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五十四章為目的服務的手段


    外麵的炮火似乎越來越密集了,迪諾看著若無其事的鬱妙彤,強忍著憤怒和顫抖,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同意十分鍾談判,請給我們十分鍾談判的時間,現在請貴方立即停止進攻。”

    鬱妙彤微微一笑說道:“給你一百個十分鍾都沒有關係,隻是我沒有辦法指揮海軍。我們是軍政分開來的,我們的城主隻看我的報告,不看我的建議的。迪諾先生,如果您真的想要讓外麵安靜下來,就快點談判結束。”

    迪諾鐵青著臉,還沒有說話,他的助手已經將一個電話給他接聽了。聽了電話的迪諾臉色已經恢複了平靜,他坐了下來,不在糾結那十分鍾,而是平穩的對鬱妙彤說道:“鬱部長,我們願意賠償洛月的七百億洛元損失,貴方必須立即停止入侵,然後退軍。”

    鬱妙彤慢吞吞的說道:“如果是在這之前,這個賠償當然沒有任何疑問,我們很樂意接受,可是經曆了這次戰爭,我們的損失將無法估量,。”川”

    迪諾憤怒的連坐也不想坐下來了,他迅速的說道:“你們想要多少,直接開口吧。”

    迪諾心的火焰已經燃燒的沒有辦法遏製了,他的內心在流淚,這尼瑪那是談判,這就是拿著槍指著自己搶劫啊。你們的損失還無法估量,充其量隻是損失了幾顆導彈和一堆tm炸彈而已,我們的損失才是無法估量。

    鬱妙彤忽然翻子翻麵前的文件,沉吟了片刻之後說道:“原本城主是要求三千億洛元的賠償川……”

    鬱妙彤的話還沒有說完,迪諾差點癱瘓了下來。三千億洛元這是要印尼的命啊,一年的國民生產總值去了一半了,還玩什麼啊?

    可是不等迪諾擦冷汗,鬱妙彤再次說道:“但是城主想想還是以和平為主,而且也不願意加大印尼人民的負擔,所以決定將賠償降低到一千億洛元。”

    迪諾鬆了口氣,一千億洛元還在承受範圍之內。他暗自擦了一頭的冷汗,還沒有徹底的回過神來,鬱妙彤再次說道:“但是我們洛月在異他海峽需要一個落洛腳點,所以決定租賃貴方的吉昂島九十九年川……”

    “不行絕對不行。”迪諾毫不客氣的一口回絕,吉昂島是異他海峽的咽喉,一旦被租賃走了,還有十幾年竣工的異他海峽大橋怎麼辦?

    況且異他海峽是米國的後花園之一是米國第七艦隊進出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主要通道之一如果印尼答應了這個條件,那麼米國第一個不會放過他們。

    鬱妙彤冷笑一聲說道:“當然為了補償,我們占領的巳意島會馬上讓出來,還有就是絕對不幹涉異他大橋的建設。”

    迪諾冷笑一聲,巴意島就是你們不想讓出來也不行,他相信巴意島的事情,不用他去管,自會有人來負責。忽然他想到,如果洛月占領了吉昂島,那麼米國從這進入印度洋將麵臨著一把對著咽喉的匕首。這樣一來衝突將會由米國和洛月去對抗,印尼可以完全抽身而出。何必要幫助米國扛槍?況且那個島就算是沒有,對印尼也沒有多大的損失。

    一旦米國和洛月打起來,那麼印尼將可以坐收漁利。想到這迪諾嘴角露出一絲陰笑,反正那個小島嶼遲早也會被米國奪回來,印尼何必幫米國出頭?如果不是米國這次印尼完全不用損失這麼多,隻要賠償七百億洛元就可以了。

    可是現在賠償了一千億洛元不說巴意島被入侵的損失就更是無法估量了。

    外麵的炮火再次轟隆隆的傳來,迪諾快速的出去進行了短暫的通話,然後疾步走進來說道:“好,我們同意了,現在就擬定合約。”

    鬱妙彤將麵前的文件推過去說道:“不用擬定了,洛月已經簽好字,隻等貴方簽字就可以了。”

    迪諾拿著早就擬好的條約,心忽然有一種被完全算計的感覺。似乎人家早就準備好了一般,這種感覺太不好而且太怪異了。

    莫海走進會議室的時候,會議似乎即將進入尾聲,看樣子聯縱合會在他離開的時候,已經做出決定了。

    看見莫海走進來,基番卻當著沒有看到,可見他對莫海的意見已經不在意了。

    莫海卻第一次要求發言了,這次會議本來就是為了製裁洛月,洛月的代表發言,秘書長基番沒有理由不同意。

    很多人都以為他的發言最多是一些沒有營養的高調話而已,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內容。

    可是莫海卻直接說道:“我們洛月考慮到國際上的和平主旨,考慮到這種和平來之不易,還有聯縱合會的停戰聲明。現在我們已經和印尼達成一致,決定從巴意島撤軍,更不會攻擊哇爪島。也許大家不信,可是從我來到這的這一刻,撤軍已經開始,此時說不定我們的軍隊已經完全離開了巴意島川,川,”

    “什麼?”

