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三十章沒有不可能

  
  果然沒有出乎葉默預料,那名文靜女子眼堸{過一絲掙紮,最後還是低下了頭。沒有說話,當然就是默認了。
  葉默微微一笑,走到這文靜女子身邊,還沒有伸手抱住她,她的一隻胳膊已經放在胸口前麵。這個舉動,別人或許以為她是在保護自己不受侵犯,可是葉默和她自己心堻ㄘ白,這個動作的意思,那是保護胸口藏著的東西。
  葉默抓住她放在胸口的手臂,抬起了一點點,正好擋住了她的視線,這才說道:“你幹嘛這麼緊張,隻是一會時間而已。”
  說句實在話,對摟抱這種女人,葉默是沒有絲毫的興趣。他隻是做了個架勢,同時在這極短的時間媊恁A已經將這女人胸口的東西拿出來,然後包了一塊已經做過神識標記的金塊進去。
  果然是五行石,葉默心堣@陣激動,將五行石丟入戒指媊悀妨寣A葉默再也沒有心思和這個女人去囉嗦了。有了神識標記,他不怕這個女人會飛。
  看見葉默讓開了一點,並沒有真的如他所說的抱住自己,這文靜女子心堶邠O很奇怪。她抬起頭疑惑的看了看葉默,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我這人喜歡自願送上來的,對於不怎麼自願的,我也不願意強求。既然你不喜歡,那就算了吧。我在賭廳,如果你想過來了,可以隨時去找我哦。”
  說完,葉默竟然轉身就走了。
  這文靜女子盯著葉默看了好一會,眼神變換了幾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發現東西還在,這才轉身就走。
  剛才那名葉默監視的在吧台的男子,看見葉默和那名文靜女子相繼離開,他也站了起來,然後看了看葉默的背影,竟然跟著葉默走了過去。
  葉默雖然離開,可是他的神識一直留在那名叫索茜的女子身上。他知道下一刻這個女人肯定要找他的同夥聚結。五行石到手,後麵的事情就好辦了,自己隻要跟著他們身後,不管他們出任何蛾子,自己已經處於不敗之地。
  ……
  葉默來到賭場後,卻發現沈芊芊一個人慘兮兮的坐在一角,手媮晪黖菑@個籌碼。而這張原本隻有六七個人的賭桌,現在居然有十幾個人了。
  “你怎麼不賭?”葉默奇怪的看著沈芊芊手堛瘧w碼問道。
  沈芊芊有些無語的看著葉默說道:“如果你這過一會不來。我就去將這個籌碼換成錢了。這是我最後的一千萬,如果輸了,我除了身上一些零錢外。就不名一文了。”
  “你那四千萬一次就輸了?再說了,你不會隻有這一張卡吧?”葉默心想看不出來這個沈芊芊也是一個賭棍啊,自己離開這才多久。就輸了四千萬了。
  沈芊芊搖了搖頭,“不是一次輸的,是四次輸掉的。”
  葉默啞然,這有區別嗎?
  見葉默不說話,沈芊芊再次說道:“確切的說我能用的真的隻有這一張卡了,這張卡還是我私人在瑞士開的。我在國內的幾張卡……算了,這種事情和你說了也沒有用。”
  此時那名跟在葉默後麵的男子也來到了這張賭桌前麵,他似乎沒有注意到葉默,隻是直接擠了進去。
  那正在做莊的男子看見這人過來。連忙站起來坐在了旁邊,將莊荷的位置讓了出來,看來他們是一夥的。葉默注意了一下,這男子胸口果然有一個黑太陽勳章。
  葉默心塈N笑一聲,既然來了,就別怪我不客氣。
  “籌碼給我,我來的賭。”葉默伸手拿過沈芊芊手堛瘧w碼已經坐了下來。
  沈芊芊遲疑了一會才說道:“就這一個籌碼了。要不去換十個一百萬的過來吧?”
