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一十八章絕望的故人

  
  津城,可以說是除了燕京之外,華夏的第二大城市。《》
  華夏著名的富豪家族沈家就在津城,而且這堣]是華夏最大的海港碼頭,每天進出津城碼頭的各國船隻多不勝數。
  葉默離開了九塘後,第一時間趕到了津城。
  津城的‘寶石軒’所在和九塘的位置不同,它處在一條真正的玉石古玩街。這堨豪茪]隻是一條很小的街道,隻是因為做玉石或者做古玩的都喜歡集中在這堥荂A時間久了,這奡N形成了古玩玉石一條街了。
  葉默剛進來的時候,甚至都以為他再次回到洛月大陸的修真坊市了。這媊悛澈媬v是一個比一個古董,一個比一個懷舊,這還不算,就是街道兩邊還有不少擺地攤的。
  當初葉默在寧海的時候,‘海寶園’媊悀]有擺地攤的,可是無論是風格和檔次和這堣騋_來,相差實在是太遠太遠了。
  看著這有些熟悉又陌生的一條街道,葉默竟然在那間有些失神,那種感覺似乎很遙遠遙遠了。
  和洛月大陸修真坊市不同的是,這堛漫掛Q和地攤隻是出售玉石古玩,卻沒有了靈草丹藥等修真用品。使用的也是華夏幣,沒有什麼靈石。如果一定要說有相同的之處的話,那就是這堣]有法器出售。
  當然這堛漯k器和洛月大陸的法器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葉默在第一時間找到了‘寶石軒’,他聽羅老板說過,這堛漲悛O姓潘,叫潘勝,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微胖。
  這個店鋪比九塘的大的太多了,什麼都有的賣。葉默站在門口用神識仔細的掃了一下,立即就失望無比,這媊悀@樣的沒有五行石。
  “潘老板在不在,我找他有些生意上的事情。”葉默走了進來。大聲問道。
  一個滿臉胡子,臉上還有一個刀疤的凶悍男子,一進來就大喊大叫,立即就讓周圍的人紛紛讓開。玉石古玩一條街牛鬼蛇神什麼人都有,像葉默這樣的尊容,一看就不是做正經生意的。
  “先生您好,我們老板出去談生意了,明天下午才會回來。”一個二十來歲的夥計立即回答道。他知道對付這種有可能是找茬的人。最好是不要讓他抓到任何把柄。
  葉默當然不會找茬,明知道潘勝不在,他心媮椄O很失望。他也知道五行石的事情問這些夥計沒有任何用處。他隻能等待潘勝回來。
  他現在隻要知道五行石存放在什麼地方就可以了,葉默相信以他的手段,在津城這個地方拿走一個五行石實在是太簡單了。
  看見這個臉上很凶悍的大漢走了出去。夥計鬆了口氣。雖然‘寶石軒’有自己的保安,可是夥計卻不想他接待的客人和保安衝突。
  無聊之下,葉默給洛影和輕雪分別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們自己在津城,過一段時間回去,然後就開始在玉石古玩街開始閑逛。
  並且想著是不是要在這塈鉹@個地方住下來,免得明天還要往這媔]。
  一大群人圍在一個小廣場前麵,葉默神識掃了一下,這堻熊M是一個大的賭石廣場。這些人都在賭石。對這種東西,葉默沒有絲毫的興趣,就是開出再好的玉石對他來說也算不上什麼。因為賭石的這些錢,哪怕是上億,對葉默來說也是小錢。
 &emp;玉石這東西給葉默唯一的用處就是用來布置陣法,而且布置陣法的效果還不怎麼樣。就算是用幾億美元去購買玉石布置陣法,還不如將一塊靈石分成數個小塊。當然葉默現在也是沒有靈石的。唯一一塊靈石給了洛影。
  就在葉默想走的時候,他卻在人群的一處角落媊悇搢ㄓF一個熟悉的身影。葉默很快就認出來了那個人是誰,竟然是當初和他住在一個院子媊恁A後來搬走了的許薇。許薇怎麼會在這堙H看她一臉憔悴,好像還在哭的樣子。難道是賭石賭輸了?
  許薇人不錯,自己還欠她一頓飯沒有請。當初她幫自己還有輕雪照顧‘銀心草’有好長一段時間。甚至有一段時間,還是她陪著寧輕雪的。對這個女孩,葉默一直還是很感激的。現在看見了,葉默當然要去打個招呼。
  “嗨,美女,幹嘛要一個人躲在這堶鼻子?”葉默想要讓許薇輕鬆點,而且許薇以前確實是一個活潑的女孩。
  “啊,你是誰?”許薇看見葉默,嚇的連忙後退數步,依然擔心的盯著葉默,生怕葉默就像一個流氓一般的撲了過去。
  葉默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苦笑一下,這才明白過來。周圍的人看見葉默的樣子,再看看許薇的表現,就知道葉默這個對這個女孩不懷好意,他甚至是來調戲這個輸得一塌糊塗的女孩的。
  這個世界當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賭石的人紛紛離開了一些,轉眼就將這堛聾F出來。
  葉默苦笑著走到許薇麵前小聲的說道:“許薇,我是葉默啊。我易容了,臉上的大胡子是假的,因為有人追殺我,所以我就躲避一下。”
  “你,是葉默?”許薇驚訝的看著葉默,一臉的不敢相信。
  葉默隻好再說道:“在寧海的小院子媊恁A我和你一起住一個院子啊,你怎麼忘了?對了,那天你自言自語的說我是個宅男,還是個死宅。”
  “啊,那句話你竟然聽見了?我自言自語的……你真的是葉默。”許薇終於相信了葉默的話,不但他說的話,還有他的聲音。隻是葉默的易容實在是太逼真了。
  葉默點了點頭,“你怎麼離開寧海了?沒想到竟然會在這個地方遇見你,你是不是遇見什麼難事了?”
