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零五章他叫葉采


    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 他叫葉采

    葉默的話沒有說完,第一次被穆小韻打斷了。她似乎平靜下來,她再次看了看葉默說道:“相公是不是覺得我很傻?容易人雲亦雲?”

    她自顧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我被那個人逼得無處可逃的時候,遇見你了。我以為你就是莫郎,我從未想過我的相公會變得和你一樣的對我這麼好。我感覺到了幸福,我不想離開你了,所以我又和你一起回到了黃坪……”

    葉默這才明白,原來她是真的打算走了,隻是遇見自己後,發現自己似乎性格變了好多,這才越來越驚喜,徹底的將他當成了相公。而她自殺固然有她說的原因在麵,更重要的恐怕還是一種深深的失望。

    穆小韻忽然止住了自己的話,她似乎想起了葉默的手,一把抓住葉默的手說道:“哎呀,剛才剪刀是不是已經傷了你的手了?”

    “不會。”葉默微微一笑,那一下就想將他的手弄破,是絕對不可能的。

    但是穆小韻還是抓住了葉默的手,仔細的看了看,這才放下心來。想了想,她又揉了揉葉默的肚子,低低的說道:“對不起,相公。”

    “小韻,我已經說了,我不是你的相公。你現在是個自由人,隻有和你結婚……哦,和你成婚了的人才是你的相公。”葉默急忙糾正穆小韻的觀點。

    穆小韻又抽泣了起來,“不,你就是我相公,你也說了。我們有了肌膚之親了。而且,而且……我很喜歡你,相公,你不喜歡我嗎?”

    “不是,是因為,因為……”葉默猜測穆小韻是真的喜歡他了,可能是因為她接觸的人少。或者是自己在她最無助的時候給了她依靠,這才讓她有這種想法。

    要不要告訴她自己已經結婚了,這樣可能會好一些。如果沒有洛影和輕雪。他就接受穆小韻了,無論從那方麵,穆小韻都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女孩。

    他和輕雪在一起的時候。還不知道洛影在這,所以情有可原。現在他不但有洛影了,還有輕雪,要說再沾惹別的女孩,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相公,昨天磁西鎮很多人查戶頭,是不是再查你?”穆小韻隻是在男女之事上認準了死理,但是她並不是傻瓜。如果是傻瓜,她也不可能單獨一個人帶著婆婆在黃坪生活了數年之久。

    冷靜下來的穆小韻已經明白,葉默不是她相公。而且以葉默的秉性也完全沒有要冒充她相公占有她的想法。唯一的可能就是昨天磁西鎮戒嚴就是為了抓他,他肯定是一個沒有身份的人,他之所以接受和自己的關係,那是因為一個可以幫她,還有一個就是幫他自己。

    隻是短短的時間相處下來。穆小韻對葉默已經有了好感。如果沒有肌膚之親的話,她或許還可以接受葉默說的話。但是正如葉默說的,她和對方都有了肌膚之親,他甚至都已經抓了自己的胸部,自己也動了他那。除了他,自己難道還能嫁給別人不成?所以放下莫有深的事情。葉默就是她的相公無疑了。

    “是的,昨天的事情很對不起,我也利用了你一下。”葉默老老實實的點頭說道。說完遲疑了一會又主動說道:“其實,我不是這的人,我剛才已經和你說過了,我來自外麵的世界。”

    葉默以為自己再次說起這話,肯定會引起穆小韻的不解,他沒有想到,穆小韻聽了他的話後,竟然點了點頭說道:“相公,我知道外麵的世界,有很多的國家,有很多的很奇怪的東西,他們甚至可以借助工具飛上天空。”

    葉默心一驚,他驚訝的看著穆小韻問道:“你怎麼知道外麵的世界?”

    穆小韻低下頭沉默了好久才說道:“因為有一次我聽見婆婆和他說話,婆婆麼說公公就來自外麵的世界……她還說了很多外麵世界的樣子,就和你剛才說的一樣……”

    葉默心一動,難道這個莫有深的父親還是內隱門的人不成?葉默是知道內隱門是有人可以出去的,如果莫有深的父親是內隱門的人,那麼他前往外麵就很正常了。

    穆小韻沒有注意葉默的表情,又似乎向葉默解釋什麼,自顧說道:“我們穆家都一直是醫藥世家,我爺爺開了一家醫館,我爹跟著我爺爺學醫,甚至我也一直跟隨我爹學醫。我記得我很小的時候,有一天家來了一個道人,他給我算了一卦,他說我將來的夫君姓葉。

    因為那個道人的看相非常準確,所以我在十六歲的時候,他父親去我家提親的時候,我爹就同意了。隻是提親後沒有多久,還沒有訂親,我的家鄉就爆發洪災,後來又引發瘟疫,我家的人都全部失散了,我被他的姑姑救了帶到黃坪……”

    葉默疑惑的看著穆小韻問道:“小韻,你不是說你原來……”

    葉默的話雖然沒有說完,可是穆小韻卻聽得懂他的意思。她搖了搖頭說道:“莫姓是他母親的姓,而他父親卻姓葉。至於他為什麼要姓莫,我也不知道。可是事實上,他姓葉叫葉有深。”

    穆小韻說話間就已經改口,不再稱呼婆婆。

    竟然有這麼巧的事情,葉默又不由自主的揉了揉鼻子,他本來就姓葉,而隨便的一個假姓卻恰好姓莫。想到這,葉默下意識的問了一句,“莫有深的父親叫什麼?”

