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二十二章不想騙

  
  葉默看見這堿O津城大學門口,猜測可能是許薇弟弟讀書的地方。
  “小武,你怎麼又和人打架?”許薇走過去扶住滿身是血的許斌武帶著急切和責備的語氣問道。
  那青年恨恨的說道:“我沒有和人打架……”
  說到這堙A他看見葉默走了過來,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葉默看了一下這名青年,隻是一些外傷,雖然看起來很嚴重,其實也沒有什麼。身上血雖然多,隻是因為額頭被打破了而已,隻要去包紮一下就好了。因為是普通傷勢,他也懶得拿自己的藥丸出來了。
  “葉默,這是我弟弟許斌武,讓你見笑了。小武,這是我朋友,叫葉哥。”許薇和葉默說話很輕柔,但是對這個青年卻很是嚴厲。說話的同時,她已經找了一塊手帕將許斌武的額頭包紮住。
  許斌武上下打量了一下葉默,葉默的賣相實在是不敢恭維,他皺了一下眉頭,又看了一下許薇,還是勉強的叫了一句葉哥。雖然表情有些不大情願,可是他似乎對許薇有些害怕。
  “怎麼回事,說吧。”許薇卻沒有忘記詢問許斌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依然追問道。
  許斌武猶豫著,遲疑了好一會還是說道:“我剛從警局被保釋出來,因為心急媽媽的病,所以就想快點來學校。在路上遇見一個同學,她看見我走路,就讓我上車用車帶我來學校了……”
  “媽媽在醫院,你來學校幹什麼?還有既然是你同學帶你過來,為什麼和人打架?”許薇麵對許斌武,是一點點也不客氣。
  許斌武底下頭說道:“我在寢室媊捘晹陷X十塊錢,我想帶著去買點骨頭給媽燉點湯……還有,姐,我不想讀書了,我要去工作……”
  許薇聽了許斌武的話,眼圈一紅。拍了一下許斌武的腦袋說道:“媽的事情我會照顧好的,以後你不允許說這種話。從今天開始老老實實的給我去讀書,不準再挑事打架。”
  “我沒有挑事,那個同學帶我到了校門口後,被她的朋友看見了。她朋友以為我和那個同學有什麼關係,所以不分青紅皂白就上來打我的。”許斌武有些委屈的說道。
  許薇氣的臉通紅,“這些人還要不要臉,你那個同學怎麼不解釋?”
  “她將我放在校門口就進學校了。沒有看見。所以……”許彬武有些扭捏的說道。
  “那你不能解釋一下啊……”許薇說了一半就沒有說了,她知道這件事不怪弟弟,男人總要點麵子。別人說怎麼樣,馬上就去解釋,這也太沒有麵子了。而且許斌武的這種神態。未必就沒有對他那個同學有些意思的想法。
  最後還是歎了口氣說道:“好了,我們去醫院包紮一下,然後去吃點東西,以後這些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姐剛剛賺了一點錢,你還是去努力讀書。”
  說完她又對葉默尷尬的笑了笑,雖然沒有說什麼,可是葉默卻知道她的意思了。
  “臭小子,他媽的還不走。以後老子看見你再和小音說一句話,打爛你的嘴……”學校旁邊的超市媊悃咱X來了三個青年,看見許斌武竟然和許薇還在說話,頓時就走了過來,並且語氣很是不客氣。
  許薇看見這些人還不放過自己的弟弟,她剛想出來責問,就聽見旁邊有人說道:“魏錢。你是什麼意思?”
  葉默卻早就看見這個走過來的女生了,恰好的是這個女生他竟然認識,就是在飛機上麵那個很討厭的小音。自己還幫她媽媽治過病,隻是這個女生總說他是騙子,沒想到竟然在這媢J見了。
  “許斌武是不是你們打的?魏錢。你還要不要臉,我和同學說句話又怎麼了?你是我什麼人?就你這點後台我搞不掉你嗎?別往自己臉上貼金紙了。敗類……”這女生一連串的話出來,罵的剛剛說話的魏錢啞口無言。
  可是讓他想不到的,這個女生並沒有結束,而是直接打電話報警了。
  “小音……”剛剛還在罵許斌武的青年臉色立即就變得難看起來,隻是這個女生的話,他一句都不敢反駁,他知道對方說的很對。沈家的人要弄掉自己一個珠寶商的兒子,簡直太簡單了。
  “別叫的那麼惡心了,讓我吐……”這女生打完電話,對許斌武說道,“對不起了許斌武,我隻是想帶你一段路而已,沒想到遇見這種人渣。”
  “哦,沒,沒關係的沈音,這是我姐姐許薇,這位是我姐姐的朋友葉默。”許斌武連忙擺手說道,可見他在沈音麵前還很不自在。
  聽了許斌武的話,沈音忽然開始仔細的打量起葉默來,甚至是眼睛都不眨的打量。
  許薇和許斌武都很奇怪的看著沈音,雖然許薇知道葉默易容了,可是別人不知道啊。葉默現在的外表可以說是又醜又凶的樣子,一看就不是一個好人,怎麼這個沈音對葉默這麼大的興趣?