  許薇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發現一個熟人,立即就忍不住又哭了出來,她甚至想撲在葉默懷堣j哭一番。
  葉默尷尬的看了看周圍盯著自己鄙視的人,隻好再次小聲的說道:“你別哭啊,別人還以為我真的對你怎麼樣了?到底是什麼事情,說給我聽聽。”
  許薇聽了葉默的話總算是停止了下來,慢慢的說出來了自己傷心的原因。
  她母親和弟弟都在津城,而且母親在津城住院一年多了,她隻能辭去了寧海的工作。來到津城照顧母親。
  因為母親住院需要大量的錢,弟弟讀書也要錢,她的那點錢和家堛瑪根本就不夠。她隻能和父親拚命的在津城找工作,多兼職。沒想到父親有一次騎著三輪車被撞了,結果說她父親是主責,隻被賠了八萬塊錢。
  八萬塊錢本來給她母親治病都不夠,可這個時候偏偏雪上加霜,她弟弟因為一個空瓶子和別人打了起來。結果將對方打成了重傷。別人索賠十幾萬。而她弟弟現在還在警局當中,等她想辦法。
  她正在彷徨之中,她的大學同學夏芳芳找到了她。夏芳芳在學校就和許薇關係不錯。又是大學同學,所以在無助之中,夏芳芳的意見對許薇來說很重要。
  夏芳芳給許薇提了一個意見。她告訴許薇來玉石古玩一條街賭石,隻要賣到一塊有好玉的石頭,解開了就可以成為千萬富豪。
  可憐的許薇聽了夏芳芳的意見,將自己身上所有的錢都集中起來,也湊了十二萬,跟隨著夏芳芳來到了這堙C
  結果很顯然,在夏芳芳介紹的人指點下,她的十二萬就好像丟到水堣@般,沒有一點點聲音。絕望之下的許薇在衛生間偷哭的時候竟然聽見了夏芳芳和別人的對話。那人對夏芳芳說,她的同學太窮了,隻有這幾個錢,浪費她的精力。許薇才知道同學夏芳芳和別人合夥騙了她。
  許薇是又恨又傷心,可是她沒有任何辦法,她想在這塈鋮鴟L芳芳,可是連續幾天了。她都沒有找到夏芳芳的人。而她的母親在醫院已經沒有錢了,弟弟還等著她拿錢去賠給別人,然後保釋回來。
  許薇在津城不認識人,也借不到一分錢,絕望的許薇隻能一個人在這堸蔑蔽滬。
  葉默聽完許薇的話。不由的搖頭暗歎,連自己的同學和朋友都可以騙。還有什麼不能騙的?夏芳芳這個女人的人品已經無窮垃圾了。
  “你還有多少錢?”葉默想了想問道。
  “還有兩百塊零幾十塊錢。”許薇抽泣了一下說道。
  葉默知道許薇是個很好強的人,他跟許薇在一起住了一段時間,對她的性格還是知道的,所以他不想直接給她錢,這樣會讓她有很大的壓力。
  現在葉默才想起來上次他幫助許薇帶班,許薇好像有事一樣的離開寧海,很有可能就是她家堨X事情了。
  “許薇,你如果相信我,拿著兩百塊錢跟我進去賭石。”葉默笑著說道,他感覺要讓這個曾經很輕鬆,現在很沉重的女孩回到從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葉默是一個念舊的人,許薇可以說是他來這堳寣A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熟人,相識比蘇靜雯還要早。
  許薇抬頭愣愣的看著葉默,半晌才說道:“葉默,我隻有兩百塊錢,怎麼去賭石?”
  葉默笑著說道:“兩百有兩百的賭法,你跟我來。”
  葉默帶著許薇擠進了人群,媊悁酗@個中年男子剛剛賭垮了一塊五十萬的石頭,正在一邊懊惱不已。五十萬對他來說不算是什麼,可是這已經是他第八次賭垮了。
  葉默掃了一下四周,果然最便宜的石頭也要五百塊,而且媊悛讀讀漸是石灰層,沒有一點綠色,更別說什麼好玉了。
  (第三更加更,為什麼加更,有朋友在書評區發書評說,老五我已經投了月票了,要不要加更你看著辦。老五看著看著,還是隻能這樣辦啊。)
  ......無論在列表上麵排第幾位,請你們記得,為您文字。您每一次的點擊閱讀。都是對六零的支持。
  

Snap Time:2018-10-17 16:38:31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