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二十七章趕盡殺絕


    沈芊芊看見葉默沒有急著出去,也沒有起身,幾乎所有的人走完了,她見葉默還沒有動身的意思,這才沒有好意思繼續等待,打了個招呼,站起來先出去了。

    葉默神識鎖住的那名男子,胸口掛著一個長焦距的相機。可是葉默知道那個相機麵有問題,相機麵是空的,確切的說麵有一個小小的包裹。他的神識無法穿透,而包裹起來的是一個比拳頭還要大的東西。

    可以隔絕神識的東西,葉默不是沒有見過,當初他還在淳安的時候,住在那個鬼樓就看見過那種木料。因為那種木材做的一個櫃子,差點讓他沒有發現九月觀的那個紅衣女子。如果不是那個木材被他全部燒毀沒有用處了,他甚至都留下來了。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再次看見了這種材料,而且還放在了相機麵。

    那男子似乎感受到又人盯著他,他四處看了一下,立即轉身就進入了麵的大廳。

    葉默收回神識,暗驚這人好敏銳的感覺。他現在的神識,隻要不是引起特別大的波動,就是地級高手也很難發現。當然如果一旦有真氣波動的話,被發現的幾率將大很多。而那個拿著相機的人,看起來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已,竟然可以感應到他的神識。

    而且他相機麵居然用那種隔絕神識的木料做成間隔,可見這就算是沒有人形成神識,也有人知道了通過什麼辦法躲避神識。

    葉默雖然沒有看見那個相機麵藏著的到底是什麼,可是他已經百分之九十肯定那就是五行石。他不明白的是,五行石沒有進行拍賣怎麼就已經到那人的手了?

    不過不管是什麼問題,隻要他找到了,東西就別想再拿走。

    葉默想到這站了起來,這才發現別人都已經出去了。看見前麵的沈芊芊,葉默立即就追了上去。

    沈芊芊卻被人攔住了,她剛剛走出大廳,就被那個蒙著黑巾的陰鷙男子攔住。

    “你是沈家的人吧。你很牛啊。竟然敢借錢給別人和我搶東西,如果你知道那個搶了我‘氣機石’的人一會就要死了,還有你們沈家等我回去也會全部死光光,你不知道會不會後悔啊?桀,聽說你長得醜是吧,不過對我來說隻要是女人我就可以幹死她,至於長得怎麼樣,我不在乎……”陰鷙男子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讓沈芊芊打了一冷戰。

    其實這個陰鷙男子不要說話。隻要站在那,別人隻要看見他露出來皮膚的坑坑窪窪,就有些毛骨悚然了。更別說這樣一個毛骨悚然的陰鷙男子說出這種話來。

    這陰鷙男子說的話絲毫沒有顧忌周圍的人,周圍聽見他話的也不是一個,但是這些聽見的人紛紛讓開。甚至連看一眼這個陰鷙男子都不敢看。無論這人是什麼人,但是一個養蠱蟲的家夥,沒有人願意去接近。

    而有極少數認出這個陰鷙男子的人更是讓在一邊,不敢有絲毫的沾惹。

    “你不在乎我在乎,你長得這個鳥樣,連茅坑麵的蛆蟲比你長得也光了三分。你說你站在這是惡心我呢?還是想惡心整個郵輪上的人?”葉默的聲音在沈芊芊身後傳來。

    葉默的聲音雖然很多人聽見了,可是沒有一個人敢笑,一旦得罪這個陰鷙男子,也許下一刻他們就莫名其妙的沉入大海了。這艘郵輪和別的郵輪卻大不相同。死了也就死了,沒有人會去問你是怎麼死的。

    沈芊芊本來就已經有些六神無主了,她隱約猜到了這個人是誰,心更是驚慌。現在葉默的聲音傳來,她幾乎想都沒有想就躲在了葉默的身後。

    陰鷙男子抬起頭惡狠狠的盯向了葉默,他想不到竟然還真有這種不怕死的人。搶了自己的東西,自己還沒有找他算賬。他倒是先找上門來了。

    “哈哈。”這男子哈哈一笑,“想不到我嚴無亮才幾年不出來,就沒有人認識了。”

    這叫嚴無亮的男子嘴在笑,臉上卻一絲笑意都沒有,他的話說了一半就突然頓住。然後一字一句的對葉默說道:“如果我不讓你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嚴無亮過去的那些年就等於活在狗身上去了。”

    “嚴無亮?是那條蟲?我真的沒有聽說過。再說,能不能請你別侮辱狗了。”葉默冷笑一聲,然後對沈芊芊說道:“你先去麵,我要將這條蟲燒了,一會我就過來問你幾個問題。”

