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九十七章檢查來曆


    聽到葉默要說和自己一起回去,穆小韻卻有些著急了,她連忙擺手說道:“莫郎,你不用回去,於府的事情很難找的,我來看看你就好了。到時候你留在這,我一個人回去就好,過段時間我來於府看你。”

    葉默看見穆小韻的表情倒是有些疑惑了,難道她真的是將自己當成丈夫了?正在葉默還在疑惑的時候,小二已經將菜端了上來。

    反正隻是利用一下穆小韻,在葉默看來穆小韻人還算是不錯的,在婆婆對她沒有好臉色的情況下,這個穆小韻能單獨照顧婆婆三年,可見她的心地還是很善念的。到時候自己離開了,可以送給她一些富貴。

    要說銅幣和銀幣葉默是沒有的,就是金幣他也沒有。但是要說到金子,現在他的戒指還有幾百噸。

    穆小韻看著一桌子的飯菜,眼睛睜得很大。葉默知道她肯定很餓了,隨手拿起筷子說道:“我們開動吧,一邊吃一邊說。”

    穆小韻卻沒有拿起筷子,她看了好半天才說了一句,“莫郎,這一桌子很多錢吧?我們會不會太奢侈了。”

    葉默沒有想到她這個時候想的是這個念頭,隻好幹咳了一聲說道:“那個,我這幾年做生意賺了不少錢,你就不用擔心了,盡管吃吧。”

    見葉默是真的不怎麼在意,穆小韻才小心的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一頓飯吃的很沉默,葉默不知道穆小韻的心思。他也怕話多露出了破綻,所以很少說話。而穆小韻更是不會說話,甚至每一樣菜要到葉默吃過一次後。她才會去吃。顯得拘謹而緊張。

    葉默很就吃飽了,可能是小二估計他是於府的人,所以有錢,上來的菜倒是一桌子。而穆小韻雖然吃的也不少,但最後還剩下許多。

    葉默的神識掃出去。外麵的兵士似乎越來越多,很多要出鎮的人都被攔住了,很顯然今天是沒有辦法出去的了。

    “我們先走吧。”葉默說完站了起來,他想帶穆小韻先回去於府再說。

    穆小韻看著沒有吃完的飯菜,猶豫了好久。還是說道:“這剩下的,我們要不要帶回去?”

    “你說打包?”葉默下意識的回答了一句。但是葉默的心思轉的非常,他立即就明白了穆小韻可能是真的將他當成她的那個莫郎了。不然的話她不會說出打包的話來,如果隻是利用他的話,她肯定是找機會逃走而已,哪有心思去想什麼打包?

    聽了葉默的反問,穆小韻猶如做錯事了一般。有些緊張的捏著還有一些灰塵的衣角。

    包廂的門忽然打開,一個同樣穿著於府管事服裝的男子出現在門口。他看見葉默和穆小韻立即是鬆了口氣的說道:“莫影,幸虧你在這,可讓我一番好找。小姐要見你,卻找不到你的人……”

    葉默正想去於府。見狀連忙說道:“哦,我馬上回去了,這我剛剛吃完飯。飯錢你先結了,我先回了。小韻,我們走吧。”

    說完,葉默不等這個於府的管事反應過來。拉著穆小韻就走。等這個於府的管事明白是什麼事情之後,卻發現小二正等著他結賬呢。

    ……

    “莫郎,要不我就在外麵等你吧……”穆小韻看著很有氣勢的於府心有些打鼓。她不敢和葉默一起進去。

    葉默一拉她,“走吧,一起進去,現在外麵可是很危險。”

    不知道是不是葉默的話起了作用,穆小韻卻沒有多說什麼,隻是很拘謹的跟在葉默的後麵進入了於府。

    “莫影。你剛剛跑到什麼地方去了,不是說了這不要亂走嗎?小姐帶你回來是做事的。不是讓你養老閑逛的。”一名於府的家丁過來對著葉默就是一頓斥。

    聽了這家丁的斥,穆小韻更是不自在的打了個哆嗦。

    葉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滾,我是小姐高價請回來的,如果你再敢廢話,我馬上就將你趕出這。”

    這家丁還沒有弄清楚葉默的底細,被葉默這樣一頓詐唬,竟然嘟啷著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才說道:“小姐讓你去客廳,我的話已經傳到了。”

    說完這家丁轉身就走,很就消失不見,可見他對葉默的話是害怕了。

    葉默的神識馬上就掃到了大廳,卻發現大廳麵有兩個穿著官服的男子正在登記著什麼,而且那個於小姐也在客廳麵。葉默心立即就明白了,果然是檢查來曆的來了。

    想到這,葉默一拉穆小韻說道:“小韻,走吧,和我一起過去。”

    看見葉默帶著一個女人回來,那位小姐皺了一下眉頭,但是很就恢複正常。她看了看葉默說道:“莫影,這兩位大人要問你一些問題,你如實回答。”

    葉默看見那名紅衣男子心立即就知道今天很有可能危險了,這紅衣男子竟然是地級巔峰修為。如果這個時候被他發現破綻,想要逃出去,很難。

    那兩人聽了於小姐的話,點了點頭,然後穿紅衣的男子對葉默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來自哪?做什麼營生?”

