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八十三章恐怖的網絡控製者


    BAIDU_CLB_fillSlot;

    BAIDU_CLB_fillSlot;

    BAIDU_CLB_fillSlot;

    如果說葉默原本對安芷琪要帶他去東方旺家還沒有什麼警惕的話,那麼現在她主動對自己說知道東方旺的秘密,反而這讓葉默心多了一些疑惑。他和安芷琪根本就不熟悉,相反這東方旺還是安芷琪的同學,她憑什麼會將東方旺的秘密說給自己聽?

    看著葉默有些疑惑的眼光,安芷琪咬了咬嘴唇說道,“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普通人,但是我知道東方旺也絕對不是普通人。雖然我和你隻是見過兩次,可是我卻更相信你一些。那天你在南極去了我們的營地,是不是因為我們那變發生了雪崩,所以你想救我們幾人?所以我相信你是好人。相比起東方旺來說,我更相信你一些。”

    葉默當然不會因為安芷琪的幾句話就對她完全相信,而是不置可否的說道:“你有什麼話就說吧。”

    安芷琪斟酌了一下用詞,這才說道,“我說出來,你也許不相信。我說東方旺的計算機水平在這個世界也可以說是算得上巔峰,甚至是數一數二的人物,你會相信嗎?”

    原本沒有多大在意的葉默聽了安芷琪的話,反而在意了起來,雖然他是修真的人,可是他卻知道這個世界是一個科技為主流的世界。而葉星就是這個世界科技的代表,對於科技,葉默當然非常在意,如果不是葉星的話,洛月早就堅持不到今天。而計算機技術卻在科技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可以說無論是任何現代技術和計算機都分不開。

    見葉默對自己的說話總算是有了一些興趣,安芷琪又說道:“東方旺在燕大別人的眼充其量隻是一個計算機愛好者而已,甚至隻能說是一個入門級的愛好者。說他是愛好者不是說他計算機本事多大,而是因為他有一個習慣,就是無論走到什麼地方,他的筆記本電腦都會帶在身邊。而我在燕大卻有計算機天才之名,可以說隻要是燕大的人。沒有人不知道我安芷琪的。

    我有名不是說我是燕大的校花,而是因為我是燕大的第一計算機高手。也許你會認為我是一個電腦高手,其實我說的計算機遠遠不止你所用的電腦,這些就不和你解釋了。”

    安芷琪緩緩的舒了口氣,腳步慢了下來繼續說道:“原來我也以為我在燕大的電腦技術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就是燕大的機房管老師也經常請教我的問題。可是我沒有想到,有人的技術比我還厲害。我的那些本事在他的眼,根本就是小孩學步一樣的可笑。”

    葉默聽到安芷琪的話。心忽然有了一種不大舒服的感覺,他停了下來,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你說的那個比你還要厲害的人是不是那個懂得皮毛的東方旺?”

    安芷琪自嘲的笑了笑,“是的,那隻是我這樣認為罷了,我懷疑東方旺還是去年的一件事情。”

    說完她不等葉默詢問。就直接說道,“去年瑞士一家銀行突然被人轉走了五億英鎊,這件事全世界都在議論,隻是當時洛月正在經曆和聯軍的第一次大戰,所以這件事情反而沒有戰爭的事情引人注目。”

    葉默皺了皺眉頭,他聽安芷琪的話,這意思好像這件事和東方旺有關係一樣。就算是東方旺再厲害,也沒有辦法做成這件事吧。銀行麵的錢這麼好轉走,銀行早就倒閉了。

    安芷琪沒有在意葉默的表情,自顧說道:“我懷疑東方旺是燕大的機房管理管老師死了之後的事情。”

    “你說那個管老師死了?”葉默奇怪的問了一句。

    安芷琪點了點頭。“是的,在瑞士的那家銀行出事情後的一個星期,管老師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居然在自己的住處自殺了。原本我是沒有懷疑東方旺的,可是一張相片讓我改變了看法。因為管老師是我的計算機老師,後來因為我的進步太,他甚至還經常請教我。所以我對管老師的人很佩服,可是管老師有一份很好的工作。而且還有一個很愛他的妻子,他這種人怎麼可能自殺呢?

