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四十五章葉默你到底是誰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第六百四十五章 葉默你到底是誰
  神印王座
  葉默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個永少是戴的哥哥,他哥哥在九塘被自己打碎了雙腿,這一輩子也沒有機會站起來了。
  是戴家的人,葉默倒也不奇怪,戴和‘北沙,的人在一起,這個戴永和這些人在一起,也就正常了。或許是因為戴永的緣故,這些人才可以在這個會所聚集起來。
  除了那個劉隊是黃級中期外,那名沒有說話的男子是黃級後期。其餘三人倒是很普通,隻是氣血充足一些而已。
  劉隊忽然一擺手,似手收到了什麼消息。片刻之後他就說道:“葉默剛剛已經出去了,隻有洛影還在麵口而且陸娜和梁俊今晚會到燕京,約我們明天淩晨兩點,在燕水河外灘見麵,但是陸玲必須去。”
  聽到劉隊的話,戴永忽地站了起來,“劉隊,既然隻有洛影一個人在,我們…川,”
  戴永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劉隊打斷,“我知道你凱覦那個洛影,但是現在絕對不行,隻要葉默一天沒有死,就算是抓住她了也不能動她。況且這還是王家的地盤,王敘和葉默關係不淺,就算是動手,也絕對不能在這動手。誰知道葉默會不會突然進來,我實話和你說,我們這的人加起來也經不住他隨意殺的。”
  葉默冷笑,這幾個人確實不夠他隨便殺的,甚子幾個火球就可以解決。
  葉默得知了晚上他們要在燕水河外灘會麵立即就不想繼續聽下去了,等到晚上的時候再去燕水河邊好了。
  就在葉默想要離開的時候,他的神識注意到稍遠些的一個房間麵,一名女服務員正拿著抹布擦著一張桌子。可是那張桌子她擦了好久了,還在那擦。
  葉默心一動,立即用神識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名服務員,她很是消瘦,臉上有很多疤痕,看起來很醜。如果不是她的臉實在是太醜了,葉默還不會想到這是人為的。
  一想到她的臉可能是人為的葉默的神識立即就注意到了她的身體,果然她的前胸和後背傷痕累累,看起來觸目驚心。
  這是一個吃過苦頭的女人,雖然她的眼神很平靜可是葉默的神識卻感覺的出來她心的憤恨。讓葉默奇怪的是這個女人給他一種有些熟悉的感覺,可他卻想不起來這個女人是誰了。
  很葉默就在她的耳朵麵找到一個小黑點,這是竊聽器。葉默立即就想到了‘北沙,五人所在的房間,他的神識立即開始搜索起來,果然他在一張椅子的下麵找到了一個竊聽裝置。
  原來她也在竊聽‘北沙,的事情,隻要她不打攪自己的事情就行,葉默沒有繼續美注她,而是從窗戶離開了這個房間,再次從外麵進入了會所。
  葉默剛走到大廳的門口,就看見了好幾個人圍在洛影的那張桌子旁邊交談蘇眉也站在一邊。而洛影卻皺著眉頭,如果不是葉默讓她在這等著,她早就離開了。
  這幾個人葉默都認識,除了在壇都見過的丘誌壤和韓丹外,還有當初在燕京‘梧桐會館,差點被他收拾過的丘誌學。
  葉默聽施修等人說過,這個丘誌學是丘家年輕一輩中最厲害的人物。不過這個這個丘誌學有點心機當初他到‘梧桐會館,的時候,沒有急於動手所以免了一災。
  葉默幾步走到洛影麵前,說了一句,“我回來了。”
  洛影看見葉默回來,連忙站起來抓住了葉默的手臂,她對這些圍著她的人實在是反感極了。
  蘇眉看著葉默過來心冷笑,今天來的都是重量級的人物。這些人可不是王前軍,也不是王敘能夠斥的,這每一個人的能量都比王前軍大口丘誌學更是牛的不行,不要說王敘,就是王敘的爸爸看見丘誌學也要小心客氣應對。
  正大大咧咧走到洛影麵前準備廢話的丘誌壤和韓丹看見葉默過來,頓時心就是一突,再當兩人看見洛影站起來挽住葉默的手的時候,兩人更是臉色有些發白。
  韓丹已經後悔的恨不得立即消失,如果他知道葉默會這,他就算是要來,也不會輕易在葉默麵前露頭。可是現在他不但出現了,還站在葉默的女人旁邊,他已經恨不得一腳將蘇眉踢多遠,如果不是蘇眉,他怎麼知道這有一個美女?有美女沒有關係,可是和葉默聯係起來,關係就大了。
  “葉哥川……”韓丹低下頭小心的問候道。
  “默少…川,”丘誌壤同樣沒有了剛才的威風,他知道葉默要將他打成怎麼樣,他根本連個說理的地方都沒有。不要看他丘家牛,可那隻是在別人麵前牛,在葉默麵前根本就沒有任何資格牛。連老爺子丘衝行在葉默麵前也要低聲下氣的,他算個屁。
  此時他心比韓丹更是忐忑不安,因為剛才就是他想找那個抱住葉默手臂的女孩說話。
  “默少,沒有想到你會來這,真是幸會啊。”丘誌學見到葉默的瞬間,臉色同樣變了,可是他的表現還不錯,很就反應過來,並且伸出手要和葉默打招呼。
  葉默冷哼了一聲,並沒有理睬丘誌學,而是掃了幾人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你們來這想說什麼?”
