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五十三章你們不能這樣


    “難道洛月想將東南亞當成他們的澡盆嗎?還是他們想再次打破世界的和平,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他們是在踐踏世界和平,踐踏主權,踐踏世界的發展。”米國代表海皮埃斯頓站起來憤怒的說道,因為激動,連坐也坐不住了。

    海皮埃斯頓原本是上任總統肯拉奧的私人智囊,現在肯拉奧下台了,他不但沒有失勢,反而成了聯縱國會米國的代表。他的話直接指明洛月踐踏了聯縱合會的一切。

    基番臉色有些難看的看了一眼海皮埃斯頓,海皮埃斯頓直接在表明自己不作為,說他這個秘書長當的名不副實。

    但是基番也清楚海皮埃斯頓的意思,他就是想借助聯縱合會出兵洛月,最好是聯合全世界的國家一起對洛月出兵。

    雖然他同樣惱恨洛月的囂張,可是洛月的城主那就是一個瘋子,別人都以為他不會動武的時候,他宣戰了。當別人以為他是宣戰來威脅印尼妥協的時候,他已經開戰了。等聯縱合會坐下來要研討對策的時候,他們已經滅掉了印尼海軍百分之九十的力量,占領了巴意島,甚至已經準備對哇爪島動作了。

    他們的速度快的眼花繚亂,基番甚至以為當這個會議結束後,洛月是不是已經占領了加雅了。

    可就算是明知道有可能這樣,基番依然不能隨意的就發出聯合全球對洛月戰爭的宣言。他和洛月不同,洛月沒有理智,他有理智。

    洛月現在有核武器,一旦真的要對洛月采取措施的話,洛月急切之下,核彈頭到處仍,那就不是世界大戰了,而是世界末日了。

    所以他必須要很好的解決這件事,而且還要讓洛月意識到。以後核武器這種東西可不能隨便拿出來威脅人。

    就好像全球都裝著定時炸彈。而這個炸彈的遙控器卻在洛月的手一般。雖然他很想讓洛月就此消失,可是他還不得不對洛月說,“大哥,這個遙控器隻要小心的收著就好了,別人會知道的。千萬不要隨隨便便的拿出來啊,這樣會嚇死人的。”

    如果是別的有核國家,這種話他不用說,可是洛月是個政治白癡啊,沒有絲毫的政治理論。偏偏還強的一塌糊塗,這實在是傷腦筋啊。

    海皮埃斯頓的話引起了一片的議論,雖然大多數人都支持出兵洛月,可是很多人都不敢說出來,他們知道洛月的底子。人家有精準的洲際彈道係統,而且還有強大的幹擾係統。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有很大的可能性,能通過精準強大的彈道裝置。發射出自己的核武器。

    這要是讓洛月知道了有人讚成攻擊洛月。洛月第一枚炸彈投入到他們的地盤那就完蛋了。所以他們隻會投票去讚成,讓他們和海皮埃斯頓一樣,站起來直接說反對洛月那是絕對能不行的。

    一旦這樣說了,不是洛月可能會知道,而是洛月肯定會知道。因為現在的洛月也是聯縱合會的代表之一,隻是那個代表來了後就從來不說話而已。哪怕會議決定馬上圍攻洛月,他也隻是笑笑,半句話都沒有。隻要看看他的這個動作。就知道洛月根本就沒有人才,連一個駐聯縱國的外交人才都派不出來。

    洛月的這個代表還是聯軍進攻洛月後設立的,洛月還是在聯縱合會的強烈邀請和要求下,這才勉強的加入了聯縱國,派出了這個叫莫海的代表。

    莫海縱橫商場這麼多年,早就認識葉默了,而且曾經還是香港莫氏集團的執行人。隻是莫康帶著香港莫氏集團全部加入洛月後。他被虛月華重用,搖身一變成了聯縱合會洛月的代表。

    他不說話不代表他不懂,不知道。多年商場中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莫海早就知道現在洛月在欺負別人,自己要低調,最好是裝傻,能不說的就不說。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洛月是真的沒有什麼人才,他莫海也是來充人數的。

    “莫先生,洛月否定世界和平,強行踐踏他國領土完整和主權,我很想知道一直高舉和平大旗的洛月為什麼會做出這種行動?我很不理解。不知道莫先生作為洛月的代表,是否可以對此事做出解釋?”基番雖然知道這個洛月的代表除了一些官方的話外,從來沒有發過言,可是這事情卻由不得他不發言了。

    莫海點點頭站起來說道:“我們洛月從來都是愛好和平的,這我已經說過多少次了,至於這次戰爭的原因我不說大家也知道。但是為了給在座所有的朋友一個滿意的回答,不知道我是否可以離開一會,和我們的城主大人進行溝通一下,然後再回答基秘書長的話呢?”