    因為有了疑惑,我就去管老師的微博看了看。我在管老師的微博麵看見了一張照片。那張照片拍攝的很清楚,是管老師去學生宿舍拍的。當時東方旺也在那個宿舍。他正開著電腦,有一個同學給了管老師一個特寫,將他的電腦也拍攝下來了。而管老師也特別喜歡那張照片,所以就將那張照片放在了微博上麵。”

    “你看到了什麼?”葉默恰時的問了一句,他相信安芷琪既然這麼說,就肯定看見了什麼。

    安芷琪緩緩的說道:“我看見了東方旺的電腦屏幕上麵有一篇英文文章,因為那幾個單詞有些像不久前出事情的瑞士銀行。所以我特意采取手段放大放清晰後,果然是那家銀行的一些介紹。而那家銀行不久前被轉走五億英鎊的銀行,我當時以為這是事情發生後東方旺在網上看新聞,可是看了日期後我就知道不是了。”

    “就因為這個,你就懷疑東方旺?”葉默奇怪的看了一眼安芷琪。

    安芷琪搖了搖頭,“不是,因為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在這之前有一次管老師和我們幾人一起吃飯,其中就有東方旺。當時我記得有一個同學問了一句,‘有沒有這樣的電腦高手,借助肉雞為跳板作案後,對方完全查不出來這個肉雞?’

    當時我插了一句,‘肉雞就算是被人查出來也沒什麼,再說了,誰會去管一個肉雞?’管老師的回答卻是,‘無論你是多麼高的高手,隻要你借用了某一台電腦作為肉雞,別人就可以查到你的肉雞。當然,作為一個電腦高手都應該對自己的電腦有防備,哪怕有些比他更厲害一百倍的電腦高手,用了他的電腦做肉雞,那也有蛛絲馬跡可尋。’

    而管老師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清楚的看見了東方旺眼的不屑,雖然隻是一閃而過,可是我還是偶爾看見了,因為東方旺的電腦水平一般,所以我也沒有在意。可是現在想來,就好像他用了管老師的電腦作為肉雞,而管老師卻一點也不知道,反而還在說什麼真正的高手在自己的電腦都有防備之類的。”

    葉默經曆的事情多少,安芷琪雖然沒有完全說完,他已經知道安芷琪的意思了,他問了一句,“那個管老師的意思就是,隻要有人用他的電腦做了肉雞,他就肯定知道是不是?”

    安芷琪讚賞的看了葉默一眼說道:“是的,當時管老師就是這個意思。而我想到這件事後,我立即就關了管老師的微博,然後我就想去調查東方旺。我做事很小心,我特意戴著口罩和墨鏡去買了一台新筆記本,甚至連無線上網卡都是不記名的。可是當我再用這個電腦進入管老師的微博的時候,管老師的那張相片已經被刪了。而我一進去,就被人鎖定,那人很就進入了我的電腦,然後要強行開啟電腦攝像頭。幸虧我攝像頭連驅動都沒有裝,所以他沒有辦法開啟。

    我敢肯定,從我開了電腦,進入管老師的微博,到我的電腦被入侵,前後不到五分鍾,這個速度太了,我自認我做不到這一點。被入侵後,我立即就退了出來,然後又換了一張不記名網卡。”

    “之後的事情呢?”如果這是東方旺做的,就是葉默也對這個東方旺的本事大感震驚,這太強悍了點。

    安芷琪竟然出了一些冷汗,但還是繼續說道,“我換了卡後,立即就進入了學校機房的服務器,因為這個服務器就是當初管老師在負責的。為了以防萬一,我用厚膠布將電腦的攝像頭貼了起來。可是我進入服務器後,甚至什麼東西都沒有查看,就再次被鎖定了。而三分鍾不到,我的電腦攝像頭就被裝好驅動,然後打開。那真是,實在是太了,我從來都沒有見識過這麼厲害的人,就算是我在自己電腦麵安裝驅動,也需要一點時間,而對方隻要了更短的時間,不但安裝好了驅動,還打開了攝像頭。”

    擦了擦額頭冷汗的安芷琪,喘了口氣說道:“我的計算機水平我還是有相當自信的,可是我甚至還沒有入侵到對方電腦麵,對方就將我電腦麵的所有東西都翻了一遍。我明白,和這個人相比,我差的太遠了。我也做過黑客,可是這個人讓我感覺他不是黑客了,而是網絡控製者。我甚至感覺短短的時間麵,他不但知道了我的網卡MAC地址,而且還知道了我的主板BIOS信息,隻要我沒有換電腦,他就可以查得到。

    因為對這個人的深深恐懼,當天我就將自己新買的筆記本扔了,我甚至都沒有去二手電腦市場出售。可是第四天,我卻看見了另外一起自殺案,一名學生在宿舍麵自殺了。官方的說法是,這學生沉迷網遊導致的,可是報紙上麵的那個筆記本我卻很熟悉,那就是我才買不久的。”

    “那個東方旺有這麼厲害?而且你確認是他?你的證據是不是太少了點?”葉默再次問了一句。

Snap Time:2018-08-19 07:56:41  ExecTime:0.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