    “他父親叫葉采……”穆小韻說到這,葉默心一驚,差點將自己手的剪刀落在了地上。

    “相公,你……”穆小韻和葉默說了一會話,現在已經完全想通了這件事,就算是莫影不姓葉。但是那個道人說的話也未必是真的。所以在她心,已經將有肌膚之親的葉默定位成為相公了。

    葉默抓住了穆小韻的肩膀再次重複了一句,“你說莫有深的父親姓葉?而且叫葉采?”

    “是啊,怎麼了,相公?”穆小韻有些擔心起來,葉默的表情似乎很古怪,甚至有些讓她擔心。

    葉默平靜了下來。過了一會他才緩緩的說道:“小韻,因為我就姓葉,我本來的名字並不叫莫影。而是叫葉默。莫影卻是我為了躲避別人,起的一個假名字。而且,我的父親聽說也叫葉采。”

    “什麼?”穆小韻震撼了片刻就反應過來。她根本就沒有聽到葉默的後半句話,葉默姓葉的事實已經是最大的喜悅了。難怪那個道人說自己將來的夫君姓葉,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葉郎……”穆小韻再難以自己,整個人都擠進了葉默的懷,如果說原先她還有些小小的心結話,那麼現在她完全沒有了任何的心結,她的心結已經完全打開。原來自己抱著的真的是自己的夫君,是自己的相公。她更為剛才拿剪刀自殺的事情羞愧起來,為了一個別人,居然不顧自己夫君的感受而去自殺。

    穆小韻的柔軟和溫熱擠在葉默的懷。葉默的思緒卻不在這上麵了。此時他想的很多,自己的父親葉采和這個莫有深的父親是不是同一個人?

    如果他們真的是同一個人,那麼很多的事情都好解釋了。為什麼莫有深長的和他這麼相像,還有為什麼莫有深不能人道。

    想到這,葉默忽然開口問道:“小韻。你認出我不是你的相公,是不是因為莫有深不能人道?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啊,不……葉郎,我,你是我的相公,我……”穆小韻聽了葉默的話。忽然感覺到緊張起來,她剛才還溫熱的身子再次變得有些涼意。

    葉默見嚇到穆小韻了,連忙摟了一下她說道:“你不要緊張,慢慢說,我沒有要怪罪你的意思。”

    葉默心卻是暗歎,這個穆小韻似乎很擔心自己丟下她了,她猶如一個受傷的小鳥一般,再禁不起任何的打擊。可是葉默心對穆小韻有憐惜,溫婉可人的穆小韻也讓葉默很喜歡,但要說接受她的話,怎麼去和洛影還有輕雪交代啊?

    葉默看了看自己的手,忽然有些懊惱起來,事情是他做出來的,穆小韻似乎已經認定了這是肌膚之親了。而自己原先為了開導她,也說這是肌膚之親。

    穆小韻似乎稍稍的安靜下來,她遲疑著說道:“有一次,我采藥回來的比較早,看見他在家對婆婆發火。我沒有敢進去,我就去柴房呆了一會,聽見婆婆說,‘你天痿是你父親說的,他說這是遺傳,就算是請來了最好的大夫也看不好。’我家世代都是學醫的,我當然知道天痿是怎麼回事,所以,我早上,早上……”

    可能是習慣了,穆小韻不知覺的又說出了婆婆兩個字。

    後麵的話,穆小韻不說葉默也清楚了。他的猜測可能是真的了,他和莫有深很有可能就是同父異母的兄弟,而且莫有深的狀況和他以前一模一樣。

    隻是他是修真者,修煉到練氣三層,可以打通自己的經脈,而莫有深想要打通經脈想都別想了,也許他才是真正的一輩子天痿。

    葉默總算是明白了這件事,他對便宜父親葉采都沒有什麼感情,不要說那個莫有深了,更是不會在意。

    葉默看了看猶如驚弓之鳥的穆小韻,忽然想到了她說的那個算命大師起來,難道這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話,那麼自己可能還真的是穆小韻的丈夫。

    雖然有些懷疑,可是葉默知道這種事情不能不相信,當初的九蒙山就是一個相當厲害的易術大師,自己的很多東西還是和他學的。況且在修真界,很多修為高深的修士,對推算一術非常的準確。如果能在這遇見那個老道,倒也不妨去和他交流一下。

    “你不要擔心,我走的時候,肯定帶你離開這。”說完,葉默伸手抱起了穆小韻,再次走向了床邊。

    (月票尚未到預期的一半啊,求月票鼎力支援!這是第二更,為了感謝訂閱和月票,還在準備第三更!)

    ......

Snap Time:2018-01-18 18:10:29  ExecTime: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