    “當然可以,莫先生您請便。”基番毫不猶豫的同意了莫海的話,對他來說莫海的觀點不起任何作用,反而影響這大家的情緒和決議。

    莫海來到休息室,卻隻是要了一杯咖啡,然後點燃了一支煙而已。除此之外沒有了任何的動作。這讓監控莫海的人,頓時恨得牙癢癢的。

    ……

    洛月和印尼的戰爭還在繼續。

    巴意島和哇爪島中間隻是間隔著山合海峽而已,洛月占領了巴意島後,海軍力量不斷的在海峽附近集中。除此之外,又有一個由航母帶領的艦隊從印度洋開過來,進入異他海峽。這個樣子擺明了就是要將哇爪島進行包餃子。

    而此時的聯縱大會還在緊張的進行,方案還沒有拿出來。印尼方麵徹底的慌了,等這個方案拿出來的時候,哇爪島已經不知道成了什麼樣子了。

    從洛月占領了巴意島的時候起,印尼就已經不再指望米國的承諾了,就算是他們的承諾過來了,那也是之後的事情,解不了近渴。

    絕對不能讓洛月對哇爪島發動進攻,而事實是一旦洛月的艦隊完成了包餃子,馬上就要進攻哇爪島。

    東南亞聯盟已經不能相信,印尼自己的艦隊已經覆沒,現在唯一能阻攔洛月的出路就是馬上進行談判。立刻進行談判。

    之前在談判桌上一直很囂張的印尼。此時卻求著洛月進行了第二次的談判。

    加上此時東南亞聯盟的大會和聯縱合會的緊急大會,現在印尼和洛月又再次進行了雙邊會談,談判地點選在了山合海峽靠近哇爪島的一艘洛月方的巡洋艦上。

    洛月方麵參加會談的是鬱妙彤、落霏還有幾名助手;印尼方麵參加會談的是印尼的外交部長迪諾和數名印尼方麵的談判高手。

    看著印尼方麵的樣子,鬱妙彤冷笑一聲,連坐都沒有坐下來,直接說道,“我接到城主的命令,隻有十分鍾,十分鍾後。我們將全麵進攻。所以你們想要說什麼,也隻有十分鍾。再說明一句,我們洛月是愛好和平的,可是一旦挑釁到我們頭上,那麼這件事就必須做到底。”

    迪諾呆呆的看著鬱妙彤,心說哪有這樣坑人的,隻有十分鍾還談個屁啊。這邊我們剛坐下來,那邊說不定都已經開打了。這太坑爹了點。

    “鬱部長……”迪諾知道現在不是他可以強硬的時候。人家馬上就會進攻,根本就不在意談判,要急著談判的是他們印尼。

    原本他還想借助談判將洛月拖住,然後等待聯軍救援。可是這個如意算盤在十分鍾麵前連一個泡沫都不是,立即就破碎了。

    “你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分鍾了。”鬱妙彤淡淡的說道。

    迪諾知道洛月肯定看出他們的意圖了,根本就不會給機會給他們。如果洛月真的鐵了心要攻擊哇爪島的話,那麼他們根本就不是來談判的,甚至是來走個過場。表明了他們也談判過了,隻是沒有達成一致而已。

    似乎看出來了迪諾的想法,鬱妙彤微微一笑說道:“我們是愛好和平的,你看,貴方一要求談判,我們就來了。”

    迪諾憤怒的說道:“既然貴方愛好和平,那麼你們就應該坐下來。然後我們好好的談判,而不是用十分鍾來要挾。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十分鍾就可以完成的談判。”

    鬱妙彤看了迪諾一眼,然後歎了口氣說道:“哎,其實我說十分鍾真的是為你們好。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為了表達我們的誠意,我決定和你們談判一天……嗯,一天應該夠了。”

    迪諾驚喜的看著鬱妙彤,他沒有想的對方竟然這麼輕易的就同意了他的要求,這讓他太意外了。隻要有幾個小時的時間,聯軍就會做出反應了,那還需要一天。

    迪諾連忙露出微笑說道:“我為鬱部長和洛月的誠意感到敬佩,剛才我的話有些無禮,鬱部長請坐。”

    鬱妙彤微微一笑,坐了下來。迪諾咳嗽了一聲,然後端起麵前的茶水喝了一口,才慢悠悠的說道:“鬱部長,我們希望貴方立即撤軍,對於‘洛月藥業’的事情,我們深表遺憾,當然……”

    迪諾的話忽然停了下來,幾聲劇烈的爆炸響起,他下意識的站了起來,一種不好的預感從他的心底升起,他看了看依然坐著喝茶的鬱妙彤有些急躁的問道:“鬱部長,剛才是什麼聲音?”

    他的話語剛落,又是幾聲劇烈的爆炸傳來。

    鬱妙彤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茶水說道:“那是我們洛月海軍對哇爪島的進攻開始了。”

    回答完迪諾的話,鬱妙彤對身邊的落霏說道:“黃司令這個家夥,倒是蠻準時的啊,生怕被從哇爪島西北海岸的舒德曼占了便宜。”

    落霏抿嘴一笑說道:“是啊,不過我看舒司令肯定先到加雅,他從西北岸進攻路程近的太多了。”

    迪諾一臉蒼白的看著鬱妙彤,耳邊再次傳來了爆炸聲音。冷汗立即就從他的額頭出來,他大聲吼叫道:“我們在談判,你們怎麼可以進攻哇爪?”

    鬱妙彤冷冷的說道:“我們談判和進攻哇爪有什麼關係?你說要談判我就談判了,難道你還要控製我們的軍隊,你說我們停止就停止不成?”

    迪諾終於明白鬱妙彤說的十分鍾是為了你們好這句話的意思了,他氣的渾身發抖,顫顫巍巍的指責鬱妙彤說道:“你們,你們不能這樣......”

    (大章節送上,更新我真的是上去啦,可月票寥寥,給我力量吧,求月票!)

    ......

    

Snap Time:2018-01-18 12:11:23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