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七百零四章穆小韻


    “你怎麼了?”葉默再次伸手想抓住她的手腕看看她是不是生病了,穆小韻忽然下床急匆匆的走了出去。甚至沒有來的及回答葉默的話。

    葉默皺了皺眉,他感覺穆小韻有些不大對勁。以穆小韻的溫順,她是絕對不會不回答自己話的。葉默立即就跟了上去,雖然他的神識可以看見穆小韻,可是他感覺穆小韻絕對不正常。

    這肯定不是因為生病的原因,如果是生病了,他一眼就可以看出來。

    穆小韻走的很,她抿著嘴一句話都不說,隻是走的灶台邊上拿起一把剪刀,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的就對自己的咽喉插了下去。

    她要自殺?葉默立即就明白過來,肯定是穆小韻發現了自己和她丈夫不同,所以才會這樣。

    在葉默麵前,他當然不允許她自殺。葉默伸手就擋住了她的剪刀,剪刀插在了葉默的手心,被葉默奪了下來。

    “你為什麼要自殺?”葉默的語氣很平靜,雖然他冒充她的丈夫,可也不是他起意的,隻是因為穆小韻認錯了人,他順便利用她一下而已。至於早上的那種衝動,那完全是預料之外,而且他也及時的反應了過來。

    雖然也算是侵犯了她,可是在外麵來說,情況也應該不算是很嚴重吧。

    “你,你不是莫郎,你不是莫有深,你,你……我,我……”說了一半,因為剪刀被葉默奪走。她隻能蹲下來不斷的抽泣。這個讓她喜歡的相公終究還是假的,她自己的那個莫郎或許連以前都不如了。

    葉默暗自搖了搖頭,竟然被認出來了,雖然他不知道穆小韻是怎麼認出來的,可是他卻知道想要將穆小韻偷偷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離開,現在看來是不行了。他需要馬上離開穆小韻。隻是穆小韻這種狀態,他將她丟在任何地方都不合適。

    盡管葉默問心無愧,可畢竟是利用過人家。而且還抓了人家的咪咪。想到早上的衝動,葉默就懊惱異常,如果不動她的白兔。自己想走就走了。現在走的話,她要是自殺,那就要算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了。

    想了這麼多,聯想剛才的事情,此時葉默已經大約有了一些眉目。她之所以認出自己,應該是因為抓到了那,很有可能那個莫有深沒有這個功能,這才引起她的懷疑。

    不過這個穆小韻心地還真是很好,她現在明知道自己早就清楚不是她的丈夫,是在冒充她的丈夫。卻沒有說出什麼責問的話。更別說大罵一通了。如果這個穆小韻大吵大罵一通,他還好辦一點,可是她竟然絲毫都沒有罵自己,隻是拿起剪刀就自殺。

    現在必須安慰她一下,葉默沒有安慰過人。他絞盡腦汁卻沒有想到好的辦法。忽然葉默想到一件事,就是穆小韻在磁西鎮剛剛見到自己的時候,她眼的害怕似乎多過對自己的思念。確切的說,她是在躲避那個三角眼男子,遇見自己隻是意外中的意外。完全沒有那種發自骨子麵的渴望和驚喜。

    或者說她對自己的依戀是在酒樓吃過飯以後,葉默稍微回憶了一下。從酒樓吃飯到去於家,再回來這一段時間。穆小韻對他是越來越依賴,越來越不舍,這種依賴和愛戀甚至遠遠的超過了剛剛見麵的時候。應該沒錯,就是這種情況。

    相比之下,她剛將自己當成她莫郎的時候,那種淒切傷心的表情中完全沒有任何的久別重逢的驚喜,而是一種對命運的自憐。而對他的依賴和愛戀是後麵的事情。

    “你和莫有深訂婚了嗎?你們舉辦婚禮了嗎?或者說你已經是莫有深的人了嗎?還是有了肌膚之親?”葉默一連問了幾個問題。之所以這樣問,是葉默通過和穆小韻的接觸,猜測穆小韻和莫有深肯定沒有什麼肌膚之親。

    穆小韻下意識的搖了搖頭,表情有些茫然,不過卻停止了抽泣。

    葉默心說這女人可真是死腦筋,在外麵不要說沒有結婚,有些女人就算是結婚同床了,要走就走,哪還有這麼糾結的事情?不要說外麵了,就是拿那個於雨燕來說,按照穆小韻的理論,於雨燕更應該去自殺了。

    “那好,你和莫有深最多隻是長輩們的一個口頭協議而已,不但沒有任何的儀式,而且實質上你和莫有深也沒有任何的瓜葛。所以說,你現在根本就不是莫有深的妻子,你有什麼好糾結的?”