  許斌武卻有些苦澀,自己無論長相和年紀都不會比葉默差吧,怎麼沈音一來就開始對葉默關注?
  “你真的叫葉默?”沈音看了半天,竟然問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問完後,她盯著葉默的眼睛,忽然露出又驚喜又詫異的樣子。
  葉默摸了摸鼻子,他知道沈音因為聽說他是葉默,所以很是關注他,估計現在已經認出他來了。因為巨大的相貌差異,讓她不敢確定而已。
  雖然對沈音沒有絲毫的好感,可是葉默還是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
  沈音的眼光讓許薇有些不大舒服,哪有這樣看人的,簡直恨不得將葉默的衣服給扒了,這種眼光實在是太過分了。
  “葉默,小武,我們走吧,我要去醫院看看我媽。”許薇打破了沈音的審視說道。
  許斌武忽然說道:“姐,媽媽怎麼樣了?我在媊捖ㄚ璁漱F。”
  許薇臉一紅,她因為錢被人騙了,所以每天去照顧好媽媽睡覺後,就出來找夏芳芳,甚至都不敢問媽媽的病情,現在弟弟問起了,她竟然有一種深深的自責。
  可是看到弟弟有些焦急的眼光,她隻好說道:“小武,你不用擔心,媽媽很快就會出院了。葉大哥是我請來幫媽媽看病的,他醫術很高……”
  “啊,原來葉哥是醫生啊……”許斌武這才恍然大悟,甚至鬆了口氣,他一直以為姐姐是沒有辦法了才給一個大款做小蜜的,現在才知道原來葉默是個醫生。
  一直心埵竟繫b的沈音,聽說葉默是一個醫生,更是眼睛一亮,走又轉到葉默麵前看了半天才說道:“你真的是醫生?”
  葉默哼了一聲,沒有說是,也沒有說不是。
  “我大伯臥病在床半年了,我想請您幫忙去看看,不知道葉神醫……”沈音遲疑了一會,卻莫名其妙的說道。
  沈音的話,葉默當然聽出來了,他也知道沈音應該認出他來了,他眼堸{現出一些厭惡,擺了一下手說道:“讓開,你們家的錢我不想騙。”
  “啊,您真的是葉神醫,對不起,葉神醫,上次我瞎了眼竟然敢懷疑您是騙子……”沈音說著竟然抱著葉默的腿跪了下去。
  葉默伸手將沈音拉起來冷聲的說道:“我再重複一句,你家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就是你再做什麼,我也不會動手的。你家那幾個小錢,我還沒有看在眼堙A我治病的費用,你家也出不起。”
  旁邊的幾人都呆住了,許薇不知道還好點,可是魏錢等人和許斌武卻知道啊。沈音是沈家的人,沈家的人在津城還有誰敢欺負?可是沈音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竟然給人下跪,而且下跪的人還一臉冰冷。
  這當然是一個原因,另外更讓人吃驚的是,這個大胡子竟然還說沈家出不起醫療費,說什麼沈家那幾個小錢他看不上眼。如果沈家都隻是小錢的話,那麼整個津城已經沒有大錢的人了。沈家就是在華夏也是最有錢的主之一,難道他治病收的是仙幣啊,還有什麼醫生要的錢讓沈家出不起?
  不過如果這些人知道‘洛月仙療院’,知道世界石油大亨愛默爾花了十億美元去治病的事情後,他們就不會這麼詫異了。沈家是有錢,可是也不會隨便花個十億美元去治病的吧。再說了,你怎麼知道人家要的就是十億,要是二十億甚至更多呢?
  可是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沈音竟然沒有表現出任何激動,而是依然低聲說道:“對不起,葉神醫,我是從內心深處感激您救了我青槐媽媽一命,並不是求您幫我大伯治病……”
  雖然葉默不知道沈音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不說謝謝,可是他卻明白了她的意思。那個青槐媽媽應該就是在飛機上的那個中年貴婦,對於她古怪的稱呼,葉默倒也不在意,現在沈音的態度讓他對沈音不喜的看法改變了一些。
  至少她還知道感恩。(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22 16:35:30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