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三十八章喜歡和愛


    “靜雯姐,雖然我不知道我哥為什麼對洛影姐姐那麼好,可是我知道,如果我哥哥在認識洛影姐姐之前遇見輕雪姐姐。他也許會對待輕雪姐姐和對待你一樣,有的時候我有一種感覺,我哥哥對待洛影姐姐就好像,好像……”

    唐北薇遲疑了良久,才繼續說道:“就好像他們好久之前就是夫妻一樣,那種感覺我說不上來。也許你修真後,也有那種冥冥之中的感覺吧,很難說的清楚,卻又存在。”

    “修真?北薇,什麼是修真?就是你每天打坐修煉的東西嗎?”蘇靜雯聽完唐北薇的話,插口問道。

    唐北薇知道這些不應該說出來,可是靜雯姐在她心已經和輕雪姐沒有什麼區別了。她點了點頭說道:“是的,那是我哥哥教給我的,他說的很玄乎。他讓我不要將這種事情說出去,可是靜雯姐,我感覺你不是外人,所以我就告訴你了。”

    蘇靜雯底下了頭,沒有再問。她肯定葉默教過唐北薇和寧輕雪,洛影肯定也會,可是她卻不會。就從這一點來說,葉默親疏分明,她終究是要相差一些。

    葉默的本事那麼大,也許就是和那個修什麼的有關係吧。而且蘇靜雯明顯的感覺到唐北薇身上也有一種和葉默類似的空靈氣質,那種感覺很玄乎,很親切,有一種脫俗的味道。

    似乎感覺到了蘇靜雯心有些難受,唐北薇說道:“靜雯姐,如果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給你,我哥哥不會罵我的。”

    蘇靜雯搖了搖頭:“不用了,我不想學。”葉默沒有教她,北薇教給她隻能讓她心難受而已。

    兩人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雖然靜雯姐在唐北薇心和寧輕雪沒有區別,可是在她心哥哥葉默的地位顯然更加重要一些。所以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安慰靜雯姐。

    過了良久,唐北薇才打破了沉默突然說道:“靜雯姐。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蘇靜雯的眼圈有些紅,她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如果你喜歡我哥哥,我哥哥也喜歡你,可是有一天你們即將結婚的時候。你卻發現你是我哥哥失散多年的親妹妹的時候,你會怎麼做?”唐北薇的眼圈也有些紅,她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問。

    “啊,那怎麼可能。我父母都在。怎麼可能是你哥哥的……”蘇靜雯感覺唐北薇的話有些瘋狂,這怎麼能等同在一起。

    唐北薇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世界沒有什麼不可能,我和我哥哥相認的時候。我就不知道他是我的哥哥。”

    “北薇,你?”蘇靜雯驚訝的看著唐北薇。

    唐北薇再次搖了搖頭說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哥哥在我心永遠都是哥哥。我是問你假如而已。其實也沒別的意思。”

    蘇靜雯明白了唐北薇的意思,她也搖了搖頭,“如果真的是那樣,肯定不能結婚的。”

    唐北薇歎了口氣,沒有繼續說話,她想起了洛影昨天晚上和她說的話。‘我知道他的毒無法解去,可是我喜歡他。我有一種感覺,在很久以前,我們就認識。我們就是夫妻,隻是那個時間太久遠了。所以我隻想在我們一起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能嫁給他。至於這個世界我是他什麼人,又有什麼重要的,他活著我陪他,他死了,我也陪他。’

    正與洛影所說。冥冥之中自有一種緣分,那種緣分是沒有辦法分開的。對哥哥來說,洛影姐姐就是他的緣分,對洛影姐來說,哥哥一樣是她的唯一。所以她相信。如果哥哥認識洛影姐姐在輕雪姐之前,也許結果真的是不同的。

