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九十六章莫郎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本站強薦唐家三少新書

    對這些士兵,葉默倒是沒有放在心上,但是一旦鬧出事情來。皆慍就知道他在磁西鎮了,如果有先天高手追殺他,那麼以他現在的本事想要逃走,那是絕無可能。不要說現在的本事了,就算是他全盛的時候,麵對幾個先天高手的圍攻,也是有敗無勝,除非他現在已經突破到了練氣後期。

    想到這,葉默再也淡定不住,原本他想回到於府的,可是他知道如果是皆慍在查,就算是他回到了於府,也會被查到。

    葉默立即就想進入酒樓,如果外麵真要查的太厲害,與其回到於家還不如就這樣逃走。幸虧今天出來逛了一下,不然死了還不知道怎麼死的。

    還真是怕鬼有鬼,葉默就怕皆慍道姑懷疑自己進入小世界受傷,然後通緝他,看來還真的發生這種事情了。

    葉默剛剛想跨入酒樓,忽然一個披頭散發的女子就向他撲了過來。葉默心一驚,立即就要祭出飛劍,可是他馬上就感覺到了這個女人沒有殺機。而且周圍眾多的士兵在這,一旦他動手,馬上就會被別人知道。

    想到這,葉默停了下來,他任由這個女人將他的胳膊抓住。同時神識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個女人,這是一個三十不到的女人,少婦打扮。可是葉默卻感覺她不大像一個少婦,她的臉上和脖子上都有一些鍋灰。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女子,她的氣血不足,是因為營養不良造成的。

    加上她的手很粗糙,一看就是一個經常做農活的女人。隻是她的衣服雖然有些泥土和灰塵,可是葉默卻沒有聞到任何異味,甚至還有些淡淡的體香。由此可以看出來,這個女人衣服上的灰塵很有可能是故意弄上去的。

    “莫郎,你不要我了嗎,你為什麼不回去?莫郎……”那女人一抓住葉默立即就哭叫出來。

    表情淒切,語氣傷心。很就淚濕衣裳。

    葉默的神態沒有任何的變化,難道這個女人認錯人了?將自己認成她的莫郎?這不可能的啊,現在的自己已經被毀容了,他不相信她的那個莫郎也被毀容了。

    最讓葉默懷疑的是這個女人怎麼知道他在這姓莫的,知道他姓莫的隻有於家那個車隊麵的人。

    難道這個女人是別人派來試探他的?或者是對他有什麼陰謀?但這也不可能啊。自己剛剛來到這才三天時間,除了和皆慍道姑結仇外,還沒有仇人。如果是皆慍道姑要對付他葉默,根本就不會采取這種手段。而是直接動手了。

    最主要的是葉默從這個女人的語氣和情緒變化當中知道。她是真的傷心到了極點了,她的傷心沒有絲毫的造作。

    葉默的神識立即就掃了出去,他很想知道這個局是誰弄的。他絕不相信他長得和這個女人的莫郎一模一樣。

    雖然葉默的神識掃了出去,但是看熱鬧的人也越來越多。街上的人看見一個如此可憐的女人拉著於府的一個下人大哭,心頓時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肯定是那男的因為進了於府就看不起自己的糟糠之妻了。所以他就拋棄了自己的妻子,而他的妻子竟然找到磁西鎮來了。

    要知道於府的一個下人可比一般的殷實人家要風光太多了,於府是什麼地方,磁西鎮最大的三戶之一。可不是隨意的一個人就可以做於府家下人的,這個男的爬上了高枝,就看不起原來的妻子,這種事情很常見的。

    許多人都搖了搖頭,雖然很不齒葉默的行為,可是沒有人會對於府的下人多說什麼不滿意的話。

    葉默的神識四處掃了一下。卻發現沒有沒有什麼異常。不過當他看見眾多的士兵的時候,心忽然一動,想到了一個不錯的辦法。

    他拍了拍依然拉著他胳膊的女子說道:“家是不是沒有米了?”

    “嗯。”這女子嗯了一聲,肚子卻叫了一下,很顯然她好久都沒有吃過東西了。

    “我剛剛加入於府,現在我們先進去吃點東西,然後回去再說吧。”葉默說完拉著這個女子進入了就酒樓。

    看熱鬧的人看見葉默似乎和他的妻子已經和好了。紛紛鼓掌起來,可見同情心在任何地方都有。但是在葉默沒有看見的角落處,一個三角眼男子恨恨的盯著葉默的背影,然後冷哼了一聲。

    “這位大哥……”小二看見葉默帶著他剛認識的妻子進入酒樓,連忙上來打招呼。

    葉默淡淡的說道:“幫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包廂。我們好久不見了,有些話要說。還有將最好的酒菜。給我們弄一桌子來。”

    “好咧……”這夥計很麻利,立即就將葉默和那名女子帶到了一個包廂麵。

    葉默卻發現那名女子的眼神帶著一絲驚慌,心就有些懷疑。難道她知道自己不是她的那個什麼莫郎,所以才這樣,還是她的那個莫郎有和自己想同的地方?

