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六十八章風起雲湧

  
  而在這種劇烈的爆炸下,冰盔島周圍的冰山島紛紛裂開,一時間,無數的冰山被從冰盔島上麵分開來,紛紛飄走。
  葉默被一團巨大的沙土和冰塊卷著重重的落在了一處冰山上,而這處冰山因為巨大的震動,同樣的離開了冰盔島慢慢的飄遠。
  冰盔島突然爆發出劇烈的爆炸,無數連著冰盔島的冰山紛紛被炸開,整個波弗特海外圍已經全部是各種各樣的冰山,這些冰山猶如散開來的雪花一般,飄在無邊無際的海麵上。
  無數的爆炸頓時吸引了一直監控在周圍的那些各60xs艦,他們隻是負責監視著這個不斷失蹤人口的冰盔島,卻沒有想到這個島會突然爆開,形成了無數的小冰山島群。
  這些軍艦立即開始靠近冰盔島,他們要知道這些問題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因為海麵上突然出現了大量的冰山群,所以艦隊盡量避開這些冰山群。
  一艘小小的艦艇,在這灰蒙蒙的海麵上脫離了大的艦隊,很快這小艦艇就和漂浮在海麵上的無數冰山混合在了一起,再也看不出來任何的異樣。
  黃玫也沒有想到她逃的居然這麼順利,因為爆炸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因為爆炸引發的冰山群成了她最好的躲避地方。她的小艦艇簡直就像一小塊冰山一般,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她所要做的,隻是將自己的小艇靠在冰山上就好。
  ……
  “什麼?冰盔島突然發生劇烈爆炸,而且巨大的冰盔島還化成了數十萬計的冰山群?”韓在辛收到這個消息後,半晌都默默無語了,冰盔島都被炸了,那麼張掘和李狐等人那媮晹閉〝R的機會?
  “葉默也不用再去了。”許久之後,韓在辛喃喃自語了一句,這才拿起電話要給葉默打一個電話。可是他撥了半天也打不通,韓在辛歎了口氣放下了電話。葉默的電話打不通是正常的,一打就通反而不正常了。葉默似乎不大習慣使用電話這種東西。
  ……
  靠近白令海的一處島嶼,這堿O真正的‘北沙’駐地。葉默猜的沒錯。‘北沙’的老巢就在這堙A雖然‘北沙’在全球都有各種重工產業,在全世界都有基地,可是他們的核心駐地依然在島上。
  此時‘北沙’駐地最核心的會議室媊恁A一個看不出來年齡的男子正大聲斥著,“既然冰盔島已經爆炸了,為什麼沒有任何消息發回來?這件事到底是誰在負責?”
  “我們用的是倭國的船隻,而且通過的也是別人的力量。我想或許他們現在顧忌周圍國家的信號捕捉吧。負責此事的齊煥為人謹慎。應該不會出差錯,而且最近派去的黃玫大局觀很強,就算是齊煥有什麼差錯。她也會指出來。”一個有些尖的嗓音說道。
  “不對,這個時候任何國家都會將信號發回去,齊煥他們不可能不發信號回來。如果不是遇見了緊急的事情,就是他們遇見麻煩了。”又是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隻是這個聲音說完後,立即就陷入了沉默。
  最先說話的男子沉默了一會後,這才說道:“立即想辦法聯係到他們,我要立即知道這次我們花了這麼大的代價得到的結果是什麼?監控錄像讓他們第一時間發回來。”
  “是……”一個聲音回答後,立即就匆匆退了出去。
  “東方兄弟,你說我們的人這次引爆60xs,是不是因為那個葉默?雖然你說就是。可我還是有些懷疑。我剛剛收到消息,他在南極出現,而且我們南極的一個基地還因為他被自爆。他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就出現在北極了吧?如果不是葉默,你說這個人會是誰?”那中年男子的聲音變得柔和起來。
  良久之後,那個沙啞的聲音再次說道:“我以為那個人就是葉默,他很神秘。至少我肯定他是洛月的主事人之一,至於他為什麼能在極短的時間從南極到北極。我想也許這是一種異能。可惜的是,如果這次爆炸是因為他,這個異能我們將永遠沒有辦法研究了。”
  “可惜啊……”又是良久之後,那名中年男子才歎息了一聲。
  ……
  米國白宮,特納接到冰盔島爆炸的消息。立即就召開了白宮會議。
  這個時候是米國最為艱難的時候,一個就是洛月的興起。而且洛月還占領了吉昂島,第二就是米國的黃金儲備問題。當然最為重要的是,米國幾次針對洛月都大敗而歸,不但是軍事上麵,而且政治和經濟上沒有一樣討了好處。
  特納很暴怒,可是他知道憤怒解決不了問題,他需要的不是憤怒,而是冷靜。現在冰盔島爆炸,他立即就召開了白宮會議,雖然一方麵討論的是冰盔島的問題,但是主要的還是想要針對洛月拿出正確的策略。
