄉遭到大災,到處都是死人,我……我……”
  似乎又想起了當年的往事,穆小韻心埵乎有些難過。
  葉默擦了擦穆小韻的眼淚,一把提起地上的地級武者,摟著穆小韻踏劍而去。一直到了杭水城外,這才落了下來。
  葉默拍醒那名地級武者,指著蒙蒙亮就已經在杭水城外擺攤那些攤位說道:“我現在已經封閉了你的經脈,除非我幫你打開,你是必死無疑。現在你幫我做點事情,去那個小攤的地方買一套武士服給我。點去,如果想耍任何花招,你連今天的日出都看不到。”
  “是,前輩,我買來了武士服,前輩是不是可以…..”這地級武者已經徹底的明白過來,今天他們撞到的是一塊多麼厚實的鐵板,連先天在他的麵前也是菜。
  “滾點,你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如果你還要廢話,你就不用去了。”葉默說完就要動手。
  那名地級武者哪媮棷接S豫,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城外那一溜小攤販處,購買了一套武士服,又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葉默滿意的點了點頭,一個火球將這名地級武者和他買來的武士服化成了飛灰。這才帶著穆小韻隱身飛入了杭水城,進入了藍海酒店。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相公為什麼要做的這麼麻煩,但是穆小韻從來都不問,在她看來,隻要是相公做的,那就是對的。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葉默和穆小韻在藍海酒店恢複了原來的裝束,又休息了好久,這才出了酒店。葉默卻並沒有和穆小韻在酒店媊悁Y東西,而是來到了酒店的外麵。最主要的是他想打聽一下消息。
  淩晨的事情葉默之所以要這樣做,是因為葉默知道,如果他真的殺光了四人,那麼就算是他和穆小韻完全沒有相似之處,也會被查一查。所以他采用殺而不滅的陰招,放過了夏重炎,要說玩陰的,葉默完全不會懼怕這些隱門的家夥。
  葉默和穆小韻走出酒店,來到杭水廣場附近,就看見眾多的人都聚結在一起。大多數都是三個一群,五個一夥的,似乎在商量著什麼東西。
  “莫兄,小弟在這堙C”一家早餐店媊捅ヮ茪F劉磊的叫聲。
  葉默正想打聽一下消息,連忙帶著穆小韻進入了這家早餐店。
  “看樣子莫兄已經找到住處了啊。”劉磊和葉默很談得來,所以見到葉默很是高興。
  葉默點了點頭,“是啊,住在藍海酒店。這附近都沒有住的地方了,隻能稍微遠一點。”
  “不錯啊,藍海酒店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
  劉磊剛剛說完,葉默就開始問道:“劉兄,早上我看見這些人都聚集在一起,不知道他們在談什麼東西?”

Snap Time:2018-10-17 16:40:16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