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三十二章蕭牆之內


    船上的廣播還在叫喊著,葉默看著趴在桌子上的沈芊芊有些無奈,將她一個人丟在這肯定不行。( )雖然肯定那四個人已經離開了這艘郵輪,但葉默卻並不著急,他相信那些人就算是離開了肯定還在濟州島,他在那個女人身上有神識標記,肯定會找到她。

    想到這,葉默迅速將沈芊芊體內的酒精用真氣化去,然後丟給她一串手鏈,看著迷迷糊糊的沈芊芊說道:“你戴著手鏈在濟州島找一個地方住下來,然後等我,我先去有點事情,等我回來還有事找你。”

    說完,葉默已經轉身就走,留下半晌才反應過來的沈芊芊。

    沈芊芊拿起葉默留下來的手鏈,卻不知道這是葉默留下神識標記,為了找她的東西,心還在想,他怎麼不留自己的電話?

    葉默習慣性的動作,雖然已經改了很多,可有的時候依然不大習慣用電話,他的電話除了打給輕雪和洛影,就是幾個最親近的人了。很多時候,他將電話放在口袋,然後過了一段時間忘了充電,最後又丟進了戒指。在他看來,手機經常要充電實在是太過麻煩了。

    不過沈芊芊很就理解了葉默的做法,葉默上船是莫名其妙的上來的,他當然不能和自己一樣有身份證明,所以下船一樣的要莫名其妙的下去。

    ……

    葉默猜測的沒有錯,此時距離碼頭十幾公的地方,四名男女再次聚集在一起。這四人赫然就是葉默在郵輪上關注著的四名‘黑陽帝國’成員。

    “索菲婭,你馬上將身上的五彩石拿出來。”四人聚集在一起後,為首的男子立即很是嚴肅的說道。他叫鬆本浪,是這次行動的隊長。

    看著索菲婭從胸口拿出五彩石的包裹,輸給葉默五億美元的克希奇怪的問道:“有什麼情況嗎?鬆本浪隊長。”

    鬆本浪的臉色很陰沉,他接過索菲婭遞過來的包裹說道:“我剛剛接到消息,郵輪上下來的隻有沈家的沈芊芊一個人。而那個大胡子卻不見了。他的突然消失,就好像他突然出現在拍賣會現場一般的突兀,我想。如果我們繼續這樣輕視他,我們最後連命也要丟在這。”

    “輕視倒不至於,我們已經很在意他了。我想就是他再聰明。也想不到我們先離開郵輪了吧?”索菲婭搖了搖頭說道。

    “我同意隊長的話,那個大胡子有些古怪,在酒吧的時候,雖然他沒有看我,可是我總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對了,我想起來了,我掛著相機的時候,也是有這種感覺,我是一個對意念力很敏感的人,難道……”克席的話突然停了下來。( )

    不但是他。就是索菲婭和一隻很少說話的鮑勃爾也都直愣愣的盯著鬆本浪的手,他手的包裹已經打開,麵哪有什麼五彩石,分明是一個金塊而已。

    “啊,五彩石……五彩石……”索菲婭的語氣開始顫抖起來。她想不到一直藏在自己胸口的五彩石竟然不見了,而且還換成了金塊。能在自己胸口將東西拿走,而且還換上金塊,這也太駭人聽聞了點,除了她自己,還有什麼人有這種本事?

    “隊長。不是我,不是我換的……”索菲婭想到了組織麵的酷刑,語氣已經顫抖和激動起來。她知道不是自己換的,可是別人相信嗎?

    鬆本浪的手一直在顫抖著,他沒有想到小心再小心,五彩石還是被人從眼皮底下掉了包,這簡直比那個豹子的出現更加不可思議。他當然知道不可能是索菲婭,除非索菲婭不想活了,可是他卻沒有說話。

    東西丟了必須要有一個人來承受主要責任,索菲婭是帶東西的人,她必須要承受主要責任。

    “我想應該和索菲婭沒有關係,索菲婭我們認識了這麼多年,她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如果她做了,她就不會再回到這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還是那個大胡子,他很詭異,他既然能夠將骰盅麵的骰子變成豹子,他就可以將五彩石掉包。”出乎索菲婭預料的是,一直很少說話的鮑勃爾主動幫她解釋了一句。

    索菲婭眼露出感激的眼神,她很感激鮑勃爾這個時候幫她說話。

    克希臉上閃現過一絲慚愧,不過立即就說道:“雖然我們知道索菲婭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情,可是東西是在索菲婭身上被掉包的。這種掉包的難度之大,我不說上麵也可以想到,就算是我們相信索菲婭,可是上麵呢?”

    “克希,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索菲婭立即就明白克希是要將責任推到自己的頭上,她立即反駁道,“況且東西來我這之前一直放在你的身上的,你拿過來後大家都沒有打開看過,誰知道這東西是之前丟的還是之後被丟的?”

    果然索菲婭的話說完後,鬆本浪和鮑勃爾都陷入了沉默,是啊,索菲婭說的也有道理,這東西誰知道是之前丟的,還是到了索菲婭這丟掉的?

