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二十三章發春的女人


    “葉神醫,請原諒我的無知,如果可以,我願意代我青槐媽媽請您吃頓飯……”沈音此時已經完全明白,為什麼青槐阿姨和那個蒙九山大師對葉默這麼巴結了,而葉默看起來似乎毫不在意的樣子。

    她當時不懂,是因為她無知,無知者無畏。

    有的時候書本上學的東西和事實的差距是如此之大,當你不懂的時候,你以為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一切都在你的思想之內。任何超出你思想,任何你認為不存在的事情都是可笑的,甚至會以為相信那些的是神經質。可是一旦你懂了那些事情後,才會發現真正可笑的是自己。

    至少沈音感覺,她從那次和青槐阿姨從舊金山回來後,心境和自己的思想觀已經大大的改變,再沒有原先的自我為中心的自大和虛浮。她開始沉澱,雖然依然有很多街頭騙子打著各種算命測字等等的幌子斂財,可是她知道他們之所以是騙子,那是因為他們的本事不到家,並不是他們的行業都是虛假的。

    所以上次青槐阿姨離開她,也沒有回到津城沈家,沈音雖然難過,卻理解了青槐阿姨的做法。每個人在這個世界麵都有追尋自己道路的權力,如果換成以前,沈音肯定覺得青槐阿姨瘋了,簡直不可理喻。可是現在,她卻知道祝願青槐阿姨過的幸福。

    一輛警車過來,很快就有一名警察和沈音打了個招呼,然後毫不猶豫的將魏錢三人帶走。葉默就知道沈音家的背景應該也不小,可是無論背景的大小,對葉默來說,他都不想牽扯。

    “對不起,我晚上有約了。朋友約我晚上去滕王酒樓吃飯,所以不能去了。至於感謝的事情就不用了,反正已經付過錢了,這些都是次要的。”葉默語氣沒有了原先的激烈。

    沈音一聽連忙急切著說道:“那明天怎麼樣,明天我再請您。”

    “明天啊。那估計也不行,明天我可能就要走了,走吧許薇……”葉默說完轉身和許薇許斌武離開了津城大學,留下有些彷徨不安的沈音。

    沈音知道,葉默這種人神龍見首不見尾,遇見一次是極大的運氣了,遇見兩次已經是運氣中的運氣。如果沒有運氣,就算是遇見了。你也不一定可以認識。就像今天。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是葉默,不是事先知道他是醫生,自己根本就認不出來這個人就是當初的那個神醫。

    機會有一次。她無論如何也不想放過。他不是說在滕王酒樓嗎,我晚上就在滕王酒樓門口等著,厚著臉皮去蹭一頓飯總可以吧。或者我先將他們的錢給付了總可以吧。

    想到這沈音再次精神一振,滿臉希冀的轉身就走。

    ……

    “葉哥,你真的是醫生?”前往醫院的路上,許斌武還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沈音的驕傲整個津城大學的人誰不知道,可是她對葉默竟然如此尊敬,可見葉默肯定是有真本事的人。

    葉默知道許斌武的意思,他微微一笑說道:“別擔心,就算是沒有我幫你媽治病,你姐姐現在賺了一些錢。也可以幫你媽媽治好的。”

    聽了葉默的話,許斌武有些奇怪的看向許薇、

    許薇看見弟弟看她,隻好說道:“葉默還是一個賭石高手,他帶我去賭石了,後來幫我贏了六……六百萬吧。”

    想了想,許薇還是將六千萬去了一個零。

    “什麼?六百萬?”許斌武差點石化了,有了六百萬。媽媽的病再也不用擔心了,家的一切都不用擔心了。

    ……

    滕王酒樓,在津城也算是一個豪華的地方了。

    葉默來到這的時候,天色已晚。許薇的母親其實因為長期艱苦,造成了肝功能衰竭。這種病葉默隻要兩顆藥丸就可以了。他幫許薇母親治好病後,許薇的母親還需要調養一段時間。

    因為現在住在高級病房。而許薇又有錢,所以這些事情葉默倒是不用去擔心。許薇知道葉默晚上可能有事情,所以也沒有和葉默一起去,和弟弟許斌武都留下來在醫院陪母親。

    葉默確實有事情,一般的情況下,像扈旦和羅紫瀾這種商人,他還真的不想浪費時間去吃飯。這並不是說他高傲,那是因為他和這些人的生活很難產生交集。因為這件事結束後,他很有可能回去洛月定居一段時間,然後準備去小世界尋找‘苦十年’還有一些修真資源。

    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葉默現在唯一追求的就是修煉到更高的境界。他的追求和別人不同,葉默知道沒有人理解他的追求。除了自己的愛人,從另一方麵來說,他是孤獨的,獨自一個人在孤獨的道路上尋找。

    葉默來滕王酒樓的主要目的就是詢問扈旦和羅紫瀾知不知道拍賣會的事情,如果他們知道的話,他甚至今天晚上就可以去取回五行石,如果他們不知道的話,明天就去找潘勝。這種高級拍賣會並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隻有達到一定的程度,才能知道這種事情。

    葉默來到滕王酒樓門口看見的第一個人竟然是沈音,他立即就明白了沈音的意思,不過無論沈音怎麼說,他都不會隨便出手幫忙的。他又不是慈善機構,憑什麼要幫她的那個大伯治病?

