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零九章你敢開槍


    .原創“怎麼回事?施修”白有喜聽說黑道追殺施修,立即就慌張的站了起來。說完後,似乎又明白了過來,幹脆不等施修回答,立即就拉著一個女孩說道:“對了,我們有點事情,先去辦一下。”

    隻是剛剛走到門口的白有喜就被人踢了回來,同時門口傳來了一個譏諷的聲音:“既然來了就別想走了,我大哥讓你們在這等著,他很快就來了。”

    “不關我的事情……”白有喜還想分辨,可是卻沒有人理睬他。

    “葉默,她是……”反應過來的施修沒有去理睬白有喜,他知道白有喜是什麼人,隻是他實在是找不到人幫忙了,白有喜又有些小聰明,而且欠他的人情,這才叫了過來。

    施修問的是洛影,此時他已經看見了葉默身邊的洛影。

    葉默微微一笑,拉著洛影的手說道:“這是我妻子洛影,素素,這位是施修,我以前的同學,也是我的朋友。”

    “是嫂子啊,你好,對不起啊,這次我又將葉默拉進來了。”施修頓時恍然,除了葉默,還有誰配和洛影這樣的美女在一起。

    “你好。”洛影淡淡一笑,她的心神全在葉默身上。因為葉默說施修是他的朋友,她才回答了一句。不然她是不想和這些人說話的,不是她性子高傲,而是因為她本身就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

    葉默沒有理睬門口的兩個人,讓王楚將門關了,這才一擺手說道:“都坐下來吧,施修到底是怎麼回事,你”

    施修歎了口氣,這才說道:“九塘市的那個案子還是後來李哥和我說了,我才知道是你的朋友,春生哥來管這個案子,也是你打的招呼。原本二審後都沒有任何事情了,可是因為桓少的到來。出了大問題。”

    “少?他是誰?”葉默詫異的問道。

    施修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人知道他叫什麼,隻是春生哥說他可能是戴家的人,應該叫戴。他的能量很大,到了他的那種層次,春生哥這種一方大員在他的眼根本就不算是什麼。其實春生哥也沒有機會能和這種人在一起說什麼,更不要說和他結怨了。”

    因為這些事情對別人說了沒有任何用處,連李春生這種牛人都不夠資格和少結怨,施修的其餘朋友就更是不用說了。說了對他們隻有壞處。沒有好處,所以這些事情施修以前連薛國陽也沒有說過。

    葉默倒是聽說過這個戴家,好像上次他還是聽施修說的。施修是聽他女朋友說的。自從燕京的宋家和喬家淡出後,戴家和丘家興起,這個戴就是戴家的人嗎?不過就算是戴家的人。李家也不會怕吧,為什麼都動到李春生了,李家仍然沒有動靜?李春生應該也算是李家的人啊,當初李秋陽還特意花時間去拉攏。

    現在薛國陽聽施修這麼說,立即就奇怪的問道:“既然連李大哥也沒有資格和這種人結怨,他為什麼要對九塘的這個小案子插手?”

    “春生哥最後一次和我通話的時候說過,他說少有一個新歡是易駐的女兒。而易駐就是易久河的二哥,也是這次九塘遺囑案的被告。聽說少一直在外麵,他回來的時間不久。他一回來就認識了易駐的漂亮女兒易蘭。然後就插手了這件事,因為有他的插手,很快就傳出來了春生哥貪汙受賄的事請。

    這還不是最重的,最重的是很快又傳出易久河的死也和春生哥有關係,說他一個河封市的書記竟然為了這個案子跑到了九塘。說是因為春生哥和易久河的妻子魯玲通奸,害了易久河,並且還有錄像什麼的。就算是春生哥知道這些是冤枉。可是他卻無力回天。”施修黯然說道。

    葉默卻皺著眉頭想到,就算是為了一個女人要討好老丈人,最多也隻是幫助易駐將官司打贏而已,不會去挑戰官場的底線吧。哪怕戴的來曆再大,也不能無緣無故的去冤枉一個接近省級的大員啊。葉默直覺感到這中間有問題。或者說那個易蘭真的美如陳圓圓不成?

    施修沒有注意到葉默的表情,繼續說道:“後來春生哥在河封上位的原因也暴露出來。說他是因為和遠家分贓不均,而對遠家反噬。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掌握遠家這麼充分的證據的。還有就是遠北藥業的遠智容坐直升機逃走,李春生明明可以讓人攔截下來,可是他卻偏偏放他走了,是因為他不敢讓人將遠智容抓起來對證。”

    葉默聽到施修說到這,他已經漸漸明白過來,這事情果然沒有那麼簡單。上次放遠智容走的明明是原來的市委書記,因為他接了個電話後就阻止了對遠智容的追捕,現在竟然將屎盆子倒在了李春生的頭上。這官字兩張口,果然怎麼說都有啊。既然李春生倒黴了,那麼施修又怎麼逃的掉?