    克希一看大家都有懷疑他的趨勢,立即辯解道:“在酒吧麵,那個大胡子和索菲婭有親熱的動作,也許就是那個時候丟掉的。”

    索菲婭見克希始終要將矛頭對向自己,也冷笑一聲說道:“克希,如果你不碰桌子能弄出來一個豹子嗎?你說句心話,在那張賭桌上麵,是誰最有希望弄出一個豹子?如果換成我去做莊,我也能輕易搖成一個豹子。”

    見索菲婭除了指名道姓說自己和那個大胡子勾結在一起外,其餘的話都直接指明自己和大胡子勾結了。克希頓時惱火起來,他冷笑說道:“你的意思就是我和他勾結了?我在組織這麼多年。我會去……”

    鬆本浪打斷了克希的話,“好了,現在在這吵也沒有用處,如果我沒有想錯的話,這塊黃金麵肯定有什麼機關,那個人離開了郵輪,說不定能通過黃金找到我們這。我們現在先要離開這。至於五彩石的丟失問題,我想上麵會調查清楚的。”

    鬆本浪的話雖然有勸解的味道在麵,可是索菲婭和克希都是心一沉。鬆本浪並沒有說這事情和索菲婭還有克希無關。對組織他們都再清楚不過,就算是明知道不是他們做的,隻要有一絲懷疑。最後就要受到嚴酷的酷刑。

    “隊長,現在怎麼辦?”鮑勃爾主動打破了幾人之間的沉重。

    鬆本浪忽然拿出一個黑色橡皮一樣的東西貼在了黃金上麵,然後再將黃金包好對幾人說道:“我在這上麵加了一個信號發射器,等會我將這東西交給別人打車帶走,我們就沿著相反的方向離開。”

    說完鬆本浪速的走出了酒吧,沒過一會,他就在再次回來對幾人說道:“我們現在就走,分頭走,發射器的頻率我已經發給上麵了。隻要那個大胡子找到地方,上麵有人對付他。”

    “那我們在什麼地方集合?”鮑勃爾問道。

    “南濟123酒店。”鬆本浪說了一句。立即轉身就走。

    鬆本浪出了酒吧,並沒有走多遠,隻是立即閃身進入了附近的一家超市,然後就站在超市麵隔著玻璃看著酒吧的門口。

    第二個出來的是鮑勃爾,他叫了一輛出租車。沿著‘南濟123酒店’方向速的離開。接著出來的是索菲婭,她攔了一輛車後,車卻轉了一個彎,沿著相反的方向離開。索菲婭離開不久,克希就出來了,他四處看了看。同樣叫了一輛車,去的方向卻和索菲婭同樣。

    三人離開後,鬆本浪這才出來,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東西丟了,他肯定不是索菲婭拿走的,也不是克希拿走的。可是這種事情必須要有一個替罪羊,如果是克希和索菲婭自己叛逃,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而且他肯定索菲婭和克希會想辦法逃走,組織的那種酷刑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承受下來的,有的時候另可死也不願意去承受那種恐怖的酷刑。他清楚,他相信索菲婭和克希也清楚,他們兩人都有嫌疑,如果他們不逃走才是怪事了。

    索菲婭和克希都是上麵派下來和他臨時搭檔的,如果忠誠度方麵有問題,那絕對和他鬆本浪沒有關係。所以這次的任務他不但沒有責任,反而已經完成了。他已經得到了東西,隻是交給了索菲婭而已,如果不是上麵派下來的人有問題,他已經成功了。

    至於上麵的誰會倒黴,或者說索菲婭還是克希誰會倒黴,和他鬆本浪又有什麼關係?

    鬆本浪再次返回酒吧,他知道,無論那個金塊是不是被郵輪上麵的大胡子做了手腳,現在這都是安全的。去酒店和鮑勃爾聯係不急,他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他必須要給索菲婭和克希逃跑的時間,隻要確認了他們離開濟州島後,他就可以將兩人的蹤跡通報給上麵。然後說因為兩人是上麵派下來的,所以他很信任,沒有想到兩人中途逃走,這樣他的責任就徹底的沒有了。

    而索菲婭和克希因為逃走,無論是不是和五彩石有關係,都沒有辦法徹底的去掉嫌疑。他也相信這種事情是沒有辦法對質的,以索菲婭和克希對組織的了解,他們肯定會在被抓住的第一時間自殺。

    可是鬆本浪剛剛來到酒吧的房間,就看見一個大胡子坐在那。他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就聽見那個大胡子說道:“你很聰明,你的計策確實是可以將你的責任完全避開了。”

    ps:好多朋友給老五發來生日祝福,老五在此謝謝了,驀然回現又老了一年。因為昨天的月票五十,所以今天依然三更,這是第一更!今天還沒到五十票,我們需要明天三更嗎,我們一起繼續加油!

    ......

Snap Time:2018-08-14 23:14:11  ExecTime: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