  ‘北沙’就算是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組織而已,區區一個組織,米國隨時可以對付。現在米國真正的心腹大患是洛月,而不是‘北沙’。特納看的很清楚,就算是‘北沙’真的有‘空葵’這種恐怖武器,那麼要麵對它的也不是米國一個國家。
  最近白宮會議頻繁,所以特納還沒有宣布會議的內容,很多人已經知道這個會議是要做什麼了。
  米國幾次要對洛月動武,都沒有抓到契機,就拿最近的一次來說,本來入侵洛月已經成了定局,可最後居然以羅德夫人的講話而結束,這實在是窩囊和鬱悶。
  特納看見眾多的議員和白宮官員,以及他的智囊團已經到了,這才站起來說道:“今天大家坐在這堙A心媮晹b想著我們米國還是全球第一強國,無論是軍事還是經濟上麵。可是今天我卻隻能很遺憾的告訴大家,現在我們已經不是最強國了。我們的黃金儲備失蹤,大家都知道,我不說我們的東西被什麼人搶走了,可是在座的都知道,搶走我們東西的是哪個強盜。”
  說到這堹S納看了看眾人的反應,有些滿意的繼續說道:“洛月建立到現在也不過一年的時間,可是他們一年已經相當於我們半個世紀的發展。他們不擇手段。用武力威脅這個世界。也許我們還坐在世界第一軍事強國的稱呼上喝著香檳,可是人家已經不知不覺的超越了我們,無論是科技力量還是海軍力量。
  現在他們連吉昂島也霸占了,再這樣下去,印度洋將沒有我們艦隊的事情了,我想,再這樣下去,我們的艦隊可以躲在太平洋的小溝媊揤齔萓菑v的人民吹牛了。或許接下來。不但是洛月。就是華夏,就是俄國也會慢慢的將他們的觸手伸到我們頭上來。”
  特納說完後,沒有要求大家發言。隻是臉色沉重的坐了下來。從現場的氣氛來說,他知道他的目的已經達到。米國是一個英雄主義國家,是一個不允許別人比他強的國家。
  現在洛月區區小城。竟然屢次爬到了米國的頭上,這怎麼可以忍得下去。
  特納想要針對洛月的意思不用說出來,大家都明白,可是大家也知道想要對洛月開戰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赫胡德是米國的國務卿,但是他的性格和特納一般,很是強硬,對於最近米國屢次被洛月算計到,他同樣的不爽。
  此時他看見眾人都沉默下來,他主動說道:“其實要製裁洛月也不是沒有辦法……”
  見眾人都盯著他。赫胡德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後說道:“大家認為俄國海軍進軍越南北部灣和洛月的崛起孰輕孰重?”
  “我以為洛月的崛起更會讓我們寢食難難,他們的地盤是從我們手堮釣囿滿A而且他們的行事方式就像一個瘋子。”安全部長諾波恩第一個回答了赫胡德的話。
  赫胡德點了點頭,“我也這麼認為,當初我們要製裁洛月之所以會用別的理由,是因為我們知道一旦我們以核武器的理由製裁洛月,俄國肯定會投出反對票。但是現在不同了。洛月占領了吉昂島,很顯然他們對馬六甲海峽一樣的覬覦。馬六甲海峽是俄海軍返回越南北部灣基地的通道,如果我們支持俄國,允許他們返回北部灣基地。同時我們對俄方國防出口公司的製裁也取消,那麼大家說俄國會不會站在我們這邊?”
  在座的立即恍然。雖然讓俄國海軍重新進入北部灣對米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可是這個損失和洛月的滅亡比起來也不算是什麼了。況且一旦洛月被滅。那麼塞納百分之百會再回到米國的版圖。
  看見在座的都點頭稱是,赫胡德再次說道:“現在我們隻要暫時和俄國聯合起來,共同對付洛月,洛月絕對沒有辦法。而洛月在南極引爆核武器,違反了《南極條約》的第五條,在個理由已經完全夠我們去製裁他們了。隻要俄國不投反對票,我們可以通過聯縱合會第二次對洛月進行製裁。”
  “如果華夏投反對票又如何?”立即有人問道。
  赫胡德微微一笑,“除非我們公開說我們暗地允許了俄國海軍再次返回北部灣基地,否則的話,我敢肯定華夏投的是棄權票。況且,華夏也是《南極條約》的協商國之一。隻要我們提起來了,聯縱合會就算是再不想戰爭,也不會棄《南極條約》不顧。所以我們要先征得俄國同意,不然這個製約一樣沒有辦法進行。”
  (是的,我在請求月票,請求訂閱,那是因為我一直在努力。
  我很想說一句的是,我寫書是為了那些喜歡老五筆下故事的朋友服務的。如果您不喜歡,也沒有必要一邊看d版,一邊去投最低分的評價票吧?如果您訂閱了,你罵老五,老五感覺您購買了不滿意,所以無論我怎麼想,我都會吞下去。可是您看d般,再來花錢投低分的評價票,您覺得做人做到這樣不愧疚嗎?您有工作,您拿工資,可是老五要說的是,寫書是老五的工作。老五不想評價您的人品如何,因為大家都看的見。)
  

Snap Time:2018-10-22 15:42:25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