  她怕葉默也是一次就輸了,如果葉默真的如他說的身上沒有錢,自己身上也沒有錢,到了濟州島後,那可真是好笑了。
  “不用。這堛熙W則是什麼樣的?”葉默一擺手就拒絕了沈芊芊的提議。
  沈芊芊看見已經有人向這邊看過來,連忙說道:“是賭大小。不賭點數。賠率是一賠二,壓豹子中的話賠五十。隻有十八點才算豹子,其餘的小豹子這堣ㄘ蚖{。”賭的方式簡單易懂,是真正賭錢的方式,沒有花頭。
  葉默看了看手媮椪陬菑T顆骰子的那名男子,暗想豹子的賠率如此之高,看樣子隻要賭一次就可以了。
  那名男子卻絲毫沒有注意葉默這邊,而是拿起黑色的骰盅,手一帶三顆骰子已經進入骰盅。很多人開始用心的去聆聽,葉默卻毫不在意的對沈芊芊說道:“別擔心,我就賭這一次。”
  沈芊芊歎了口氣,心說你隻有一個籌碼,就算是你要賭幾次,也要你有籌碼才可以。
  似乎看見了葉默和沈芊芊的說話,這正搖骰子的男子忽然將骰盅蓋在了桌子上麵。
  很多認為已經聽出明堂的人紛紛押注,很快這賭桌上麵就已經有了幾千萬了。可見能在這堥蚑銙晡漱H,都是有錢的主。幾十上百萬的美元,對他們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麼。
  葉默拿起一千萬的那個籌碼直接壓在了豹子上麵。
  葉默的舉動讓沈芊芊心堣@驚,她連忙拉了一下葉默,“剛才我看到現在,一個豹子也沒有出來啊,你……”
  “,我知道,我說我隻賭一次,豹子賠率最高。我想多贏一些,隻能賭豹子了。”葉默的話剛剛落音,立即就讓周圍的人無語。還有這樣的人,竟然因為豹子賠率高,就賭豹子。
  那名做莊的男子不動聲色,他不相信在這種情況下可以作弊,他知道一些古武修煉的高手可以通過內氣控製一些東西,可就是古武修煉到最高,也沒有辦法通過內氣控製骰盅媊悛獄諵l。
  當然這是其中的一點,最主要的是,這個賭桌是一個‘回’字型構成。中間有一張小桌子,和周圍的大桌子分開。就算是有這種本事的人,也沒有辦法通過桌子控製骰盅媊悛獄諵l。更何況,能通過桌子控製骰盅媊悛獄諵l,難道還是神仙不成?
  雖然有很多人譏諷葉默的無知,但是賭桌上麵卻沒有人願意說出來。這種事情不是討好人的事情,這是得罪人的事情,無論結果如何,都是得罪人。
  更有幾個人知道葉默是和嚴無亮一起出去的,而他卻可以安然無恙的回來,就知道這個大胡子也不是一個簡單之輩,更不會發出一點聲音。
  “算了,由的你去,反正這錢也是你的。”沈芊芊無語的說了一句。
  葉默微微一笑,沒有說話,他的神識已經看清楚這骰盅媊悇O八點小,而且這三顆骰子還是重疊起來的,可見這個搖骰子的家夥也是一個高手。但對葉默來說,弄成三個六點實在是太簡單了。
  為了表示公正,揭盅的一般都是第三方,並且不可用手去揭開。押注已經結束,下麵就是要揭盅了。那名做莊荷的男子嘴角露出一些微笑,他不怕葉默輸了就走,在賭場堙A隻要你有錢,輸了肯定還會繼續。這東西就和毒癮一般,很少有輸了就走,然後不想贏回本錢的。剛才他很清楚自己搖出來的是幾點,一個六兩個一。而且是重疊在一起的,最上麵的是六,下麵兩個都是一。
  骰子揭開,最上麵的赫然是一個六。揭盅的是一名**胳膊的少女,當她再次小心的拿開第一個骰子,第二個六出現的瞬間,現場已經開始嘈雜起來。
  兩個六了,如果再出來一個六,說明這就是一個豹子了,還是點數最大的豹子。
  看見第二個六的同時,做莊荷的男子臉色卻立即變了,他明明控製第二顆骰子是一點的,怎麼變成了六點?而且他肯定沒有人能夠做手腳,可是事實偏偏表明肯定有人做了手腳。
  遇見高手了,這男子還沒有來得及阻止旁邊揭骰子的少女,那名少女已經將第二顆骰子移走。
  三個六點,這是一個豹子無疑。周圍沉默片刻後,再次爆發出一陣陣不敢相信的喧嘩。
  如果說沒有作弊,出來一個豹子,那真的是沒有人敢相信。如果說作弊了,可是這個投注豹子的大胡子,一直都沒有靠近桌子,甚至碰都沒有碰桌子。唯一的解釋就是莊家搖出了一個豹子,而這個大胡子卻聽出來了是豹子。
  但這樣還是有一點說不通,就是莊家在看見大胡子下注了豹子後,他的表現絲毫沒有異常。隻是在骰子揭開後,他的臉色才變了。這就說明莊家搖出來的不是豹子,而結果卻變成了豹子。
  沈芊芊看著三個六點,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她激動的滿臉通紅,甚至是一把抱住了葉默。好在她很快反應過來,但依然克製不住自己的興奮。
  這一贏就是五億美元啊,五億美元是多少?對她來說是一筆不敢想象的巨額財產。
  她沈芊芊在沈家累死累活,還有分成,經過了這麼些年,也不過賺了兩個億不到,而葉默剛剛片刻之間就已經贏了五億美元。(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20 10:06:26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