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九十三章再戰皆慍

  
  那個道姑同時也發現了葉默,隻是她根本就沒有看見葉默是怎麼過來的。
  “哈哈……”看見葉默的皆慍道姑忽然哈哈一笑,“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沒想到我要走的時候,你竟然送上門來。小子,我要是不好好的伺候你,我皆慍就白活了幾十年。”
  說到後麵這個道姑的臉都變形了,可見她內心深處的恨意。
  葉默沒有想到這老家夥到現在還沒有走掉,聽她的話,似乎她已經有了離開這堛瑪鴘k了。如果她真的有進入小世界的辦法,自己或許可以搭上她的順風車。
  想到這婺倣q同樣一笑說道:“我會讓你伺候?你又老又醜,脫光了抱著我會讓我惡心的吐出來的。你就別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了……”
  葉默說到這堿藒M停住,他的神識竟然看見了十幾具屍體,同樣的幹癟,有的甚至露出了白森森的枯骨。
  “你找死……”皆慍道姑聽了葉默的話,臉上愈發顯得猙獰起來,她突地從天樞位的巨大石塊上站了起來,就要對葉默動手。
  那個陰魂忽然飄到她的麵前尖叫說道:“這人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的主人就是在斷頂山腳被這人殺了,我的一個兄弟也是被他用火燒了。”
  葉默聽了那陰魂的話,立即明白過來,他的眼神冷冷的盯著陰魂,“原來你是那個老太婆的另外一個陰寵啊,當初沒有發現你。讓你走了是你的運氣,不過今天你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說完,葉默看向皆慍道姑的眼神更是冷厲了,他冰冷的說道:“我說鞍塈曭漱H怎麼少了這麼多,原來都是你這個老東西在作怪。沒人性的人渣,竟然和陰魂合作亂殺無辜。”
  轉眼葉默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那是陰魂通過陰氣幫助皆慍道姑尋找有靈根的人。然後擄來讓天樞位吸血。而死者的魂魄卻被陰魂吞噬,雙方各有所得。而說不定皆慍道姑對陰魂還承諾過什麼事情。
  這陰魂雖然凝練出來了一條紅線,可是對葉默來說沒有任何的威脅。而這個皆慍道姑,根據落喧的大師姐落玥的話,她應該是半步先天的修為。對付一個半步先天。葉默自付沒有任何壓力。
  葉默估計現在的他應該和任平川差不多的修為,加上自己的飛劍手段,和全盛時期的任平川對敵,還是可以贏他的。他練氣四層中期的時候殺了任平川,而現在的他已經是練氣五層後期了。
  皆慍道姑臉色陰沉的要滴出水來,她似乎知道和葉默對罵不是葉默的對手,但是葉默在她眼堸收O一個螻蟻而已。
  她手一揚,手堿薴a的多出來一把拂塵,而她隻是往前走了一步,手堛漫媢迣熊M直接越過了三丈的距離對葉默頭頂砸了下來。
  而那陰魂看見皆慍道姑動手。同時也尖叫一聲,帶著一絲陰氣撲向葉默的眉心。
  好快的速度,這是半步先天的修為嗎?葉默眼神一凝,心埵酗F一些懷疑。他一個火球直接打向陰魂,同時一拳擊出。直接和皆慍道姑的拂塵撞擊在一起。
  “哢嚓”的聲音和“呲呲”難聽聲音響起,葉默竟然被拂塵擊的倒飛出數米遠。
  落在地上的葉默毫不猶豫的吞了一顆‘蓮生丹”他肯定皆慍道姑不是半步先天,自己的拳骨竟然被這一拂塵擊的開裂了。
  皆慍道姑比葉默還多飛出一米遠,然後又是倒退了幾步,這才吐出一口鮮血。
  她愣愣的盯著葉默。兩秒後才一字一句的說道:“你竟然也進入先天了,還可以發出內火,我倒是小看你了。”
  說是這樣說,可是皆慍心堳o猶如驚濤一般,葉默才多大的年齡,竟然是先天的修為了。而且功力比她似乎還要深一些,如果剛才不是他分心對付那個陰魂,自己在這一拳下就不是吐血那麼簡單了。
  她甚至想到了離開,七星陣法已經可以打開了,如果她突然的衝到天樞位運用內氣,是不是可以離開這堙H
  可是她依然有些不甘心,沒有別的,就是《羅經》還有兩頁金紙在他身上。《羅經》才是她這次出來的主要目的,沒有《羅經》她的出來毫無意義。好在她竟然在機緣巧合下突破到了先天,但是進入先天後,她更加感覺到《羅經》的重要性。
  也進入先天?葉默聽了皆慍的話後,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他沒有想到這個皆慍道姑因禍得福,現在已經是先天修為了,辛虧他最近有一些奇遇,從練氣四層中期修煉到了練氣五層後期。否則他還不是這個皆慍道姑的對手。