    靜雯姐喜歡哥哥也許和自己一樣。有一種崇拜和對比。相比起周圍的人來說,哥哥的優秀實在是太明顯了。或者哥哥在一些地方打動過她,甚至有很多地方讓她心動。

    可是她的喜歡和洛影姐姐的喜歡絕對不一樣,洛影姐對哥哥的喜歡是那種無法用語言去言表的刻骨和冥冥天意之中的相隨。那或許才是超越了喜歡的東西,或許才可以稱之為愛吧。

    如果哥哥還是和以前一樣的頹廢,如果哥哥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平凡,甚至是沒有絲毫亮點的最底層的存在。

    那麼靜雯姐也許會去幫助哥哥,但是絕對不會去喜歡哥哥。輕雪姐也許會同情哥哥,但一樣的不會去喜歡哥哥,更不用說去愛了。可是洛影姐姐不同,她隻要認定了哥哥就是她冥冥之中的那個人,就算哥哥再怎麼樣,不管是窮是富、是好是壞、是俊是醜,她一樣的會不顧一切的去喜歡哥哥,那種喜歡才是愛。

    唐北薇也知道,她的想法對輕雪姐和靜雯姐不公平,可是她是葉默的妹妹,她的想法是以哥哥的角度出發的。無論任何事情,她都是站在哥哥的角度去想問題。

    看見唐北薇歎了口氣,沒有繼續說話,蘇靜雯似乎有些明了。忽然她抬頭笑了一聲,“北薇,和你說了一會話後,我感覺輕鬆了很多。對了,我要離開寧海了,祝福我一下吧。”

    唐北薇愣了一下,立即問道:“靜雯姐,你昨天還說過幾天我們一起去青島海邊去玩的……難道你是突然下的決定?那你的公司怎麼辦?”

    蘇靜雯點了點頭,“是的,北薇,我突然感覺我很笨。所以我想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公司的事情還有我媽媽負責。”

    看著唐北薇還想問什麼,蘇靜雯忽然擺了擺手說道:“不要問我準備去做什麼,我其實隻想出去散散心,也許我會準備去從政了。”

    “為什麼突然要有這種想法?”唐北薇知道蘇靜雯心肯定有些難受,可是她和蘇靜雯住在一起住慣了,突然分開倒真的有些不大習慣。

    “前幾天我爺爺的壽辰,我去過燕京,我爺爺認為我有天生的政治嗅覺。可是我不喜歡那些事情,我討厭政治的虛偽。所以我隻是說有可能,也不一定真的去。或者我在外麵玩了一圈,又回來了也不一定……”蘇靜雯語氣輕鬆的說道。

    唐北薇沉默了下來,她知道蘇靜雯既然這樣說了,就肯定不會去轉一圈再回來。就算她不去從政,也許她會去做一些別的事情。留在寧海,她會忍不住來這個小院,來到這個小院,她就會忍不住想起葉默。

    也許這對她也算是好事吧,唐北薇拿出了一把火球符塞給了蘇靜雯,無論如何,要出去多帶點火球符總是好事。

    蘇靜雯看著手幾十張的火球符,知道這都是葉默給她妹妹防身的。唐北薇不等蘇靜雯拒絕,立即再次抓出一大把說道:“靜雯姐,你出門在外要多點防身的東西,我這還有。”

    蘇靜雯點了點頭,收起火球符默默離開了這個小院,甚至連道別的話都沒有再說,或者是她不想說了。

    唐北薇看著蘇靜雯的背影,忽然感覺她有些孤單。就像自己一樣,一個人留在寧海,難道不孤單了?

    蘇靜雯走了好久了,可是唐北薇卻坐在院子麵依然有些默然,她一個人甚至不知道應該做什麼好了。過了半晌,她才想起來去將院子門關上。

    唐北薇剛剛關上院子門,還沒有來得及走到花壇邊,院子門就再次被敲響。唐北薇忽然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覺,會有誰來找自己?靜雯姐和雲冰姐都有鑰匙,她們不會敲門的。

    可是除了她們,自己在寧海沒有什麼熟人啊。(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8-21 07:56:56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