    葉默忽然發現自己的口才竟然不錯,他甚至連想都沒有想的繼續說道:“莫有深將你和他老娘丟在家,根本不管不顧,這已經是不孝不忠了。他一走幾年,連你和他老娘的生活費也不拿回來,他老娘更是完全靠一個和他毫無關係的弱女子照顧,這完全是不仁了,這種人不用看就和義字沾不上邊。這種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徒,值得你這個沒有任何名分和瓜葛的女人去承諾什麼嗎?

    好吧,你說他姑姑救了你一命,你養了他老娘這麼多年,並且送終。這已經足夠報答他姑姑的救命之恩了,而且你報答救命之恩,和他沒有任何關係,隻是因為他姑姑而已。所以,你不欠那個莫有深任何東西,要說欠,也是他欠你的。”

    穆小韻抬起頭有些呆滯的看著葉默,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些問題。當被三角眼發現後,她已經準備逃離黃坪了,隻是沒有想到恰巧遇見葉默而已。現在她心想起來,她在遇見葉默之前,還真的沒有想過那個多年不見的莫有深了。對相公越來越依戀,那是因為葉默讓她依戀而已,和那個名分有關係嗎?

    況且那個名分還真的沒有通過儀式定下來,她之所以在莫家,那是因為恰逢大災被他姑姑救了而已。

    葉默忽然冷冷說道:“若是說要守名分,我雖然也和你沒有什麼禮儀,但是我才是和你有肌膚之親的人。你放棄一個和你有肌膚之親的人,卻為一個毫無關係的不仁不義不忠不孝之徒去自殺,你怎麼不想想真正和你有關係的人?如果你還要自殺的話,我不再管了,你請便。”

    葉默說完這些話心大是汗顏,這種皮厚厚黑的話隻能騙騙這個小韻妹妹啊,要是在華夏說這種話,吐沫就可以淹死他。

    “啊……”穆小韻聽到葉默的話,眼忽然露出一些絕望。

    她忽然迅速站起來,頭對準屋角一個巨大的石臼紮去。這要是被撞實了,就是葉默也救不回來。

    葉默大駭,極的擋在了她的麵前。穆小韻的頭正好紮在了葉默的肚子上,葉默不敢運用真氣,這一下被撞的還真是不輕。他真的不明白,這個女人為什麼這麼死腦筋。

    “相公……”穆小韻發現自己竟然撞到了葉默的肚子上麵,頓時大驚,連忙抱住葉默叫道,語氣當中的惶恐溢於言表。

    葉默卻鬆了口氣,她似乎想明白了。如果是這樣的話,被撞一下倒也不虧。現在還要繼續糾正她的觀點,免得自己走的時候,她又多想,或者是被別人騙了。

    “小韻啊,其實我也不算是你的相公。我來自神洲的外麵,那個地方叫華夏。在華夏,不要說我們隻是肌膚之親而已,就算是真正做了夫妻的人也可以離婚的。而且男女平等,沒有什麼誰休誰的說法。所以對於你和我之間的事情,大可不放在心上。至於你和那個莫有深,這種關係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說到這,葉默看了看穆小韻震撼的眼光,愈發得意的說道:“就是說,你就是你,沒有任何人值得你去為他自殺什麼的。所以不要說莫有深了,你就是連和我之間的這種關係也不要放在心上。”

    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話有些不大好意思,葉默摸了摸鼻子說道:“那個,早上的事情我抱歉啊,因為你很漂亮,所以一時難以自己。”

    穆小韻卻搖了搖頭,隻是抱緊了葉默的腰,將頭擠進了葉默的懷。一直過了良久,她才抬起了頭來對葉默說道:“相公,你說的對。你和我已經有了肌膚之親,那就是說你已經是我相公了。可是我竟然因為和相公有了肌膚之親而去自殺,我明白了後,更是羞愧,所以我沒臉見你。”

    說完她又是捂在了葉默的懷

    葉默無語的看著穆小韻,這是什麼道理,感情自己說了半天,她還是沒有聽明白什麼意思嗎?原來她第二次自殺是因為對不起自己,這變化也太了。她一會時間已經為了兩個人自殺了,這樣多少條命也不夠自殺的吧?葉默搖了搖頭,不知道應該再說什麼。

    如果穆小韻來到外麵的世界,這被人稍微忽悠一下就完全迷失方向了。這樣可不行啊,就算是讓她一個人生活,以後還是要吃虧的,不是每一個地方都是黃坪村。

    可是感覺她不是那麼傻的人啊,如果她傻的話,就不會用灰塵遮掩容貌了。

    “那個,小韻,你起來聽我說,我的意思你還沒有明白。我是說在外麵……”

    葉默的話沒有說完,第一次被穆小韻打斷了。她似乎平靜下來,她再次看了看葉默說道:“相公是不是覺得我很傻?容易人雲亦雲?”

    ......

Snap Time:2018-07-18 21:58:25  ExecTime: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