    整個會場頓時轟動了起來,這邊剛剛才達成進攻洛月,維護世界和平的決定,人家這邊已經撤軍了。難道說洛月撤軍了,聯軍還要去耀護和平,強攻洛月不成?

    很多國家的代表頓時鬆了口氣,洛月撤軍,就代表他們沒有真的去入侵印尼,而確實是做個樣子給印尼看看。那是因為印尼殺了洛月的人,而對洛月又不反悔不願意賠償的緣故。

    “我建議對洛月的措施立即修改,在洛月撤軍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再發動戰爭。畢竟這次的事情是由印方引起,現在洛月已經撤軍,我們還發動戰爭的話,同樣違背了世界和平的主旨。”俄國代表第一個站出來說道。

    經曆了冷戰之後,蘇聯解體,俄國現在雖然和西方國家緩和可是也希望有牽製米國而且態度強硬的存在。對洛月,他們是不可能一棍子打死的。

    海皮埃斯頓雖然很想立即就站起來反對,可是他知道這個時候反對根本就不適合,也沒有人同意。

    因為大家都知道一旦出兵洛月,馬上就會造成大戰口以洛月的強硬,是不可能被打了還不還手的。

    所以就算是他反對,能站在他這邊的人也不多。

    基番卻暗地鬆了口氣,他是最不希望大戰的一個人了,如果爆發世界大戰,最失敗的人就是他。所以現在洛月可以退出對他來說再好不過了。

    基番立即發言,開始重新美定會議基調。

    同一時間,米國總統特納已經拿到了印尼和洛月簽訂的合約內容。對於印尼要賠償多少錢給洛月,特納沒有絲毫興趣他憤怒的是印尼竟然將異他海峽中間的吉昂島租賃給了洛月。

    吉昂島在印尼手沒有關係可是一旦落入洛月這頭灰狼的手,就等於拿著一把匕首時時刻刻的盯著異他海峽,米國艦隊從這的一舉一動都會落入洛月的眼。特納下意識的摸了摸咽喉,他感覺這似乎有些疼。

    忍,這絕對忍不下去。可是吉昂島是印尼的,人家願意租出去,米國也管不到,他甚至都可以肯定洛月要吉昂島的目的就是為了對付米國。

    印方太垃圾了,特納憤怒的要咆哮,可是此時的他卻沒有絲毫辦法。他甚至懷疑在洛月進攻印尼之前就已經想好了結局,洛月撤軍後,他都不用去問聯縱大會的結果,肯定是要和平收場的。

    米國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以聯縱合會出頭來對付洛月的機會,竟然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如果這一切都是洛月算計好了的話,那麼洛月絕對不是政治白癡他們簡直就是陰謀詭計的專家,和這種hou黑兩全的勢力鬥特納第一次有了一種無力感覺。

    對米國來說,機會還有一次,就是菲國,菲國也是反抗洛月的國家,洛月對印尼強硬後,就肯定要和菲國強硬。不然他們的威風就少了很多,甚至達不到威脅的效果。想到這特納立即就要詢問菲國的事情,並且決定這次絕對要搶在洛月動手的同時派出艦隊反擊。

    可是他剛剛想到這,助手就拿來了菲國和洛月達成一致的消息。在洛月占領巳意島後,菲國就主動尋求和洛月和解。

    洛月本著對世界和平的愛好,加上菲國的主動要求,反而將菲國的賠償降低為三百億洛元,已經簽訂了賠償合約。

    “法鬼...川,”特納再也忍不住將手的消息砸在了地上,他這個總統當的一樣的失敗。

    特納忽然想到,洛月將對菲國的宣戰壓後一星期,是不是早就算計到了菲國會主動妥協?如果真的是這樣,洛月不但不是政治白癡,甚至還是一個老妖怪。

    此時的特納甚至相信製定這些的那個人,已經活過幾輩子了,不然怎麼連這些都能算計到?而且時間上還如此的恰到好處?

    “宣布立即在白宮召開緊急會說...川,”特納心忽然焦急起來,他感覺自己的想法處處落在了別人的後麵。

    還沒有回到洛月的鬱妙彤心太佩服葉默了,此時的她總算是明白了戰爭是什麼。那不是真正的目的,而是一種為目的服務的手段。

    他們隻是提出了一個簡單的作戰計劃,葉默卻將方方麵麵的全部算計到了,甚至連時間上都算的差不太遠,他實在是太厲害了。

    與此同時,在洛月的葉默心卻更是驚異於蒙氏易術的逆天之處,當初蒙九山傳給他這些的時候,他隻是想著怎麼可以通過易術結合修真。現在他在製定洛月作戰計劃的時候,也順勢去迎合易術的可行性,沒想到很多的東西竟然自動的被意識到,並且能夠製定出最適合洛月的策略來。

    唯一的一個遺漏就是通過易術表明洛月在巴意島會出點事情,可是現在洛月軍隊已經撤退了,這種事情肯定不會再發生了。

    鬆了口氣的葉默剛剛準備離開房間,他要帶著洛影和輕雪去參加洛月士兵凱旋歸來的歡迎儀式,虛月華就急匆匆的敲門進來。

    (因為月票,所以三更還在堅持!)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4-25 02:11:56  ExecTime: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