    果然施修接著說道:“春生哥被帶走的那天之前就托人帶給我一張紙條,讓我立即就走。我馬上就知道不好了,當晚就帶著小芸逃出了西童。我知道春生哥的意思,他是想讓我找到你。”

    “李家的人呢?李秋陽沒有說話?”葉默心已經有些明白,這件事表麵上是九塘的這個遺囑案,其實牽涉到了原來的遠氏集團案件,還有那個神秘的組織。

    李家在華夏也算是第一家族了,而且實力雄厚。李秋陽因為辦事能力不錯,已經被李家重點培養,雖然還不是李家最有權的小字輩,但是在李家小字輩中絕對可以排進前三。

    有李秋陽出頭幫助李春生,李春生怎麼可能被戴家的人弄倒?而且這件事李春生還是站在正義的立場。

    施修歎了口氣說道:“聽說李秋陽出事情了,至於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雖然我不知道李家如何,不過好像現在他們已經不是華夏第一家族了。戴家和丘家聯合起來對付李家,而且得到了燕京大部分人的支持,現在的李家應該是焦頭爛額了吧。”

    葉默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但是李春生這個人不錯,而且他還是幫助自己出事情的,這件事他管定了。

    “現在李春生怎麼樣了?還有‘久河集團’的案子如何了?你又怎麼被黑道去追殺的?”葉默問道。

    “春生哥一直聯係不上,我來到九塘的目的就是為了收集春生哥被冤枉的證據。可是我一個人又不行,就找了一些朋友來幫忙。因為要找的人很多,我缺錢,就去借錢,結果那些人前天才將錢借給我,今天就讓我還十倍的利息。我拿不出來,結果被追殺了。魯玲現在應該被關起來了,至於春生哥說讓我幫忙照顧一下的易妍和易小蝶。我沒有找到。”施修一口氣說完。稍稍鬆了口氣。

    沒有葉默,他一個人就好像在沙漠麵行走一般的艱難,不要說保護易妍和易小蝶了。就是他自己都已經保不住了。

    “施修,你是不是找黑頭借的高利貸?”原來在埋怨施修來晚了的劉亞驊突然問道。

    施修點了點頭,“沒錯。就是他的公司。”

    劉亞驊臉色一變立即說道:“施修,我們被你害慘了,黑頭橫行整個九塘。問他借錢的人沒有一個不被他扒去幾層皮的,就是我們檢察院的院長,也不敢和他對著來。就是在整個河封,黑道麵也都叫他一聲黑爺,你怎麼去找他借錢,哎……”

    “住口,劉亞驊你和白有喜就是一路貨色。施修是找你們來幫忙的,不幫忙,不要這麼多的廢話。”薛國陽憤怒的說道。

    “借錢的事情應該被有心的人利用了,他們利用黑頭對付我,我剛借錢的時候,黑頭應該不知道這事情。”施修對薛國陽擺擺手說道。

    “”的一聲,包間門再次被撞開。一個猶如非洲黑人一般的家夥叼著一根香煙走了進來,他修著一個花紋般的腦袋,身後跟著兩排小弟。

    “施修,你真的很牛啊,老子竟然親自來給你收賬。咦……”這花紋頭黑大漢忽然停住了話題。他看見了靠近葉默坐著的洛影。

    “老子要死了,他媽的的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女人。哈哈哈……”花紋頭黑大漢忽然哈哈大笑。

    笑完,這黑大漢直接就走向了洛影。

    所有的人都看向洛影,心都為洛影擔心。隻是施修卻很平靜,他見過葉默的身手,他知道這個花紋頭黑家夥肯定不是葉默的對手。

    花紋頭黑大漢還沒有走到洛影麵前,就瞪著兩粒發綠的眼珠伸出了手。嘴還一邊念叨著,“美,美,真的美……”

    是實實在在的肆無忌憚,別人在他的眼都是空氣。

    葉默冷哼了一聲,抬起叫,一腳踹在了這花紋頭的胸口。

    花紋頭走的幾步路被葉默一腳踢了回去,當即就是一口血噴了出來,然後撞在包間門口的牆壁上麵。

    “你……給我殺了……”花紋頭黑大漢,嘴又是兩口血吐出來。

    他感覺到體內猶如起火了一般,甚至都感覺自己的內髒破裂了,憤怒讓他立即想要殺了葉默。隻是不知道他後麵的話是說不出來,還是不敢再說,因為葉默手竟然有一支手槍對著他的頭。

    他後麵的小弟看見葉默手的槍都停住了,花紋頭更是不敢置信的看著葉默手的槍。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立即獰笑說道:“你敢開槍……”

    隻是他話音未落,葉默手的槍已經響了,花紋頭的額頭正中間爆出一團血花,他的臉上依然帶著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幾天不求月票是因為求不到,不是不想要月票,!)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19 05:53:41  ExecTime:0.287