    “我原名叫莫有深,因為家遭受大災,然後三年前逃難到黃坪村。隻是因為家連吃的都沒有,所以改名莫影,然後出去做生意。這才剛剛回來,卻遭受了盜賊。路上被於小姐相救,現在成了於府的家丁。因為不但銀錢丟失了,還導致了毀容,本無顏回去見家人,沒想到我妻子卻找到磁西鎮來了。”葉默回答的點水不漏,但是卻很簡單,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內容。

    葉默沒有想到他的話剛剛說完,那個紅衣男子還沒有問話,於小姐卻主動說道:“我半年前在杭水就認識莫影了,原來他生意做的還不錯,沒想到,哎……”

    葉默沒有看於小姐,他不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要加這麼一句,但是這和他沒有關係。杭水在什麼地方他都不知道,不要說見過這個女人了。但是他也不會主動拆台,這對他沒有任何好處。

    穆小韻心有些疑惑,她肯定葉默至少說了一句謊話,但無論如何,她是不會揭露莫郎的。

    “哦,你妻子叫什麼?”紅衣男子麵無表情的問道。

    “穆小韻。”葉默回答的很幹脆。

    “去查查穆小韻,還有調出黃坪鎮穆小韻和莫有深的畫像。”紅衣男子不動聲色的說道。

    “是……”在紅衣男子旁邊的一個人,立即就出去了,很他就搬來了數本巨厚的書冊。

    葉默心卻大驚,這他媽的弄得和外麵的身份證係統一樣,還有身份畫像,這樣一來他還冒充個屁啊。

    葉默心的念頭急劇的轉動,萬一發現自己不是莫有深怎麼辦?踏劍逃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踏劍,那個地級巔峰的家夥就夠他吃一壺的了。

    如果運氣好的話,也許他還可以逃出這個小鎮去。

    隻是出了小鎮後呢?這的身份製度居然查的這麼嚴格,就算是他出了小鎮,又往什麼地方去?深山老林嗎?他從路上來到這個小鎮還沒有看見什麼深山老林,怎麼逃?就算是有深山老林,要逃脫這些人的密集搜捕估計也很難。

    但是真要到了這一步,他隻有逃了,至於穆小韻他也管不到了。

    查詢這些東西並不用多久,很黃坪村的冊子就被攤開,穆小韻和莫有深的畫像都一目了然。

    那名紅衣男子看了看畫像後,點了點頭說道:“拿下去。”

    雖然他隻是一句話,可是葉默心卻是驚濤駭浪,他的神識卻清楚的掃到那個畫像上的男子竟然和他有八分相似。可以說除了臉型有些差別外,其餘的地方還真的沒有差別。

    或者說如果他不被毀容的話,也許他很就被看出來不是莫有深,但是一毀容的話,那些有差別的地方都被毀了。

    難怪穆小韻將自己當成了她的丈夫,沒想到自己和那個莫有深還真的這麼像,毀容恰好將不像的地方完全毀掉了。

    葉默緩緩的籲了口氣,直到這兩個查戶口的男子離開於府,葉默也沒有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不過他也知道現在他算是在這有了戶口了,手的一塊白色的小牌子就代表他被查過,身份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於小姐看了一眼葉默和穆小韻,淡淡的說道:“你們先下去休息,明天我找你有事。”

    葉默看了一下手的牌子,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作的,上麵刻畫了人名和出身地,還有一個編號。那個紅衣男子的內氣相當深厚,他製作這個玉牌隻是片刻的時間就好了。

    回到住處,一名女婢帶穆小韻去沫浴更衣。雖然穆小韻有些不大想去,可是葉默也感覺她的衣裙上到處都是補丁,確實需要更換了。

    當穆小韻回到葉默住處的時候,葉默才發現穆小韻的清秀竟然還在那個自以為是的於小姐之上。原先穆小韻臉上都是鍋灰,身上的衣服也破舊不堪,再加上葉默現在對女子並不在意,所以竟然沒有發現她是一個如此美貌的女人。

    雖然是少婦打扮,可是她的身上卻透著一絲青澀的味道。她的手依然粗糙,可是她脖子上的皮膚洗淨之後,竟然帶著一絲膚暈。但是她明顯的什麼首飾都沒有戴,鵝蛋臉上雖然還是有些嬌羞,但卻帶著三分喜悅。被刻意束住的胸部,現在已經完全頂起了布裙,猶如兩個肥嘟嘟的白兔一般傲然挺立在布裙之下。

    但是她脖子上一道已經結痂的血痕,卻給這份美帶了一絲淒然。

    ......

Snap Time:2018-07-19 04:25:32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