  “那個,沒什麼,我們隻是剛剛路過這,看見蕭記者想要打個招呼川…”丘誌壤連忙解釋道。
  “既然沒什麼,那就涼。”葉默冷冷的說了一句。
  “是,好,我馬上就滾。”丘誌壤那還敢廢話,他怕葉默一怒之下,就將他的腿打斷了,葉默好像有這種愛好。從上次丘家的丘誌哲和丘東辰被葉默打殘了後,幾天前戴家的戴一樣被葉默打殘。
  雖然丘家和戴家都很牛,可是葉默現在依然好好的,不但丘戴兩家不敢對葉默做出什麼不利措施,而且他一句話,丘戴兩家連李春生也不敢對付。這種人,他丘誌壤要上前廢話,不是嫌自己活夠了是什麼?
  丘誌壤雖然不敢說什麼,可是丘誌學的臉色卻氣的鐵青,他想不到葉默竟然如此囂張,如此不給麵子。他手的指甲已經掐進了肉,甚至血都已經出來了,可是他依然不敢說半個不字。他知道,隻要他敢說一個不字,或者反抗一句話,葉默殺了他都有可能。他就是一個瘋子,是一個沒有人能治的瘋子。
  “韓丹,你每天和這些人渣混在一起有什麼好處?別丟韓在辛的臉默看著畏畏縮縮的韓丹,想到了韓在辛在對付北沙,他家的人卻和勾結北沙的人在一起,心立即就是不爽。
  “是,葉哥,我知道了,我馬上就走。”韓丹哪敢廢話半句,趕緊後退。
  丘誌學臉色鐵青的想要同樣後退,可是卻被葉默叫住了,“你等等再走,我還有事要問你。”
  雖然丘誌學恨不得立即拔出槍一槍斃了眼前的葉默,甚至恨不得吃了葉默的血肉,可是他還不得不停下來,等葉默吩咐,甚至還要說一聲是。
  蘇眉驚呆了,她想不到自己眼的那些高不可攀的對象,在葉默麵前就好像老鼠見了貓一般的驚慌,連燕京的丘誌學也是這樣。蘇眉隻想喊,我不相信,無論是誰,也不可能讓這些人害怕到這種程度。
  可是事實在她的眼前,她不能不相信,丘誌學還低著頭站在一邊等葉默的問話。如果說王敘哥哥和葉默認識,是葉默走了狗屎運,可是眼前的這一切又怎麼說?難道這能用狗屎運去解釋嗎?
  敢教訓韓丹,敢讓丘誌壤滾,敢說丘誌學人渣,丘誌學還不敢回口,甚至還要等著被教訓的人應該有多大的能量?或者說有這樣的人嗎?蘇眉恨不得大聲喊問,葉默你到底是誰?你明明是那個葉家的棄少,憑什麼敢這樣?
  不要說葉家的棄少,就是葉家的家主來了也不敢這樣說話。而她明明看見了丘誌學憤怒的將手都掐出血了,可就是不敢發作,這讓她徹底的石化了。
  “默少,聽說你在燕京,我特意來問候,哈哈,你果然在,“,川”隨著一個大嗓門,一名中年男子速的小跑了過來。
  這人蘇眉不認識,但是看見他走過的地方,旁邊的人紛紛問候,就知道這人來頭肯定不小。至少比丘誌學的來頭還要大。
  果然這人來到附近後,丘誌學主動問候道:“杜局,沒想到你也過來了。”
  “哦,誌學也在啊】,我是來見教官的。”看見丘誌學後,這中年男子忽然將默少改口為教官了。
  “是啊,默少有些事情要吩咐我,所以就來了。”丘誌學很就將鐵青的臉色收斂了下去。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杜局,你是從老韓那得到的消息吧。教官就不要叫了,免得生分。”
  對於杜濤,葉默確實認識的很早,杜濤是‘飛雪,的教官,和張掘是隊友,同時也是燕京***副局長,曾經也幫過葉默。
  不說蘇眉和王穎有些呆滯,就是蕭蕾都已經看不懂葉默了,她知道葉默不尋常,但是也沒有想到葉默竟然這麼牛叉。她是一個記者,對杜濤的了解當然比一般的人多一些。
  (未完待續)
  精彩小說盡在【】記住我們的網址

Snap Time:2018-12-19 11:17:36  ExecTime: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