    夥計出去後,葉默立即看著這女子問道,“我因為出了點事情,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我真的是你的莫郎嗎?或者說你是不是記錯了?”

    這女子眼露出一絲惶恐,她剛想說話,包廂的門打開,小二拿了一壺茶進來。而包廂門口一個三角眼男子對朝包廂麵看了一下,當他看見葉默和那名女子的時候,立即就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轉身就走了。

    那女子看見三角眼男子,明顯的哆嗦了一下,立即說道:“是啊,我肯定不會認錯的,你就是莫郎。三年前……你說出去做生意,可是你出去了就沒有回來,今天我來鎮,偶然遇見你,不會,不會看……”

    這女子說到後麵已經有些哆嗦了,語氣甚至連貫不起來,牙齒都能打到一起去。

    葉默卻已經明白,這件事說不定和剛才那個三角眼有關係。不過如今他正好少一個身份,如果這個女人堅持認自己是她的丈夫,那麼先跟著她出了鎮子再說。否則以他現在的一絲真氣,肯定不能隱身出去。

    葉默點了點頭語氣平和的說道:“我剛才說了,我是因為失憶了,所以想不起來以前的事情。你和我說說吧,我也感覺你說的對,但是記憶很模糊了。”

    可能是葉默的語氣很平緩,這個女子的緊張漸漸的緩和了下來,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這才說出了她和莫郎之間的事情。

    這個女子叫穆小韻。三年前,她的家鄉大災。饑餓和暴亂讓她家的人都失散了,而她卻在臨死的時候被婆家的一個姑姑帶走。婆家因為也遭受了大災,所以一家人就遠離家鄉來到了黃坪村。

    一家人來到黃坪村的時候,因為饑餓和瘟疫的彌漫,最後隻剩下婆婆和丈夫莫有深。莫有深是個讀書人,因為饑荒和貧窮,他再也無法在家待下去,所以三年前不辭而別。葉默猜測他連老母都不顧了,更不要說這個未婚妻了。

    而留下來的老母隻能讓穆小韻照料,可是她的婆婆一定要說兒子莫有深是穆小韻克死的,所以不見了蹤影。後來甚至說是穆小韻夥同奸夫一起害死的。所以她的婆婆對穆小韻是非打即罵,但是穆小韻感念自己的命是婆家人救的,又是麵對自己的婆婆。一直無怨無悔的照顧著婆婆,直到不久前婆婆死去。

    葉默看著哭泣不停的穆小韻,雖然不是很清楚她是不是認出來了自己不是她的丈夫。但是從她的語氣當中,葉默也可以聽出她心有些淒苦,對自己這個丈夫卻並沒有多少的思念。

    雖然後麵的話穆小韻沒有說,但葉默卻猜測了出來,應該是她的婆婆死了後,她就想離開黃坪村了,結果卻被那個三角眼盯住。

    她找到自己可能原因有兩個,一個就是自己真的和她的莫郎一模一樣,她通過自己的辦法辨認了出來自己就是她的丈夫。還有一個就是因為自己穿了一套於家的下人服裝,所以在她看來,自己完全可以不怕那個三角眼。

    如果是第二個原因,那或許是她認為隻要嚇退了三角眼,她就可以逃走了。隻是人算不如天算,她沒有想到,那個三角眼竟然沒有被嚇退,反而跟到酒樓來了。

    明白這事情的來龍去脈後,葉默當然不會讓穆小韻說出真話來。更不會去問穆小韻是怎麼認出他來的,萬一辨認清楚了,那麼自己不是她的莫郎的話,自己從什麼地方去弄身份?這個身份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不要白不要。

    他立即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道:“原來我是莫有深,哎,當年我出去做生意,後來被人在腦袋上打了一下,很多事情都忘記了。小韻,這些年倒是難為你了,你放心,等我將於府的工作交接好了以後,我立即和你一起回去。我說我隻記得自己姓莫來著,卻忘了自己叫什麼了。”

    說完葉默心還在想,還真是巧啊,這位幸虧也姓莫。當然如果葉默真的是莫有深的話,他就不會說和穆小韻一起回去的話了,就算是他認了穆小韻。他也會說讓穆小韻留下來,和穆小韻一起回去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十二月開始了,求保底月票!)

    ......

    《最強棄少》隨夢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

    加入書架書簽|

    打開書架

Snap Time:2018-01-21 15:01:57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