    “葉神醫……”沈音看見葉默,連忙上前招呼道。

    葉默皺了一下眉說道:“我不是醫生,治病的事情隻是偶爾沒有錢用了才客串,別將我當成神醫。”

    這話葉默可真的沒有說謊,他幾次幫人治病都是因為沒有錢用了,第一次是蘇靜雯,因為沒錢用。第二次卓有山,同樣是因為沒有錢用了,後麵的幾次在‘洛月仙療院’,一樣是因為缺錢。

    “那葉大哥,我想來蹭頓飯,所以,所以……”沈音說著說著臉上就有些紅的發燙,她不是害羞的,她是丟麵子丟的。堂堂沈家的一個小姐,要在滕王酒樓門口說蹭頓飯,這話也太丟身份了點。況且她說的這個蹭飯是真的蹭飯,而不是說熟悉的人之間開玩笑的。

    葉默歎了口氣,沈音都將話說道這個地步了,他要是再不同意,那就是不近人情了。想到這,隻好抬手說道:“那好吧,一起上去吧。”

    沈音聽到葉默已經同意,臉上的血色立即就消失不見,馬上就驚喜的說道:“多謝葉大哥了,給我這個機會。”

    沈音話剛剛說完,酒店麵就出來兩個人,他們看見葉默趕緊迎接了過來。

    “葉先生,見到你真是高興啊。”扈旦看見葉默來了,臉上的高興是沒有絲毫的虛假。

    羅紫瀾跟在扈旦後麵,對於葉默的到來一樣的很高興。不過兩人很快就看見了這次和葉默來的不是前麵的那個許薇,而是另外一個女孩。

    “你是沈家的沈音小姐?”羅紫瀾第一眼就認出來了沈音。

    “是啊,請問您是?”沈音對羅紫瀾卻不是很熟悉。

    羅紫瀾連忙說道:“前年沈太公的九十大壽我去過,見過你一麵,你可能沒有注意。”

    是沈家的小姐,又是和葉默熟悉的,不但是羅紫瀾就是扈旦也對沈音客氣的不得了。

    因為這頓飯是葉默為主,所以幾人交談的都很是開心。隻是羅紫瀾不時的往葉默身邊靠,讓沈音很是不舒服,她感覺這個女人就像一個發春的貓一般可惡。羅紫瀾這個女人一看就是一個很精明的女人,她充分的利用自己的身體優勢將臉蛋的劣勢下降到最低,並且有一種熟女都不具備的風情。

    沈音知道葉默並不是一個大胡子,她感覺要是葉默這種人被羅紫瀾勾引到床上去了,簡直就是糟蹋了葉神醫。可是她又不能和羅紫瀾一樣去做,甚至不能提醒葉默,讓她一時間很是焦急。

    對於羅紫瀾能將葉默勾引到床上去,沈音是不懷疑的,她在沈家呆的多了,看的多了,對這種大家族男女關係上麵的糜爛實在是見多識廣。隻要是男人,就沒有一個不偷腥的。更別說是一個豐滿成熟到極致的熟婦,主動的想要投懷送抱。

    沈音的猜測沒有錯,就是扈旦也看出來了一點,他深感失策,早知道這樣,他也找一個美女來陪葉默了。羅紫瀾確實有想將葉默弄上床的想法,她是一個精明的女人,白天的賭石,別人認為那是葉默的本事高,但是她卻有不同的看法。

    在她看來,葉默能百分之百的賭石成功,甚至可以知道翡翠原料麵的東西值多少錢,那絕對不是本事大可以解釋的。葉默肯定有一套辦法,可以看見毛料麵的情況。

    無論葉默的辦法用的是什麼射線的眼鏡,還是什麼高科技,這種東西她都很想弄到手。陪一個大胡子睡個幾晚覺有什麼關係,隻要能得到這種辦法,就是陪他睡一年也沒有什麼。

    她羅紫瀾雖然不是一個發春的野貓,什麼人都可以上。但是這個大胡子,卻有上她的資格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16 15:20:49  ExecTime:0.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