  那個陰魂被葉默的火球燒了一下,整個身軀變得更加的暗淡起來,再也不敢靠近葉默,反而縮進了山穀的一腳,它已經打定了主意,一旦有機會馬上就離開這個峽穀。
  葉默同樣沒有去管那個陰魂,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皆慍。無論如何,今天也不能讓這個道姑離開。不說她殺了鞍塈屭獄穧h的人,就是她身上還有一張金頁,就讓葉默必須要抓住她。
  那張金頁葉默是必須要得到,而且葉默和皆慍道姑對了一拳,也知道了她的那個拂塵不簡單,自己的一拳竟然沒有將拂塵打碎。
  皆慍道姑看著葉默手堿薴a多出來的一把飛劍,眼角再次抽搐了幾下。她甚至都沒有看清楚葉默是怎麼拿出飛劍的,她對戰勝葉默的信心再次小了不少。
  “我想和你做一個交易,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皆慍雖然很想立即殺了葉默,可是想到了兩頁金紙還是忍了下去。她心媟Q的是,如果葉默可以將金頁給她,那麼她不介意殺了那個陰魂,甚至還可以交給葉默一本接近天級的古武功法。
  不等皆慍道姑將話說完,葉默就哈哈一笑,“老道姑,我說過我對你這種老女人沒有興趣,你不需要用這種皮肉生意來吸引我,別讓我惡心了。”
  葉默是怎麼惡心怎麼說,他要讓這個道姑憤怒,甚至失去了方寸。雖然他有把握殺了皆慍,可是他也不想出什麼意外。
  “你找死……”皆慍道姑臉色氣的鐵青,再也不顧和葉默交易的事情,手堛漫媢訇a著萬千絲線向葉默卷來。如果說皆慍道姑的第一塵還沒有使出十成本事的話,那麼她這一下幾乎是全部力量都投進去了,似乎不將葉默打成碎片她不甘心。
  幾乎在皆慍道姑動手的同時,那個縮在一角的陰魂突然鑽了出來,猶如一道快速的青煙就要衝出這個峽穀。時機竟然選擇的恰到好處。
  葉默那堣ㄙ器D這個陰魂的想法,他再次一個火球丟了過去,就算是在皆慍道姑手埵Y了點虧,他也不會讓這個陰魂逃走。
  又是一聲淒慘的尖叫傳來,葉默沒有心思去看陰魂是否被他殺了,飛劍已經和拂塵撞擊在一起。
  飛劍帶起的白色光華猶如鋒利的薄刃一般,將拂塵的前端直接切去了一截。但是皆慍的內氣,也讓葉默控製的飛劍失去繼續進攻的可能。
  自己手堛漫媢苭豪荋N不是普通的東西,可是這不是普通的拂塵被葉默手堛滬蜈C切去了一截,皆慍道姑似乎根本就沒有什麼驚訝和不解。而是和瘋了一般的不斷的攻擊葉默。
  皆慍的拂塵前端再次被葉默的飛劍切去了一截,而被切斷的塵絲竟然化成了數道細小的針影直接覆蓋了葉默的要害。
  葉默看著飛劍直接穿過皆慍的腰部,帶起一蓬鮮血,而皆慍似乎根本就看不到一般的還是在猛攻他。
  難道自己的話真的讓這個老道姑憤怒了?她沒有看見再這樣下去,她的拂塵就要全部被削斷了?
  無數的斷塵絲變成了細針,全部灑向了葉默。可是這些塵絲還不能對葉默造成傷害。
  “噗”的又是一蓬鮮血灑了出來,葉默的飛劍再次從皆慍的腰部穿過。葉默已經感覺這個道姑並沒有真的失去理智,因為飛劍每次擊中皆慍,都會被她讓開要害,而且她甚至還可以避開靈活的飛劍攻擊。
  葉默冷哼一聲,剛想控製已經被皆慍擋開的飛劍上前再來一下。他麵前那無數的塵絲忽然爆裂開來,葉默心媟t叫不好。
  他想不到這普通的塵絲媊捘晹陶o個機關,難怪皆慍道姑對她的塵絲被不斷的削斷不在意了。
  “砰、砰、砰……”無數的爆炸在葉默的身前響起,葉默感覺到了渾身上下的一陣疼痛。
  不好中招了,葉默抓住飛劍立即就要飛身躍起,一道黑影夾雜在萬千爆炸的塵絲當中擊中了他的胸口。
  葉默吐出一口鮮血,他知道這是皆慍道姑的最後一招了,她竟然連拂塵也不要了。憤怒之下的葉默就要趁機祭出飛劍殺了這個道姑,卻發現皆慍道姑已經站在了天樞位上。
  不好,她要走。葉默來不及細想,直接衝了過去,伸手就抓在了皆慍道姑的胸口。
  “刺啦”一聲,皆慍道姑前胸的一大片衣服被葉默抓走,露出驚人的雪白。兩個碩大的饅頭衝破了束縛,晃得葉默甚至有些花眼。
  “啊……”皆慍道姑一聲尖叫後,立即從葉默眼前消失不見。
  葉默下意識的看了看書手塈鴞磲漱@把衣服,還沒有來的及細想,巨大的吸力傳來,他竟然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月底最後一天了,月票不給就過期咯!)!~!
  

Snap Time:2018-10-16 12:41:36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