    嚴無亮這個人葉默不認識,不代表船上別人不認識。幾個遠遠站著的人聽說是嚴無亮後,立即跑的遠遠的。很快這個船的一些角落就傳來了議論聲,多年前出身苗疆的嚴無亮竟然再出現在渤海的郵輪上麵,這確實有些嚇人。嚴無亮還有一個外號叫‘趕盡殺絕’,隻要得罪他的人他都會將那人的全家殺光,對付女人他更是殘忍。

    可以說如果他真的是嚴無亮,那麼他對沈芊芊說的那些話絕對不是假的,那簡直比真金還真。因為此人要殺人從來都不用自己動手,他養了數十種蠱蟲,那些蠱蟲可以隨意的幫他去殺人。他臉上的坑坑窪窪,聽說也是因為有一種蠱蟲反噬造成的,就算是這樣,那個蠱蟲也被他幹掉了。

    可以說在很多人的眼,嚴無亮就是一個惡魔,或許惡魔比他還要善良了許多。他殺死的人,別人連看都不敢看。

    沈芊芊聽了葉默的話,也不敢繼續留在這,可是當她聽說那個陰鷙男子是嚴無亮的時候,頓時臉無血色。她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葉默,似乎發現葉默還站在那和嚴無亮說話,可是她卻再也沒有勇氣去和葉默說一句小心。

    嚴無亮她聽說過,那也隻是聽人閑話的時候,隨便說出起來的。可是她沒有想到這個嚴無亮還真的存在,甚至還和他們來到一艘郵輪上來了。

    “很好,你有種……”嚴無亮黑巾麵露出一絲極其憤怒的獰笑,他想不到自己報了名字後,眼前的這個大胡子還敢如此囂張。

    就算這不是動手的地方,他也毫不猶豫的一揚手,幾道烏光猶如閃電一般的打向了葉默。

    這幾道烏光在燈火闌珊的船上,顯得一點也不起眼,如果不是速度太快,別人就可以看見這根本就不是烏光,而是幾個烏黑的蟲子。

    ……

    郵輪上的一處豪華房間麵,此時四個人正神態嚴肅的圍坐在一起。從他們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似乎在商量著什麼事情。

    這四人三男一女,其中那名女子三十歲不到,臉蛋清秀,看起來文文靜靜,就好像一個大家閨秀剛剛出來一般。三名男子有兩名和那女子一樣是東亞人,還有一人是一個短小精悍的黑人,而葉默注意的那胸口掛著相機的人同樣也在這麵。

    “剛才已經確認了,那個購買‘控神蠱’的就是當年在華夏苗疆的‘趕盡殺絕’嚴無亮。因為‘氣機石’的事情,他和那名絡腮胡子正在對話中。”那名女子說道。

    聽了文靜女子的話,沒有掛相機的男子沉吟了好一會,才問道:“索菲婭,那個購買‘氣機石’的人來曆查到了嗎?他是什麼時候進去拍賣會的?我們怎麼沒有他的任何資料?”

    很顯然索菲婭就是剛才說話的那名文靜女子,這名字和她的外貌實在是相距甚遠。

    叫索菲婭的文靜女子說道:“現在還沒有查出來,監控錄像進入拍賣現場的沒有這人。也就是說他是突兀出現的,或者是他以另外一個身份進去,然後再易容的。可是有一點還是對不上,就是拍賣會進去的人數比出來的人數少了一個。我想拍賣方應該不會在這上麵和我們說謊。”

    此時那名胸口掛著相機的男子卻說道:“我想這人不會憑空出現的,是不是監控錄像有被隱藏的地方,還是別的地方被人做了手腳,我們先不急著下結論。現在那人花了大筆的錢購買下我們的‘氣機石’,可見那人絕對是一個古武修煉者。如果他是華夏哪個隱門出來的,我們是不是等會和他談一下。”

    剛才問索菲婭的男子點了點頭,“商談一下是肯定要的,隻是現在他被嚴無亮盯上了,結果怎麼樣還不知道。嚴無亮是個瘋子,我們這次有重要的事情,暫時不要惹他。還有就是他和沈芊芊交易的‘駐顏丹’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真丹藥,一個可以拿出這種丹藥的人絕對不簡單。鮑勃爾,你馬上去盯緊了那個胡子和嚴無亮。”

    “是,鬆本浪隊長。”短小精悍的黑人語氣簡潔明了,回答了一句立即就出了房間。

    等這黑人出去後,被叫著鬆本浪隊長的男子看著那名掛著相機的人問道:“克希,你剛才真的感應到有人偷窺你?”

    “是的,肯定沒有錯,而且我感覺那個人看的很仔細,我似乎有一種被他看透的樣子。我不敢再留在外麵,立即就進來了。”克希眼露出謹慎,有些擔心的說道。

    鬆本浪聽了克希的話,幾乎想都沒有想,馬上就說道:“克希,你立即將東西拿出來交給索菲婭,讓她放在文胸麵。五彩石的事情非同小可,絕對不能有任何的閃失。”(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4-24 18:41:48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